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0

 

  推開門,一陣淡淡的咖啡香撲鼻而來。

  這是一間意外安靜的咖啡館,大多數人都是在專注看書或打字,客人不算多。又或者是沐浴在祥和的早晨陽光中,才讓它看來如此寧靜平和。

  語娟第一次在塞納河散步,就注意到這家咖啡館了。深藍色的外牆主色在路過眾多的咖啡館裡顯得安靜低調,可是卻又不像她租的藍色公寓,給人太過老舊的氣息。

  也許是營業不到二十年,所以聞不見古老的味道。

  昨晚房東太太打電話給她,說有朋友曾去過那家「蕾朵咖啡館」。蕾朵在十幾年前收掉了,不過現在那個位置仍然是咖啡館,只是掛的招牌不同了。

  抄下了地址,她今天一大清早就出門找這家咖啡館了。

  當步入這裡,雖然裝潢都不一樣,然而一想到這裡曾有婆婆他們倆的身影,她的心中不自覺感到奇妙,有種時空交錯的奇異感。

  她在吧檯那找了個位子坐下,就向正在吧檯的男服務生點了一杯熱摩卡。

  選吧檯位子,除了有機會向吧檯的人聊天,另一方面則是慶幸價錢比較便宜。巴黎的咖啡館很多都有按座位算錢,露天座位的最貴,其次是室內,最便宜的則是吧檯這。

  「請問這家咖啡館營業幾年了?裝潢看起來很新。」趁吧檯人員將咖啡遞上的時刻,她故作自然地問。

  她昨晚將可能會用到法語都寫在一張紙上,記下來了。就怕一時心慌,會忘了怎麼說。雖然英文可能也能通,但還是用法語當地人才會願意聊天。

  「十幾年了吧。」對方是個男生,年紀看起來很年輕。

  「那這裡之前是開甚麼的啊?」

  「也是咖啡館啊。」

  「那是甚麼原因收掉的呢?因為我看這附近的咖啡館都開好幾十年。」

  「這我不太清楚,可能要問老闆。」

  「好,謝謝。」她微笑說,怕再問對方會不耐煩,便低頭喝了一口摩卡。

  第一眼看見這杯咖啡,她還捨不得喝,因為奶泡上的拉花十分漂亮。

  啜飲一口,巧克力和咖啡的濃郁香甜一解了她原先的灰心,沉浸在早晨的咖啡香裡,讓一切顯得十分愜意。

  然而隨著一位男客人也來到吧檯,用英語點了一杯卡布奇若和總匯三明治,那熟悉的聲音立刻驅走了此刻的愜意。

  「和昨天一樣,謝啦!」

  說完後,男客人這時不自主看了隔了兩個位置的語娟。感受到一道吃驚的目光,她很想祈禱,但已經來不及──

  「喬安娜!」

  那驚呼聲幾乎整間店的客人都聽得到了。

  她聞聲望去,勉強擠出一抹笑容,並且不再認為旅行中遇到的人事物,錯過了就是一輩子。

  因為可能會遇過兩次。

  只是第二次,人們往往會認為,那一定就是命運了。

  就像她為了擺脫一個一個戴維恩來到歐洲,但偏偏命運又讓她在這遇上了戴維森,而且是像命中「註定」的那種。

  「我阿姨是這家咖啡館的老闆娘,所以我來巴黎的這兩天都在這吃早餐,省餐費。」

  讓她不得不緊抓住機會與他用英文攀談。

  命運對她真的太殘酷了。

  「那你知道這家咖啡館之前的老闆,為什麼要收掉咖啡館呢?」

  戴維森的餐點此時正好送上來。

  他選了她隔壁的位子坐下,「我不太清楚耶,我打通電話幫妳問我阿姨。」

  見他真的立刻拿起手機撥了一通電話,完全忘了他眼前還有早餐存在,她心裡其實還蠻感動他。雖然也不是完全自發性的方式,可能另有目的,而不單單是熱心。

  「對!是幫一個東方女孩問的……」

  「大概和我差不多年紀……」

  在旁偷聽的語娟感覺電話那頭的人似乎有很多疑問,因為幾乎都是戴維森在回答她問題。對話過程中,他甚至轉過頭問她來自哪個國家?

