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不是喜歡(2)

 

  「愛比殺人重罪更難隱藏;愛情的黑夜有中午的陽光。」

  ──威廉.莎士比亞。

 

    ※

 

  冬日的陽光和煦灑下。

  街道乾淨明亮,好似沒有沾染任何一丁點灰塵。沿著這條街道,一間間毗鄰的店面小巧而雅致,讓人看得目不轉睛。

  這裡不是臺灣,而是距離臺灣兩千多公里的──日本。

  

  「應該是在這裡沒錯。」媛心抬頭凝視著眼前華美的飯店,陽光穿透乾冷的空氣,施捨般地從天灑落。

  楓晨忍不住低嘆一聲:「終於啊……」

  「比預定時間整整晚了四小時。」翔羽瞥了一眼腕上的錶,接在楓晨之後開口。

  「……好、好啦!對不起嘛。」站在他們後方的憫希拉著行李箱,羞愧地垂下頭。

  「嗯,是該說對不起。」楓晨正色道,「因為妳睡過頭,害我們都一起換了其它班次,繼而導致我們搭不上戲劇社準備的接駁車而要另外花昂貴的車錢。」

  「……我不是說車錢我會全包了。」憫希抬起眼臉,有氣無力地向楓晨吭聲。

  「再吵也沒用,都先進去吧!」媛心拎起自己的行李袋,命令的語氣也有幾分無力。

  校慶結束後,偵探社便跟著戲劇社來到了日本,準備與當地的詠聖學園進行戲劇交流。

  不過,為期四天的行程中,也只有第三天會待在日本的詠聖學園。第一天先到下榻的飯店,第二天為第三天的戲劇交流進行最後的彩排,第四天則是自由活動,隔天一早便搭機返臺。 

  隨著玻璃門自動向兩側敞開,一盞璀璨奪目的水晶吊燈隨即落入眾人的視線。

  飯店的擺設奢華氣派,光線明亮晃眼,眼前的一切彷彿都塗上了一層蠟,映出溫潤晶亮的光澤。室內暖和的空氣也與外頭乾冷的空氣形成了強烈的反差,讓人倍感暖和。

  媛心邊講著手機,邊從櫃檯走回來,最後在他們面前掛斷了電話。

  「副社說當時訂房時,房間就不夠了,所以翔羽和楓晨你們看誰要睡單人房、誰睡雙人房。」媛心丟過兩張房門卡給他們。

  接著,她的視線轉向女生,「憫希和亞依是七零五號房,和戲劇社二年級的女生同房。因為我是三年級,和妳們兩個不同房間,不過在隔壁就是了。」

  待媛心交代完畢,拿著房卡的楓晨不禁納悶問:「我們也才兩個男生,為甚麼不直接給我們一間雙人房就好?」

  似乎早有預感會被這麼問,媛心沒有多加思索地答:「如果你們想要兩個大男生像夫妻一樣,一起睡在同一張床的話。」  

  「……不需要用這種說明方式吧。」楓晨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汗顏,但一注意到憫希低頭偷笑的模樣,立刻轉為殺氣騰騰的眼神,狠狠瞪了她一眼。

  「記得明天早上九點就要集合了,特別是憫希啊!」媛心特別朝憫希看了一眼,無需多言,憫希也很清楚媛心那張溫婉笑意背後的警告。

  「放、放心!有小依在我身邊,我不會睡過頭的。」憫希俏皮地拉住亞依的胳膊,笑笑出聲。

  亞依表情僵硬地揚起微笑,內心有種要是憫希明天沒準時起床的話,被罵的絕對會是自己的悲哀想法。

  「好,那就這樣。」媛心滿意地勾起嘴角,「大家各自回房吧!」 

 

  掌聲充斥了整個會場。

  有高度差的舞臺上,燈光耀眼地打照著臺上那群人,他們手握著手,整齊劃一地向底下的師生們鞠躬。

  今天是到達日本後的第三天,與日本詠聖學園的戲劇社交流的日子。兩邊的戲劇社輪流上臺演出,由於母語不同,兩方都是以英語詮釋話劇。

  對臺灣的戲劇社來說,這場演出是「異常」的順利,沒有急速墜落的鎂光燈,也沒有如暗箭般銳利的塔羅牌,當然更沒有所謂的復仇行動。

  實在是順利得要用異常來形容啊!

  活動結束後,師生們都井然有序地離開了演藝廳。

  偵探社也隨戲劇社一齊從後臺離開了。

  帶領他們前來的主任,則是留下來與這邊的主任校長談話。

 

 

 

