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2-活下去(7)

 

  「楓晨──」媛心痛心嘶喊,登時飛奔到他旁邊。

  倒落在地的楓晨,面目猙獰,好幾根細針扎在他的手臂及大腿上,他的臉龐瞬間失去了血色。

  跪坐在地的媛心緊緊握住他的手,臉上溢滿焦急與痛苦,「楓晨、楓晨……」

  「哈哈……」影雪得意地狂笑,「真是傻、真是太傻了!星亞依果然是你最大的弱點!」

  此時,亞依只是恍惚地跌坐在地,地板上的血漬浸濕了她的衣褲,血泊裡參雜的玻璃碎片深深刺痛了她的神經。

  「我啊,曾為了獲取楓晨的信任,讓他看過這間房內所有的陷阱,我是故意激怒妳的星亞依,好把妳引到這裡,我早就料到他絕對會捨命保護妳,就連剛剛背叛的舉動也是。」

  「記得有次我召集了全部的首領候選人,卻唯獨他遲到了。聽了下人的報告才發現,原來他是為了幫一位昏倒在火場的女孩療傷,而且那女孩還不是普通的女孩,而是妳──星亞依。」 

  「真不知星凌嵐在想甚麼,居然把自己的女兒丟在那種地方,火災的案發地點就選在這座山內的一棟別墅,真該說妳是太不幸,還是太幸運了?」

  一時半霎,震驚的事實令亞依遲遲無法回神,只是失神地看著眼前的少年,他的臉上此刻只剩下痛苦。

  半晌,她仰頭輕笑,表情哭笑不得,「原來……」

  能活下來,根本不是奇蹟,而是感激才對……

  「處心積慮這麼多年,終於成為真正的首領了!」影雪俯仰而笑。

  自古,女人就被認為沒有能力,哪怕再怎麼努力,就算比親哥哥影凡還要優秀,也得不到首領的認同。

  可是,就算害死了影凡,卻仍因為影楓晨這個孩子的存在,讓她只能以「代領」的名義,在他成年以前管理家族事務。

  於是,她一方面獲取楓晨的信任,另一方面也提拔其他的首領人選,為的就是要讓楓晨在競爭中喪命,卻怎麼也沒想到,會有紀媛心這個絆腳石出現。

  所以她又再次計劃,讓楓晨為了星亞依背叛整個家族。

  如今──

  花了這麼長的時間……

  她終於成為首領了!

  「接下來,就是要把礙事的人處理掉了。」尖銳的爪子劃出殘酷的弧度,影雪的脣邊掛著同樣殘酷的笑容。

  她歪著頭,手上的爪子指點、指點……跳過許夢、媛心,最後停在了亞依身上。

  「殺了妳,星氏家族就會徹底消失了。」

  月,朦朧而虛幻。

  沒有玻璃阻隔的落地窗,夜風徐徐吹來,落進了一地冰寒。

  亞依從血泊裡緩緩起身,瞳眸鮮紅如血。

  「好啊,殺了我。」她冷冷望著她,笑容淡然。

  望著這張冰冷至極的笑臉,影雪不禁皺起眉心。

  「知道為甚麼剛才妳說要殺我,我會那麼甘願嗎?」她冷笑道,半舉起左手,「我早就派人在這座宅邸各處裝設了炸藥,而能引爆炸藥的關鍵就是我手腕上的錶帶,一旦感應到我的脈搏不再跳動了,炸藥就會立刻引爆,到時所有人都會死,當然也包括妳。」

  一時,影雪只是盯著她手腕上的錶帶,接著一陣狂笑。

  這個突兀的反應讓在場的她們都愣住了。

  「對了──我忘了告訴妳一件事。」影雪稍微止住了笑聲,一臉好笑地看著她,「當年派去陷害影凡的奸細,就是易念。」

  她拿出類似通訊器的東西,微微一笑道:「易念,你出來吧。」

  身後那面掛有人像畫的牆壁忽然傳來了一陣沉悶的聲響,回頭一看,似門的線條逐漸立體。

  不對!

  那根本就是一扇門……一扇暗門!

  從那扇暗門後方走出來的,是一名蓄留著馬尾的男子,他的眼神冷峭疏離,嘴角掛著與眼神相當不搭調的微笑。

  十多年來,一直是父親的左右手,沒想到……

  人心真是妙不可言啊,誰都不能相信……

  「炸藥處理好了嗎?」影雪冷聲問。

  「是,沒問題了,就算──」易念抬頭瞟了一眼亞依,「殺了她也不會引爆。」

  「很好。」影雪揚起微笑,欲往亞依那走去。

  「首領,讓我來吧,別弄髒您的手了。」易念邊往前走,邊掏出一把手槍。

  「砰!」槍支應聲而落。

  媛心驚愕地朝亞依望去,只見亞依悶哼一聲,左手緊緊覆著右手,可她原本握槍的手,現在只有鮮血汩汩流出。

  亞依忍著劇疼,轉身面對易念。

  與此同時,許夢也掏出了自己慣用的匕首,但還未踏出一步,易念空著的另一隻手已迅速掏出了另一把手槍,對準許夢。

  許夢不敢輕舉妄動,但卻在看見易念微微側過的臉後,不禁愣了下。

  她就這麼眼睜睜地,看著那發子彈刺穿冰冷的空氣,射向亞依……

  晃眼而過的一瞬,影雪邪魅一笑。

  在場的每個人都看見了,少女向後傾倒的身子被黑緞般的長髮包覆著,最後──重重墜入血泊之中!

