氣氛沉默了三秒,待公車都開走了,她才平靜回應:「我還是覺得,是他察覺到我是『檸檬』了。」

  聽見這道堅定的聲音,洪孟潔的肩膀一垂,明白說再多她還是會這麼認為,忍不住嘆了一口氣:「我還是覺得妳想太多了。」

  已經是第三次說這句話了。

  李予尋雖然聽得有些厭煩了,但卻也不否認,因為她的確是個想很多的人。

  「我的公車來了,先走了。」洪孟潔的目光從一輛停駛的公車上轉到她臉上。

  「嗯,掰掰。」對上她的目光,予尋回以微笑,目送她走上公車。

  待公車駛離,她習慣性地看了眼手錶,覺得她的公車差不多也該來了,繼而遙望公車駛來的方向。

  她搭的公車班次很少,往往半小時才來一班,所以她常常等啊等,等到大部分的學生都搭上了自己的公車,站牌變得冷清,她才等到公車。

  等啊等,等到天邊出現夕陽餘暉,馬路上人車漸少,她還在等。

  視線所及的,除了前方那一條筆直、看不見盡頭的寬大馬路,還有一個地下道的出入口,大部分的學生都是經地下道到這裡的站牌。

  予尋遠遠就看到一個綁著短馬尾,身形微胖的女生從地下道走了出來。雖然她的身邊還跟著另一名身形纖瘦的女生,但她的目光就只定定落在微胖女生的身上。

  待那名微胖女生也注意到她,她立時揚起微笑,朝她揮了揮手。對方這時也回以一抹淺淺的笑容──過程無聲而短暫。

  也在下一秒,看見一輛公車從轉角拐了進來,她的手立刻向前舉直,待公車一停,門一開,便把自己丟上車,恨不得趕快離開這裡,不再看見那人任何一眼。

  儘管公車來得晚,至少及時趕到了。

  她出神地望著窗外迅速掠過的風景,公車正好駛上橫亙河面的天橋。

  從橋上望去的天空格外遼闊,遠方的一角已悄悄染上了橘紅的彩霞,色澤溫暖美麗,夕陽的餘暉一點一滴擴散到整片蔚藍,直至被高聳的建築遮擋。

  下了橋,公車開始減速。

  正值傍晚下班的尖峰,車輛擠得馬路水洩不通。被鑲崁在車窗上的超商景色,在過了半分鐘後總算被換掉,公車終於開始往前開,但行駛一小段後又停了。

  這次是一間學校被鑲崁在車窗裡。

  女生依舊出神看著那間學校的大門口,大門之上還有一條跑馬燈。由於早已過了放學時間,已不見多少學生在校門徘徊。

  雖然早就不是這所學校的學生,她每天上下學還是得經過這裡,才能到達時和高中。

  每一天,她還是得沿著過往的路,才能到達新的目的地。

  每一天。

  所以,無論她多麼不想去回憶,那些一片又一片鑲入車窗的熟悉街景,以及一群又一群落入視線裡的國中學生,總會一再勾起她的過去,提醒她,她也曾和眼下這群學生一樣,穿著同一款式的樸素制服,散發著同樣單純的氣息。

  那時的她,以為所有問題都能像基測試上的題目,是能用刪去法作出答案的選擇題……

 

  泳池消毒水的味道似乎還殘留在髮絲上,七分乾的頭髮承受著水氣的重量,無一根翹起。髮絲就像剛燙過離子燙那般,直長的程度得令女生覺得滿意。

  女生放下裝有游泳用具的袋子,和其他人一樣坐在長椅上穿鞋。毛巾還垂掛在肩上,作為一道在未乾的髮絲與運動衣的防線。

  穿好鞋,她走出穿鞋處,隨之朝著一直在外面等她、身材圓滾滾的女生走去。

  兩人會合後,圓滾滾的女生立即出聲問:「妳有甚麼後悔的事嗎?」

  兩人還站在游泳池的門口,等待其他同學穿鞋。

  女生快速回顧了下自己截至目前為止無悔的人生,很快就給出了一個肯定的回答:「我不會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

  對方看來是不太相信這個答案,「怎麼可能,一定或多或少有幾件吧?」

  女生這時望著她,皺眉說道:「可是,既然已經知道會後悔,那我又為甚麼要選?」

  圓滾滾的女生被問得一愣,露出一抹僵硬的笑容,說:「可是我覺得……後悔在當下是並不曉得的,要很久很久以後才會覺得『後悔』。」

  但發覺還是說服不了她,圓滾滾的女生便沒再多說,轉而換了另一個話題。

 

  『我不會做會讓自己後悔的事。』

  隨著這句話從回憶裡破繭而出,散發著天真卻堅定的信念,一直望著車窗風景的予尋不禁開始發笑。

  究竟要有多大的自信,才能相信自己絕對不會做出後悔的決定?

  究竟是要多天真,才會認為後悔是能夠用選擇的?

  她一直笑,笑那個十三歲時什麼還未經世事的自己,笑她的天真與自以為是。幸好她面對著車窗,旁邊的人都看不見她此時臉上不明所以的無聲笑容。

  直到公車再度向前行,車窗裡再也不見那道熟悉的校門,她的嘴角笑意才在飛逝的景色中漸漸褪去。

  取而代之的,是足以積滿胸口,甚至滿溢出來的感傷與陰鬱。

  『可是,既然已經知道會後悔,那我又為甚麼要選?』

  如果時間可以從來,她多麼希望可以選擇另一條路。

  十三歲的她真的不明白,後悔是在當下不會曉得,得要很久很久以後,才會發覺自己「後悔」了……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