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7

 

  肉圓香隱隱飄散在空氣中,看見一名素昧平生的女子從巷口走了進來,長髮女子問:「請問您是誰的家長嗎?」

  被問的女子頓了一頓,然後緩緩道:「我是胡天祈的……」

  「媽媽。」

  「媽媽?」長髮女子愣了下,打量了下眼前的女子。

  「我是天祈的親生媽媽,我是來接天祈的。」她語帶顫抖地說。

  「那我得先打電話向天祈的家人確認一下。」長髮女子說,準備轉身離開。

  女子急忙開口:「不、不行!」

  「我可以保證我絕對是天祈的親生媽媽,不是甚麼壞人,一定會帶他平安回家的!」

 

 

  『妳以為謊言永遠都不會被拆穿嗎?』

  那一剎,采靜徹底傻住了,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我全心全意撫養了六年的孩子,居然不是自己的,妳知道有多麼令我難以接受嗎?更難堪的是,他居然還是小三的孩子。』她越說越難過,眼淚一顆接一顆地落。

  為甚麼經僅僅只有幾面之緣的人,在六年後依舊記得她?甚至一眼就認出她?

  在她喊出了她的名字時,她就應該要猜到,涵真可能已經知道了一切。

  『我……我沒有打算騙妳,真的。』

  『騙人!』她悽慘地笑道,『事實都擺在眼前了,你們兩個聯合起來騙我,很好玩是嗎?這樣就不用被哭聲吵醒,每晚都睡不好,也不用二十四小時都帶著孩子,想去哪就去哪,只要在他長大成人後,告訴他我是你的親生母親,妳就能得到一個健康的孩子,因為他是妳的骨肉,是妳懷胎十月才好不容易生下的孩子,是嗎?』

  『不是的,我從來就沒打算要說出真相,我發誓。』

  

  「就算不能讓我帶他回家,至少……至少讓我見他一面好嗎?」她拉住長髮女子的手,懇求道:「拜託妳。」

  長髮女子露出歉然的微笑:「如果您不能證明您就是天祈的親生母親,也恕我們無法答應這個請求。」

  

  『妳要我怎麼相信妳?要我怎麼相信一個背叛過我的人?妳到現在還不是每天都會在這裡等天祈放學,要我怎麼相信五年後,妳不會再出現?』

  『妳不相信我也沒關係,但我發誓我絕不會向天祈說出真相,一輩子都不會!我會出國,我會永遠消失在你們面前,請妳相信我,妳永遠都會是天祈的母親,這是永遠也不會改變的事實。』

  『所以……』采靜哽咽地說,極力忍住淚水,以無比肯定的語氣說:『請妳好好照顧天祈,因為他是妳的孩子,而且永遠只會是妳的孩子,這是絕對不會改變的。』

 

  「阿姨──」忽地,一道稚嫩的聲音傳進她的耳畔,低頭一看,發現剛剛正在穿鞋的小女孩正抬起頭望向她。

  「阿姨,你是天祈的媽媽嗎?」

  采靜愣了愣,緩緩蹲下身,與小女孩平視,遲疑了下才緩緩點頭。

 

  『妳就這麼放心我會好好照顧妳的孩子?』涵真帶有諷刺地問,讓采靜答不出話,背脊發冷。

  『妳有沒有想過我的感受啊?妳要我照顧自己最憎恨的兩個人所生下的孩子,妳還是人嗎?』語畢,她站了起來,苦澀地笑了,『既然妳選擇欺騙,那就有必須付出的代價,一個母親會寧願犧牲生命,也要救自己孩子,就是因為孩子的性命比自己的還重要百倍。』

  『等著看好了,你們最重要的東西,會是我復仇的籌碼。』

  『涵真──』見她轉身離開,采靜也急忙站了起來追了出去,但涵真頭也不回地離開了咖啡廳,消失在了街口。

 

 

  「天祈說妳昨天忘了來接他,他很難過耶。」小女孩抱怨道,旁邊的一個女子拉過她,應該是小女孩的媽媽,那名女子向采靜露出一抹歉然的笑容。

  但小女孩卻掙開了那女子的手,再度走到采靜面前:「阿姨,妳為甚麼會忘記來接天祈呢?我媽媽從來都不會忘記來接我耶。」

  望見小女孩那雙天真無邪,卻帶有責備的眼睛,采靜笑了。

  「那麼,可以請妳幫我告訴天祈一件事嗎?」

  「什麼事?」小女孩疑惑問。

  「請妳幫我跟他說,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他,更不會拋棄他,永遠永遠都會愛著他。」

