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假的?」宮安生倒吸一口氣,「他應該沒有認出妳來吧?因為他是從上往下看妳,而妳又戴著帽子。」

  「他認不出來的。」她立即回,語氣肯定。

  她在班上都戴著一副粗框眼鏡,頂著厚重的瀏海,身上的制服也非特別訂做,穿在身上有些寬鬆而不合身。再加上她現在還穿著七公分高的短靴,無論是臉蛋或身形都很難與她現在的模樣聯想在一塊。

  特別是現在才開學第二週,對方可能連她的名字都不知道,連班上有她這個女生都不知道也說不定。

  可是……

  「可是我怎麼不知道,我們班有熱舞社的?」她自語問。

  這才是她糾結的點。

  她瀏覽過班上每個人的臉書,好奇班上的人都參加甚麼社團,但就是不見有人是熱舞社。

  也沒想過會有熱舞社的社員在班上,但卻如此低調,低調到她已經記下班上七成的人的名字,卻偏偏不知道剛剛那個男生叫甚麼名字,只知道在自己班上有這個男生。

  此時,負責維持後臺秩序的班聯會成員走了過來。

  他指著麥克風上的按鈕說:「等等只要按下這個按鈕,就可以直接說話了。」

  李予尋立時低頭接過,宮安生則幫她向那個男生說了一聲:「謝啦!」

  麥克風沉甸甸的重量降落在她的掌心,將她的思緒拉回。

  熱烈的掌聲響徹整個活動中心,此時的熱舞社已經表演完畢,一群人正走下樓梯。

  他們鬧哄哄地經過她和宮安生旁邊,熱烈地討論著出方才上台表演的情形,每個人似乎都還陷在剛剛表演時亢奮的情緒之中。

  她拿著麥克風靜靜站在原地,靜待那些人的笑聲從身邊經過,盡量不去想他們可能向自己投來的好奇眼光。

  直到他們全都下了樓梯,那些興奮又熱烈的討論聲才逐漸飄遠。

  再度寂靜下來的後台,取而代之的,是一陣高跟鞋踩踏地面的聲響。

  她沿著樓梯走上熱舞社剛剛站著的位置,宮安生跟隨在後。

  此刻的舞台上有一面巨大的白色布幕,大傳社的宣傳短片正在布幕上播映。從這個位置往舞台底下看,可以將會場左半邊的師生收進眼底,只是底下一片漆黑,看不清台下的人臉上的表情。

  握著冰冷沉重的麥克風,她定定心神,以待聽見短片的片尾曲,就走出身側的布幕。

  「加油。」宮安生小聲打氣道,語帶笑意。

  「嗯。」李予尋抿著脣,淡淡應了一聲,表示聽見。她的聲音很輕很輕,感覺胸口的心跳聲都比自己的回應聲還要來得清楚。

  獨自一人站上舞台總是緊張多於興奮,這種緊張有時會讓自己全身發冷顫抖,對舞台感到恐懼,可是卻仍然會給予自己一絲絲的興奮。而有時,就是只要有這麼一點興奮感,就有莫大的勇氣對抗那份龐大的恐懼了。

  所以無論多麼緊張害怕,她都不曾對那個下定決心要獨自上台的自己感到一絲埋怨過,甚至很感謝當初的自己那份有勇無謀的勇氣。哪怕呈現出來的結果不如期待,她也不會感到後悔。

