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出醫院,沒多久,她就遇到了男生。

  見他出現在自己面前,她是徹底傻住了,忘了自己難看的哭臉正映入他澄澈的瞳眸,只是愕然問:「你、你怎麼在這?」

  沒想到答案更令她錯愕。

  「妳忘拿薑茶啊!」

  所以他就特地幫她送到了醫院,假如是這樣,那麼這個特地……也太不合乎常理了吧?

  直到事後她才知道,他還特地向老師問她去了哪裡,以及特地搭計程車來這,甚至還因為薑茶涼了,又特地再幫她買了一杯。

  後來,他們兩個就找了一塊遠離人群的安靜地方。

  她把自己的遭遇,以及剛剛在醫院的事都告訴了男生。

  在這之前,她從沒把這些事告訴任何一個人,因為她不希望被人看見她悲慘的這一面,不只是怕被嘲笑,也是不喜歡那些憐憫的眼光。

  然而,當她說完自己的遭遇後,除了爽快外,卻是反而疑惑起男生臉上的表情,她很確定那不是嘲笑,但也不是憐憫。

  因為她從沒想過,會有人的童年比她更戲劇化,所以才一時沒察覺出,男生臉上所流露的情緒,不是同情,而是一種同病相憐的悲傷。

  也就因為那份相似的悲傷,他才會接近她,告訴她:

  「所以為了妳所愛的人,妳要變得更堅強啊。」

 

    ※ ※ ※

 

  揭開了多年的恨與悲傷所製造的迷霧,她回到醫院,確定那女人已經離開了,才走進病房,尋得那些被迷霧遮蔽的真相與過去,也尋得內心渴望的答案──

  「當年有個男生和我同時在追妳媽媽,我們都非常喜歡妳媽媽,哪怕最後妳媽媽選擇了我,他也說如果我要是傷害了妳媽,或是讓她吃苦,他一定會再把妳媽搶回去。」

  「對不起依玲,我真的……不忍再看妳媽媽跟著我吃苦。」

  「所以你要她離開你,也離開我?」站在病床邊,她冷冷問。

  他沒有回答,只是再重複了一次:「對不起,是爸爸對不起妳……」

  「為什麼?就因為你那麼愛她,愛她愛到就算離開了你,你也願意?」

  靜默片刻,病床上的男人緩緩點了下,再度重複著:「對不起……」

  「那……媽媽有拒絕嗎?」半晌,她語帶顫抖地問,「媽媽一開始有拒絕那個男人嗎?」

  依玲的目光緊緊盯著床上的人,她感覺她的心跳忽然急促了起來,害怕與希望宛如在內心拉扯。

  「……她說她無論如何都要跟我在一起。」

  但卻只覺掉入了更深的一層迷霧之中。

  「那媽媽她為什麼……」為什麼還要離開呢?真的只是因為爸爸要她離開,她就選擇離開了嗎?

  「她懷孕了。」他再度開口,聲音低啞,「雖然當時的經濟狀況根本沒錢再養一個孩子,但妳媽媽還是說無論如何都要生下來。」

  「其實妳媽是不易懷孕的體質,因此當時常常被妳奶奶罵沒用,但我們還是跑遍了很多診所求診,才終於有了妳。對她而言,再次擁有一個孩子,是一個奇蹟,她不忍心親手殺死這個奇蹟,殺死我們倆的孩子。但也在那個時候,那個男人出現了,他說他願意騙他的父母,妳媽媽肚裡的小孩是他的,只要妳媽媽願意離開我。」

  「其實妳媽媽當時有想要帶妳一起離開,只是那個男人不同意,而且我也怕妳媽帶著妳一起過去,會影響他們家的人對她的印象。」

  「對不起,依玲……是爸爸對不起妳。」他哽咽的說,面容憔悴。

  如今,她才清楚看見歲月在他臉上刻下的痕跡,也才明白那句話一直以來都不是什麼安慰,而是對她真正的歉疚。

  因為相愛,所以才會決定放手?這是小時候的她從未想過的事,甚至連現在,她都還是不太明白,因為在她的認知裡,相愛的兩個人不就應該在一起嗎?那又為甚麼捨得分開呢?

  「爸……」忽地,她低低的喊,向病床上的人問:「你愛我嗎?」

  葉父頓時抬頭盯著她,就見女生的眼角有淚光閃爍。半晌,他揚起一臉慈藹的笑容,伸出一隻手,摸了摸她此時低垂的頭頂,最後溫柔的說:「當然囉,我的小公主。」

  四年了,她擁有的東西也一件件的消失,豪華的房子,美麗的媽媽,純真的童年,以及那個置生於童話故事裡的她。

  曾經,她將這一切之所以會消失的原因歸咎於自己狠心的母親,並以一張驕傲自恃的面具藏起自己最不願讓人知道的那一面。

  失去了許多,只剩下單親與貧窮的她。

  可是,儘管「失去」了,卻還有「只剩」。

  「爸……你一定要好起來,一定要動手術,一定要好好休息!而且,我不會去和媽媽住的,永遠也不會,我要一直陪著你,不然等你老了,誰來照顧你?」她說,語氣聽來雖然有些兇狠,但因有止不住的哽咽聲混雜其中,聽得出有幾分笨拙的窩心。

  「你在醫院的這段時間我會好好照顧自己,你不用擔心,我也不會亂花錢,會好好吃飯,會乖乖上學。因為我已經長大了,不用你再操心了。」

  「所以你一定要好起來!不然我就要變成孤兒了,要是你讓我變成孤兒,我到時一定會比你讓媽媽離開我時,更加痛恨你!」

  夜,很深,病房裡女生的哭聲細碎而清晰。

  因為失去了太多,所以才明白自己還剩什麼,或還有什麼。

  她可以不要漂亮的房子,不要美麗的媽媽,也不渴望能再次擁有一切。因為對現在的她來說,眼前的這個人,就是她的全世界。

 

