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不是喜歡(4)

 

  月明星稀。

  未鎖的房門被悄然推開,室內昏暗,闃寂無聲。

  清冽的寒光無聲灑落,少女推門入室,視線落定在陽臺上那抹熟悉的身影。

  少年倚靠著欄杆,身影孤傲落寞,五官被冷光映照出分明的輪廓。

  「未成年喝酒是違法的吧。」亞依輕輕笑道,順手拉上身後的玻璃拉門。

  陽臺的地板上,擺有幾罐啤酒和空罐。  

  溫度寒涼的夜裡,少年只披了件黑色夾克,笑容漫不經心,「跟妳比起來,這算小巫見大巫吧。」

  「說得也是。」她輕笑,比起殺人無數的死罪而言,未成年飲酒根本不是甚麼罪孽深重的事吧?

  亞依逕自從地板上拿起一罐啤酒,拉開拉環。

  喀嚓──開罐聲清脆響亮,雪白綿密的泡沫率先湧出。

  少女直著喉嚨灌下,將啤酒連帶泡沫大口喝下。啤酒的苦味沁入心脾,冰涼冰涼的。

  瞅著她一下子就喝下了半罐的量,少年隨之也低頭喝了幾口,嘴角隱約流露出玩味的笑意。

  輕晃了兩下手中的啤酒罐,亞依順勢靠上身後的欄杆,與楓晨對視。她的笑靨在皎潔的月色下格外的柔和美麗,就連聲音也比平時更加恬淡好聽:「是甚麼事讓你特地傳了簡訊給我?」

  楓晨沒有立刻回答,只是仰頭喝了口啤酒。將空酒罐隨意丟到地面後,他再度俯身,從地上拿了一罐,「其實也沒甚麼,只是覺得一個人喝酒有點無趣。」

  他眼神微醺地盯著她,漆黑的瞳孔深邃迷人,「……不過,有件事我蠻好奇的。」

  喀嚓──他熟練地拉開拉環。

  亞依靜候似的凝視他。

  晚風沁寒人心,他的聲音沉靜而低啞:「妳有真正喜歡過我嗎?」

  「會要求和我交往,就算我不是真心的也無所謂,只為求那短暫的美好及擁有……妳有真正喜歡過我嗎?」

  重複了兩次的問號迴盪在四周淡淡的酒香中。

  亞依愣然,依附在啤酒罐上的水珠一顆顆直墜滑落。

  見她靜默不語,他忽然低頭咯咯笑了,「沒想到妳發愣的樣子還蠻有趣的。」

  月光下。

  陽臺上。

  他俊逸的臉龐流露出了一絲孩子氣的笑容,但在月色照耀下,仍舊俊俏風流。

  那肯定是所有少女都會傾心不已的……

  就連她自己也無法忽視的……

  ──怦然心動。

  察覺到她投來的呆滯目光,楓晨的笑聲忽然停止,略微抬起了眼臉。

  僅幾秒之差,亞依便歛起了自己的目光,接起斷止她思緒的手機,兩人的視線在眨眼間形成了一開一合的錯開。

  「我等下就會回房了,妳先睡吧……我知道,我很快就會回去的,放心吧。」亞依向電話那頭的人信誓旦旦答道,絲毫沒注意到楓晨正靜靜凝視著她。

  直到掛斷電話,她才注意到楓晨的臉上揚起了淺淺的微笑,「那個笨蛋要求妳立刻回去嗎?」

  「憫希只是太擔心我而已。」她向他嫣然一笑,「不過在回去之前,我有件事想告訴你,既然你沒甚麼事要找我的話。」

  轉瞬間,她的臉上只剩下一抹恬淡的微笑。

  楓晨看著她,邊低頭喝著啤酒。

  此時拂來的晚風透骨奇寒,少女柔順的長髮隨風飄揚,少年披著的那件夾克也不停飄動。

  然而,她的眼底卻有比周圍的氣溫更加刺骨的萬年冰雪。

  時間彷若漏了一拍……

  「我們分手吧。」

  半句失了溫度的話語,沒有起伏,沒有悲傷,沒有感情,更沒有半點無謂的躊躇。

  夜風中,少女直視著少年,她的聲音寧靜如夜霧,臉上依然掛著一彎恬淡自適的微笑……

  少年凝視著少女,但他漆黑幽暗的瞳孔卻慢慢緊縮……

  「理由?」少年問,不以為意的笑容漫流過嘴角。

  「因為我要離開了。」她一臉平靜解釋,「所以既然遲早都會發生,我想不如趁早放手。」

  空氣沉痛,少年緊瞅她,笑容亦正亦邪。

  少女的神情閃現一絲黯然,刻意不去對上他微醺的視線,好掩藏內心那聲痛切的歎息。

  半晌,她欲起身,離開身後的欄杆,但些許的醉意卻令她的腳步有些不穩。

  少女頓時失去了重心,忽然向前一傾──

  啤酒罐滑出了她的手心,循著拋物線重重落到了堅硬的地板上。

  「鏗鏘──」鋁罐發出了清脆的響聲!

