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9

 

  消失了整整三個星期,在第四個星期,天祈再度回到了她的日常生活。像沒事一樣,星期一再度提著某家知名的蛋捲來家拜訪。

  「好久沒看到你來了。」看見許久未見的天祈,尹母很是歡喜,「聽語娟說你前些日子在忙的公司的事,是這樣嗎?」

  天祈沒有立刻回應,反倒瞟了一眼尹母身後正在添飯的語娟。注意到她忽然停止了添飯的動作,他再度看向尹母,語帶歉疚:「是啊,因為公司前陣子有一個很重要企劃案,每天都在加班,太累了就沒有過來了。」

  「這樣啊,那你過去一定都只吃外面,沒吃甚麼健康的東西。」尹母心疼道。

  「是啊,我好想念伯母的菜……」他語氣委屈,臉上的表情令正轉回身來的語娟,覺得演得太誇張了點。

  「既然來了就快坐下來啊!剛剛佑宸打電話回說他要幫同事代班,所以今天不回家吃飯。原本還怕煮這麼多菜吃不完呢,幸好你來了。」

  放下那盒蛋捲,天祈便拉開椅子坐下,正好讓語娟能把添滿白飯的碗,以及筷子放到他桌前。

  「謝謝。」他立刻說,語娟則一句話也沒回。

  但他反而喜歡她這個樣子,太過恭敬有禮,會讓人覺得疏離感。

  晚餐的過程中,大都是尹母和天祈在聊天,頂多平時多了尹弟,語娟大都是在旁安靜吃飯,不過仍會專心聽他們談話的內容。

  以免忽然被問話,或需要插話。

  「伯母,下禮拜聖誕夜晚上我們一起去吃聖誕大餐好不好?我知道有一家法式餐廳很好吃。」

  例如現在。

  「那應該很貴吧,法式料理……」尹母一臉憂慮,但一下又興奮了起來,「但我從來沒吃過法國菜,聽說法國菜很多冷食,有鵝肝醬、魚子醬,很高級啊。」

  「錢的問題不用擔心,我剛好有折價券,想說不用也很浪費。」他微笑,「一起去吃?」

  這個問題並不是向著尹母,而是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語娟。

  她持著筷子,原本還在猶豫,但看到母親也一臉期待盯著她,她也不願掃興,簡略答了一聲:「好啊。」

 

 

 

  聖誕夜當晚,語娟一下班就匆匆搭上捷運,到達天祈說的那家餐廳。

  那家餐廳位在一家百貨公司內。人來人往中,只看見天祈一人,她登時皺起眉頭:「我媽和我弟呢?」

  他不是說會去接他們過來?

  天祈面露難色,一副猶豫著不知該如何解釋的模樣。

  恰巧語娟手中的手機響了起來,她順時接起,聽見另一端母親的聲音,一抹稱不上笑容的笑容,爬上了她的嘴角。

  一分鐘後,她掛斷電話,抬頭向著眼前的人笑著。

  他一臉不敢直視她的心虛表情,她也不忍責備他。她之所以笑,不是太過生氣,而是太過無奈。

  她沒想到會被自己的家人出賣。

  由於都已經來到店外,也不願「辜負」母親與弟弟為她策畫的約會,她還是隨天祈進到了店內。她想他們應該都很想來吃法國菜,但為了女兒(姊姊)的幸福,所以忍痛不來。

  店內和店外給人的感覺都很氣派華貴,高質感的黑色家飾,精雕細琢的柱子,挑高的天花板,以及璀璨奪目的水晶掛簾。光線滑過,每樣擺飾都彷彿擦得光亮,閃閃發亮。

  這是語娟第一次來法式餐廳吃飯,但所有眼見的事物都和她所聽說的一樣。食物的擺盤精巧華麗,像欣賞一件件藝術品。每一道菜送上桌時,服務生也都會詳加介紹。品嘗的不單單是食物,還有氣氛與藝術。

