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囉!」

  才剛走到音樂教室門口,一道頗為低沉的女聲便迎接她進來。

  洪孟潔坐在位子上,向她揮了揮手。坐在洪孟潔前方的宮安生這時也轉過頭,朝她一笑。

  予尋的目光落在洪孟潔身上,似乎對她的出現頗為驚訝,開心的那種。「妳怎麼會在這?我以為只有宮安生而已。」

  「就剛剛在走廊上遇到宮安生,他說錄音時間改到中午,我就想說可以順便討論下禮拜社課的迎新,就一起來了。」

  「所以妳班導同意妳中午出來?」她一邊問,一邊走到教室最後方的一排桌電前。

  「我班導人蠻好說話的,而且我也不是唯一一個中午忙下周迎新的人。」洪孟潔回。

  「我班導人也好,我沒想到她很快就答應了,只是要我跟風紀說一聲。」語畢,她站在慣用的那台電腦前,拉開椅子坐下。

  一直沒開口的宮安生,這時終於插上話:「我就說啦,只要說一下,老師們都會答應的。」

  她未置可否,待電腦螢幕亮起時,便將隨身碟插上主機。但還來不及打開錄音軟體,洪孟潔的一句話卻讓她愕然停下動作。「我們剛討論說下禮拜的迎新,妳可以在影片播完後,拿麥克風對小高一講幾句話。」

  一聽,她錯愕地轉過頭:「為甚麼迎新我要上台?」

  他們口中所謂的「迎新」,指的是班聯每年專為小高一籌辦的社團歡迎活動。

  在這所社團風氣興盛的「時和高中」,每周會有一節社課,就排在班會課後面。開學第一周讓小高一自由到各個社團教室參觀;第二周則會在活動中心四樓舉辦「迎新活動」,讓各個社團輪流上台表演,或是播宣傳短片給小高看,藉此宣傳自己的社團。

  「只要一分鐘就好,因為宣傳片剪完後發現還剩下一分多鐘,而且我們也覺得單播影片太乾了,應該有人在影片播完後說幾句話。」洪孟潔說,「反正那時台下都是小高一,一定沒人會認出妳!」

  「可是這不該是宮安生的工作嗎?他是社長耶。」她看了眼一臉心虛的男生。

  「妳覺得他的臉能看嗎?沒把學弟妹嚇跑就不錯了!」洪孟潔這時也看向了男生,眼裡露出一絲睥睨。

  「妳講這話也太傷人了吧?」宮安生狠瞪了洪孟潔一眼。

  「那妳口條也蠻不錯的,很適合當主持人耶。」予尋將目光從宮安生臉上,轉向了洪孟潔,「而且我也不是大傳社的。」

  「妳這學期選社選大傳,不就是大傳社的了?」洪孟潔反問,但一見予尋忽然默不作聲,似乎也察覺到了什麼,繼而問,「難道妳不想轉大傳?」

  「嗯。」予尋別開視線,歉然地應了一聲,而她也知道這麼一回,眼前的兩個人都會感到無比錯愕。

  「為甚麼不選大傳?」宮安生一臉費解,「妳都當了半學期的地下社員了,總該回歸光明吧?」

  「既然不選大傳,那妳想選什麼?」洪孟潔追問。

  「第八藝術社吧。」她回答,隨即解釋,「因為如果我選了大傳社,很容易被人猜出我就是檸檬,我不希望被人發現。」

  「的確是這樣。」洪孟潔看來是被說服了,「一般人都會先從社員去猜,特別是容易被社員發現,可是……」

  「可是這樣妳就永遠只能當地下社員了,沒關係嗎?」接話的是宮安生,他的眼底露出一絲難過,因為這樣這學期的社員名單上就會少一位成員。

  「我沒關係,我覺得現在這樣就很好了。」她揚起笑容回應。

  豈料,洪孟潔又忽然繞回了剛才的話題,讓她的笑容再度垮掉。「那這樣的話,妳下禮拜迎新就上台吧。」

  「這兩者之間有甚麼關係啊?」李予尋苦笑問。

  「因為妳背叛了我們啊!我們都以為妳一定會選大傳的。」

  宮安生這時也捂著胸口,一臉痛苦樣:「沒錯沒錯,妳知道妳剛說不選大傳社,讓我的心抽痛了一下。」

  看著兩位「戲精」同時露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樣,說也奇怪,李予尋的心中竟沒有多大的愧疚感了。

  她默默白了他們一眼後,便將視線放回電腦螢幕上,因為她知道自己絕對說不過那兩個人。只要他們堅持,她最後還是會上台。

  就在身後的兩人仍在「勸戒」她的同時,她已打開錄音軟體,戴上耳罩式耳機。待打開寫著稿子的記事本視窗,那兩人這才終於識相地閉嘴了。

  重獲平靜後,她握住桌上型小麥克風,按下錄音鍵。她深吸了一口氣,不疾不徐說:「各位老師、同學午安,歡迎收聽『時音大傳社』──<時在好音樂>!我是今天的DJ檸檬。最近……

  纖細女聲如道道澄澈的流水,流過這裡的每一寸空氣,泛出一圈又一圈的水波。聲音在空曠的教室裡隱約激起陣陣回音,顯得更加空靈飽滿。予尋向著螢幕微笑自語道,聲音自然而充滿朝氣。

  她一共錄了三段,開頭,中間,結尾,兩兩之間各插一首歌,錄音加剪接總共花了十五分鐘的時間。過程中,她也不時回應身後兩人的「勸戒」。

  剪接完畢後,她便將錄音檔燒進光碟,隨即取出,最後微笑地交給社長大人,如此,她的錄製工作便宣告結束,剩下的就是宮安生明天到學務處進行播放。

  油然記得第一次進行錄製時,最令她大開眼界的,就是中午跟著洪孟潔一起到學務處進行播放的工作。

  首先,得先跟教官拿遙控器,再走到擺有廣播設備的地方。那並不是密閉空間,只是學務處裡的一個小角落,但卻擺了兩個好幾噸的廣播機具,地上也布滿密密麻麻的電線。同時,那裡也是觀看監視錄影器的地方,五、六台連接監視器的電視擺在一塊,可以看見校園裡的各個角落,而且全都是彩色畫面。

  洪孟潔熟練地將光碟放進光碟槽後,便開始調整適當的音量,並按掉高三教室的廣播燈(因為高三的學長姊反映大傳社的廣播很吵,會影響唸書)。

  也在洪孟潔按下播放鍵後,她隨即走出學務處到外面的走廊。

  站在走廊上,聽著自己的聲音盈滿整間校園,她感到無比興奮。從她身邊經過的那些學生大概誰也沒有想到,此時廣播裡的女生就站在他們剛剛經過的地方,獨自微笑。

  也由於學務處是發送廣播的地方,並沒有裝設廣播器,她一定得到走廊上或教室裡才能聽見廣播,所以她向來都不負責播送的工作,因為那樣就聽不見自己的廣播了。而這也是她幫忙錄製廣播「唯二」要求中的其中之一。

  另一個要求則是──絕不可告訴別人李予尋就是大傳社的「檸檬」。

 

  那麼,為什麼不是大傳社社員的她,會有機會為大傳社錄製廣播呢?

  這就要追溯至半年前,高一下的時候。

  從這所學校為什麼會同時並存兩間舞社的原因,開始說起。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