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墨藍的天色宛如一匹厚重的絲絨布,在陽光落盡後籠罩住整片天,天空隱隱透出一絲寂寥蕭瑟的氣息。

  夜風凜然吹過街道,向兩個小女生撲面而來。

  「今天補習班的冷氣真的好冷。」一出補習大樓,面對和室內冷氣溫度相近的低溫,予尋忍不住打了個哆嗦,摟了摟自己的臂膀。

  「誰叫妳穿的外套這麼薄。」巧琦一語中的說。

  予尋則是瞥了一眼對方身上那件保暖的橘色運動外套,苦笑不語。

  兩人此時正走過馬路,來到一家的超商外。

  「下個月就是世界末日了耶。」在等待父親騎車來接的片刻,巧琦忍不住感嘆道。

  「對啊。」陪她一起等的予尋輕聲附和,「記得第一次聽到瑪雅預言時,是國二在補習班上數學課的時候,那時我就在想,等到世界末日來來臨的時候我就是高中生了,沒想到一眨眼就要世界末日了。」

  「這我有印象!那時老師還說,如果你們覺得反正都要世界末日了就打算就此不唸書,那如果到時根本沒世界末日要怎麼辦?」

  「就是要我們好好讀書啊。」予尋笑出聲。

  「其實我覺得真要是世界末日也沒差,反正要死大家一起死。」巧琦聳聳肩,語氣蠻不在乎。

  「嗯。」予尋回以認同的微笑。然而,隨著話題結束,望著眼前清冷的街景,她不禁再度開口:「我問妳喔,妳有見過男生吵架嗎?」

  對於這突如其來的問題,巧琦並不感到意外,先是很認真思考了一會,才道:「我沒看過男生吵架……但倒是看過很多次女生吵架。」語氣在女生這個詞出現後,流露出一絲嗤之以鼻

  「怎麼,你們班有男生吵架?」

  「也不算是啦,只是昨天我們學校校慶,我去表演的時候碰巧撞見一個男生正要出拳揍另一個男生,但因為我莫名其妙的出現,讓那出拳的男生轉身走掉了。」

  「這是什麼偶像劇的橋段?」巧琦翻了個白眼說。

  予尋則是早預料到巧琦會是這種的反應,只是平靜反問道:「那妳覺得他們為什麼為吵架?」

  「因為女人?」

  「妳的想法才偶想劇吧。」她送回她一個白眼。

  「不然咧,男生吵架不都是為了女人?」

  「的確跟女生有關,不過真正的原因是那個男生的父親是個警察,從小受到父親職業的耳濡目染,所以非常有正義感,而且特別無法忍受劈腿這件事。」

  「所以當得知自己的朋友劈腿,就跟對方絕交了。」

  「就這樣?」巧琦面露訝異,不知是對於吵架的原因很意外,還是對故事裡的男主角很傻眼。

  予尋並不理會她的傻眼,只是繼續往下說:「所以哪怕他完全不認識被他朋友劈腿的女生,哪怕他的朋友特地跑來他的高中想跟他和好,那男生仍舊無法和對方繼續當朋友。」

  「因為那男生從小敬愛的警察父親,就是一個劈腿的人渣。」

  說完這句話,予尋才轉頭看了眼巧琦的反應。巧琦的表情已經從原先的傻眼,變成一種默然的感慨。

  那天在後台待得太久,來不及止住眼淚,就被隨後進來的酒窩男看見了。酒窩男以為她是被劉心銘罵哭的,對此愧疚不已。

  但也由於這份愧疚感,她總算從酒窩男生口中得知了事情經過。

  陳映羽就是被酒窩男劈腿的女生。

  陳映羽和劉心銘在同班前的確互不認識,更正確來說,陳映羽不認識劉心銘,但劉心銘知道陳映羽就是被自己兄弟劈腿的女生。

  昨天酒窩男特地來學校,是想和陳映羽復合,但又不敢面對陳映羽,就想請劉心銘幫忙在陳映羽面前為他美言幾句。如果還是不行,就打算拜託其他同班的同學幫忙轉交他的信。

  至少這樣陳映羽收到信後,會知道他有特地來她的學校,再加上珍貴的親筆信,看起來總是有幾分誠懇。

  想當然爾,劉心銘是氣到出拳想揍酒窩男,也就在那時,她這個莫名其妙的路人甲出現了,成了酒窩男萬念俱灰時最佳的送信人選。

  「我這樣做是不是真的很多管閒事啊?」敘述完昨天校慶所有的經過,予尋苦笑起來。

  沒想到,巧琦不但笑顏逐開,還激讚道:「哪會啊!妳根本是進步了好不好,妳以前是絕對不會做這事的,這是個好兆頭,妳也該主動跟男生說話,不然以妳這種個性,我真的很怕妳到了大學都交不到男朋友。」