  彷彿響徹了皎月當空的天,打破了無盡寂寥的夜,冰冷的夜風在轉瞬之間冰凍靜止。

  頃刻間,少年已將少女擁入懷中。

  他身上的酒香混雜沐浴後的肥皂香,竄入她的鼻息。

  少女忙不迭想站直身子,但少年卻忽然托住了她的後腦。

  手中的啤酒罐直直墜落地板,少女驚駭地睜大眼眸。

  夜色柔美,她感到耳畔一片嗡嗡作響,彷彿所有知覺都在風中殞落了。他輕擁著她,吻住了她嬌嫩的脣瓣。

  樹影搖曳,光華柔和。

  雪亮的光芒靜靜映照著他們倆的周身,月光下,這幅畫面美得驚心動魄。

  然而,如痴如醉的一切卻反而讓亞依感到憂心如焚,胸口彷彿被巨石壓住,令她難以呼吸。

  好不容易,她掙扎出了一絲理性,掙開他的懷抱,踉蹌退後了幾步,好讓曖昧的氣氛隨風消逝,但兩片淡淡的紅潮仍不可避免地自她的臉上泛起。

  「……我要回去了。」她壓抑著自己狂跳不已的心臟,鎮定開口。

  「需要我先進去為妳開燈,才不會又不小心跌倒?」楓晨的臉上有抹戲謔的笑容,語氣一如往常輕浮。

  亞依瞇著眼,斜瞅著他。半晌,她拉開面前的玻璃拉門,聲音冰冷,透出一股寒意,「不用。」

  ……

  房內。

  腳步聲戛然而止,少女停滯不前,眸光閃現悲嘆似的難耐。

  「可以不要離開嗎?」少年站在少女的背後,伸出雙手將她緊擁入懷中,聲音低啞而溫柔。

  她禁錮在他的雙臂中,身子微微一顫。他的下頷抵在她單薄的肩膀上,他的鼻息縈繞在她柔軟的青絲中,溫熱的吸呼噴灑在她的耳根處。

  昏暗的視線中,她能明顯感覺到彼此的心跳聲……怦、怦交疊在一塊。

  「你還不懂嗎,還是我剛剛說得不夠明白?」她微怒,努力抑止內心隱隱泛起的苦楚,但卻仍止不住話語裡的顫音。

  「我是一名殺手,不可能信任任何人,更不可能真心喜歡上某個人,會想和你交往,只是單純抱著好玩的心態,我只是在利用你填滿我內心的空虛,你不懂嗎?」

  「嗯,我懂……」他依附在她的耳畔低聲呢喃,「但那又怎樣呢?」

  「既然我們兩個都是抱著玩玩的心態,何不玩到最後?」

  亞依失神地笑了幾聲,接著低下頭,苦笑道:「你還是不懂……」

  「黑市裡多有少人覬覦我的性命,你還不曉得嗎?和我有牽扯的人都會有危險的,你明白嗎?」

  少年酣熱的身軀包覆著她,但內心冰霜般的痛楚卻令她直打哆嗦。

  感受到她的顫慄,他將她擁得更緊,「既然妳說不會真心喜歡上某個人……」

  「那妳又何必在意一個對自己來說,沒有任何感情的人的性命呢?」少年充滿磁性的聲音縈繞著她的耳畔,她感覺自己的耳根在他魅惑的語氣中發燙不已,「除非……」

  「……求你放開我!」她在他懷裡央求道,心臟彷彿被擰得發痛,萬針扎心。

  但身後的少年仍舊無動於衷,只是將她摟得更緊。

  他無聲地吻著她冰涼細緻的頸子和耳廓,呼吸滾燙滾燙。

  「楓晨,你醉了……放開我……」她的聲音哀慟無力,努力用自己殘存的力氣掙開他的懷抱、他的柔情。

  好不容易與他的身子拉開了距離,她侷促地想推開他,但終是徒勞無功。他立刻抓住了她的雙手,霸道地讓她面對自己。

  他的雙手緊緊握住她纖細的手腕,讓她痛得難以掙開。

  落入房內的清澄月光映照著他們的身影如詩如畫。

  深情的。

  霸道的。

  他吻得她窒息無力。  

  他攬腰抱住她,深深的長吻貼上她柔軟的脣瓣。

  這記長吻比起方才更深切、更綿密、也更讓人如痴如醉,彷若所有的力氣都傾注在這深情霸道的長吻中,不但讓她難以掙扎,就連嘴裡想反駁的細碎聲音,最終也只能隱沒在這個濃烈的深吻裡。

  哪怕外頭冰寒的夜風灌進來,也是被烘得發熱,怎麼樣都化不開此刻濃烈的氣氛。

  她究竟是在騙誰呢……

  她早就預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

 

  「妳現在有空嗎……

  「要不要來陪我?」

 

  簡訊的內容瞬間浮於心版,而後逐漸沉澱,變得渾沌不清……

  宛如惡魔般的誘惑,深深攫住了她內心深處的渴望;如同發酵的酒精,濃濃的醉意讓她的思緒朦朧而恍惚。

  輾轉的。

  吸吮的。

  她回吻,吻得深刻切骨。

 

  ……

 

  是喜歡……

  不是。

  像是來自遙遠時空的某個聲音,在她的內心深處響起,但對現在的她來說,都無所謂了……

 

  ……

 

  月色清麗,皎潔如水。

  兩人雙雙跌入柔軟的床單,吻得纏綿悱惻。

  身上的衣料一件件褪去,最終只剩下赤裸滾燙的火苗持續燃蔓延。

 

  ……

 

  月色美得動人心魄,如訴如泣。

  內心的情感柔情似水,漫過體內每一處。

  不是喜歡……

 

 

  因為那早已是超越了單薄的喜歡……

  而更深一層的愛了……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