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時候,總相信這個世界會如童話般那麼美好。公主與王子相愛,最後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一起,直到永遠。

  直到有天,看見某部卡通裡有個主角這麼說:

  「你覺得王子跟公主從此就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了嗎?對他們來說,接下來在一起生活才是考驗咧,他們可能會發現彼此的壞習慣,然後爭吵的次數越來越多,你沒聽過有妻子受不了丈夫刷牙,牙膏從後面擠就離婚的嗎?所以怎麼可能有彼此相愛就永遠幸福這種事啊,多的是在一起後才發現自己跟對方有多不合。」

  於是,小依玲就開始思考,公主與王子在一起後,就真的會幸福一輩子嗎?

  當時年幼的她思索了這個答案許久,直到某一天晚上,她確定了那個問題的答案──

  是不會。

 

  「哇,妳的芭比娃娃有好多衣服,而且每件都好漂亮喔!」一個小女生驚呼,馬上引來了不少同班女生們的注意。

  「不會吧!妳還有衣櫃耶,這些一定很貴吧?」

  「好羨慕妳喔依玲,妳爸媽都會買這麼多芭比娃娃和衣服給妳,哪像我媽都說這些會浪費錢,都不買給我。」

  這天是一學期一次的同樂會,老師允許每個人都可以帶零食和玩具來同樂。所以小依玲帶了家中所有的芭比娃娃。見小依玲擁有那麼多精美的娃娃和衣服,每個小女生也無一不是羨慕,紛紛聚到小依玲的座位一起玩娃娃。

  「依玲妳家裡有沒有那個啊,就是可以把紙變成立體貼紙的機器。」

  「有啊,如果妳想玩,下次同樂會我下次可以帶來學校。」

  「真的嗎?超感謝妳的,我們說好囉,下次要帶喔!」

  「那依玲妳家有沒有那個黏土啊,我看廣告裡有介紹可以做漢堡、冰淇淋的,我好想玩玩看喔。」 

  「沒有耶。」小依玲有些懊惱,但隨後再度一笑,「不過我可以叫我爸買給我,下次同樂會就可以帶來了。」

  一聽,那個小女生忍不住開心的大聲歡呼。

  「依玲妳真的好好喔,家裡那麼有錢,爸媽又都是帥哥美女,要什麼有什麼,根本就是公主嘛。」其中一個替芭比娃娃換衣服的女生說,眼裡盡是對小依玲的羨慕。

  小依玲則是始終保持笑容,毫不害羞的收下女同學們向她投來的羨慕眼神。

 

  「媽媽,今天同樂會大家都說好羨慕我耶!」

  晚上,坐在餐桌前的小依玲向正從廚房裡走出來的葉母興奮地說,此時的葉母正小心翼翼的端出一鍋燉牛肉。

  「真的嗎?」一旁,葉父面露好奇地問。

  「是啊,大家都說我有好多的芭比娃娃,還有帥氣的爸爸和美麗的媽媽呢!」

  「所以我們的小公主今天同學樂玩得很開心囉。」將燉牛肉放到餐桌上後,葉母拉開椅子坐下。

  「嗯,超開心的!好希望下次的同樂會趕快來喔!」

  看見小依玲臉上洋溢著笑容,葉父和葉母的嘴角此時也都忍不住向上微微揚起。

  一家人愉快的晚餐時光,也因小依玲今日臉上特別燦爛幸福的笑容,比起平日更加的熱鬧了。

  從小,她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同學們最羨慕的對象。豪華的大房子、帥氣的爸爸、美麗的媽媽、無數的玩具,她擁有眾人稱羨的一切,她的世界就像童話,她的父母是國王和皇后,而她則是他們唯一的公主。只要是她想要,父母從來不會吝嗇,對她從來就只有溺愛。

