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

 

 

  經過一個月左右的治療,語娟總算可以步行自如,走起路來也不會再一拐一拐的。只是在完全痊癒前,還是得避免劇烈運動,也不能穿高跟鞋,以防再次扭傷。

  但由於終於不再需要天祈每天接送,她可以自己搭車去公司。只是,正以為可以回到正常的生活,下腹傳來的腫脹感,仍讓她一整天坐立難安,每兩、三個小時就得去一次洗手間。

  雖然不像有些女孩子,生理期來會痛到舉步難行,但仍會感到有些不舒服,也比平日還要容易感到疲憊,不過也就只是第一天。而今天偏偏就是第一天。

  當語娟進去洗手間的隔間沒多久,兩個女同事正好進來補妝。一開始不以為意,直到認出她們是業務部的人,其中一位偶爾會送文件來副總室,多少有些認識,便不敢貿然走出隔間,怕被冠上偷聽的罪名。

  特別是當她們談到關於自己的評論,更是不敢推開門。

  「妳覺得公司這次會升誰當業務部的副理啊?」

  「李仁哲吧。」

  「妳也這麼覺得?」

  「因為他是同期裡業績最好,又最很受經理信任,就算不是現在,之後也一定會升的。」

  「而且長得也很好看!」另一個女生補充道。

  聽見她那毫不避諱的稱讚,另一個似乎已經習以為常,「是啊,如果妳再不積極一點就沒機會了。」

  「我也想啊,但他對女生的態度都很冷漠,除了……」似乎是想到甚麼厭惡的事,她不再說下去。

  「妳是想說副總新聘的那個秘書?」

  一語中的,女生的怨氣忽然上來,忍不住抱怨:「我真搞不懂耶,公司裡那麼多條件比她好的女生,為甚麼偏偏是她?而且他們又不同辦公室,應該是沒甚麼交集,為甚麼對她的態度就不一樣?」

  「搞不好他們很早以前就認識了也說不定。而且聽其他同事說,她這陣子腳扭傷,每天都有一個男生接她上下班。」

  「既然有男朋友,就更不該纏著其他男生不放吧?」她鄙視道。

  「不一定啊,搞不好那個人只是想追她,不然李仁哲又怎麼會那麼積極呢?」

  直至一分鐘過後,隨她們的談話聲跟高跟鞋踩踏地板的聲音一起走遠,語娟才緩緩走出隔間。

  將手洗淨後,望見鏡中自己清晰的容貌,原只想整理衣著和妝容,卻在想起她們剛才的對話時,不自覺發愣。

  半分鐘過後,才收回心神,走出洗手間。

 

 

 

 

 

  「妳覺得是我故意拿走的?」

  坐在辦公公椅上的女生抬起目光,望著站在她眼前的語娟說。雖然她是坐著的,但那近似質問的眼神,仍不免給人壓迫感。

  「不是,只是覺得妳可能會不小拿到了。」她澄清。

  午休時間一過,原想準備羅姊下午開會要用的文件,但怎麼找都找不到。

  回顧昨天從羅姊手中接過文件至今,只有一個人女生是進來拿文件出去的,而且好巧不巧,就是早上那位在洗手間稱讚李仁哲長得很好看的女同事。

  經幾番猶豫,見再過一個半小時會議就開始了,暗自在心中權衡後,她還是決定拖著不舒服的身子到業務部。

  「意思還不是一樣?」她笑道,「但我可以跟妳保證,我沒有拿,不信妳可以自己找找。」

  她坦然說,同時將自己連同辦公椅一起往後方推了一點,空出一個位子給她翻找。一時之間,引起了不少業務部其他人的側目。

  稍微掃視了她的桌面,確實沒看到有那份文件的蹤影,不然不會那麼肯定地說自己沒有拿。可是,動手翻找就能找得到嗎?

  連是不是她拿走的都不確定,就算真是她拿的,有大半的機率是不會放在自己辦公的地方。

  從她身上找到的機率過於渺茫,語娟一開始就很清楚。

  所以──

 

  她來這裡,並不是要為了賭那樣的機率。

 

  「好意思了。」她禮貌說,隨後走到桌前,拉開抽屜翻找。

  一進到這裡,她目光率先搜尋的,就不是現在所處的這個位子,而是更右邊一點,那個給她無比肯定答案的人的位子。

  甚至比肯定更加篤定。

  與曾給她那樣回答的人有如出一轍的語言溫度,宛如時間在片刻流轉到了過去的那個點,在她的內心重現了最相似的觸動。

  那份觸動的保存源自於定點的延伸,無數點相連最後而成一線,證明了那句絕非玩笑。

 

 

  『聽你這樣說,好像如果我遇到困難,你一定會幫我似的。』

  『我會啊。』

 

 

  她所賭的,就是能不能不只是觸動,連時間的證明都是一樣的呢?

  當男生的聲音自身後響起,漫過空氣,清楚地傳進她的耳裡。不只是坐在辦公椅上的女生瞪大了眼迅速轉過頭,其他人這時也不再像剛才只是側目偷聽,都直接順著聲源望去。

  蹲坐在地上,翻找著最下層抽屜的女生,倒是慢了一拍,過了一秒才緩緩站起身,轉過身望向身後。

  男生半舉著一份亮藍色的文件,站在角落擺放文件的玻璃書櫃前。

  望見他的嘴角那一絲淡淡的笑容,以及那一份文件,女生抿起脣,隔空向他恍惚地點了下頭。

  見他朝自己走來,女生趕緊走出辦公桌。

  他正好走到她面前:「可能是一拿來就放進玻璃櫃裡,所以沒注意到有不小心拿到羅姊的文件。」

  辦公椅上女生的表情,這時也從原先的吃驚轉為羞愧,最後露出一絲憤怒。

  「這份文件應該很急吧,趕快拿回去吧。」

  看見他將文件遞向自己,明明是很急著要找到的東西,但卻在此時覺得那封面的顏色鮮豔得過於刺目。

  早上在洗手間隔間裡頭聽到對話,至今仍縈繞在她的心頭。

  關上水龍頭,望見鏡中只畫淡妝的自己,沒有驚心動魄的豔麗美,也沒有凹凸有致的姣好身材,全身上下樸素淡雅。甚至因為今天生理期來,臉色看起來有些蒼白。

 

  ──我真搞不懂耶,公司裡那麼多條件比她好的女生,為甚麼偏偏是她?

 

  連她也不明白。

  「謝謝。」一抬眸,望進他此刻澄澈明亮的眼底,她向他感謝地笑了。

 

 

  是時候該看清他眼底隱藏的感情了。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