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5

 

  放下水壺,采靜拿出一條抹布,開始擦乾溢出來的水,過程中的沉默讓語娟緊張了起來。一會,她才笑出聲,隨之說:「謝謝妳。」

  她走到洗手檯,邊將抹布擰乾,邊說:「聽見妳這麼說我很高興,我想是我的舉動超出一般繼母會做的事,才讓妳這麼認為的吧。」

  放下抹布,采靜側過身,靜靜說:「但天祈並不是我的親生孩子,如果妳還是不相信,我可以拿戶口名簿給妳看,好嗎?」

  抿了抿脣,語娟一句話也沒說,只是從包包裡拿出了兩張對摺在一起的紙。她打開其中一張,舉起左手,將之面向女子。而另一隻手,則將口袋裡的錄音筆偷偷打開,那是沈浩囑咐她要這麼做的,要她把兩人對話錄下來,就給了她一支錄音筆。

  看見那張紙的正面,采靜愣了下。

  「您曾經在這家醫院生下過一個男孩,日期正好是十一月二十一日,而天祈的生日則是十一月二十三日,剛好是在天祈出生的前兩天。」

  看見那張出生證明以及她淡漠的表情,采靜屏住了呼吸,半晌,才輕輕吐了一口氣,微笑道:「我曾經是有懷過一個孩子,但那孩子很早就夭折了,所以我才會把天祈當作自己孩子,因為要是那孩子還活著,應該會和天祈一樣大了吧。雖然不知道妳是從哪拿到的,但這可是侵犯隱私的行為,就算妳只是個學生,也應該明白這是不對的吧?」

  「很抱歉。」她垂眸歉疚地說,同時收起那張紙,但隨後又再度抬眸直視她說:「但就算是大人,說謊也是不對的吧?」

  冷然的神情在采靜的臉上一閃而過,她再度微笑說:「我還以為妳是很乖的孩子,妳爸媽是這樣教妳和大人說話的嗎?」

  語娟並沒有回答,只是沉默地將另一張紙也舉了起來。剎時,采靜也立時收起了臉上的笑容。

  「十一月二十三號那天,天祈的媽媽並沒有生下孩子,而是流產了。」

  「請問,天祈到底是誰的孩子?」

  時間一秒一秒地過去,望著那雙堅定而平靜的眼神,采靜深深嘆了一口氣,問:「這件事天祈知道嗎?」

  「……我還沒告訴他。」

  「妳是從哪裡拿到那兩張醫院證明的?」

  「一個人給我的,只是……這兩張都是偽造的。」

 

  沈浩給她的牛皮紙袋,她在咖啡廳時就打開了,裡頭只有三張紙,分別是兩張醫院證明書的影本及一則新聞報導。

  「所以伯母是天祈的親生媽媽。」她看著那兩張紙說。

  「是啊,不過妳怎麼看起來不怎麼驚訝?」

  思考了會,她說:「因為我一直覺得伯母就是他的親生母親,反而對於繼母這件事感到很疑惑。」然後不解地問:「可是……這兩張紙不是本人可以拿嗎?」

  望見她擔憂的表情,沈浩笑道:「那是我請人偽造的。」

  「那麼……」

  「不過,雖然是偽造,但卻是事實呢。」沈浩似乎早就知道她想問甚麼了,在她猶豫之際就已然回答了那個問題,「他的父親當時用錢收買了接生的醫院,請他們寫一份假的出生證明書,並銷毀了真正的出生證明書。」

  「簡而言之,就像移花接木,他成了那個叫作『秦涵真』的親生孩子,真正生下他的人反而流產了。」

  「天祈的爸爸為什麼要這麼做呢?」語娟疑惑地問。

  「這點我也不清楚,也許是怕被人知道有私生子,剛好正室又流產吧,因為有錢人總是很在意門面和傳宗接代,為了門面和遺產,有一些小手段也是正常的。」沈浩微笑說,但不知為何,語娟卻覺得他的語氣格外地冰冷。

 

  然而,比起那些,語娟更加明不白的是──

 

  「您為甚麼不告訴天祈,您就是他的親生媽媽呢?」

  良久,采靜都只是神情恍惚地望著地板,似乎是在想回想甚麼事。

  最後,她露出黯淡的笑容,淡淡地說:

  「因為我沒有資格當那孩子的母親。」

 

 

  每個女人都曾是相信愛情的單純女孩。

  那一年,她義無反顧地跟著男朋友一起去了美國。她不是個多麼好的女人,她也是愛錢、愛名牌、物質慾強的女人,但哪個女人沒為愛情昏頭過呢?