  冬季可貴的陽光兜頭灑落。

  然而,一陣凜冽的寒風襲來,還是落下了滿地的落葉,枝頭上只剩下寥寥無幾的幾片枯葉,空氣一片蕭然。

  這裡的氣溫比臺灣要低得多,但卻十分乾燥,與臺灣的濕冷截然不同。

  他們皆穿上了厚重的大衣和圍上了圍巾,大衣隨膝蓋的曲弓而微微揚起,女生的長筒襪也都換成了毛襪,從保暖程度就可看出不是這裡的學生。

  憫希搓了搓自己冰冷的雙手,呼出一道熱氣:「小依,等一下我們一起去吃和果子好不好?」

  「還有日式點心、銅鑼燒……啊!昨天吃的鯛魚燒我到現在都還是很難忘記,想再去吃!」但聲音卻沒有絲毫發顫的跡象,依然相當雀躍興奮。

  「……嗯,小依?」發覺身側的人完全沒有反應,憫希困惑地扭過頭,就見亞依的視線停在了前方一間教室的門牌上,遲遲沒有收回。

  深藍色的門牌上印著幾個大字,字體白淨端正──珠寶設計研究社。

  「欸──小依妳想參觀嗎?」

  被憫希這麼一問,亞依回過神,想張口說些甚麼,最終卻還是作罷。

  其他三人這時也都停下了腳步。

  「這個社團我們那邊沒有呢。」媛心頗有興致地打量這間社團。

  「那我們進去看看吧!」憫希眨了眨自己水靈靈的大眼,一把拉住亞依往裡面走。

  「等、等……」讓亞依想拒絕都來不及。

  演藝廳的活動結束後,日本的校長便告訴他們可以隨意參觀這所學校,正好現在是各社團的活動時間,社長們事前也都知道今天會有臺灣的學生來參觀。

  室內明淨敞亮,社員們坐在位子上,個個都神情專注地在素描本上作畫。

  一見有人進來,不少社員紛紛起身走來迎接,歡迎的話語中除了有日語和英語,也有中文參雜其中。

  一名少女站在那群日本學生的最前方,向他們露出溫婉可人的微笑。她用簡單明瞭的日語向他們交談,一眼就可看出是社長。

  「想看一下我們的作品嗎?」那名社長用很清晰的日語問道,似乎是怕他們聽不清楚。

  「那就麻煩妳了。」與那名社長對話的媛心,以同樣清晰的日語回應。

  「……她說甚麼?」身後的憫希則是有聽沒有懂,偷偷向身旁的亞依小聲問。

  「她問想不想吃些日式點心。」楓晨搶先一步答道。

  「真的嗎?」憫希的臉上瞬間流露喜悅的色彩。

  「是啊。」楓晨的表情毫不心虛,但其他幾個人都明白……

  那是謊話啊!

  就算聽不懂日語,但在那些學生們匆匆拿出了一本厚重的冊子,也能略知一二。

  「你以為能騙過誰啊!」憫希反射性地踩了楓晨一腳。

  「妳也太狠了吧……」換來的是楓晨錯愕的表情,他痛得立刻收回自己的腳,此舉當然也被那群日本學生注意到了。

  「妳問他們兩個嗎?沒事、沒事……不用在意。」聽見那名社長關心的話語,媛心陪笑幾聲,無奈到連解釋都省略了。

  一張張設計圖完好地保存在厚重的畫冊裡,日本學生小心翼翼翻閱,並向他們滔滔不絕介紹,英語十分流利。

  每張設計稿的構圖都十分細膩,有正面和側面等各個角度,立體感十足。再望眼一看,會發現那些學生剛剛坐在位子上做的事,正是畫設計稿,桌上除了有未完成的設計稿,還擺滿了作畫用具。

  「確實還蠻厲害的。」楓晨打量著那些設計圖,眼底流露一絲讚許。

  「只是專業度還是有差,難怪只是研究社。」憫希接在楓晨之後評論,鑑賞的眼光出乎眾人的意料。

  幾個略懂中文的日本學生聽見了楓晨和憫希的評論,不但沒有一絲不悅,還向他們聊起了這些設計稿。

  過程中,發現他們兩人的家裡都是國際知名的珠寶公司,現場立刻響起一片譁然,簇擁他們的日本學生臉上都寫滿了興奮,

  「差點都忘了,憫希和楓晨的家族企業都和珠寶有關。」媛心微笑而道,「更沒想到的是,憫希妳居然還算有點這分面的知識。」

  「……沒辦法,小時候被父母逼說非得要懂點珠寶,說甚麼將來才能接管公司。」憫希輕嘆了一口氣,儘管對珠寶沒甚麼興趣,但仍以擅長的英語向那些興奮的日本學生聊天。

  室內的氣氛逐漸熱絡了起來,沒人發現距離他們幾步之遠的地方,亞依正兀自站在角落,如同不存在似的那樣安靜。

  一本本有關珠寶設計的書籍,整齊地放置在亞依右側的書櫃上。

  她的視線落在了一本在桌上敞開的書,攤開的那一頁吸引了她的目光,她仔細閱讀著書頁上的內容,一段久遠的記憶瞬間乍現,覆蓋了自己所有的思緒。

  直到一道婉轉的女聲忽然出現,讓亞依猛然一驚。

  「原來妳在看設計師『水無和紗』的介紹。」是那位一開始出來迎接他們的社長,注意到亞依目不斜視地盯著那本書,才會走過來看看。

  學過日語的亞依立刻回神,向她露出了一朵甜美笑容,並微微點頭。

  社員們也知道除了憫希之外,其他人都聽得懂日語,所以那位社長繼續用日語向亞依說了不少事,眼裡閃爍著對偶像崇拜的光芒。

  她似乎很喜歡書頁上的那名設計師,不但為亞依解說水無和紗的作品,還很詳盡地介紹了她的生平經歷。

  之所以是生平,是因為水無和紗在很久以前就因為一場意外不幸去世了。

  這點亞依也很清楚。

  「不過,妳剛剛看得好入神喔,是很喜歡這名設計師嗎?」話題轉到亞依身上,那名社長眨著好奇的眼光問。

  亞依沒有馬上回答,只是再度將視線放到書頁上。

  書頁裡唯一一張照片,是一位明眸皓齒的美麗女子。她的秋波澄澈,眼神慧黠,給人的感覺聰慧內斂。

  「不是……」亞依發懵似的凝望那張照片,日語似續非續,最終吐出了一句字正腔圓的中文。

  這也讓身旁的社長女生有聽沒有懂。

 

 

 

  「……是因為,她是我的母親。」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