  熟稔的背景音樂響起──

  投影布上的影像逐漸轉淡,布幕開始往上收起。

  少女握緊麥克風,將之遞近脣邊。

  「以上就是大傳社的影片,還希望大家喜歡。」她邊走邊說。亮橘色的身影一出現在舞台邊,雪亮刺眼的舞台燈立即將她包覆,並隨著她一同往舞台中心前進。

  偌大漆黑的活動中裡,只有少女置身在光芒之中,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她的身上。

  「我是大傳社的『檸檬』,也是上週三中午在廣播裡說話的『檸檬』。」她正好走到舞台中央。面對底下漆觀眾席,她的聲音裡流露出鮮明的笑意,「你們好。」

  一陣熱烈的歡呼聲頓時從遠方的二樓響起,越過一片靜默的小高一,飄進她的耳廓。

  她莞爾,沒想到班聯會的人會這麼熱情地為檸檬歡呼。

  向前直望,似乎還能清楚感覺到,洪孟潔和其他大傳社的幹部也正站在二樓的一角,為她鼓掌。

  待會場又只剩悠揚的背景音樂,她一手捏著帽緣,一手握著麥克風,再度開口:「想當初我也和台下的你們一樣,欣賞著台上一個個精彩的社團表演,猶豫著該選哪個社團才好,對高中滿充滿期待。」

  「身為學姊,我只想說,如果你這三年只想好好念書,考上一所好大學,那就好好認真念書;如果你只想玩社團,盡情揮灑青春熱血,那就好好認真玩社團。」

  「沒人規定高中生活該是什麼模樣,比起強求自己去追尋一個憧憬而不切實際的高中,不如過一個無悔的三年。」

  「因為後者往往很少有人,能真正做到。」

  她說最後一句話時的語調不自覺下降了些,讓人聽出是一段話的結束。

  二樓的歡呼聲再度響起,立時將縈繞會場的背景音樂覆蓋過去。

  一片熱烈聲中,少女一直捏著帽緣的左手,忽然向左方平舉。

  眾人不明所以,直到看見少女手一揮,一支短小的黑色魔術棒就出現在了她的手上;再一揮,出現在她手裡的,已不再是魔術棒,而是一朵鮮紅的人造玫瑰。

  這一次,除了二樓的歡呼聲,一樓也響起了一片熱烈的掌聲。

  玫瑰花在光線照耀下顯得更加鮮紅,少女半舉著那朵花,再度向麥克風說:「所以如果是對廣播或拍片有興趣的小高一,請一定不要錯過加入大傳社的機會。」

  「加入大傳社你會學到許多攝影的技巧,獲得許多合作拍片的經驗,同時大傳社也會邀請廣播界知名的DJ來社團上課,每個人都有機會體驗當DJ的感覺。所以如果對傳播有興趣的小高一,請絕對不要錯過,不要讓你未來的三年留下悔恨。」

  「我是檸檬,我們下次見。」一語未完,少女又將手中的玫瑰花一揮,玫瑰宛如化成了千片,許多亮紅色的碎紙頓時從她手裡揮灑而下。

  一語落定,那盞始終追隨少女身影的鎂光燈也暗了下來,悠揚的背影音樂和少女耀眼的身影頓時一起消逝在黑暗裡。

  昏暗的會場頓時又只剩一片掌聲與歡呼。

  完全隱沒在黑暗裡的李予尋,頓時只是輕輕吐了一口氣,隨後便在掌聲中默默轉身走回後台。直到完全走進布幕後面,高鞋跟的聲音才變得有些急促。

  宮安生站在原處,向她豎起了一根大拇指,他的旁邊此刻還站了一群等著上場的手語社社員。

  那群人讓出一條路讓她和宮安生走下樓梯,他們的目光都落在女生身上,似乎是想看清女生的長相。只是女生始終低垂著頭,一手護著帽子,側臉完全被亞麻色的捲色擋住,連一丁點鼻頭都看不見。

  走出後臺後,他們來到空曠的樓梯間,頓時她也才敢抬起頭。她感覺那顆懸浮在空中的心,終於安定了下來──

  她表演完了!

  儘管上台的時間只有一分鐘,看似只是說說話,但過去一整個星期以來,她每天晚上都在練習,就怕忘詞或出槌。

  她真心希望,大傳社今年能夠招到很多新生,這樣宮安生和洪孟潔在帶學弟妹時才會感到更有幹勁,整個社團也能更有向心力,離舉辦成發的目標也能更加靠近。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