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現在是要去舞台那裡嗎?」

  聞見這道熟悉的低沉嗓音,宮安生頓時打住了腳步。

  洪孟潔正在自家的班級攤位倒飲料,一看見他便放下手邊的工作。

  「對啊,怎麼了?」看著洪孟潔向自己走近,還把他拉離班級攤位,宮安生不禁面露疑惑。

  「別班我是不知道,但我們班就有不少人都是衝著她的真面目去看表演的。」她放低音量說,就怕隔牆有耳,「第一次是魔術社的成發,但面對的都是當時還是高二的學長姊,第二次是開學迎新,台下都是學弟妹,可是這次去看表演的大都是我們高二生,這麼近的距離,真的不會被發現嗎?」

  「都已經答應班聯會了,總不能忽然說不上台吧,況且她昨天也跟江閔正演練了一整晚,妳多少相信她一點吧?」他為難笑說。

  「就怕有甚麼萬一啊……」洪孟潔輕嘆,「反正我到時會盡量轉移大家注意,希望今天過後檸檬還會存在才好。」

  「妳真的越來越悲觀了耶。」他不知該哭,還是該笑。

  「總比抱有太多期待,最後落空好吧。」她的瞳眸瞬時變得暗淡,彷彿連一縷光線都落不進去,那樣地灰暗,「我現在已經做好如果下學期再沒有學弟妹轉進大傳,就得倒社的心理準備了。」

  「妳實在……」很會落井下石,宮安生在心底嘆道。

  向洪孟潔告別後,他繼續向前走,但可能是被洪孟潔剛剛的話影響,他的內心也出現一絲動搖,不禁擔心了起來。

  室內的舞台能控制燈光,與觀眾席也會隔一段不近的距離,舞台高度也比較高。相較起來,簡陋的露天舞台連可以逃跑躲藏的後台都沒有,這樣真的沒有問題嗎?

 

 

 

  舞台上。

  一群人專注地彈奏著手中的管弦樂器,無數顆圓潤澄澈的音符在陽光下躍動,匯聚成一首優美動人的樂曲,吸引不少往來行人停駐於此。

  舞台左側,擺放了一具音響的控制器。只是管樂社用不到音響,所以負責音響設備的班聯會成員正在閒聊。

  舞台後方,則是不久也即將上台的魔術社社員。

  身為表演者的江閔正,早已換上一身帥氣的黑色燕尾服,被魔術社的其他幹部簇擁著。

  直到一名其貌不揚的男生與一名奇裝異服的女生一起出現在後台,每個人這才忽然安靜下來,側目打量他們。

  「嗨!」唯獨江閔正毫不避諱,直接向其中迎面而來的男生打招呼。

  宮安生打量了他的燕尾服幾眼,最後忍不住調侃:「你看起來很熱耶。」雖然他旁邊穿著斗篷外套、戴著假髮的人也差不多。

  「沒辦法,這是帥的人要付的代價。」他毫不謙遜說。

  「真會說。」宮安生扯出一個無奈的笑容,隨後就和予尋站到舞台角落,並沒有和他多聊。

  雖然其他在場的人雖不認識他們,但會在這時候出現在的,也只有安排在魔術社前面上場的大傳社而已。

  不過,就算不曉得下一個表演的社團,但光是看到那位穿著斗篷外套,戴著一頂深色寬邊帽,裝扮酷似魔女的女生,也能猜到是大傳社。

  「大傳社準備了!」一名班聯會的工作人員喊道。

  在場的人頓時也才驚覺管樂社已經表演完畢,紛紛提著笨重的樂器走下了舞台。

  上台前,予尋的視線正好捕抓到一套黑色西裝,她忍不住微微抬頭,將自己的目光往上提。

  江閔正的額頭佈滿了細密的汗珠,但臉上掛的笑容卻意外清爽,絲毫不受此時悶熱的暑氣所沾染。

  那是一個很乾淨的笑容,足以驅散被包覆在斗篷和假髮底下的熱氣,讓她不禁輕吐了一口氣,舒緩內心的不安感。

  「加油。」聲音來自左手邊的宮安生。他已經拿出事先帶來的小型錄影機,準備錄下她的表演。

  「嗯。」予尋只是轉頭輕輕應了一聲,然後護住帽子,步上舞台。

  雖然方才不小心撞見劉心銘氣憤的模樣,對於那畫面仍有些在意,但眼下這個的時刻卻已容不得她分心。

  她低垂揚微笑,走到舞台中央,背向觀眾。

  儘管過程未曾直視台下的人群,但光靠眼光餘光,多少還是瞄到了台下觀眾的人數,內心不禁感到有些緊張。

  但另一方面,自胸口湧起的熱血卻是更為強烈,一點一滴在體內積攢著微光,期待著等會與音樂一齊綻放。

  這份在體內翻湧的熱血感受如此鮮明深刻,幾乎要比第一次以「檸檬」的裝扮出現在眾人眼前,更接近初次的感動。

  截至目前為止,她第一次獨自站上舞台的時刻,並非是在成為檸檬的現在,而是距離現今更久、更久的……

  在墜入絕望深淵前,那最後一段還能看見陽光的日子……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