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加一份炒泡麵!」

  「泡麵都沒了耶,怎麼辦?」 

  「班導剛剛叫風紀他們去附近的全聯社補貨了,應該快回來了。」

  掛有二年七班班牌的攤位上,有人站在大鍋前煮著泡麵,有人拿著平底鍋翻炒泡麵,有人站在油鍋前炸冰淇淋,攤位內蒸騰的氣溫讓每個人都忙得滿身大汗。

  也有幾個人負責招攬客人和收錢,但面對晴空之上的烈陽,以及眼前湧動的人海,仍無一不汗流浹背。

  這間高中校慶最大的特色,就是園遊會會「封街」舉辦。

  由於時和高中隔壁緊鄰著一所國中,對街還有一所國小,所以每年三所學校都會一起合辦,並在馬路兩側擺設攤位,所以一半以上的人潮都是來自附近的住戶和校外人士。

  「你不換班嗎?」舉著宣傳立牌回來的陳映羽,看見仍站在鍋鏟前翻炒泡麵的劉心銘問。

  「反正我也沒有沒特別想逛的,就繼續幫忙囉!而且也沒人照班表,大家都沒換班繼續幫忙。」劉心銘熟練地翻炒著泡麵,不一會就炒好了一碗,並遞給了前方的同學,「反正只要攤位有人在就好了。」

  「熱舞社不用表演嗎?今天校慶耶。」陳映羽再度問。

  「會表演啊,只不過是在放學後,熱舞社負責今晚歌唱比賽的中場舞,所以直到放學前我都很有空。」

  「是喔,難怪印象中好像沒在邀請函的節目表上看見熱舞社三個字,還以為只是我漏看了。」陳映羽有些索然無味,把玩著手上的宣傳立牌。

  「被選在小舞台表演的都是比較靜態的社團,像是管樂社、吉他社或魔術社,像我們熱舞社這種聲光效果十足的社團,一定是安排在歌唱比賽的中場啊!」他一臉自大地說,過程中仍不忘翻炒平底鍋裡的泡麵。

  「熱舞社了不起喔!」插話的人是旁邊正在煮泡麵的班長,不過他的語氣並沒有一絲不悅或嘲諷,純粹是在揶揄他。

  陳映羽也跟著幫腔:「誰叫他是熱舞社的呢,也難怪會有些自大啊!要體諒他。」

  「對不起,我錯了。」劉心劉陪笑說,隨後默默將炒好的泡麵裝進碗裡,認錯的語氣很是誠懇。

  「但聽說這次大傳社的『檸檬』會表演耶,你們不想去看看嗎?」陳映羽微笑說,「也許在這麼近距離看『檸檬』跳舞的情況下,就可以認出她到底是誰了。」

  「真的嗎,幾點啊?」一聽,不只是班長,就連在旁邊炸冰淇淋的女同學也停下了手邊的動作,加入話題。

  「等等兩點多的時候,你們都沒看邀請函上的節目表嗎?」陳映羽笑問,「聽說主席還特地到大傳社社長的班上,拜託社長說服『檸檬』呢。」

  「邀請函我當下直接丟到回收桶了耶。」班長說。

  「嘿嘿,我也是。」女同學附和。

  「我想也是……」陳映羽笑得有些無力,因為那本來就是要給家長看的,她這種會翻閱的人才是異類,也難怪那麼多人都不曉得這件事了。

  「如果等等有人來換班,你們就去吧。」劉心銘一臉平靜說,不知已經炒了第幾碗炒泡麵。

  「你不去看看嗎?」陳映羽問。

  「我怕等等有國中的朋友來攤位找我,如果他們來的時候我剛好離開了,就不能好好敲他們一筆了。」

  「那真是可惜耶,難得有機會看『檸檬』的現場表演。」女同學一臉可惜說,但同時也不得不佩服他為班上盡的心力。

  「我在迎新就看過了,所以沒差。」他聳聳肩,一臉不以為意,看來真的不感興趣。

  「對喔,你是熱舞社的,迎新的時候你也在。」身為吉他社社員的班長憶道,「不過當時高二都只能在二樓遠觀,根本看不清楚她的臉,但這次就在台下而已,也許真的能掀下神秘美少女的面具!」

  誰知,劉心銘卻嘖嘖了兩聲,「這你就錯了,當時熱舞社就排在檸檬前面表演,在後台時『檸檬』就站在我們後面,完全零距離!」

  「那有看到臉?」班長問。

  「後台太暗了,看不清楚。」

  「那有毛用啊!」劉心銘乾脆的回答,立刻就換來了班長無情的吐槽。

  「也不能這麼說吧。」陳映羽插話道,「因為就算我們站在臺下,也會因視覺的的關係,不太能看出『檸檬』的身高,但如果是平視就沒有這個問題了。」

  「所以身高呢?」班長再度問,同時將一包泡麵拆開,丟進滾燙的熱水裡。

  「這個呢……」劉心銘為難地笑起來,「我當時站在樓梯上往下看。」

  班長這次已懶得吐槽,翻了個白眼,就專注在煮麵上。

  陳映羽則是放下宣傳牌,幫女同學一起炸冰淇淋。

  在這片刻的安靜裡,誰都沒注意到,男生專注炒麵的臉上,隱約勾勒出了一抹淺笑。

  雖然大半時間都站在樓梯上,但表演完離開後台的時候,還是得經過她的身邊才能離開。

  所以還是能夠在擦身而過的瞬間,一睹少女的真面目。

 

 

 

 

 

  「江閔正,走之前把吃薯條的錢付清啊!」邱萍臻大喊,一手還拿著一大包冷凍薯條。聲量之大,不僅攤位內的人同學,連路人都向她投來眼光。

  「我才吃幾根耶,況且他們也有吃耶,為什麼妳只收我的錢?」他轉身,冷冷瞥了一眼旁邊的同學群,「我再一小時就要表演了,現在一定要去換衣服了,等會再說吧!」

  語畢,江閔正又順手拿了一根薯條往嘴裡塞。

  「你又吃!」邱萍臻再度大喊,但男生早已轉過身跑掉了。

  「算了啦,他等等不是還要上台,萍臻妳等等要不要一起去看?」旁邊的女同學問。

  「好啊,如果等下有人來換班的話,他的表演幾點啊?」說完,她將一大包薯條倒進氣炸鍋。

  「兩點半吧,不過在魔術社之前是大傳社『檸檬』的表演,提早去看吧!」女同學的聲音忽然興奮了起來。

  「那又怎樣?」邱萍臻皺眉問,同時蓋上氣炸鍋的蓋子。

  「妳不會想現場看看『檸檬』的表演嗎?搞不好這麼近看,會意外發現是認識的人耶!」另一個女同學說,但說著說著,自己都忍不住笑出聲來,也覺得這種事不太可能發生。

  「如果檸檬是帥哥的話,我會很感興趣,但我對女生實在沒興趣,搞不好還是醜女呢。」按下啟動按鈕,她轉頭向她們倆笑說。

  「我知道妳是花癡,但別這麼掃興嘛!和我們一起去看吧!」女同學拉住她的手,諂媚笑說,「而且誰知道呢,搞不好檸檬真的是男生喔,不是有句話說『這麼可愛一定是男生』嗎?」

  看見朋友那臉撒嬌的可愛模樣,她也不跟她們計較自己被叫花癡,只是笑瞪她們。

  其實,就算她們不拉著她去,她也會去看江閔正的魔術表演,檸檬則是順便而已。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