  這一幕,讓站在一旁的長髮女子和短髮女子都愣住了。

  她邊說,邊流下眼淚,雙手緊緊摀著口鼻,忍住啜泣聲。

  她錯了,真的錯了。

  她不該那麼貪心,只是為了錢就生下孩子,也不該選擇涵真的醫院待產,更不該因為思念每天經過這家幼稚園。

  明明她曾深刻體會過被背叛的滋味有多麼痛心,多麼難以相信,足以令一個女人完全對愛情心碎,再也不相信愛情,她卻還是選擇這麼做了。

  自己無法幸福沒關係,但至少要讓肚裡的孩子有幸福的資格,讓他有愛他的爸媽,在不愁吃穿的家庭快樂的長大,而不是和她一樣,連被愛都是種奢望。

  曾經,身為孩子的她,覺得父母的愛是一種束縛,覺得爸媽囉嗦,不懂年少時奔放自由的想法,只是一昧想脫離父母。直到有了自己的孩子,才發現父母存在的意義遠超乎她年輕時所能想像的。

  父母根本就是孩子的天。身為一個母親,要給孩子的,實在太多太多了。

  「請妳……一定要告訴他,我一定、一定會永遠愛他,永遠也不會忘記他。」

  望著低聲痛哭的女子,小女孩用力地點了下頭,露出堅定的神情,答:「好。」

  在她還不是人母時,她從不知道,一個孩子從父母身上得到的,不只有時間、金錢或愛。

 

  父母啊,並不是因為視孩子為自己的全世界,才會把自己的一切都給了孩子。

  而是已經給了孩子一切,才會視他們為全世界。

 

 

 

  在那之後,她試著連絡之謙。他告訴她,他會解決的,也希望她不要再出現在他們面前,所以她出國了,去了上海,就像對涵真發誓的那樣,她會消失,永遠不會說出真相。

  直到兩年多後,一次偶然的機會下,她遇到了來上海出差的之謙。

  她以為他不會想看見她,打算轉身就走,但他卻叫住了,希望能聊一聊。

 

  「你……說的是真的嗎?」采靜愣然地問,不敢相信剛才親耳聽見的話,「涵真她……去世了?」

  他露出一抹哀傷的神情,低望桌面說:「是的,就在她知道真相不久,發生了車禍。」

  「對不起……我……」不知為甚麼,她感到一陣鼻酸,感覺有一股熱流在眼眶打轉。

  「這不是妳的錯,沒關係……」

  「是我!」她望著他喊,顫抖道:「如果不是我堅持要生下這孩子,還拿孩子威脅你,這件事就不會發生了……如果我不要那麼貪心,就不會……不會……害天祈失去母親……」

  「是我……是我害了涵真,也害了你失去了你最愛的女人……對不起……」她邊說邊哭,眼淚再也無法遏止,頻頻落下臉頰,弄花了臉上妝容。

  男人此時則不再說話,只是靜靜喝著咖啡,聽著女人斷斷續續的哭聲。

  然而,咖啡卻好像混合著眼淚,他嘗到的只有苦與澀。

  如果要歸咎,他不也犯了一個大錯,看著眼前穿著保守,褪去了過去的妖嬈,但卻多了一股沉穩內斂的采靜,才發覺時光的匆忙。時光不只改變了外貌,連心境都會改變,九年前的他,絕對沒有想到一時衝動,竟會造就今日令人嘆惋的結果。

  良久,他靜靜開口:「也許現在說太晚了,但……我很感謝妳生下了天祈。」

  采靜愣然地抬起頭望向他,覺得自己聽錯了。

  「涵真一直很想為我生個孩子,但她的身體並不好,就算懷孕了,能不能順利生下來也是個未知數。她為了能夠懷孕,嘗試了各種方法,尋遍各大名醫,最後是我看不下去才建議領養,但沒想到的是,領養不到一年,她卻奇蹟似的懷孕了。」

  「對她來說,孩子比甚麼都重要,即使犧牲生命,她也要生下來。所以當她自殺時,我真的很害怕會再次失去她。我想只要她永遠都不要知道真相,她就能繼續幸福地笑著。」他感嘆道,但隨之卻笑了,「妳不知道,涵真那時真的很幸福,就算因為照顧孩子把自己弄得很狼狽,她臉上也永遠是笑著的。」