  「您說得是……」她乾笑幾聲,雖然很想反駁巧琦,她在學校其實沒有她所想的那麼不主動,但如今已離題太嚴重,她已無力回話。

  「我說真的啦,如果啊,妳以後交了男朋友一定要第一個告訴我!」巧琦的語氣意外認真,讓予尋也不得不點頭答應,反正她也沒其他朋友可以分享這種事。

  只是才一點頭允諾,予尋便猛然回神,大聲反駁,「我又不是為了交男朋友才這麼做的!」

  「哎唷,妳都願意為他做到這樣了,難道不是對他有意思嗎?」

  「才不是好不好!那是因為……」她的反駁聲音忽然打住,沒了氣勢。

  「因為甚麼?」

  「因為……」她不自覺垂下目光,「總覺得他跟以前的我有點像。」

  「他是男生耶。」

  「可是他也喜歡跳舞。」她囁嚅說。

  「我說啊,不是每個人的際遇都跟妳一樣,妳就剛好比較特殊一點,妳不能把自己的遭遇套在別人身上,那只會讓人覺得妳很自以為是。」巧琦用一種過來人的口氣語重心長說。

  「我知道。」她回得敷衍,懶得再跟她解釋自己的想法,對於她口中的自以為是四字感到嗤之以鼻。

  不久,巧琦爸爸的機車就到達了她們所在的超商外,兩個小女生便互道再見,同時不忘向對方說一聲「加油」。

  獨自回家的路上,予尋只覺得更加鬱悶,感嘆果然不該指望神經大條的巧琦會懂她的心情。

  隔天回到學校,面對褪去了校慶歡樂氛圍的校園,許多同學已開始收心準備期中考,走廊上已不復見前陣子一群嬉笑吵鬧的學生。

  一開始,她還有些害怕碰到劉心銘可能會尷尬,但劉心銘看見她卻好像甚麼事也沒發生過似的,對她的態度就像是一般的同學,不會完全漠視,卻也不會多聊,這讓她大大鬆了一口氣。

  在一天天接近的期中考裡,氣溫也一天天驟降,不知不覺,夏季制服已逐漸在校園裡失去蹤跡,每個人都換上了長袖制服或套上了運動外套。

  這段時間裡,除了念書和錄製大傳社的廣播外,予尋也會在固定的日子早退,再跟家人一起到阿嬤家幫忙做七。儀式結束後,看著親戚姊姊們泛紅的眼眶,再相比自己不帶情緒的漠然神情,總會一再提醒著她,自己其實是個沒有血緣關係的外人。

  期中考結束的那個星期天,正好也是阿嬤出殯的日子。她提前傳了私訊告訴巧琦那天她不會去補習班,不一會,巧琦就回傳了一張哭臉的貼圖。

 

 

 

 

 

 

  「就說這都是命,當時算命先生說我只有當小老婆的命,妳看我現在嫁得就知道了……」

  予尋一出浴室,母親講電話的談話聲便自客廳那清楚傳來,聲量大得足以蓋過電視機裡命理老師對紫微斗數的講解。

  將吹風機放回原處後,她便直接走回自己房間。途中,聽見母親那不下數次的口頭禪,她實在很好奇到底是那些親朋好友這麼有耐心,可以聽她說同一件事不下數百次?

  聽到她都會背了。

  回房後,她直接在電腦前坐下,按下開機鍵,打算在睡前再滑一下臉書頁面。

  登入後,頁面左下方便立刻出現巧琦傳來的私訊,告訴今天她沒來補習班,老師交代的小考和作業。

  她立刻回了一句謝謝,以及一張感謝的貼圖。

  隨後,她便順勢點開頁面左上方的好友邀請通知,就看見一則「誰誰誰接受了你的交友邀請」的通知。

  乍看之下,這應該是很稀鬆平常的一則通知,特別是才進入一個新班級,三不五時就會有新好友出現。

  然而,眼下這則通知,卻是她以為自己這輩子都不可能會等到的一則通知。

  呆看了螢幕五秒後,她點擊通知裡「段君璇」這個名字,進入她的臉書頁面。

  將滑鼠往下滑的時刻,予尋感到呼吸急促,卻不明白自己為何會如此焦慮?

  頭貼是一張黑白花紋的野貓相片,塗鴉區也只有幾篇遊戲和心理結果的分享貼文。臉書狀態和兩年前一樣,荒涼貧瘠,依舊沒在使用。

  唯一的差別,是封面頁上「加好友」中的「加」,如今變成了一個勾勾。

  接著,她點擊「發訊息」的選項,待對話視窗一出現後,便迅速敲下三個字,然後按下「ENTER」,發送──

 

 

 

 

  你是誰?

 

  良久,她都只是盯著視窗裡的這句話,一動也不動。

  直到十分鐘過去,連個已讀也沒有,她才漸漸感覺鼻子發酸,內心湧起一陣苦楚。

  過往的記憶就像一陣冷雨,冷冷拍打在身上,令她全身忍不住發顫。

  眼前這個人名所勾起的所有回憶,就像此刻從眼裡驀然溢出的一道熱淚,令她難以壓抑……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