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

 

  化妝間。

  幾個女職員在鏡前補妝,其中一個塗著口紅的女生,抿了抿脣,說:「妳們聽說了嗎,王秘書今天辭退了。」

  「真的嗎,我怎麼不知道。」另一個在鏡前整理捲髮女生,驚呼道。

  「我是今天去送報表,看到她收拾東西才知道她要離開了。」

  「不意外啊,林總當初只是看她漂亮吧,現在老大不小了,也該看膩了,全公司誰不知道他們倆有一腿。我現在只希望下一個秘書能不要像她那個高傲,總是仗著林總向我們頤指氣使。」站在門邊的女生,收起餅盒,冷道。

  隨後也有不少女生開始接著抱怨那名秘書的惡行惡狀,直到其中一個女生忽然問:「對了,聽說今天行銷部新來的那個男生蠻帥的,妳們見過了沒有?」

  話題一轉,女生們的語氣頓時從埋怨轉為興奮。

  「我也聽說了,雖然還沒見過他,但挺年輕的,聽說還是留美回來的。」

  「真的嗎,條件那麼好,如果家世也很好,我就要主動出擊了。」捲髮女生向鏡子微笑,露出一抹自信。

  「得了吧,如果他家有錢,幹嘛還要來這家公司當個小小的員工。」

  「而且就算他真的有錢好了,也要他看得上妳吧,有錢人不都講究要門當戶對。要是我就不會嫁富二代,不但要忍受小三,還有一堆豪門的繁文縟節要記,不先得憂鬱症才怪。」

  「如果到時有貴公子送名牌、送鑽戒,看妳還能不能像現在這麼灑脫。」捲髮女生諷道,言下之意就是在說她是酸葡萄心裡,因為根本也不會有富二代追妳這種貨色。

  話鋒一轉,話題立刻也從新進的男職員,轉到了嫁入豪門。直到休息快結束,幾個女生才紛紛離開化妝室。

 

 

 

  一整天下來,身為第一天來上班的新進員工,天祈只是看看資料雜誌,偶爾起身隨處走走,熟悉環境。帶他的主管似乎也很忙,沒甚麼理他,所以只能自己找事做。

  這間分公司的裝潢非常氣派,比美國的總公司還要金碧輝煌,儘管他對建築設計沒什麼概念,仍看得出一定砸了大錢在裝潢上。

  「Davion,下班後要一起去喝一杯嗎?」下班時,一位男同事走到他的座位旁,「我們每週五都會出去喝一杯,要來嗎?」

  Davion是他的英文名字,他們似乎習慣稱呼彼此的英文名字,所以他就說了以前在台灣常用的英文名字。如果是在美國,因為台灣人不多,都直接叫他的姓Mr.Hu,但現在全公司那麼多姓胡的,一定要另外想個英文名字。

  抬起目光,他抱歉一笑:「我今天晚上有事,下次吧。」

  「女朋友喔。」男生調侃道,但他只是笑而不答。

  「好啦,也不勉強你一定要來,只是那些女同事可能要失望了。」他打趣說完,就轉身離開了。

  收拾好東西,事實上也沒什麼東西,他就跟著一些同事搭電梯離開了。

 

 

 

  昏黃的燈光下。

  餐點彷彿都裹上一層暖度,烘托出某種美感。

  義大利麵的餐盤反射出晶亮的光芒,籃子裡的可頌麵包的色澤也更加濃厚了些,在燈光的暈染下格外精緻。

  天祈坐在角落的位置,看著進門的客人越來越多,不到晚上七點就已經坐滿,看來生意不錯。

  昨晚,彥丞臨走前給了他一張寫有地址的紙條,要他下班後來這吃飯,說連位子都訂好了,要他最好來吃吃看。原本他還蠻感動彥丞終於變溫柔了,居然會這麼用心先幫他訂位,直到到了才發現,沒訂位根本進不來。

  不過,這家酒館真的很不錯,裝潢獨具風格,是走溫馨小屋的路線,和他以往在美國走龐克風路線的酒館不太一樣,就連老闆也很開朗熱情,認得出那些是熟客,那些是第一次光顧,而且對待男性顧客比女性還要親切。

  為他點餐時,老闆非常熱情地叫他帥哥,一隻手甚至搭上了他的肩。天祈一開始還不以為意,只是聽著他親切地介紹店裡的招牌,直到無意間瞄到了他的右耳戴了一只耳環,才忽然驚覺不妙。

