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二章

 

 

 

  這個世界不斷地旋轉,像極了一個巨大的漩渦。

 

  旋住了人與人之間的感情;旋住了人與人之間的緣分;也旋住了所有的思念與悲傷。

 

 

 

56

 

  隔天。

  之謙再度找上了采靜,向她提出了一個要求,而她也欣然答應了。

  經過搶救後的涵真並無生命危險,但精神狀況很不穩定,而且還改寫了自己的記憶,一直問寶寶在哪。原本采靜還不相信,直到他帶她到了病房。

  「老公,寶寶呢?你不是說要帶我去看我們的寶寶嗎?」女子笑笑地問。

  陽光輕輕灑在她耀眼的笑容上,儘管聲音有些虛弱,但眼裡蘊藏的光采卻讓她的全身散發著一道溫暖的光芒,讓人難以相信這樣一個開朗溫暖的人居然會選擇自殺。

  「護士有沒有為寶寶量體重啊?我們的寶寶是早產兒,是不是很輕啊?不然怎麼要住保溫箱。」

  之謙寵溺地撫著她的髮,溫柔地說:「晚一點,我會帶妳去看的。」

  在一旁靜靜看著他們倆的采靜,忽然覺得胸口一陣悶痛,沒錯,她忌妒了。很忌妒眼前這個女人,不費吹灰之力就擁有了全部,只因她有一個真心愛她的男人。

  「采靜。」涵真忽然一喚,問:「妳怎麼在這啊?妳的肚子沒了耶,妳也生下寶寶了嗎?」

  她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而是問了另一個問題:「……妳順利生下寶寶了嗎?」

  「嗯。」她笑答,笑容裡的幸福就像此刻落進來的陽光,雪亮而溫暖,「原本醫生說很危險,我還很擔心呢,差點可能連自己的性命都不保了,但還好最後還是順利出生了。只是生產到一半我就昏過去了,沒機會看看寶寶。」

  「是嗎。」她淡淡一笑,「真是太好了。」

  「那麼采靜妳的寶寶呢?是不是也很可愛,我記得妳也是男孩呢。」

  「我的寶寶……」她的眼神頓時變得黯淡,緩緩道,「……我流產了,寶寶沒了。」

  「這樣啊……」涵真露出難過的神情,抱歉地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我不該……」

  「沒關係,至少妳順利生下來了。」她笑道,「妳一定要好好疼愛妳的寶寶喔!」

  「這是當然的!所以老公──趕快帶我去看嘛,我想看我們的寶寶。」

  「好,我一定會帶妳去看的。」他露出沒轍的表情,隨之望向了一旁的采靜,向她露出一抹感謝而愧疚的笑意。

  看見他第一次對她笑,她也欣慰地笑了,隨後悄悄離開了病房,臨走前,她忍不住回頭望了眼笑的單純的女人。

 

  ──請妳一定要好好疼愛我的孩子。

 

  ──就像妳說的,妳會將自己所知道的美好都告訴他,讓他感受這個世界的美,讓他成為這世上最最幸福的人。

 

 

  之後,她就用剩下的錢買了自己的房子,偶時一個人看看電影,逛逛街,同時也開始找一份正式工作,但更多的時間是陪在自己的母親身邊,以彌補彼此失去的時間。

  就這樣,經過了五年,母親走了,去找她深愛的父親。就在她感到寂寞時,她再度見到了涵真。

  那是在一家幼稚園外的巷子口,小男孩拉著她的手,兩個人有說有笑地走在路上。小男孩有一雙澄澈明亮的眼睛,笑容天真而燦爛。

  站在對街望著那幕畫面,她感到無比寬慰。從那以後,她就常常在相同的時間點經過那家幼稚園,或是坐在對街的一家咖啡廳內,等待他們的出現。

  直到幾個月過去,有次坐在咖啡廳的她,望著一對又一對的母子與母女從巷口出現,卻始終不見自己熟悉的身影出現,她心想,搞不好她漏看了,今天回去吧。但就在她一出咖啡廳時,一個揹著書包,穿著運動衣的國小學生卻匆匆跑進了巷子。這讓她頓時停下腳步,決定再等五分鐘。

  不久,那名國小生就牽著小天祈走了出來。如果猜得沒錯,那應該就是他們領養的兒子了。之後幾天,也都是哥哥來接弟弟,每次哥哥都跑的滿頭大汗,應該是學校放學就急忙跑過來吧。

  大概經過一週之久,當她一如往常要進去咖啡廳時,眼光的餘光中卻出現了一個熟悉的人影。但想不到的是,涵真也看見她了。看著她從對街跑到自己面前,她很驚訝她居然會記得她,都已經快六年了,她們只有產檢偶時遇到,實在不太熟。

  「妳是我懷孕時常常和我在醫院聊天的人,對嗎?叫采靜。」她緊張地問,看來是忘了她的名字。

  「我可以跟你聊聊嗎?」露出一雙懇切的目光,她問。

  「可以是可以,但妳不用接孩子嗎?」

  她垂下了頭,淡道:「晚一點再去接也是可以的,而且我有些話,不希望他聽到。」

  之後,她們就一起進入了咖啡廳。

  「我去問過醫院了,他們說我那天的確生下了男孩,還給我看出生證明書。可是我記得那時老公明明就告訴我孩子拿掉了,我還記得我很傷心,流了很多眼淚,可是為甚麼我會有一個兒子,難道我真的記錯了嗎?」

  「因為采靜妳那時也常常去醫院,就在想妳可能會知道甚麼,難道真的是我記錯了?可是為甚麼我會有這段記憶呢?」

  當涵真說完後,她沒想到她全都想起來了,一時答不上來。

  「這幾天我的腦袋都很混亂,但又不敢打電話問老公,他一定覺得我瘋了,居然會覺得自己沒有孩子,可是那段記憶真的好真實……但記憶卻和現實不一樣,真的很奇怪。」

  「……驗DNA怎麼樣?這樣就能知道了。」她嚥了嚥口水說。

  「驗過了。」她答,讓采靜頓時停止了呼吸,「他們說老公在幾年前驗過了,是親生兒子沒錯。」

  「那是父親吧?有驗過妳跟兒子的DNA嗎?」

  「他們說當時也有驗我和兒子的,是親生的沒錯。」她笑了笑,「所有事實都證明我有生過孩子,所以我想真的是我想太多了吧。」

  「那換一家醫院驗呢?」

  「哪一家驗會有差嗎?」她不解。

  這麼一問,采靜自己也不知該怎麼解釋,只是傻笑:「好像沒差喔……」

 

  涵真也跟著笑了,然後微笑道:「有差的喔。」

 

  這一剎,看見那張笑臉盈盈的臉,采靜的心倏然抽動了一下。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