  她以為遇上了自己的真命天子,覺得那個人比世上一切都還要重要,所以她拋下了工作、朋友和家人,與男友一起到美國生活。

  沒想到,才不過兩年的時間,愛情就變質了。男友劈腿了。

  想起當初不顧眾人勸告,執意要與男友共度一生的她,她忽然覺得自己真傻。把甚麼都拋棄了,相信那個人會是她幸福的終點站,認為愛情比麵包重要,錢只要再一起賺就有了。覺得有些事一旦錯過了,就會是一輩子,徹底為愛沖昏了頭,卻忘了,從來就沒有天長地久的愛情。

  如果把愛情視為生命的全部,一旦失去了就是一無所有。

  也在那個時候,她與那個男人發生了一夜情。

  美國是個開放的國家,兩年的時間甚麼風流韻事她都聽過,卻沒想過自己有天會成為主角──

 

  她懷孕了。

 

  他們是在一家PUB遇見的,也許正好都是台灣人的關係,在異鄉遇見倍感親切,又正好都是來藉酒澆愁的,很快就聊起來了。

  事後,她四處打聽關於那個男人的消息,得知他的本名是胡之謙,並在一個月後再度與他見面。

 

  「妳沒有證據證明那孩子是我的。」男子淡淡地說,語氣沉穩。

  那晚她喝醉了,沒有仔細看他,如今偷偷打量著他,一襲正式的西裝,一雙沉穩的眼睛,一張清秀的五官,再加上是美國知名企業的副總,高富帥統統有,她真是幸運。

  「我可以保證這個孩子是絕對你的,只要生出來驗DNA就能證明了。」

  見她那麼肯定,男人似乎也信了,開口問:「妳要多少錢?」

  「我不要錢。」她微笑,「我要你認這個孩子。」

  男人面無表情的臉終於有了些變化,他擰了擰眉,問:「甚麼意思?」

  「我調查過了,雖然你已經結婚,也有一個兒子,但那個兒子不是你們親生的,而是你們在育幼院領養的,因為你的妻子一直生不出孩子,所以決定認養的,對嗎?」她反問,見他不願回應,她依舊平靜地繼續說:「可是我肚裡的孩子是你真正的骨肉,是你的親生兒子,像你們這種有錢的世家,不都很在意傳宗接代的嗎?不然怎麼會認養一個沒有血緣關係的繼承人呢?」

  她再度微笑:「他是你的親骨肉,我希望無論是實際上,還是名義上都是如此,我希望你能認這個兒子,負起父親的責任。」

  半晌,他都沒有回答,害得她臉上的笑也有些僵硬了。他倒是說句話啊?她都說得這麼明白了?

  「林采靜小姐。」他喚。

  「是。」她溫柔地應了一聲。

  「那晚我喝多了,才會發生那種事,我會負起這個責任,妳要多少錢我都可以給妳,但孩子的事請妳三思。妳還年輕,我相信追妳的男人絕對是有的,可是我已經是個有家室的男人,我無法給妳保證。」

  「你這是甚麼意思……」

  「我的妻子一週前懷孕了,妳肚裡的孩子是見不得人的私生子,我不會承認那個孩子的,為了妳好,我希望妳拿掉。我也知道這樣做會造成妳身體的傷害,但我想沒有一個女人願意當破壞別人家庭的第三者,或是做二房,像妳這樣的女人值得更好的男人愛妳。」

  「就這樣?」她笑問。

  「妳要多少錢都可以,只要是我能力所及的,我都可以幫忙。」

  「一億。」她忽然道,「美元。」

  這也讓那男人愣一下。

  「如果付不出來,就不要叫我拿掉這個孩子。」她冷冷道,「在你眼裡他也許只是私生子,但在我眼裡,他是我唯一的孩子,現在在我肚子裡的是一個生命,要我做扼殺生命的事,我做不到。」

  一時,男人嘆了一口氣,難耐地問:「妳無論如何都要生下這個孩子?」

  「沒錯。」她堅定地說,「而且我會要你承認他,就算你現在不承認,他是你親生兒子的事實也永遠不會改變。」

 

  那就是她和他的第二次見面。

  儘管她說要生下孩子,他還是給了她一百萬美金,希望她能拿這些錢好好生活,找一個好男人嫁了。

  為了順利生下孩子,她回到了台灣。比起在美國沒什麼熟人生孩子,她還是想在熟悉,有人可以照應的台灣生下這個孩子。

  那段時間,她也請人調查了那個男人在台灣的妻小,並選了與他妻子相同的醫院做產檢。原因無他,除了想看看他的妻子,就是認為這樣能夠見到他。然而,直到生下孩子,她都沒看見那男人進醫院,只有偶爾會遇到他的妻子。