  老闆是個看起來有練過的中年男性,手臂的肌肉非常緊實,看起來是個……三個英文字,G開頭的。

  幸好又有客人進來,而且是一群帥哥,老闆才暫時告辭他這桌,去歡迎另一桌。

  咳、咳……在此聲明,他對性向這種事並沒有任何偏見,朋友中也不乏有同性戀和雙性戀。因為誰愛上誰本來就沒有一定標準,重要的是感覺,是feel

  堅定信念後,再來看看這家酒館,還是能處處看見老闆的用心,有拍照區、留言板,食物也很美味,不知不覺盤子就空了。

  吃完義大利麵後,他緩緩啜飲了一口飲料,這時,燈光忽然暗了下來。

  昏暗的程度只能隱約看到食物的輪廓,根本無法看清食物,以至每個人都停下動作,安靜了下來,朝此刻唯一的亮光處望去。

  加高約十公分的半圓木舞台上,正坐著一男一女。男生彈奏著木吉他,女生則是電子琴,這是一段聽起來平靜而簡單的旋律。

  像是歌曲的前奏,平淡而簡單,一下子就結束了。

  但──

   一道平緩而優美的歌聲卻在趨於靜默的此刻裡──

  綻放。

  不是多麼空靈的歌聲,也不帶精湛的歌技,是很舒緩且柔美的女聲。沒有爆發性的張力,但卻有足以唱入心坎的悅耳。

  只是聲音的主人卻始終沒有出現在舞臺上,臺上的男女始終很專心地彈奏手中的樂器,沒人開口唱歌。

  直到來到第二次的副歌,燈又全暗了,但隨即又亮起了一束光。

  只是這次光束落下的位置不再是舞台,而是吧檯那。

  那一刻,掌聲響起,只見一名樣貌秀氣的女生,拿著麥克風,邊唱邊緩緩走上了舞台。

  透膚的鉤花白色上衣,露出白皙的雙肩,再配上一條淡粉色的紗質短裙,透出一股優雅恬靜的氣質,但又不失少女的甜美。

  幾乎所有人的目光都停在女生身上。

  一頭未經染燙的黑色直髮,襯的她的肌膚更加雪白。一身淡色系衣著的她在光芒照耀下顯得更加耀眼奪目。

  令人捨不得移開目光。

 

  …………

  ………………………………

  ……

 

  「這是語娟駐唱的酒館,正好明天是她的班。」

  臨走前,彥丞將寫有地址的紙條塞給了他,「位子我已經幫你訂好了,說你的名字就好。」

  被硬塞入紙條的人露出一臉疑惑,像沒懂似的,讓彥丞無奈地嘆了口氣:「別告訴我你這次回來就只是為了工作,我才不信咧。」

  一時,他只是默認似地笑了,但很快又反應過來說:「看看老朋友也是我回來的目的之一啊!」

  「是嗎?」他狐疑地問,隨之語重心長地說:「你很想見她吧。」

  「如果不敢面對她,這是能在遠處看她的機會。比起看老朋友,你應該很想看看自己的初戀十年後會變成甚麼樣的女人吧。」

  語畢,打開大門,正要踏出去,卻又忽然想到甚麼似的,他轉頭回望了天祈一眼,開玩笑地說:「誰曉得呢,說不定你看到她後,會再度愛上她也說不定。」

 

  …………

  ………………………………

  ……

 

  此時此刻,望著站在舞台中央的女生,天祈看的出神。

  離開台灣後,他換了手機號碼,也不再上即時通,不告訴任何人新家的地址與電話,徹底斷了與台灣所有的聯繫,就算如今有不少社群網站可以搜尋到他們的現況,也會忍住好奇不去搜索,深怕會因為思念衝動地買下機票搭。

  因為有次當他匯完錢後,才忽然驚覺自己訂的不是往上海的機票,而是回台灣的,被老哥唸了一頓。

  十年了。

  不知不覺已經十年了。

  以為時間會沖淡一切,以為自己早已不會再去想念,可是當現在與過去重疊,心中就會湧起濃濃的思念與懷念。

  淡粉色的制服上衣和百褶裙,微笑時總會顯的有些靦腆。

  鉤花的純色上衣和紗質短裙,歌唱時展露的大方與耀眼。

  褪去了過去的稚氣與青澀,十幾歲的文靜少女,成長為如今二十幾歲氣質美女,五官變的更加端莊而秀氣,身材雖依舊纖瘦單薄,但似乎長高了些,一雙膚色勻稱的白皙雙腿吸引了不少男生的目光。

  音樂停了。

  立時贏得不少的掌聲。

  隨著燈光亮起,女生向臺下的觀眾深深一鞠躬,隨之站直身說:「謝謝大家今天的光顧,我是今晚的駐唱Joanna,剛才演唱的那一首是『想念』,接下來要帶給大家的是──」

  語音一落,樂聲再度響起,女生又接著唱起一首英文歌。整場下來,她並沒有說很多話,只有中途吉他手在調音時,自我介紹了下,待調好音又繼續唱。直到大概唱了五、六首,吉他手和琴鍵手都接過麥克風說了幾句,整場表演才畫下了句點,酒館也才又回復到剛才熱絡的氣氛。

