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午三點半。

  園遊會上大部分的攤位都已收拾完畢,許多班級紛紛宣布自行放學,走廊上一時間皆是背著書包放學的學生。

  表演結束後,予尋立馬回到了女廁,打算換下身上這套醒目的服裝。在鏡子前洗臉卸妝時,面對自己汗水淋漓的狼狽模樣,她花了好一番功夫才把自己弄回原本樸素的學生模樣。

  回到教室時,班導早已宣布放學,只剩零星幾個同學還在閒聊而已。予尋匆匆背起書包,便再度離開教室,前後花不到五分鐘的時間。

  只是前腳一出教室後門,一個熟悉立時落進她的視線範圍。

  江閔正不知何時來到她的教室外。看見她出來,他的身體順勢離開原本倚靠的走廊扶手,露出笑容問:「放學一起走嗎?」

  雖然兩人每天都搭同一班公車上學,但由於他放學都要到北車補習或唸書,所以兩人放學很少一起搭車回家。

  「你今天晚上不用補習嗎?」予尋有些訝異,完全沒料到他會在她的教室外光明正大等她出來。

  「要啊,但剛好撞上校慶就請假了。」他笑道,「而且我今天也沒什麼心唸書了,只想趕快回家睡覺。」

  「可是……」她的臉上露出顯而易見的抱歉。

  不用明說,男生也已猜得到答案,「妳放學有事?」

  「對。」她歉然地垂下了頭,「我打算等一下去看歌唱比賽的決賽,所以今天沒辦法。」

  「妳們班有人進入決賽了?」

  「……對啊。」她陪笑說,雖然的確有同學進入決賽,但老實說她心裡掛念的卻是另一件事,自覺心虛。

  「那很厲害耶!我們班的都在初賽就被刷下來了。」他為自己班級沒歌唱人才感慨。

  「既然這樣也沒辦法,只是想跟妳說,妳剛才跳得很好,比上次魔術社成發的時候還令人驚艷。」他的笑容裡不見一絲失望或落寞,語氣有將心比心的體貼。

  「真的嗎?」總覺得他吹捧的成分過多,她忍不住笑問。

  「妳之後跟宮安生借影片來看就知道了,他都拍下來了,保證妳自己看也會驚訝。」

  「因為有你幫忙啊。」她的眼神忽然變得柔和。這句過分坦率的感謝,也讓男生一時愣了下,隨之露出了淺淺的笑容。

  「剛才表演前,我不自覺想起我們第一次一起搭計程車到學校的經過,到現在我都還是想不明白,為什麼你會記得我?你不過是在才藝比賽上見過我而已,就能記得我這個人這麼久嗎?」女生的眼底映出清楚的困惑。

  「因為在那之後偶爾也會在走廊看到妳,再怎麼說我們國中也是同校啊,總會在走廊上擦肩而過,不是嗎?」

  「可是我們一屆有四十幾個班耶,全校那麼多人,每天和那麼多人擦肩而過,怎麼可能會有印象?」至少她就一個都沒記住。現在幾個碰巧國中也就讀成明的同班同學,她就一個都沒見過。

  「呃……可是我就是記得妳。」看來他也不知怎麼解釋,下意識耙了耙後腦,「而且妳也蠻好認的。」

  儘管她很想問她好認的地方在哪裡,但看見男生一副為難的模樣,大概還是得不出答案,就沒再多問,而是換了另一個話題。

  「當時沒看到你的魔術表演,我覺得很可惜。」她一臉遺憾說,當時她就算還留在現場,也只能站在後台,根本也看不見台上的表演。

  「如果妳想看,我隨時可以變給妳看啊。」

  「不一樣啊,我也可以隨時跳舞給你看,可是就沒有臨場感啊!」她笑吟吟說,眼底映照出明亮的光芒。

  男生則是回以同樣一抹明亮而溫暖的笑容。

  不久,又聊了幾句,兩人便互相再見,各自向著不同的方向離開。

  只是,轉身沒走幾步,看見出現在前方的女生,江閔正再度笑了起來。

  邱萍臻站在走廊扶手旁邊,彷彿已經站了很久,就待他轉身朝她走來。

  「妳不回家在這幹嘛?」他走到她面前笑問。

  「正要回家,就碰巧看見你和李予尋在聊天。」她揚起不同於以往的無聲笑容,笑裡幾乎不見平日三八的庸俗味,「倒是你們,在這麼顯眼的地方聊天說笑好嗎?」

  「怎麼?」他不以為意問,笑容依舊。

  「你今天忽然出現在檸檬的表演上,而且兩人那麼有默契,不怕別人懷疑跟你親近的女生就是檸檬本人嗎?」

  「妳的意思是?」他依舊在笑,只是笑容裡看不出他的任何心思。

  面對那張撲克般的笑容,邱萍臻忽然感到厭惡,選擇直搗重點,「別人就算了,但同時認識你們兩個的我,沒你想的那麼傻。」

  「妳看出來了?」他的語氣沒有半點意外,反而有些如釋負重。

  「你當我瞎子嗎,我高一還和她是同個舞社的,何況你身邊有哪個女生會跳舞,身材又跟檸檬如此吻合的?」她有些氣憤他把她的智商看得太低了,但隨後卻慢半拍似地伸手摀住嘴,拔高了聲音,「所、所以真的是她?」

  江閔正對於她後知後覺的吃驚有些無言,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妳自己剛不都說了。」

  「原來啊……」她露出一副彷彿全都想通的模樣,雙手環胸,點著頭自語,「真沒想到……」

  「既然如此,妳會幫忙保密吧?」面對眼前這位以三八個性出名的女生,他不抱太高的期望問。

  「放心,我對這種事一點興趣也沒有,我才懶得說。」她撇過頭,語氣副蠻不在乎。

  「謝啦!」男生立刻鬆了一口氣,聲音豁然開朗。

  「只是我不懂,你做這麼多真的沒有要追她的意思?」她語帶質疑,直視他的雙眼,想試著從男生的眼神捕抓到一些蛛絲馬跡,「以前我不明白李予尋哪裡好,現在明白了,只是不懂你到底有沒有在追她?」

  聞言,他並沒有給予正面答案,只是笑問:「怎麼感覺妳很討厭她的樣子?」

  「沒有討厭啊,只是不喜歡她那個人而已。」

  「意思不就一樣,再怎麼說妳們兩個也曾是同個社團的耶。」

  「就是不喜歡啊,從高一認識她時就不喜歡。」她眼底流露不屑,「你知道她高一剛進社團的時候其實沒現在這麼安靜,從那時候我就覺得她的笑容很假,偏偏我們那時候兩班離得很近,每次中午團練結束後就會一起走,每次跟她在一起就會覺得很不自在。難道你都沒注意,每次我遇到你們兩個,她幾乎都不會跟我說話,跟高一時完全不一樣。」

  「那她是要跟妳說甚麼,客套話?」

  女生被反問得語塞。幾乎是她一說完,男生就立刻拋出問題。

  「先想想自己高一時對她的態度吧,不然人家現在怎麼會不想跟妳說話呢?」他的臉上並無一絲不慍,反而露出一抹笑她蠢的寵溺笑容。

  女生也不覺氣憤,臉上皮笑肉不笑,對於自己居然被男生矯正心態感到有些不快,只是沒有表現出來。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