小學畢業後,兩人正好都是進入「成明中學」就讀。

  面對再次有機會同在一個班級,兩個小女生整個暑假都在祈禱──不幸,神明依舊沒聽見她們的禱告,不只依舊不同班,班級數還差了一大截。

  一個十三班,一個三十九班,差了二十幾班,連在同一棟樓都不可能,每次要到對方教室總要走上一大段路。

  除此之外,由於予尋進入了一間十分嚴厲的大型補習班,課餘時間幾乎都被補習班佔據,兩人見面的次數也相對少了許多。

  不過,儘管不再像以前那麼頻繁見面,但君璇卻會在她不用補習的那天,來她班上找她聊天,或是假日約在圖書館一起唸書,亦或是考試結束當日相約出去玩。此外,也會利用即時通或電話保持聯絡,從未因進入新環境而忘記對方的存在。

 

  「予尋──妳朋友在外面等妳喔!」

  聞見這道嘹亮的呼喊,予尋就像觸電般,立馬放下寫到一半的數學題,快步朝門口走去。

  放學後的教室只剩零星幾位學生,室內冷清得彷彿連運動鞋摩擦地板的聲音都可以清楚聽見。

  一踏出門檻,看見自己最好的朋友就站在眼前,她更是加快了步子,直接繞過路過的同學,向君璇露出一朵燦爛無比的笑容:「嗨!」

  旁人不會曉得,這一刻她等了一整天。

  一週不見,她有好多事想分享,好多心情想告訴君璇。

  君璇這時也向她回以一個溫暖的笑容,「妳那個朋友是不是童軍社的啊?」

  「妳說剛剛叫我出來的那個嗎?」順著君璇眼神投射的方向,她看見正在教室裡整理書包的小彭。

  「我之前社課的時候有在走廊上看到她穿童軍社的衣服,而且她剛一看到我,就立刻幫我叫妳了耶!」

  「可能是有次在走廊上跟妳打招呼,她剛好也在旁邊,就記住妳了吧哈哈……」

  「原來,感覺她人很積極。」君璇點點頭道。

  「就個性上的確是很積極……」她陪笑,因為就其他方面,小彭其實是個很懶惰的人。

  不一會,兩個小女生就在教室外聊開,直到小彭再度揹著書包走出來,向她們熱情說:「妳們可以進來聊啊!沒人會在意的。」予尋才帶著君璇進到自己的教室。

  兩個小女生互相分享彼此班上的趣事,就算天色暗了下來,教室裡的人都走光了,仍聊得不亦樂乎。

  「考試時直接問別人的答案也太誇張了吧,都沒人跟老師告密嗎?」君璇不可置信問。

  「因為作弊最多的就是那些成績好的人啊,他們有時下課後還會互相討論答案,然後一些不會寫的人就會借來看。我覺得作弊的最高境界,就是可以作弊做到連自己都不自知……」予尋無奈道,幸好現在班上的人都走光了,所以可以肆無忌憚地向君璇埋怨這件事。

  「這種事在我們班就不可能發生,因為我們老師每堂早自習都會來監考,就算沒有老師,也會有小老師坐在講台前監考。」君璇忍不住感慨,「妳也真辛苦了,如果我在這種班級,絕對會受不了。」

  聽著這聲安慰,予尋只是苦笑。她的視線落向前方的講台,停頓了兩秒後,臉上忽然流露一抹興奮的笑:「我們來唱歌好不好,用講台的麥克風?」

  「咦──」面對這突如其來的提議,君璇訝異了下。

  予尋則是早已起身走向講台,從抽屜裡拿出教師專用的麥克風。

  「我一直很想用這種麥克風唱歌,反正現在教室也沒人啊,只要把窗簾拉起來,外面的人也看不到裡面的情況。」她笑說,同時將麥克風的插頭插入黑板下的插孔,接著開始調整音量。

  眼見予尋已經試音完畢,君璇頓時也起身幫忙拉上窗簾和關上教室前後的門,確保外面的人不會看見裡頭的情況。

  不一會,高掛教室的音箱便流淌出一道輕柔的歌聲,歌聲迴盪在空蕩的教室,回音效果極佳,聽起來特別空靈。

  君璇坐在底下靜靜聽她唱歌,臉上掛著淺淺的微笑,仰望她的眼神很是專注。

  一曲終畢,予尋立刻興奮地問君璇:「妳覺得我剛唱得怎麼樣?」充斥期待的聲音透過麥克風迴盪整間教室。

  「這首歌我沒聽過,所以也不知道妳唱得到底好不好。」君璇為難說。

  予尋的心裡雖然有些失望,但並沒有表露在臉上,只是把麥克風遞給君璇,換自己坐在講台底下當她忠實的聽眾。

  燈火通明的教室裡,時鐘的分針滴滴答答走了鐘面半圈,窗外的天空似乎被倒上了一瓶更幽深的藍墨水,映得夜色更加寂靜蕭瑟。

  兩個小女生輪流上講台高唱,彷彿自己正身處在小型劇場,台下的桌椅是一張張空著的觀眾席,沒有疾言厲色的老師,也沒有埋首唸書的學生,平日拘謹的教室在此刻成了關閉後無人進出的寂寞劇場,是恣意表演的場所。

  歌聲自由自在流淌。

  笑聲隨心所欲蕩漾。

  如同這個世界最初,也最天真的模樣。  

 

 

 

  天空蔚藍如洗。

  春風溫柔地吹拂過校園裡的每一處,帶來一片盎然生機。

  但從游泳池館出來,頂著一頭微濕頭髮的予尋卻只感受到一絲寒氣,風兒彷彿是冬日殘留的冰冷,令她忍不住吸了吸鼻子。

  在外頭等她的小彭這時走到她身邊,忽然向她問道:「妳有甚麼後悔的事嗎?」

  幾乎沒有多想,予尋便給了她一個肯定的答案:「我不會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

  「怎麼可能,一定或多或少有幾件吧?」

  「可是,既然已經知道會後悔,那我又為甚麼要選?」她轉頭反問小彭。

  被問得一愣的小彭,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可是我覺得……後悔在當下是並不曉得的,得要很久很久以後才會覺得後悔。」

  但予尋仍舊皺眉望著她,對她的話抱持著存疑。

  她並非是不認同小彭的話,只是覺得每個人看待事物的想法都不一樣。

  她跟其他毫無目標的人不一樣,她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只要是她想要的,她就會拚盡全力去抓住,就怕下一秒它們會從眼前溜走。

  就像喜歡跳舞,就一定會選舞社。

  喜歡唱歌,就會毫不猶豫報名歌唱比賽。

  就算考試不如意,那也是認真努力後的結果,儘管會難過,卻不會懊悔自己沒多花時間唸書。

  她比誰都要重視自己內心的想法,任何事也都是盡全力去做,就怕自己有天會後悔。

  所以,她打從心裡就不認為,凡事都盡力去做的自己,會做出令自己後悔萬分的決定。

 

  因為從一開始,她就不可能選擇走上那條會讓自己後悔的路。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