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3-活下去(8)

 

  亙古的情仇延綿溫柔。

  彷彿只是睡去的平靜面容,是這麼地靠近,又那麼令人絕望……

  接續百年多來的,那所謂的仇恨,是多麼地可笑?

  悲劇一次又一次上演,多麼努力想改寫,犧牲了多少人的性命,但命運卻連一點憐憫都不願施捨,那樣的自私。  

  此刻,鐵鏽般的腥臭味幾乎麻痺了亞依的神經,月光照耀,淒寒刺骨的悲傷與絕望在她的胸腔裡翻滾跳躍。

  少女自血泊中緩緩站了起來,血珠沿著她的指尖流淌滴落……

  她的神情既迷茫又哀傷……

  出現裂痕的那枚墜飾上,如同寶石般美麗的石頭頓時脫落,悄悄墜落入了血泊中……

  媛心看見亞依的背脊漸漸僵直,面容變得蒼白駭人,可是──那雙眸子卻猶如血染的寶石。

  死寂──

  詭異的死寂──  

  墜入她眼底的月光在瑰麗的血紅中,竟反射出一道膽破心寒的殘酷光芒!

  她帶著不穩的步伐上前,接著自地上拾起一把短槍。

  「就讓一切全都……」

  「結束吧……」

  靜靜地,夜裡朦朧的霧氣透出一絲月光,孤寂猶如毒藥讓人難以入口,但卻在這刻讓人沉醉……

  倘若世界可以停止,就讓它就此結束吧……

  看著亞依一步步向她逼近,影雪淺淺一笑,冷然的目光中充斥著不屑與嘲諷。

  「砰砰──亞依倏地朝影雪開了兩槍。

  雖然影雪輕鬆避開了,但一眨眼,亞依已經來到了影雪的跟前。

  她一個破空側踢──

  不過影雪早有準備,迅速向後退了兩步。

  還沒完──

  收回落空的踢擊,她又一個箭步,旋身,再一個側踢!

  原來剛剛只是虛幌而過的一腳!

  這次影雪已經完全落入她的攻擊範圍,根本來不及閃躲,只能伸手來擋。

  「咚!」沉悶的聲音在影雪的手臂上響起,力道猶如鉛錘橫空掃來,扎實地擊中了那隻毫無防備手臂。

  影雪踉蹌地退了幾步,才總算站穩腳步。

  「看來是我太小看妳了。」收回被重重踢中的右手,影雪舉起了戴有爪子的手,「這次我不會再讓妳有機可趁了。」  

  亞依緊握著短槍,不帶半點溫度的臉上兀然出現了一彎微笑。

  不同於方才失魂落魄的模樣,此刻的她,宛如一具作工精緻的人偶,嘴角的弧度如同車工完美的縫製線條,與那雙紅瞳相襯得宜,一點也感覺不到人味。

  這張面帶詭色的神情,至今有多人親眼看過呢?

  僅僅只是望著亞依直挺孤傲的背影,許夢也能想像亞依此刻的表情。

  無法阻斷的血液、無法擺脫的詛咒、無法切割的命運……我們在遵循的同時,其實也是在與之抗衡。

  亞依疾如旋風的身影在不清明的視線中卻越來越清晰,每一次的踢擊,影雪都閃過了,並予以她對等的還擊。

  泛著銀光的爪子擦過她烏亮的長髮,幾撮黑髮就這麼飄然欲下,沒有牽掛,沒有重量,只能等待墜入冰冷的疼痛襲來。

  又快又狠──

  是唯一個形容。

  也是她和影雪的差距。

  「論身手而言妳是比不過我的。」影雪朝側邊一閃,順勢垂下身子在她的耳畔低聲說道,挑釁意味濃厚。

  亞依眼神一冷,再一個旋身側踢,但不到一秒的瞬間,影雪已經向後翻跳了兩圈,矯健的身手讓她難以觸及一根汗毛。

  下一刻,亞依迅速蹲下身,右腿在地上速迅劃了一圈,以為將要絆到影雪,卻又愕然於影雪早有準備的向後翻跳。

  看似是亞依逼得影雪頻頻後退,卻又覺得是影雪完全看透亞依似的,影雪的每一次閃躲都與亞依的出招同時進行著。

  媛心的臉上藏著憂慮,兩人看似平分秋色,但若仔細瞧,就會發現誰才是處於劣勢的人。

  地板上的兩個影子偶時交疊,偶時分離,如影隨形,可是,她的心裡卻很清楚哪個影子只有表面,本尊其實正一點點的失去力量……

  也許,這就是經驗的差別,一個女人能被選為首領,哪怕只是代領,都證明了她有絕對的實力,這點媛心也很清楚。影雪究竟有多令人畏懼,才能一直穩坐首領之位,不僅只是因為她的領導能力。