  他的妻子叫秦涵真,是個很單純的人,笑起來有些傻氣,臉上總是笑容滿面,而且非常愛肚裡的孩子,只要誰和她聊起關於寶寶的事,她就會不自覺撫摸肚子,露出幸福而期待的表情。她說,這是上天賜給她最珍貴的禮物,就算犧牲生命,她也一定要生下這個孩子,然後將自己所知道的美好都告訴他,讓他感受這個世界的美,成為這世上最最幸福的人。

 

  那一年,采靜比預產期早了一週生下了孩子。當第二天準備要去看保溫箱裡的孩子時,他再度遇見了之謙。

 

  那天,緊急被送到醫院的涵真流產了。

  如果堅持要生下孩子,母親的性命就會不保,而且也不能保證孩子就真的能順利出生,所以在這種情況下,之謙放棄了孩子,選擇了母親。

  「你改變心意了嗎?」見到病房外一臉頹廢的男人,她走到他面前,笑問,「你的孩子現在就在保溫箱裡,你可以去看看,是個非常健康的男孩呢。」

  半晌,坐在椅子上的男人緩緩抬起臉,平靜道:「我說過,妳要多少錢我都盡量給妳,但孩子……我是絕對不會承認的。」

  「為甚麼?」她不解地問,「我可以保證他的身上流著的是你的血,只要驗DNA就可以證明了。現在你的妻子也流產了,可能再也不能生了,要不是我生下了那個孩子,你們家現在已經絕子絕孫了。」

  「還是說你怕被說是外遇?怕家醜外揚,有錢人有個私生子很正常的不是嗎?更何況是你的妻子不能生,所以找別的女人也是很正常的。」

  「私生子、外遇?」忽地,他笑了下,望見那抹詭異的笑容,她感到一陣心悸。

  「妳以為我在乎這些?」望著手術室,他笑出聲,「妳以為妳是誰,那個孩子流著我的血又如何。我只知道,他不是涵真的孩子,不是我最愛的女人的孩子!」

  「我和妳之間發生的事只是一場意外,要不是那時候公司營運發生問題,壓得我喘不過氣,找不到地方發洩,那個孩子根本不會出生。我打從一開始就要妳拿掉那個孩子,因為我絕對不會承認那孩子的存在,我不在乎能不能讓爸媽抱到孫子,我只在乎我最愛的女人快不快樂,只要她能活著,我可以不要孩子,就像現在!」

  是啊,孩子算什麼……

  他可以簽下同意書,就為了保住她最愛的女人的性命,那怕她進手術室前死死抓住他的手,苦苦哀求他千萬要守住孩子,守住這個得來不易的生命……

  可是,這場交易太不公平了,就算以一個人的性命為賭注,也可能會全盤皆輸,兩個生命都失去了。那麼……

 

  『不要、我不要拿掉孩子……』

  『之謙拜託你……絕對要守住這個孩子……就算犧牲我的生命也沒關係,只要……只要孩子平安……』

 

  至少,也請一定要讓涵真活下來。

 

  看著椅子上的男人忽然一手抱著頭,流著無聲的眼淚,采靜愣住了。她轉過頭,失神地望著手術室,那一刻,她忽然明白什麼。

  一次的傷害,讓她再也不相信真愛,錢與名利成為了她活下去的動力,為了這個目的,她甚至不惜以自己的孩子作為籌碼。如果順利的話,她甚至想要毀了別人的家庭,得到一個她根本不愛的男人,只因為他有錢,是最理想的男人。

  現在,躺在手術室仍昏迷不醒的女人,雖然沒有了孩子,卻擁有了她這輩子最想要的東西。

  她不是不想要,只是覺得這世上絕對不可能存在,所以才會去追求可以掌握的,像是財富,因為它們絕對不會背叛自己。但直到現在這一刻,她才發現自己內心最渴望的不是錢,也不是名,只是一個願意一輩子愛自己的男人而已。

  她渴望被愛,渴望有一天能和這樣的人組成一個家庭,但她卻犯了一個大錯,她生下的孩子可能永遠也得不到親生父親的疼愛,就連她……可能也永遠得不到愛了。

 

  可是──命運往往出乎意料。

  涵真在得知自己失去了孩子後,就在當天晚上──

 

 

 

 

 

  自殺了。

 

  _______________

 

   ღ∴°小雜言。°★

 

  在此要說一件重大的消息,《羽憶》要日更了喔!

  因為參加了POPO舉辦的夏日日更比賽,所以未來的十四天會以POPO為主,blog的更新會比POPO晚一天(因為一次要在兩個地方更新,盡量減少壓力,以免出錯失去比賽資格了(>"<))。 

  所以,明天blog不會更新,星期一開始才日更十四天(加今天總共十五篇)。 

 

  更新完畢後,某優就要小小休息一下,把剩下的《星黑戀影》貼上來,大概兩個禮拜的時間才會再更新《羽憶》。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