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亮的舞台光線。

  熟稔的輕快音樂。

  心臟清晰的跳動聲。

  全身的感知都在站上舞台後鮮明了起來,彷彿體內的血液正加快流動,增加氧氣輸送的速率,每一次呼吸都讓她的胸口產生明顯的起伏。

  餘光所及的,是能容納好幾百人的演藝廳。演藝廳只開了一半的燈,評審坐在第一排,後方則是和自己一樣的參賽者。

  沉浸在舞蹈裡的她,當下只覺全世界只剩下她與舞台,再沒有其他事物。

  她放手去跳,盡情去跳。直到音樂停止,她微喘著氣,第一次正視了舞台下方的觀眾。

  掌聲如潮水般向自己襲來,望著底下幽暗的觀眾席,她已不記得自己剛剛到底跳了些甚麼,也不在乎是否有哪裡跳錯。一種名為「滿足」的情緒徹底灌滿了她全身。

  那種拚盡全力,只為那短短幾分鐘的絢爛,就如櫻花盛開般短暫美麗,令她永難忘懷。

  那次是她第一次,一個人站上舞台。

  在此之前,她也有曾和舞社或同學一起表演的經驗,只是都沒有一次的經驗來得難忘。

  只是,這段一個人報名參加才藝競賽,看似勇敢的故事,背後承載的其實是更多的懼怕與未知。

  她深刻明白到,一個人能在最後無所畏懼地站上舞台,是多少人給予她的勇氣,光只有「不想後悔」這個念頭作為支柱,實在難以做到。

  然而,是不是再耀眼的回憶都會因時間流逝而褪色呢?

  晃眼一過,隔了兩年半的時間,經歷人生最黑暗的時期,那段鼓動熱血的心跳頻率像被鎖進了身體深處,在不知不中淡忘了……

  「雖然你這麼說,但我才一個人而已……」予尋為難地垂下臉眼,不願直視學長誠懇的表情,「一般跳開場舞的不都是一群人嗎?只有我一個人根本撐不起那麼大的場面。」

  學長似乎也很無奈,不敢直視她,「因為他們社團的人都和熱舞和手語社不熟,社內也沒人會跳舞,正好前幾天從我這看見宮安生拍的那支影片……但妳不願意也沒關係,反正我朋友也只叫我幫忙問問看而已。」

  當下她的心裡十分愧疚,但仍是站起身,鄭重拒絕,「真的很抱歉學長,請你幫我告訴魔術社社長,我真的沒有辦法一個人上台。」

  就因她曾獨自站上舞台,才明白只有一個人的表演,要吸引眾多觀眾的目光有多麼地困難,伴舞也是為此而存在。

  單憑她一個人,實在難以撐起整個舞台。

  離開音樂教室後,不久,她的前方便迎面而來兩名男生。

  看見其中一個熟悉的面孔,她不自覺低下了頭,想盡量避開他的視線。

  儘管早上常會在家附近的公車站遇見他,但一學年下來,兩人始終未曾向對方打招呼過。哪怕知道對方其實也早已注意到自己的存在,都曾向中間人打探自己的名字,在學校碰見仍舊互不相識。

  擦身而過的瞬間,她心裡也不覺得這樣的關係會有所改變。她是不可能主動向別人搭話的,也不覺得男生會有主動跟她說話的一天。

  所以,當兩人第一次對上視線,第一次正視對方,第一次有了所謂的交集,她比誰都覺得不可思議。

  他們一人坐一邊。

  車內流瀉的冷空氣,車窗外一片遼闊橋的橋上風光,行駛時有些微微晃動的座椅,以及就算聽見他們談話也始終專注開車的運將,都因腦袋的一時空白,被流逝的時間抹淡了印象,成為往後遇見相似場景的強烈既視感。

  第一個人看透檸檬面具的人,她早已遇到了。

  「妳知道有些表演,就算只有一個人也能博得滿堂彩。」

  透亮的陽光穿透車窗玻璃,打亮了男生臉上玩味的笑容。

  那刻,去除掉神情裡的別有深意,那張笑臉在流光下竟意外乾淨真誠,語氣沒有摻雜一絲玩笑,聽起來真心誠意──

  「我會幫妳。」

                          

 

 

