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體育館時,天色已暗,走廊的燈都紛紛亮起。

  就連教室內明亮的光線也都紛紛滾出門窗,在長廊地板鋪上一條又一條光亮的毯子,映照得校園裡一片祥和。

  然而,此時的高二走廊卻飄揚著無數道歡笑聲,就像回到了剛開學時的盛況,不少人都跑到別班串門子,或聚在走廊上討論剛剛比賽的情形,互相褒貶彼此班上的表演。

  不一樣的是,那時揮灑而下的是耀眼的陽光,此刻則是皎潔無瑕的月光。

  啦啦比賽在名次公布後便宣告結束了,但歡樂的氣氛卻一直延續到了放學。

  榮獲第二名的七班同學,回到教室後便立刻在講台前拍了張勝利大合照,打算之後上傳到班上的FB社團。

  合照完畢後,予尋四望了下教室,確定不見劉心銘的身影,便回到了自己的座位開始整理書包,隨之離開教室。

  不幸,還是在轉身往樓梯間前進時,看見了那抹熟悉的人影。

  劉心銘正在和別班的同學你追我跑,後面的人拿著紅色畫筆,看來是打算畫他的臉。那支筆應該是他們班用來在臉上畫上圖案的人體彩繪畫筆,剛剛啦啦比賽裡,有不少班級都有在臉上彩繪。

  「妳現在要回去?」劉心銘在她面前打住腳步。

  「嗯。」她都背著書包了,看不出來嗎?

  追在後頭的人這時則抓緊時機,直接從後面伸手勾住他的脖子,準備在他臉上畫上一筆。

  「等等──」劉心銘奮力掙扎著,一手抵著對方持著畫筆的手,一手試圖拉開勾住自己脖子的手臂。

  看著他們一番糾纏,予尋冷眼旁觀說:「我先走囉,掰掰。」打算直接繞過他們。

  然而,沒走幾步,卻又有一道熟悉身影映入眼簾。

  十三班的教室外,正有一群人在展開互丟彩球的戲碼。

  教室裡溢出的光潑灑在他們身上,江閔正位於人群中心,其他人則拿彩球丟他。而後他也撿起彩球反擊回去,絲毫不在意彩球是租來的。

  隨後,邱萍臻也抱了三個彩球出來助陣,和大家一起攻擊中心人物。

  笑聲不斷,藍白兩種顏色的金蔥彩球在前方交錯,予尋停在原地看著眼前的這一幕,都忘了後頭可能會跟上來的人。

  「終於擺脫他了……」一聲聽來頗為無力的嘆息聲傳來。

  予尋轉過頭,目光在男生的臉上迅速對焦,但很快又移開了。

  「……妳偷笑。」劉心銘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臉頰,指尖沾染上了些紅色的塗料,他不禁好奇自己的臉究竟是被畫成怎樣了?

  予尋抿著脣,但眼底藏不住的笑意卻還是被男生抓個正著。

  「妳的笑點意外的低耶。」

  看到女生拼命憋笑的吃力模樣,他也不跟她計較了。

  「也許是你的臉長得比較好笑吧。」

  卻沒料到她會得寸進尺。

  「早上妳把班服穿反也蠻好笑的。」他望著她身上的班服,揶揄說。

  想起早上那件恨不得鑽進地洞的糗事,予尋臉上的笑容瞬時褪去。若不是他提醒,她差一點就可以忘記那件事了。

 

 

 

  另一邊。

  大夥看見滿地都是彩球身上的金蔥,總算意識到彩球並非班上的所有物,不久便停止了彩球大戰,打鬧也算是告一段落。

  有人將彩球收回袋中,有人則從教室拿出掃把清掃掉落在地的金蔥。

  此時,正要將彩球抱回教室的邱萍臻,注意到江閔正站在原地動也不動,不禁朝他的前方好奇一望,「那不是……」

  雖然已經認出那兩個人是誰了,但由於他們所處的地方剛好沒被光線照到,邱萍臻還是更仔細打量道:「第一次看見她綁馬尾差點沒認出來,平常都被頭髮遮住了,沒想到她綁馬尾的模樣蠻好看的。不過她旁邊的男生……記得沒錯的話是熱舞社的吧。」

  若不是天色昏暗,外加那男生的臉被亂畫一通,她應該會能更快認出來。

  「妳認識?」江閔正轉頭問。

  「也不算認識,只是熱舞社的朋友常在臉書上PO他們練舞的合照,久而久之也就知道熱舞社有哪些人了。」邱萍臻笑道,「但沒想到他們兩個人會湊在一起,這我蠻意外的。」

  印象中,除了江閔正外,她從沒看過李予尋會和哪個男生聊天或走在一起,於是便認定她就是哪種不會和男生有交集的女生。

  「你要回教室了?」注意到江閔正逕自往教室後門走,邱萍臻立即問。

  「不然呆呆站在這裡能幹嘛?」

  這麼說也沒錯……

  她被問得無話可說。

  然而,雖然他以一副理所當然的口氣說道,但在進教室前仍不自覺瞄了那兩人一眼。

  處於陰影裡的女生面朝著男生說話,絲毫沒注意到他和邱萍臻剛在看他們。

 

 

 

 

  「這次是我賭贏了。」劉心銘意有所指說。

  「我當時又沒答應那個賭約。」予尋聳聳肩,一臉不以為意。

  「我知道啊,只是單純想說而已。」他的眼裡閃爍著一絲得意,「輸贏這種事,從來就不是機率可以決定的吧?」

  「你聽過『賽局理論』嗎?」予尋忽然問,一點都不被男生的話所激怒。

  「那甚麼?」

  「在『賽局理論』裡,先下注的人贏面會比較大,因為只要掌握到一定的規則先下手為強,就能夠完勝對手。」她輕輕一嘆,面露無奈,「不幸的是,這次的賭局無法套用『賽局理論』,並沒有規則可循。」

  「總的來說,妳還輸了。」他微微一笑。

  「我承認依據機率下注的我輸了,但這並不代表輸贏就和機率無關,只是我運氣不好。這場賭局因為變數太多,以五分之四這個的機率認定我們班會輸,從一開始就是錯誤的想法。」

  聽著這番理論,男生的笑容僵了下,唯一想到的問題只有:「……妳上次期中考,數學考幾分啊?」

  只見女生歪頭一笑,反問道:「你覺得呢?」

  直到後來,劉心銘才在每次按分數高低上前領數學考卷時,發現,若不是班上有兩個數學神人總能在最後領回卷子,搶盡前頭的人的風采,以及灰心於自己淒涼的分數而無暇顧及其他人,他可能早就注意到,李予尋往往也是倒數幾個上前領卷的。

  也是在後來,地理老師在課堂上播放當天班拍攝的啦啦表演,面對影片裡整齊劃一的動作,以及班上連連的驚嘆聲,予尋才忽然明白,劉心銘當初那麼有自信自己會賭贏,不是沒有原因的。

  因為練習時每個人都得下場跳,唯有負責人能夠站在最前頭監督大家的動作,所以也只有負責人有機會在賽前就看到全班的表演。

  在知己知彼這樣的前提下,她就已經略輸一籌了。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