  「對,她來自台灣……」

  忽地,他又轉過頭來,只是這一次的問題,讓她一時間完全答不上話。

  「我阿姨問妳,妳是不是在找一個叫『達雷爾.文森特』的人?」

  礙於他還要回答他阿姨,她只是點了下頭,問不出口你阿姨怎麼會知道?

  怎麼會知道婆婆所要找的人的名字?

  「阿姨說她二十分鐘後會到這裡,要妳在這等一下。」掛斷電話,戴維森露出一口白牙說。

  她笑笑,表示知道,但微笑卻很勉強。

  她原以為要找到前店主才有可能得知線索,然而男生一出現,一切都變得充滿希望,連線索都自己找上門來。

  就連昨天也是因為有他,她才得已拿回被偷的錢包。

  命運有時很殘酷,但有時卻也很有趣。

  如果他們昨天沒有在凡爾賽宮相遇,今天可能就只是在同一家咖啡館擦身而過的陌生人了。

  會不會婆婆當年遇到文森特也是這種感覺呢?

  瞄了一眼旁邊終於能夠享受早餐的人,她忽然欣慰地笑了。

  不敢想像兩人若是錯過了會是甚麼樣子,就像一種命中注定會相遇的感覺。

  不再是原先的「註定」,而是關於命運的那一種,注定。

 

 

 

  天祈並沒有把日記都帶回家看,而是隔天下午就再度來語娟家拜訪,打算把日記看完。另一方面,就是已經得到尹弟和尹母的進去許可,不然他原本真的要把日記偷偷帶回家。

  因為坐在這個這間房裡,好像只要抬頭一望,就能看見她在書桌前的背影,能夠感受她曾存在這裡的氣息。

  日記總共有四本,國小、國中、高中、大學各一本,然而大學以後的日記卻怎麼找也找不到,應該是帶出國了。

  國小的日記是從小學三年級開始寫,薄薄一本,大概每隔一個月會寫一次,而且篇幅都不長,往往只有短短幾句。也由於年代久遠,不但紙質已經變黃,字跡也很像小孩子,有些歪七扭八,但還算正方,不會看不懂。

  而最初的第一篇,開頭是這樣的──

 

  『我有喜歡的人了!那個人是──』

 

  一開始還在摸索,日記裡所提到的那個人是誰?

  直到隨著夕陽漸漸染紅了房間,房間已經暗得讓人看不清日記上的文字,但許多事卻在文字一道道刻上眼底後,變得清晰而明亮了。

  雖然她帶走了現在,卻留下了過去。

  移轉十年、二十年的時空,容貌與心智在時光中琢磨成長,型塑現在的大人模樣,好像甚麼都改變,什麼也留不住,但唯有當下那一刻的心境,因為動筆寫下,而永不褪色。

  懵懂無知的盛夏光年,男孩轉身擋住了雪亮刺目的光線,陰影如涼蔭,轉瞬間,空氣似乎被灌進了一些入秋的微涼。

  那是從樓梯無聲無息溜走的夏日,回憶起來令人寒心的秋風──

 

  『對不起啦,語娟……下次我不會再找妳玩了。』

 

  孩提時代不知如何用文字確切地描述感傷,只能任其在心田裡漸漸掩蓋擴散,佔據了半塊還未發芽的面積,然後如幼苗般發芽茁壯。只是,不帶希望。

  那是在現實與美夢的間隙裡,找尋一個平衡點,好能夠不去悲傷,隨風飄散的冷冰文字──

 

  『呃……依我對你的了解來說……』

  『不會……』

  『同桌一年果然不假呀XD』

 