  這一刻,徹骨的絕望讓媛心感到一陣暈眩,許夢也顧不得易念的槍還指著她,直接踏過布滿屍體的血路來到亞依身邊。

  同時也才愕然發現……

  亞依的身上……

  沒有任何彈孔!

  躺在地板上的亞依緩緩睜開雙眼,她與楓晨倒落的地方距離不到一尺。

  察覺到異樣的影雪,臉上也露出了一絲驚異。

  明明被子彈射中了?

  為甚麼?

 

  不用擔心……

 

  原來,易念將槍口指向她的那刻,所道出的,就是這句出無聲的話語……

  「是項鍊……」許夢愣然說,就見射中墜飾的子彈落進了血泊之中。

  亞依緩緩坐起身,愣愣地看著自己頸子上的墜飾,除了表面裂開了一條縫外,竟然還打開了!

  想起以前無論怎麼試,都打不開的啊?

  「大小姐,墜飾裡裝有可以救楓晨的解藥!」

  聽見易念的話,亞依猛然一驚,發現裡頭還塞有一張紙!

  紙條裡包有幾粒白色藥丸,然而,看見紙條上的字跡,亞依卻感到有股溫熱在喉嚨蔓延,令她說不出話來。

  「易念,你竟敢背叛我!」

  易念驀然轉身,向影雪冷笑一聲,那對冷峭的眸子只有對她的憎恨,「妳忘了和紗生前對妳所說的話了嗎?她是不會讓自己的女兒慘遭妳的毒而死的。」

  影雪先是冷哼一聲,隨後笑道:「所以她把當年從我這偷走的解藥,真空密封進那枚墜飾中,好不會失去藥效?」

  「是。」

  「哈哈哈真虧她想得出來,只不過……」她的右腳用力一蹬,直接奔向亞依,速度足以媲美一道迅雷。

  易念立即擋下了她的行徑,不讓她再繼續往前。

  影雪蹙起眉頭,下一秒,她忽然對眼前的人笑了,「你這樣做值得嗎?」

  易念的雙手緊緊抓住她套著爪子的右手,他的身子呈蜷曲狀,濃稠而滾燙的血液隨著重力滴落……

  爪子毫不留情刺入了易念的胸腔,他咳出一大片血沫,吃力地說道:「大小姐……快讓他吞下……」

  「藥──」

  短促而沉痛的餘聲戛然而止──

  鮮血自他的胸口狂湧,影雪就這麼硬生生抽出了爪子!

  看著影雪心狠手辣殺死了易念……

  看著影雪再度朝自己奔來……

  亞依立刻握緊了手中的藥丸,一舉奔向楓晨──

  想當然,影雪是不會給予她任何機會的,立即掏出暗藏的短槍。

  如果阻止不了亞依奔向楓晨,那麼──

  就直接射殺楓晨吧!

  這樣的話,就算讓他服下了解藥也不能夠得救!

  這一刻──

  影雪已將槍口對準了躺地上奄奄一息的楓晨。

  但這個想法早就被許夢看透,好幾張塔羅牌如同飛鏢般射向影雪,一時間,影雪只能打住腳步,讓塔羅牌全數插入地板。

  當她再度望向楓晨時,亞依已經來到他身邊,把手中的藥放入了他的口中。

  為了不讓影雪有機可趁,許夢的射牌行動仍持續著。

  亞依和媛心屏息以待,聽著他痛苦的呻吟,兩人的臉上無疑都是憂慮與心疼。

  然而,影雪卻忽然丟下了手中的槍,這個突兀動作也讓許夢不再朝她射牌,轉而望向了楓晨。

  因為影雪丟掉短槍的那刻,許夢清楚看到了,她的嘴角流露出了一絲詭異的笑容,那是──一個得意的笑容。

  少年的臉上黏著濕濡的黑髮,他的身子蜷曲成一團,面色依然煞白,表情沒有絲毫舒緩的徵兆,反而越來越扭曲變形了。

  為甚麼他的痛苦沒有任何減少?

  反而……更加瀕臨死亡了?

  「看來五分鐘已經過了,所以讓他吞下解藥,只是讓他更加痛苦而已。」影雪無情地說道,臉上依舊掛笑。

  這刻,楓晨的臉龐再也不見半點血色,就連胸口的起伏也越來越小,呼吸更是孱弱……

  「怎麼會……」媛心悲痛地流著無聲的淚水。

  跪坐在地的亞依感到胸口有窒息般的痛苦,重重地,毫不留情地,在胸口用力地劃下了一道深不見底的傷口。她感到喉嚨一陣乾澀,此刻的她已經完全感受不到他的氣息了……

  她正在失去他…… 

  多麼相似而心痛的畫面啊……

  如同那一晚,皓月當空,長刀貫穿了彥的胸膛,林中遍布令人作噁的血腥氣味,碧月只能眼睜睜地看著心愛的男人在自己面前倒下。

  那一夜,悲憤與絕望徹底佔據了碧月的靈魂,一大片刺目而豔麗的鮮血逐漸染紅了她澄澈的雙眸……

 

  ──一百年後,這樣的悲劇還會再度發生在兩家的後代身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