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時有去廁所了,回來的時候快表演完了,所以只有看到一點點,但我覺得跳得很棒!」她勉強找了理由搪塞,何況當時掌聲那麼熱烈,應該是跳得很棒吧?

  男生看來是接受了這個回答,頓時又笑了。

  「你等一下要直接穿這樣出校門嗎?」她隨意問了一個跟離開學校有關的問題,希望男生能聽得出來,她是真的想離開了,因為她還要去大傳社的社辦拿裝有檸檬裝扮的袋子。

  宮安生當時把袋子交給大傳社的其他成員,要他們放到社辦。不過,現在想想,她明天放學再去拿也可以。

  男生垂下眼眸,輕扯了下自己的背心,含笑的視線再度回到她臉上,「我等等會再套上制服,不過我想現在這麼晚,教官應該早就不在校門口了。」

  聽完,女生只是露出一抹無聲的笑容。

  因為她真的不知道可以聊甚麼?

  為甚麼他不快點離開呢?

  當女生以為自己臉上的笑容就要變得僵硬時,一道宏亮清朗的聲音從教室外傳了進來:「你怎麼還在教室啊,大家都在等你了!」

  兩人這時都不約而同望向了門口的男學生。

  他背著書包,制服的衣襟全開,裡面穿著一件黑色背心。女生一眼就看出他也是熱舞社的人。

  「抱歉,我現在就過去。」向門外的人陪笑一聲,男生再度看向了女生。

  他原打算再說些什麼,但女生卻早他一步漾起微笑,開口道:「掰掰。」

  女生臉上的微笑過分刻意,乾淨的音節間完全沒有一絲道別的感傷,可說是把兩人的對話結束得乾淨淨,讓男生也不好意思再開話題多聊。

  「那我先走囉。」語畢,他隨即轉身,但仍不忘再轉過頭,朝她揮一下手。

  「掰掰。」她再次微笑,目光追隨著他到達教室門口。

  外頭的男生這時則又忍不住催促道:「快快快──大家肚子都快餓死了!」

  「我這不是來了嗎?」男生似乎被催促得有些厭煩了。

  短短幾秒的目送過程中,她注意到門外的人似乎看了自己幾眼,但就真的只有幾眼,一下子又移開了視線,近幾無視。

  對此,她並不感到意外,應該說這才正常。她的外表如此平凡,實在入不了他們的眼,這她從高一第一次參觀熱舞社就已經體會到了。

  所以才更加對那個注意到她的男生,感到特別的意外。

  男生離開後,她立刻將手錶戴上,手腕再度感受到一股熟悉的重量,時針與分針又再次回到了她的身邊,莫名的安心感瞬間湧上心頭。

  但幾秒過去,那份安心感又旋即被不安所淹沒。

  她的視線停在一格格往下跌的分針上,思緒正回顧著兩人剛剛的對話。明明不過只有五分鐘客套的言談,但出口的話卻有一半都非真心話。

  她不討厭他,但她討厭的那個口是心非的自己。

  更害怕被對方察覺出她言詞裡,藏有令人想發問的困惑。

  如果他真是在樓梯間撿到,那一定是在會場二樓通往後台的樓梯上撿到的。

  可是,一個只是去純粹欣賞表演的人,又不必上台表演,怎麼會無故經過連接後台的樓梯呢?

  男生沒問,也可能是想問但剛好被人打岔,又或是真的根本沒注意,真的只是剛好有注意到她戴的手錶款式。

  但儘管她每天都戴著手錶,真正會去注意的人卻很少,就算是常常走在一起的朋友或同學,也總是在她說自己忘了戴手錶出門,才注意到她是個習慣戴錶的人。

  所以一個才認識不到兩個禮拜的人,就能注意到她有戴錶,甚至還能記得她戴的是甚麼款式,讓她覺得很不可思議。

  像一句謊言。

  

 

  「妳覺得那男的可能已經察覺到妳就是『檸檬』了?」

  隔天放學等公車時,她正好遇到洪孟潔,於是便將這件事告訴她,但立刻就換來一句吐槽:「妳會不會想多了啊!不過就是一隻手錶,對方怎麼可能會因此認定妳就是檸檬。」

  「不是認定,是察覺。」她加重語氣在最後兩個字。

  「不可能啦!要是我撿到手錶,我一定只會想這支手錶是誰的?找到失主後也只是開心能物歸原主而已。」

  「可是他撿到的時間點,一定是表演結束後,跟熱舞社的人一起離開後台的時候,他應該會去想剛剛有誰經過那裡,才去猜測這有可能是誰的手錶吧?可能是班聯會的人掉的,也可能是在他們前一個表演的康輔社的人掉的,更不然就是接在他們後面表演的大傳社的人掉的。」

  「但大傳就只有『檸檬』和宮安生兩個人,而我既不是班聯會的,也不是康輔社的,但我的手錶卻掉在那裡,不就說明我可能是『檸檬』嗎?」

  「而且我還跟他說我是戀舞社的,就代表我會跳舞,就更符合『檸檬』的條件了。」

  雖然她解釋了這麼多,但洪孟潔仍舊是那一句:「妳想太多了。」

  「他那時候應該整個心思都要表演上,都自顧不暇了,哪會留意有誰經過那條樓梯,只是覺得跟妳的手錶款式有點像,所以才來問妳,剛好而已。」洪孟潔的語氣刻意強調「剛好」二字。

  「那妳和我認識這麼久,有注意過我手錶的款式嗎?」她忽然冷冷一問,對方立時啞然,答案很清楚了。

  「連妳都不曾注意我手錶的款式,一個連話都沒跟我說過的男生,怎麼可能會注意?」

  但洪孟潔仍沒有因此被說服。在公車引擎的轟轟聲漫佈的站牌,她更加大了音量說:「搞不好他就真的對妳有意思,所以有仔細觀察過妳啊!」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