  失去他,她才真的是一無所有。

 

  雖然說著一連串帶有威脅意味的話語,但在她的臉上卻沒有一絲憤怒,而是早已淚流滿面,只能不斷擦著眼淚。這也讓葉父不禁再度一笑,並且再次摸了摸她的髮頭,眼底是充滿對她的溺愛與慈祥。

  身為孩子的我們,不只不懂世事的殘酷,能做的也太少,甚至可以說什麼也做不了。

  唯一能做的,就是在他們面前停止哭泣,隨之咧嘴一笑,告訴他們:

  「說好了囉,你一定要好起來……不然我一定會恨你!」

  告訴他們,不用擔心,至少不要讓他們操心。

 

 

  離開醫院後,夜已深,但男生仍坐在醫院外的椅子等她,她雖然感到驚訝,但卻不再對他反感了,反而主動走過去,坐到他旁邊,告訴他方才在病房裡經過。

  說著說著,就也不自覺地聊起天來了。

  「不過,我真沒想到像你這麼幼稚的人,也能說出那麼有意義的話啊。」

  「嘿嘿,哪裡的話。」男生也不自覺的笑了,「其實是幼稚園的一個女生告訴我的。」

  「幼稚園就能說出這麼懂事的話?」她面露訝異,接著笑說。

  「她說她是從八點檔看來的。」

  「還以為真有幼稚園的小孩能說出麼勉勵人心的話呢。」

  聞言,男生只是抿著笑,繼而說:「她說她爸媽常常為了錢的事而煩惱,家裡沒什麼錢,可是自己還只是個小孩子,什麼也做不了,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讓爸媽操心。所以她告訴自己得堅強,才不會再增加爸媽的煩惱。」

  「記得那天她第一次來到幼稚園,一般來說第一次來幼稚園小孩都會因為爸媽不在身邊而哭鬧,但她不但一滴眼淚也沒流,反而還不斷安慰身邊哭鬧的弟弟。」

  「那真的是挺懂事的。不過你能記到現在,也不簡單。」

  半晌,他笑而不語。

  男生抬頭望向因佇立了高樓而顯窄小的天空,黑夜臨著金光耀目的商業區,如被人遺忘似的,幽寂清冷,又如同被星星和月亮遺棄,只有孤寂。

  「因為這句話也讓當時失去母親的我再度振作起來。」他的目光遙遠,彷彿所見的不只是上頭清冷的黑夜,而是更遠更遠的一片風景,令女生一時愣了下。她沒有開口發問,只是等待他繼續往下說。

  「我不是說當時我每天都在哭,那段時間我哥看不下去,呃……應該說是聽不下,因為我真的太吵了,所以開始不斷安慰我,希望我不要再哭了,就告訴我:『你再這樣哭,在天上的媽媽不會開心的,給我笑!笑!聽到沒小子!』」

  女生無語了,愣道:「那是安慰嗎?我怎麼覺得是恐嚇?」 

  男生哈哈大笑:「我哥就是那樣,誰叫我那幾天每天都哭得肝腸寸斷,害他都不能專心寫作業。」

  「不過啊,我真的就沒再哭了。我想起那個女生曾告訴我的話,所以為了媽媽,為了哥哥,我要變得堅強,這樣才不會讓他們操心。」忽地,他的語氣顯得有些落寞,「只是當我再回到幼稚園,那個女生卻轉走了,聽說是沒錢再繼續讀幼稚園了。那時我連她的名字都還沒記住呢。」

  似乎在這刻,女生察覺到男生方才眼底的那片風景,是存在一個除了他以外都不會知道的靜謐地方。

  「那麼我是不是也要謝謝那個女生呢?」女生再度笑了,「因為她告訴了你,我今天才有機會聽見這句話,要不然依你這種幼稚的個性,要擠出這麼感性的話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有時我還是會感性一下的好不好?」男生反駁,「倒是妳這麼高傲,應該從沒低聲安慰過人吧?」

  「我是那麼沒血沒淚的人吧?我再怎麼高傲,再怎麼不願和別人低頭,也不至於一句安慰的話都說不出來吧,你把我看成什麼了啊。」  

  「是是是,妳還是有那麼一點血淚的。」

  「甚麼一點啊!是很多點吧?」

  「如果妳昨天沒有狠狠的修理我,真的是超多點的。」

  「那是你太白目了,欠修理好不好?」

  「我本來是開玩笑的,我怎麼會知道妳真的那個……呃……」

  見他臉紅語塞,她莞爾一笑:「算了,看在你特地送薑茶給我,我就原諒你啦。」與此同時,她也拿起薑茶,露出一臉爽朗的笑容,男生的雙眼這時也瞇成了一條線,露出了一抹笑容與之回應。

  夜幕低垂,一簇簇繁華絢爛的光綻放在幽黑的黑夜之下。

  那些往來匆匆的行人都沒看見,在一塊離人群有些距離的靜僻角落裡,正有著與這座繁華絢爛的城市格格不入的朗朗笑聲。

  如同被絢爛的霓虹遮蔽的天空,那些笑聲,在這個繁忙大城市裡顯得微不足道而易被忽視。

  但,倘若整座城市的光在一瞬間全都消失,只剩杳然黑暗,就會發現,夜空裡的星星擁有比整座城市的霓虹燈光,都要深刻人心的永恆光芒。

 

  也在那一天,他的名字,深深進駐了女生的心中──

 

  胡天祈。

 

 

 

 

  番外—依玲篇/完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