  發芽的年少時光,風吹雨打總會迎來曙光,新的一頁來得比預期中的快,傳承千年的中國字越寫越流暢,字跡有大人的秀氣,但仍不失孩子一筆一劃分明的筆畫。

  時隔多年,男孩帶著笑容,迎著光,朝自己這個走來。直到拉開椅子的瞬間,凝滯的時間再度轉動,女孩的呼吸才再度歸回正常。

  那是許久未聞的嗓音,清澈的,溫暖的,伴隨熟稔的笑容,帶著青春期變聲的低沉,在她耳邊清楚響起,成為轉動時間的鑰匙──

 

  『好久不見語娟,想不到我們又是同班同學了耶!』

 

 

  在還不懂何謂後悔的年紀,因未曾後悔過,就算有時光機擺在眼前,心裡掛念的還是可以四處冒險的任意門。

  有不諳世事的天真,也有一點自作聰明的大人模樣,以為世界模樣就是如此,儘管灰暗卻仍充滿希望。

  直到鮮血染紅視界,意識到失去了很重要的事物,回頭拼命去追時光機,才領悟再也追不回,於是開始懊悔當時自以為是的模樣。

  那是美夢成真的瞬間,也是墜入深淵的開始,隨時間一次次烙印加深,在懊悔裡更加清晰──

 

  『我喜歡妳,很久了……』

 

 

 

  隨後──故事回到了最初的原點。

  男孩純真笑靨再度在夏日裡盛放,散發著溫暖的光芒,回到了最初。一切的一切,亦是從那最初萌芽與展開。

  於是,十三歲的女孩將為畫作取名「原點」,紀念初戀萌芽的時刻。只為,那個擋住刺目陽光的男孩,自此取代了她生命裡的陽光,成為她青春裡最溫暖耀眼的光芒。

  她最青春閃耀的制服時代裡,所有的美好與悲傷都是他。

  而從那無盡思念與等待裡淬鍊凝結的故事,早在多年前就已成形,並且一次次映入他眼底,只是他卻從未察覺。

  抽出一本陳舊的圖畫本,再翻出她前一個月投稿比賽的繪本原稿,一張張構圖都如此相似,宛如回憶重新上漆,有了另一種光彩。

  每一張都是關於樂觀的男孩和自卑的女孩,從十年前就已成形且完成的故事。

  只是男孩忘了,才從未察覺到女孩的心意。

  十三歲那年,在那幅作品即將寄出去參加比賽的前一天,女孩毅然走進美術辦公室,更改了作品名稱。

  美術老師有些費解,卻也沒有斥責或有一絲不悅,仍為她塗改了作品名。

  那是旁人不會明白,在經過漫長的寒冷冬夜後,以為春天能融化冬雪,卻在看見頭綁紗布的男孩一臉晶亮,有笑容純真無瑕,而再次陷入囹圄,最終在好朋友懷裡落下熱淚。

  從那刻起,她最渴望的心願就只有一個,一個可能永遠也不會實現,比男孩親口向她說出喜歡,更不可能成真的奇蹟。

  但如果可以,她多麼希望,在那幅畫映入他眼簾的那刻,能夠再一次遇見奇蹟。

 

 

  ──記得你忘記的。

 

 

  20XX年X月XX日 天氣晴

  我有喜歡的人了!

  那個人是我班上的同學。

  他沒有很帥,但個性很陽光,我很喜歡他的笑容。

  不過真正喜歡他的原因,是他很善良。

  記得有次期末發獎品,老師一直沒點我的名字,沒想到他卻舉手了,跟老師說我還沒拿。

  只是……我居然到了分班才發現自己喜歡他!感覺錯過了好多機會。

  原來這就是喜歡一個人的感覺,高興、難過都會想起他,想和他分享。

  我真的真的好喜歡他!

  希望­­……他永遠都能保有那麼天真無邪的笑容。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第一百回! 

  本該應該是值得慶祝的事,但由於晚發文……為什麼晚發文,是發文前夕看了一遍,決定最後一段還是重打,就這麼沉澱三天後動筆,寫完後再一修、二修、三修……就到了今天

  至於為甚麼沒有「晨優小雜言」這個標題,是痞客邦後台改版,新發文系統某優還不習慣,標題複製過來都怪怪的,又趕著發文,這次就沒有標題了……

 

  結論,下一回最晚會在這星期天發表的。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