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覺得一個男生,會偷偷點歌送給某個女生的原因是什麼?而且那首歌聽起來一點都不像在表白的歌,反而像是送給情人的歌。」

  星期三中午,將錄製好的光碟交給前來音樂教室的宮安生時,予尋忍不住問。

  他接過光碟,敷衍說:「我沒點過,不知道。」

  予尋倒也不生氣,一半是料到會是這種答案,另一半也是覺得這問題挺難解的。

  「妳幹嘛問這個?」宮安生不解。

  想到洪孟潔可能沒跟他說過,於是就向他簡單敘述了下。

  聽完前因後果,宮安生仍舊不解:「妳幹嘛這麼在意他點歌的原因?」

  「就好奇。」她回答得坦然,「而且就我這兩個禮拜的觀察,那兩人平時也不會跟對方說話,在這之前好像也不認識對方。」

  「也許那男生是幫朋友點的?」

  聞言,予尋頓時笑開,握拳的手立時捶打上另一隻手的手掌,「對喔,有這可能!如果是幫朋友點的,就有充分的理由不希望對方知道。」

  「難怪我就想,怎麼會有人請大傳社點這種歌?如果我暗戀誰,我是絕對不會請大傳社幫我點歌的,因為這樣大傳社的人不就會知道我喜歡誰了?除非我喜歡那個人的事已經是眾所周知了。」

  看見女生豁然開朗的模樣,男生這時也笑了:「我只是隨便瞎猜,這種事除了本人外,我們怎麼可能猜得到?」

  「可是你猜得挺有道理的啊!難道你是我要問直接問那男生,你為甚麼會想點這首歌送給陳映羽?」坐在椅子上的予尋,這時抬頭斜睨了男生一眼,「然後對方就會問我:『妳不是大傳社的,怎麼會知道歌是我點的?』」

  「那最可能的原因就只有一個──」他直視女生鏡框底下那一雙睥睨的眼睛,「妳就是大傳社的『檸檬』。」

  接下他投來的肯定目光,予尋不禁莞爾一笑:「所以,我若不是傻了,絕不可能直接問他。」

  語畢,她從椅子上站起來,準備回教室。

  「說到『檸檬』……」宮安生的視線仍舊停在她身上,「昨天班聯會的主席來我班上找我,問我說可不可讓『檸檬』在校慶的小舞台上表演?」

  「甚麼?」才剛走一步的予尋,愕然地轉過頭,露出茫然的表情。

  「校慶不是在十一月嗎?班聯會現在就在找好那天可以表演的社團,她說她看了妳在魔術社的成發上跳的那支舞,想請妳在校慶上再跳一次。妳知道小舞台吧?就是臨時搭建的舞台……」

  「我知道。」去年戀舞社的學姐們也有上台表演,她那時還特地趕到小舞台為學姊們加油。

  「但為什麼會找我?」那麼多表演性質的社團,不差她這一顆「檸檬」吧?

  「她說以往都是固定那幾個社團上台,今年想找不一樣的社團來表演,而且妳在魔術社成發的那段舞表演很精彩,才想找妳。」男生解釋,「她也說如果妳不願意也沒關係,她只是來問看看,而且她目前只有來問妳,因為妳的不確定性最高,確定妳是否可以表演,才會去找其他社團。」

  見女生沉默,男生試探性問:「要我回絕她嗎?」

  沒想到,她卻意外地揚起一抹笑:「主席都親自找你幫忙了,回絕很失禮吧?」

  「可是……這樣妳那天就要換裝,不覺得麻煩嗎?而且妳不是很怕被人發現?」

  「如果你那天願意幫我,只要你不覺得麻煩就好,而且小舞台的位置很偏僻,會去看表演的大都是表演時正好在附近的學生而已,他們根本不會想到『檸檬』會出現在那裡。」

  「只是,我有一個條件。」她對上男生疑惑的目光,「表演順序不能跟熱舞社排在一起,如果熱舞社那天也要上台的話。」

  「是怕又遇到那男生?」他打趣問。

  「對。」她苦笑。雖然不確定劉心銘到底有沒有察覺出「檸檬」的身分,但光是同班同學這點,他的存在就很危險了。

  「沒問題,我會跟她說。」宮安生給了她放心的笑容,但隨後又面露疑惑,「只是我還是很好奇,妳這次怎麼答應得這麼爽快?前兩次妳都超猶豫的,要考慮很久才下定決心。」

  「因為有經驗了啊,就沒那麼可怕了。」將視線從他臉上移開,予尋陷入沉思,那是連自己都很難說得上來那問題,「還有就是……去年的校慶,戀舞社的學姊也有在小舞台表演,因為學姊怕沒人去看,所以要我們這群學妹都要去看。那時站在台下的我就想著,等我升上高二的時候,是不是也有機會站上那台上跳舞呢?」

  「所以如今好不容易又有這個機會,我怎麼能放棄?我又不是無法上台,如果我真的回絕了,我想我之後一定會後悔的。」她靠著桌角說,笑得哀傷。

  不過,她很快就將那份情緒收起來,隨即說:「不過如果又要上台的話,就又要去拜託他幫忙,覺得很不好意思。」

  「我倒覺得妳蠻開心的。」他捕抓到她臉上一閃而過的喜色,「這樣你們就有話題可以聊了,不是嗎?妳的『神仙教母』。」

  「甚麼神仙教母啊,人家可是男生耶!」可能是被看出來心裡確實有點小開心,她的聲音有些心虛,很沒底氣。

  見著女生蹙眉,目光飄移,男生也不是那麼不會看臉色的人,轉而說:「好好,那今晚就回覆主席說妳答應了,只是表演順序不能和熱舞社排在一起?」

  「嗯。」她冷淡應了一聲,看來剛剛那句開玩笑話真的踩到她的地雷了。

  「那我現在要回教室了,快上課了。」看了一眼腕上的手錶,她隨即轉身。

  男生則是默默跟在她身後,接著走出教室。

  只是一出教室沒多久,一個是向右轉,另一個則繼續直直往前走,各自朝不同的方向走去。

  雖然現在是午休結束後的下課時間,走廊上只有睡醒出來上洗手間的學生,但兩個本應不會有交集的人卻走在一起,被同班的看見多少還是有點太醒目,所以為了避嫌,每次從音樂教室出來時,兩人都各自走各自的路回到自己的教室。

  走過一排寧靜教室,經過其中一班時,予尋不自覺放慢腳步。

  她的目光偷偷往裡頭探去,只是午休剛結束的教室還太過昏暗,還沒找著想見的那個人,就已經走到下個班級了。

 

  如果說,洪孟潔的霸道是「檸檬」存在的契機;學長的悲傷就是將「檸檬」端上桌的推手。不過,真正將「檸檬」拉上青春舞台的──是宮安生對拍片的熱情。

  除此之外──

  還有一個人。

  那個讓「檸檬」不單只是存在於網路世界,而是能夠真正站在眾人眼前,賦予她魔法的人。

  彷彿就像是唸了一段咒語,讓原以為不可能會的事物,躍然於眼前的魔法師。

  那個從她踏進這所學校,就很在意的人。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