  何況……

  亞依還帶著傷。

 

  ……

 

  鮮血赤紅豔麗,染紅了少女腹部那一大片衣料。

  劇烈的疼痛快速蔓延了開來,痛得她的身子蜷曲。她的額際滲出了一層細密的汗珠,臉色變得蒼白駭人。

 

  ……

 

  就算擁有被世人譽為惡魔的殺戮能力,能讓靈魂陷入完全的冷血與絕情,也無法癒合實質的傷口。

  影雪──

  開始還擊了!

  銳利的爪子呼嘯而來,被撕毀的夾克碎布漫過媛心的視線,少女的悶哼隱沒在腥臭的氣味裡,沒了聲音。

  然而,灼熱的疼痛感還未擴及全身,又一陣劇痛襲向亞依的大腿。這一刻,她的左臂和右腿都流著鮮血,傷口怵目驚心,但她的神情卻依舊冷酷,絲毫不見半點痛楚流露。

  又一擊──

  這次是瞄準亞依的胸口!

  亞依奮力疾退,幾撮髮絲如黑色雪花悠然飄落,她在千鈞一髮之際閃過了影雪的攻擊,可傷口的疼痛卻開始急速擴散,腹部的劇痛如潮水般襲來,她的臉冷汗涔涔,整個人彷若是從冰水裡撈出來的。

  唯一沒變的,是她那一雙傲骨的紅瞳,至始至終都不帶一絲一毫多餘的感情。

  月光下,這樣孤傲的神情,意外的懾人心魄。

  而影雪想撕裂的,就是這張至始至終的冷漠──

  掛著一絲詭笑……

  這一次──

  影雪毅然襲向了那張精緻的臉!

  而亞依──

  也因全身浸泡在排山倒海的劇痛裡,無法動彈!

  媛心的胸口瞬時抽緊,想開口,卻又發現……自己甚麼也做不了。

  充滿力道的三爪急速揮來,但亞依只感覺到自己的身體被使勁甩向了空中,最後重重墜入滿是血漬的地板。

  「鏘!」銀光乍現,一把匕首,一把泛著寒光的匕首,硬生生斷止了爪子揮舞的軌道!

  媛心目睹了許夢拉過亞依,挺身以手中的匕首擋下攻擊,可方才深刻的感受卻沒有因此減少,反而更加強烈,她──

  甚麼也做不了。

  「妳──」影雪惡狠狠地瞪著面前的許夢,少女突兀的出現看在影雪眼中甚是囂張。

  撐著傷痕累累的身體,亞依的神智異常清晰。

  視線前方,許夢正代替她和影雪搏鬥,足足有一顆頭的高度差,打鬥技巧與實戰經驗都不足的少女處於完全的弱勢。

  許夢的匕首能擋,卻無法攻,而影雪的攻勢也比方才更狠心了,彷彿被激怒了般,好幾次都險些要擊中少女的要害。

  在影雪面前的許夢,任誰看了,都像是一隻待宰的小綿羊。 

  亞依的目光逐漸抽緊,劇痛再度蔓延到了身體的每一根神經。

  她應該要站起來的,這本來就是她的決鬥,可是……那從一開始就一直隱忍的劇烈痛楚,卻在這刻死死攫住了她!

  她微喘了幾口氣,吃力地向前走,因為甚麼都不做也是死!

  許夢和媛心根本就不是影雪的對手,比起三人都被殺死,她寧可同歸於盡也要帶著影雪一起下地獄!

  可是,就在她一步一步,咬牙拖著這具傷痕累累的身體時,媛心卻忽然向她們大聲疾呼:「許夢──亞依──掛畫!」

  一時半霎,亞依只是茫然地望向了左手邊的巨大掛畫,暗藍色的掛畫繡著渡影家的家徽,線條分明,每一筆,每一畫,都彷若含入了千仇萬恨,有著無法忽視的千古象徵。

  並且──

  掛畫距離影雪和許夢沒有多遠。

  那一瞬間──

  她看到了不一樣的東西,也是媛心所看到,並向她喊出的──

 

  一個啟示。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