  然而再怎麼美好的童話,終究抵不過現實的殘酷。

  那一年──

  爸爸的公司破產了。

  「爸爸,我想要這個,買給我好不好?」那晚,小依玲拿著玩具的廣告單來到葉父面前。

  葉父只看了一眼,說:「依玲啊,爸爸現在不能買給妳。」

  「為甚麼?我跟同學說好同樂會要帶去的耶!」

  「爸爸真的沒辦法,對不起。」

  「可是我一定要買!不然同學一定會說我不守信用的!」 

  「等爸爸有錢了一定會買給妳的,在那之前妳就忍耐一下,好不好?」

  「那是多久?我要等多久?同樂會就在下禮拜了耶!」

  「依玲啊,妳要體諒爸爸。」出聲的是葉母,她蹲下身,雙手輕輕抱住了小依玲。

  「我不管、我不管!爸爸你一定要買給我!不然我會被同學笑的!」

  「依玲!」這次葉母加重了說話的語氣,「別再無理取鬧了,我們家現在沒那個錢買這些玩具。」

  「可是……我就是一定要買啊!買給我嘛、買給我!」小依玲的眼眶漸漸泛紅,直到最後流下了一顆又一顆斗大的淚珠,「嗚嗚……以前你們都會買我的啊!為甚麼……」

  那一天,小依玲哭了一整晚。

  但真正令她難過的是無論她怎麼哭,爸爸媽媽終究無動於衷,任憑她哭她鬧,也不會如以往那麼溫柔的安慰她。

  同樂會那天,因為沒有帶約定好的玩具,她被女同學鄙視,說是大騙子。

  從那時候起,小依玲發現她所擁有的東西,一件一件的消失了。

  她再也無法想要什麼就有什麼,也無法再住在華麗的大房子裡,最後,就連自己所愛的媽媽,都拋下了她……

  那晚,跪在地上的她,緊緊抱著媽媽的一隻腳,哭著不斷哀求媽媽不要離開她,她發誓她會當好孩子,會乖乖聽話,再也不會無理取鬧。然而一旁的葉父卻反而將她從葉母身上拉開,讓葉母離開。

  她忘不了,當她從爸爸手中掙開,一路追到一樓時,所看見那個畫面。

  一個男子迅速走出車內,幫媽媽開了門後就把行李放到了後車廂。從頭到尾母親都沒有回過頭看她一眼,無論她怎麼哭喊,她還是毅然搭上了那個男人的車。

 

  當晚,小依玲離家出走了。

  葉父非常著急,吃不下也睡不著,整整兩天都在找小依玲,直到最後是警局打來說找到人了。

  到了警局後,葉父馬上就看見了坐在角落的小依玲。

  「媽媽呢?」一見到葉父,小依玲只是面露茫然的問,不禁也讓葉父一時間愣住了。

  「媽媽為甚麼沒來?為甚麼她沒來!」她大喊,眼淚隨之流了下來,「嗚嗚……為甚麼媽媽沒有來?她真的不要我了嗎?」

  「媽媽真的不要我了!媽媽她真的不要依玲了!為甚麼!為甚麼她不要我了……嗚嗚……」

  那刻,葉父將淚流滿面的小依玲擁入懷中,哽咽地說:「是爸爸沒用,是爸爸沒用啊,對不起依玲……」

  「是爸爸對不起妳……」

  從此,她的世界再也不如童話般美好,她再也不是人人稱羨的公主。

  小學三年級,她因為沒有媽媽,又是低收入戶,被不少同學嘲笑和鄙視。

  「我的手錶不見了!」

  「怎麼會?妳不是一直戴在身上嗎?」

  「體育課的時候我拿下來放桌上,但現在不見了。」

  一時間,不少女同學都聚在了一起。依玲原本也打算上前關心,沒想到才一離開坐位,一個女生就像她走來,一臉懷疑地問:「是妳偷的吧?」

  聞言,依玲愣了愣,隨之好笑地說:「我幹嘛要偷啊?」

  「妳那麼窮,不是妳會是誰?」

  「我沒有偷。」依玲咬牙,隱忍怒氣道,「那種破錶我才不稀罕。」

  「妳說什麼!」這句話似乎也激怒了那個女同學,她氣得拍桌,「明明就是妳,還不承認!」同時也引來了不少議論紛紛的同學。

  「好,既然妳說不是。就讓我們翻翻看妳的書包。」

  如果說她這輩子有受過什麼屈辱,那就是低聲向人道歉。

  幾乎是所有陳年賤招,在她的書包裡偷偷放贓物,以至她無論怎麼否認都沒有一個人相信她,就連後來趕到的班導,也都希望她能好好道歉。

  目光猶如一道道足以戳刺心臟的利劍,每個人無一不是在勸她道歉。

  她的手緊緊握成了拳,垂放在身體兩邊,女生們圍繞在她的周圍,男生們在旁看戲。若還有什麼更令人諷刺的,就是受害者一臉善良的說:「沒關係啦,我相信依玲也不是故意的。」

  於是,受害者贏來了更多的同情,而她則獲得了更多的鄙夷。

  「對不起。」她一字一地說,眼神冷酷。

  自此之後,除非是自己主動開口,她絕不會在眾人的注目之下道歉,特別還是一群人逼她道歉,是她厭惡至極的。  

  然而儘管她常被班上同學瞧不起,卻仍無法掩蓋她自身越漸亮麗的氣息。她擁有和那女人極為相似的五官,甚至,比那女人還要美麗。

  同時,她也漸漸發現人類都是看表面的動物,不少同學開始主動向她示好,而她率直的個性也獲得不少人的青睞,那些鄙夷的眼光也漸漸變成了同情與憐憫。

  也在那個時候,她發現原來外表也可以成為報復的工具。

  她讓全班排擠之前陷害她是小偷的女生,而當時飾演受害者的女生則成了一株牆頭草,想要和她成為朋友。儘管當時她心裡對她滿是鄙夷,但卻也懶得報復,因為沒必要多樹立敵人。

  也從那時候起,她知道自己再也不會是公主,所以既然如此,那就當女王吧。看似高貴而高高在上,實際上卻是孤獨寂寞,但至少不用再向誰低頭。

 

  所以,哪怕她心底渴望成為人見人愛的公主,她也甘願成為孤單寂寞的女王。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