  「所以,如果妳當時沒有堅持要生下孩子,我就不會有機會看見涵真那麼幸福的樣子了。」

  輕輕吸了吸鼻子,聽著他的話,她的眼淚卻再度不爭氣的落了下來。

  「我想涵真一定也很謝謝妳讓這個孩子到她的身邊。那一天,如果她沒有緊急踩住剎車,她可能就不會死了。」

  「就是因為她還是很愛天祈,她當時才會打方向盤,只希望天祈能夠活下去。」

  「其實一切錯都在我,我反而要感謝妳讓那個孩子來到我們身邊,如果妳沒有堅持生下天祈,我可能就不會看見那麼幸福的涵真了。」

  「真的……很謝謝妳。」

  那天,她在咖啡廳裡哭了很久。

  就好像長久以前壓的喘不過氣的罪惡感,終於找到了一個出口。

  也在那一天,他告訴她:

  「天祈需要一個母親。」

 

 

  愛,是甚麼呢?

  在對愛情還懵懵懂懂的年紀,談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愛情。只想永遠和他在一起,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就是天堂,那是愛。

 

  感受到肚子裡有新生命正在的跳動,渴望有天能用自己的雙手擁抱他。那怕自己必須承受極度的痛苦,一腳踏入了死亡的路口也要生下他,那是愛。

 

  在幾乎沒有時間思考的當下,踩下剎車,轉動方向盤。不在乎自己是否會陷入危險,就算犧牲了生命,也要眼前的那個人平安無事,那是愛。

 

 

  「爸爸,那個阿姨是誰?好漂亮喔。」小男孩睜著圓滾滾的明亮大眼,笑問。

 

 

  『雖然在她離開後,我曾想過要接孩子到美國,但也許是眷戀吧,我不希望連回憶都失去了,而且涵真曾經說過,台灣是她的家,在那裡有許多美好的人事物,如果去了美國,就沒辦法讓自己的孩子看見她曾體會過的美好,所以她堅持要留在台灣,讓孩子在台灣長大。』

  『我想我這輩子都不會再愛上其他女人了,但天祈需要一個母親,這是肯定的。』

  『好。』不待他說完,她就定定開口,幾乎是毫不考慮就脫口而出,語氣沒有半分猶豫,彷彿她已經知道他接下來會說甚麼了。

  『我不需要浪漫婚禮、也不需要拍婚紗照,而且我永遠都不會說出真相,不會改變涵真在天祈心中的地位,只要讓我陪伴他長大,這樣就夠了。』

 

 

  聽完爸爸的一番解釋,小男孩露出悲傷的表情問:「我以後要叫這個阿姨……媽媽嗎?」

  也許是早料到會是這樣的結果,采靜只是蹲下身,與他平視,然後笑道:「你不用叫我媽媽,叫我采靜阿姨就好。但有件事希望天祈你一定要明白,我會永遠陪在你身邊,永遠不會離開你的。」

  小男孩燦爛地笑了,「知道了!采靜阿姨。」

  望見眼前那張耀眼無邪的笑臉,采靜的心臟猛然跳動了一下。

  之謙說,事發那天,涵真正要從某個地方趕去幼稚園接天祈,但涵真並不知道天祈的哥哥已經去接天祈了。那時天祈邊走邊玩球,一不小心,球跑到馬路上,哥哥還來不及阻止天祈,他就已經跑到馬路上撿球了。

  調閱路口的監視室,由於天祈是從轉角跑出來的,猜測涵真知道就算煞車也來不及了,於是猛轉方向盤,卻不幸被對面的來車直接撞上,等救護車到時已無生命跡象。

  ──等這個孩子出生後,我會將自己所知道的美好都告訴他,讓他感受這個世界的美,讓他成為這世上最最幸福的人!

  「……采靜阿姨?」被猛然抱進懷裡的男孩愣住了,然後忍不住喚了她一聲,面露羞澀。

  雖然涵真已經不在這個世上,但眼前的這個孩子卻繼承了她的開朗和善良。笑起來的那個瞬間,那抹單純無邪的氣息,幾乎如出一轍,那麼地溫暖而耀眼,令她的胸口不禁一滯,隨之湧起了一陣陣暖意。

 

  ──謝謝妳,涵真,謝謝妳用生命守護了這個孩子。

 

  ──讓我從這個孩子身上,看見了甚麼是愛。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