  從天潑灑而下的燦亮陽光。

  等待音樂前夕的屏息片刻。

  背對觀眾的這段期間,就像一條足以吸收所有噪音的絨毛毯子,時間流逝得無比靜柔軟靜默,她彷彿能清楚聽見自己胸口的跳動聲。

  音樂一下,她的右腳立時在地上劃出一個圈,隨後一百八十度轉身,面向群眾開始舞動。

  音樂的節奏歡快活潑,少女的舞蹈也充滿朝氣,搭配身上鮮豔的亮橘色斗篷外套,以及華麗浪漫的波浪捲髮,每個動作都彷彿洋溢著絢麗的色彩。

  舞台之下,洪孟潔正舉著手機,打算用連拍,拍下幾張定格照。

  宮安生則是站在舞台底下最顯眼的位置,手持小型攝影機,比洪孟潔更專注於角度的捕捉。螢幕裡,斗篷外套隨著少女轉身,在空中劃出了一道完美的弧道。

  倏地,幾道驚嘆響起!

  只見少女的左手往外一揮,一撮五顏六色的金蔥碎片便自她的手裡向空中迸發。

  金蔥向外灑落的畫面就像一束在空中綻放的煙花,俯衝天際後便悠然飄落,過程短暫絢爛,令人驚歎。

  隨後,她的右手一揮,用力畫圈,又有一撮金蔥碎片在空中迸發。

  緊接著,一個三百六十度大轉身,她的嘴嘴隱約揚起燦爛的笑容,雙手同時向空中用力一劃,無數晶亮金蔥齊聲向上揮灑,畫面比剛才都要絢麗。

  隨後,音樂戛然而止!

  少女宛如被一具被無情拔去電池的機器人,立刻垂下了頭和雙手,停止了所有動作。

  在這如同靜止的畫面裡,只有如花瓣般的金蔥亮片悠然飄落。等待墜地的時間就像被拉長似的,金蔥在空中一晃再晃,如是來到了一曲終末。

  一秒。

  兩秒。

  三秒,不待金蔥落地,一道充滿節奏感的音樂再次自音響內流淌而出,再度啟動了少女身上的跳舞開關。

  不同於方才充滿活力的活潑曲風,此時的舞曲奔放快速,中間還穿插了酷炫的RAP

  舞風也從原本的活潑可愛變成勁歌熱舞,少女的每一個舞步都十分乾淨俐落,充滿力量,鮮明的反差立即引來一陣拍手叫好,氣氛隨之熱絡起來。

  就當每個人都以為她會就這麼跳下去時,她再次旋身,摘下了頭上的寬邊黑帽。

  而後她迅速地單腳跪地,不讓底下觀眾有看清她臉蛋的機會,那張戴著面罩的臉頓時隱沒在厚重的假髮裡,深陷在陰影之中。

  看著此時低頭跪地的少女,右手貼著地上,左手放在胸前,大家這才驚訝地發現,剛剛她摘下握在手裡的帽子,竟然不見了!

  到哪裡去了?

  她藏在外套裡了嗎?

  就在大家都在等待少女再度起身,把帽子變出來時,觀眾群裡忽然傳出了一道驚呼。

  「你們看那裡!」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久違的小雜言又出來囉!

  這次來談談第23回,最後檸檬廣播的獨白。

  在前言曾寫過,裡面的獨白都是我高中時寫下的,並且都有貼在粉絲專頁上,只是是以英文單字「Lemon」匿名發表。當時,我在粉專貼上那段文字沒多久,我朋友就來密我,問我怎麼了?很擔心我是不是遇到甚麼挫折。

  我當時很訝異她會密我,還非常擔心我。

  直到多年後的今天,再度看見那段話,我才終於明白,朋友會甚麼立馬就來密我,因為內容真的好黑暗啊……

  我當時到底在想甚麼?

  對現在的我來說真是無解的謎了...... 

 

  然後,這篇有寫到一點予尋和江閔正真正相識的過程。

  其實我本來是全部都有寫出來的,但我發現這樣實在太拖劇了,等他們相識完,大家搞不好都忘了予尋現在根本還沒開始表演,就索性只留下重點,把他們相識的過程放更後面的時候再寫出來。

  關於予尋的過去,我之前真的覺得第二十五回就可以寫出來了,因為我本來就打算越早寫出來越好,越快進入正題,還在popo這樣回覆讀者,但後來發現還是寫不到……不過我保證第四章大家就能看見了,因為我已經寫到了,不會再有變數了。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