  放眼餐廳,開放式的吧檯讓客人可以欣賞主廚們忙碌而專注的身影。耳邊不時能聽見周圍的人悠閒而愉悅的語調,特別是今天是聖誕夜,氣氛格外溫馨,連自己都不自覺感到放鬆。

  「等會再一起去吃滷肉飯?」語娟打趣說。

  天祈當然立刻意會到背後的涵義,露出一抹被看穿的誠實笑容。瞥了眼桌上的主菜,幾塊鮮嫩多汁的牛肉,搭配醬汁和不知是甚麼葉的葉子,模樣看起來很精緻,但下肚後,看見光亮的盤子卻莫名有種空虛感。

  原來,所謂的浪漫,是很昂貴的。

  此時,一位服務生帶了一對男女到他們右前方的桌位。語娟的視線不自覺越過天祈窘困的笑,落到了右前方,正好面對她坐下的男人。

  僅僅只是那麼一眼,她也立刻認出了他。

  她故作自然地垂下頭,專注在品嘗美食上,就怕他也看見了她。

  一頓飯下來,從開胃菜到飯後甜點吃了近兩個小時,結帳前,語娟習慣去上一趟洗手間再離開。

  然而從洗手間出來回到用餐區的短短的路程中,語娟卻僅踏出幾步,就沒再繼續往前。

  映入她眼簾的,是一位打著西裝領帶,褪去了青澀,多了分穩重的男人。

  看見他,她似乎能看見天祈幾年後比更加成熟穩重的模樣。

  他們面對面站著。

  相較於語娟的驚愣,男人反倒一派輕鬆,似乎是刻意站在這裡等她。

  「沒想到會在這裡遇見你。」她勉強擠出一個僵硬的笑容,但僅維持幾秒就消散在臉上了。

  她笑不出來。

  十九歲的那天冬天,他的出現宛如寒冬裡最溫暖的一道陽光,將她長久以來冰冷灰暗的世界照亮。

  那時的她以為自己對於愛情的悸動,早已隨著男孩的離開一起消失了。

  壓在她胸口的,只有沉重的現實與壓力。

  是他撫平了她的傷口,將她帶離那黑暗的谷底,給了她能夠看淡過往的沉靜,以及抬頭仰望頭頂上那廣闊青空的自在。

  那是比不上初戀純粹,但卻更加濃郁而果敢的愛戀。

  但哪個環節出了岔,走上了被眾人視為最廉價的那種結局?連祭奠都顯得奢侈。

  那是旁人看不清,唯有當事人才能看清的愛情,並直到今日仍無言以對。

  「我以為妳會一句話也不願對我說。」男人笑了起來。良久,他斂下笑意,低聲說:「當年的事……我很抱歉。」

  看見他臉上流露愧疚,語娟只是淡淡嗯了一聲,回不出半句話。

  男人不以為意,因為有些事不說,會比說出違心的話語,更能令人意會。

  「他是妳的男朋友?」他的眼神飄向遠處,意有所指說,但立刻就換來她的極力澄清,「我們不是男女朋友,只是他正好有多的優待券。本來家人也要來的,只是……」

  「他們都剛好都有事。」連自己說出來都覺得很假了,不知道自己在說甚麼了,聽者更是這麼覺得吧,讓她實在不敢看著他的眼睛說。

  「那就是說你們還沒成為男女朋友吧。」男人一副我都明白的表情,「剛剛看見妳在他面前表現得自在,想笑就笑,覺得不耐煩或無奈也都會直接表露在臉上,還以為你們兩個很熟,而且又約在這種餐廳一起過聖誕節,一定是男女朋友呢。」

