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

 

  「林總新聘的秘書超正的耶!」午休時間一到,剛從總經理辦公室回來的男同事便興奮地向其他同事說。

  「做秘書的很多都很正吧,有甚麼好大驚小怪的。」

  「她真的超正的,比年輕時的王秘書還要正!全公司的女生可能都沒人比她正!真的!」見他說的那麼誇張,男同事們似乎也都好奇了起來,紛紛你看我,我看你,最後有志一同的望向了那位新來的。

  正打算走出辦公室的天祈被這麼注視,不自覺開始乾笑,猶豫著是該留下來跟他們討論,還是趁還有機會趕快離開。

  但才剛決定後者,組長卻已先叫住了他:「那個──新來的。」

  他伸手指了指自己,傻笑。

  「除了你還有誰是新來的?」

  看見組長向他擺出「來來來」的手勢,他很聽話地走到了走男同事群裡。

  「對於新來的我都不會很嚴苛,但論輩份你還是最小的,需要學習的事比較多,所以有些事我會特別交給你。」

  「是……」見他講得頭頭是道,他陪笑,猶豫地回應了一聲,只見組長拍了一下他的肩,認真地說:「我想你對同事們都還不太熟,所以我決定特別指派一個任務給你。」

 

 

  從販賣機拿出兩瓶罐裝咖啡,男生無奈地嘆了一口氣。

  在美國的總公司時,因為是副總的兒子,又是經理的弟弟,主管和同事幾乎不會為難他,反而希望能和他攀上關係,對他非常照顧。但偶爾還是能從同事那邊聽說主管常常會假公濟私,也曾親眼見識過,但頭次親身體會,才發現真的會很想翻白眼。

  這下他終於明白,為何老哥希望他能暫時離開公司,出去外面闖蕩一下,因為這樣才能真正體認到小職員不為人知的辛酸。

  根據以前同事告訴他的經驗,遇到這種任務,還是使出苦肉計,直接了當說是被主管要求的,請她幫忙一下。

  於是,帶著兩瓶罐裝咖啡,以及一顆厚臉皮的決心,天祈踏上了前往總經理秘書室的路,任務是要要到那位秘書的電話號碼,以及約她出來和辦公室的男同事一起唱歌。

 

  一進秘書室,他的視線立刻就落到了一名氣質出眾的女子身上。

  聽見開門聲,坐在位子上的女生也抬起了臉眼,對上了他的目光。

  這一刻,對上女生深邃清靈的眸子,男生愣了許久,但女生這時卻已然揚起了一抹會心的微笑,向男生說:「好久不見。」

  聽見這聲客套的招呼方式,男生很快回過神,連忙回道:「好久不見……可、可是……妳怎麼、怎麼會來台灣?」

  女生再度一笑,似乎早就預料到他的吃驚,離開椅子,邊走到他面前,邊說:「當然是來監視你的囉──」

  「如果你信的話。」她的眼底流露一絲淘氣,旋即又回到原本臉淡然微笑的模樣,「這個問題我原封不動還給你。」

  「就算是為了磨練自己,得暫時離開總部,紐約還是有很多分公司或子公司可以選擇吧,何必特地繞半個地球,選擇這家分公司呢?」她微笑,「你先說你的原因,我就告訴你我的。」

  語落,女生原以為會看見他露出一臉躊躇為難的模樣,卻沒想到會是迎來一臉的感動得好似要落淚的表情。男生語帶興奮地問:「所以妳就是林總新聘的秘書?」

  「不然我為甚麼會在這裡?」她白了他一眼,沒想到他立刻握起了一邊的拳頭,不斷地說YES,這讓女生更加摸不著頭緒了。驚訝和開心是可以理解,但……有必要這麼雀躍嗎?

  「昕喬──」忽地,男生收起手,以無比認真的神情望住還搞不清楚狀況的女生,懇切地說:「這個禮拜五有空的話,和我們一起去唱歌吧!然後……這杯咖啡給妳。」

  看見他垂下頭,將一隻手擺在面前,另一隻手遞上咖啡,昕喬愣了半秒。直到男生解釋了事情的緣由,才接過咖啡,會心一笑說:「果然你哥的建議是對的,以前你在公司每個人都看你是副總的兒子,完全不敢麻煩你,但現在居然被主管要求做這種事。」

  收起笑意,女生正色道:「看在面子上當然會幫你一把,不過──」

  「不過?」男生重複道。

  「不過事後還要再請我吃一頓飯,OK?」

  「成交!」

 

 

 

 

  「尹秘書,這份文件麻煩妳等會拿給羅姊。」

  「好的。」望見男生遞來的文件,女生立刻微笑接過。不過,男生似乎沒打算就這麼離開,四處張望了下,確定羅姊短時間不會回來,接著問:「第一天上班還習慣嗎?羅姊可是公司裡出了名的女魔頭,沒有為難妳吧?」

  「總經理對我很好。」

  但男生似乎覺得這是客套話,不怎麼相信,「之前好幾個來面試的女生都是哭著走出這裡,所以到最後根本沒人來面試,就算願意留下來的,也都是自動請辭,不然就是被羅姊辭退。所以妳要是覺得羅姊很難搞,很正常。」