  注意到有人拿著皮包走向吧檯,老闆很快就到收銀機前。

  看著男生從皮包裡掏出幾張鈔票,他笑問:「食物還OK吧?」

  揚起一抹笑,他說:「Delicious!」

  聽見這句讚美,老闆再度一笑,將找的零錢遞給他。

  接過零錢,他故作自然地問:「每個禮拜五晚上都有表演嗎?」

  「是啊。」老闆笑答,「不過今天本來是小米的班,Joanna只是代班,平常她只接假日的班。」

  「這樣啊,Joanna在這駐唱很久了嗎?」

  聞言,老闆笑了笑,說:「她還是大學生時就已經在打工了,和我姪女是同班同學,只是她本來是來做服務生的工作,因為這裡離她們的學校比較近,放學後就可以直接過來。」

  「那是怎麼……」

  「你想問她怎麼會當上駐唱?」似乎已經料到他的疑惑,老闆回答:「有次駐唱臨時打來說不能過來,說讓Joanna代唱,說Joanna會唱得很好。雖然當時很懷疑她的實力,因為連她自己都覺得自己不可能在這麼多人面唱歌。你剛剛看她的表演也看的出來吧,她不會炒熱氣氛,因為她本身就個挺安靜的女孩子,但我這很多客人都是為了看表演才來的,臨時說表演取消搞不好會有客人很生氣,所以就抱持著孤注一擲的想法讓她上台唱了。」

  驀地,他的笑容變得柔和了起來。順手拿起一旁的抹布開始擦拭桌面,他邊擦邊說:「沒想到卻意外地引起了客人的回響,不少熟客都在詢問什麼時候有她的班。雖然她不像我們店裡的其他歌手懂得炒熱氣氛,只是靜靜唱著自己的歌,也不多話,但她的表演卻仍然受到了不少客人的喜愛,覺得她的歌聲非常療癒人心。還有就是,她很漂亮,能夠吸引不少男客人!」

  爽朗的笑了幾聲後,他繼續說:「原本大學畢業後,找到一份正式的工作她就要辭去這裡的工作,是我懇求她留下的,說一週來唱一次也好,因為有不少熟客都是衝著她來的,特別是男客人。」

  「那她除了在這駐唱,主要是從事甚麼工作?」天祈問。

  「怎麼,想追她?不然怎麼會問這麼詳細。」

  「沒甚麼……就只是好奇,好奇!」

  只是還沒回答,一群學生正好也來結帳,待他們結完帳,老闆才回過頭向天祈說道:「她畢業後就到一家外商公司上班,幾天前辭職了,所以今天才有空來代班。」

  「辭職?」

  「為甚麼辭職我也不太清楚啦……來了!」聽見有客人在叫他,老闆立刻應了一聲,「抱歉,表演結束後就比較多人結帳。Joanna都是固定接禮拜六晚上的班,喜歡就再來光顧吧!」

  「好,會的。」收到老闆的眨眼一笑,天祈也不禁會心一笑說。

  離開前,瞥見門口左手邊的留言區,他順手撕起小桌上擺著的便利紙,寫下了一句話,就貼上留言板,最後轉頭看了眼最裡面的半圓舞台,才面帶微笑地走出酒館。

 

 

 

  「老闆。」

  聽見這一聲溫和的叫喚,正目送一對客人離開店內的老闆立時回頭,就看見一名戴著鴨舌帽的女生。

  下了舞台的她,此刻只穿著七分牛仔褲和灰色的連帽外套,不仔細看還認不出來她就是剛才站在舞台上的歌手。但儘管衣著如此樸素休閒,仍給人一種淡漠的內斂氣質。

  見他轉過頭,語娟頓時露出一抹微笑:「老闆,因為錄取上了之前說的那家外商公司,所以之後……」

  「我知道啦,放心!妳以後只要一週來一次就好。」還未說完,他已咧開嘴而笑,「所以妳是進了他們的人事部嗎?」

  「我沒進人事部。」她失笑,「他們說人事部已經不缺人了。」

  「那是……」

  「他們說總經理的秘書最近正好辭退了,就把我推薦給他們的總經理,沒想到就被錄用了。」

  「那薪水應該比待在人事部高吧。」

  「是。」

  「那很好啊,我覺得妳很適合當秘書!」他大笑了幾聲,然後像是忽然想到甚麼事,旋即說:「對了,剛剛有個客人對妳好像有意思,在問妳的事情,而且長的蠻帥的,連我都忍不住心動了!」

  「是嗎。」她淡淡應了一聲,見她沒甚麼興趣,老闆忍不住嘆了一口氣,「偶爾也該愛自己一下,趁還年輕時好好談一場戀愛,青春是很短暫的。」

  她沒有回應,只是維持著一抹淡然的微笑,因為這不是老闆第一次對她說這些話,早就聽他說過好幾次了。

  隨著又有不少客人來結帳,語娟向老闆說了一聲,便轉身準備離開。不過,臨走前仍不忘看一眼門口的留言板,看看剛剛有沒有客人留話給她。

  一面裝飾精巧的黑板上,貼滿了各色的便條紙。

  女生的視線恰巧落在最上面那張署名給她的便條紙。這刻,看見上面那一段文字,她的脣邊隱隱彎出了一絲淡淡的弧度……

 

 

 

 

 

 

 

 

  To Joanna:

  You are as beautiful as an angel tonight.

  By Davion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