  她展露一抹笑,不否認他猜測的依據,因為他所說的那些表象,連她自己都沒有注意到。有種旁觀者清的感覺。

  「那你呢,是跟女朋友出來慶祝嗎?」

  男人臉上頓時浮現可稱上是幸福的微笑,不用說,她也知道答案了。

  「聖誕快樂。」她誠懇說,眼底裝有喜悅。但心底卻是莫名感傷,可能是感嘆時光流轉,一去不返的最後一段學生時代吧。

  「不,是聖誕夜快樂。」男人眨了下眼說,凝視她的臉上浮現與他相同的笑容。

  彼此道出祝福,像讓故事停在了一個最完美的結局。

  然而,現實從來就不會有完美的結局,再完美也都會有一絲缺憾。

  語娟站在原地,平聲說:「其實我一直都知道你當年那麼做,是希望讓我不要感到那麼愧疚。」

  男人深吸了一口氣,吐氣的瞬間同時漾起笑容。他不是沒有想她會猜出來,而是意外她會選在這時說出來。

  「好吧。」他自語道,像暗自下了甚麼決心,「其實我也早就知道妳會選擇我的原因,因為我當初就是用這個優勢把妳追到手。我那時剛好有同學國中跟妳讀同一所國中,所以從那打聽到妳國中的事。」

  「我也從他那邊看過那個男生的照片。」他憶道:「記得妳以前跟我說過,妳認為他永遠都不會再回來了,但我卻很肯定地對妳說,他一定會回來的。那不是安慰,而是同樣身為男生的直覺。」

  愣愣然地望著他臉上此刻展露的寵溺笑容,已經不需要再說下去了,因為她已經猜到他接下來會說甚麼了──

  「回去吧,他在等妳呢。」

  見他退到一邊,讓出一條路,感謝的話語頓時卡在喉哽,讓她無法說出任何一個字。只覺心底有一道暖流流過,暖意直達眼角,令她忍不住鼻酸。

  語娟點了點頭,走上他為她開出了路。

  然而回到座位,她卻不見此刻最想見到的那個人。

  語娟當下不禁困惑地張望了四周,卻也沒搜尋到他的身影,反倒注意到吧檯前垂掛著一大片白布,遮擋住了主廚的身影。

  她不認為他去上洗手間,因為若是那樣,她剛剛站在門廊那如此久,應該會和他碰個正著。

  就在她打算坐下來等他回來,餐廳內忽然響起了麥克風的聲音。

  「感謝各位貴賓在今天聖誕夜蒞臨本店,在這個特別的日子,店內正好有一個男士,想在這向自己心儀的女孩獻上他的真心。」

  燈光倏然都暗了下來,此刻,語娟感覺自己原本明亮的心情也變得黯淡。

  她沒有坐下,可以說是忘了要坐下。她的視線和全場所有人一樣,落在了廚房前的那惹眼的白布,也是此時唯一的亮光處。

  隨著投影機投射出來的影像越來越清晰,能夠從布幕上清楚看到一名女子,她瞪大了眼,一時忘了呼吸。

 

 

 

  「好久不見,語娟!我是采靜阿姨。」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IMG_2615        

  哈囉,又是小雜言!

  可能是最近時間很多(也才有時間畫畫),可以把心情也寫下來,所以連續兩次都有小雜言!

  這次的小雜言,就是放在粉專的這張圖啦!

 

  由於某作者越看越喜歡,就決定貼到這裡了。這張圖雖然看似簡單,但事實上某優卻花了好幾個小時才畫好(汗)。在此之前也嘗試了很多次畫男女主角的全身圖,但要同時要抓兩個人的比例,真的很難抓,只能說我功力不夠吧……只要其中有一個人的臉不小心畫大了點,就得擦掉重畫,不然比例整個不對。

  雖然還是比不上漫畫家,但看見這張圖完成,我整個大感動,非常有成就感。特別是兩個人的腳能夠落在同一條水平線上,我真是精疲力盡了(會有人先從腳開始畫嗎?由於我大都是憑感覺去畫的,所以都沒先畫骨架……這點我也該檢討,明明我還特地去買了骨架的教學書)真是好久沒這麼認真畫圖了。

  語娟和天祈有不盡其數的失敗作,不是比例不對,骨架怪怪,手畫太爛,就是表情或感覺不符合我所想,所以目前某優還在努力,好畫出他們的感覺

  所以這張圖的成功,真的是建立在一堆失敗之上。

 

   IMG_2613  

  最後再附上一張,又手癢迅速畫下的男主角大人模樣,因為主角都是國中生,好像沒畫過大人模樣給大家看過(像少年一樣啊,天祈XD)

  但只有美美的臉是我最大的弊端,我要再磨練磨練(謎:你是還想不想寫小說啊!)。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