  聞言,女生只是淡淡地笑了,說:「我覺得總經理只是有話直說,何況她願意錄用我我高興都來不及了。」

  男生這次沒有再說些甚麼,反而笑了,但那個笑容是佩服,還是鄙視,她看不出來,也不在乎。

  「我是業務部的李仁哲,如果以後有什麼不懂的地方,都可以來找我。」

  「我會的。」目送他轉身離開,女生禮貌性地應了一聲,語氣疏離而冷淡。

  大約半個小時後,再度聽見開門聲,不需抬頭,看了眼手錶的時間就能推出是羅姊回來了。她踩著高跟鞋,踏著很有個人特色的忙碌節奏,一下子就進了辦公室,連正眼都沒瞧語娟一眼。

  直到腳步聲隨著關門聲一起消逝,語娟才拿起擺在一疊文件站起身,不急不徐地轉身跟著走進總經理辦公室。

 

  下午三點。

  明亮的陽光從純白的窗簾落進辦公室。

  光滑的陶瓷茶杯在桌面上映出一圈柔和的光,

  語娟將茶杯倒滿後,輕輕放下茶壺,微微彎腰向面前的兩個人點了一下頭,便默默地退出辦公室。

  看著她輕輕掩上門,坐在沙發上有些年紀的男人揚起一抹蒼老但卻和煦的笑容問:「妳又換新秘書了?每次來這裡都可以看到不同的年輕美眉呢。」語畢,他拿起剛倒滿的茶杯,喝了一口。

  坐在他旁邊的女人則是不以為意地應道:「我沒有常常換秘書啊,是那些小女生自己經不起罵,辦事較率太差,不然我也不想一直換秘書。」

  她畫著濃豔的妝容,燙著一頭不過肩的捲髮,看不太出真實年紀,但應該有四十歲了,眼角隱約可見細微的皺紋。一身俐落的衣著和一對犀利的眼神,都給人女強人般幹練的印象。

  「妳也別對新人太嚴格嘛,一開始總要給她們時間適應,不然三天兩頭就換一個,不也很麻煩嗎?」男人有些責備意味地說。

  「要不是我真的上年紀了,我是可以不用請秘書的。一個人到底適不適用,從細節就可以看出來了,我才沒那個時間等他們開竅,也不想浪費時間在蠢材身上,因為他們如果出錯,要收拾爛攤子的可是我。」女人冷冷說,但卻不得不讓人認同,讓男人忍不住輕輕嘆了口氣。

  「不過──」女人忽然揚起一抹意味不明的笑,讓男人立時望向她:「我還滿中意她的。」

  「妳說的是剛剛進來的那個?」

  喝了一口茶,她瞥了眼茶杯上精緻的花紋:「明明還這麼年輕,被我大罵一頓後卻還是表現出一副不為所動的模樣,甚至還能繼續冷靜地說出她原本要說的話,最重要的是,她的長相和學歷都不差,實在是很難得,難怪人事部會想介紹給我。」

  隨後,她又望了一眼托盤上的一盤切好的水果,說:「不只茶泡得好,水果也切的很漂亮,這樣端出來給客戶才有面子,要不是她這麼年輕,我一定會認定她之前有做過祕書的工作。」

  鮮少聽見她對一個人這麼讚譽有加,男人不禁再度望了門口一眼,試著回憶她的樣貌,加深對她的印象,最後笑道:「這麼聽來,我下次應該還會再看到她。」

  但女人卻只是感嘆地說了一句:「希望。」感覺不抱太大的期望。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因為本篇劇情稍短,於是決定寫了一段短短的後言。

 

  大家是不是覺得語娟應徵上的是天祈上班的那間?但我都是盡量避免這種言情模式,所以天祈和語娟到底什麼時候會正面相遇,就請大家繼續看下去吧!

 

  然後,最近這兩篇都讓大家等很久,真的很Sorry,甚至還想說既然一直卡住,乾脆停載一陣子好了,這樣我就可以跳著寫,先寫有靈感的部分,但後來想到大師們(?)都說與其一直考慮東、考慮西,害怕寫不好,還不如直接寫,所以還是硬著頭皮寫了。我不是第一次寫上班族的故事,早在很久以前就寫過了,靈感當然大部分都來自偶像劇。不過我現在的靈感都是來自講師們、大人們的人生苦談,說自己年輕時跑業務怎樣怎樣,又遇到怎麼樣的上司,還有就是我未來可能也要面這些事對的小小恐懼。

 

  不過《羽憶》絕對不會朝OL發展,OL只佔一小小的部分,也不會寫太多職場苦談,因為那本來就不是現在的我所能體會的,這也是我一直卡住的原因。筆下的角色比自己現在的年紀小,會怕把想法寫的太成熟,比自己年紀大,又怕所想的跟現實不一樣,但後來轉念一想,如果說每件事都一定要體會過才能寫的話,那麼如果要寫的主角是一個八十歲的老婆婆,不就要活到八十歲再寫了?

 

  BASS上曾經有分享一篇新聞,大陸一名十四歲的小女孩,寫了一篇關於女人婚姻歷程的小說,在網路上爆紅,網友們不敢相信這麼成熟的文字是出自一位小女孩,每當想起這篇新聞就給了我構思的動力。只是現在只有假日才有時間寫,所以某方面也導致小說進度如此緩慢,根本沒辦法儲稿。

 

  我甚至還在想,如果決定停載就先寫下一部故事好了,但曾聽說一個故事如果停下來了,再回過頭來寫時,會很難找回當初的感覺,會非常非常難寫,因為我從來沒有斷頭過,一定都是一部接一部寫,所以很怕要是真的先擱下了,《羽憶》可能就要斷頭了,所以還是乖乖地往下寫,儘管還有漫漫一年的時間(^^")。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