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失去(5)

 

  平靜的樂聲靜靜徜徉在空氣中,會場裡的師生無一不沉醉在此刻優美的歌聲裡。

  舞臺上,媛心正在演唱,偉傑在旁伴奏,歌聲一下婉轉,一下高亢,悅耳動聽。  

  隨著琴聲戛然而止,一陣熱烈的掌聲接著響起,底下的觀眾紛紛向他們投來了讚賞的眼神。

  只是對臺上的那兩人來說,心裡掛念的並不是觀眾的讚賞。他們現在之所以站在臺上,不過是為了要拖延時間罷了。

  然而,會場的大門卻始終沒有任何人進出。

  「媛心……妳還要繼續唱嗎?」偉傑低聲問,未被鎂光燈映照的身影看起來有些疲倦。

  媛心並沒有看向偉傑,視線依舊落在會場門口,「是的……不好意思,還要麻煩你再彈一首了。」

  她的內心感到越來越沉重,雖然知道亞依他們不可能這麼快趕回來,但她還是想試著挽救,將頒獎時間延後。

  「可是妳已經連唱了三首……」偉傑面露擔憂,雖然底下的觀眾並沒有感到厭倦,但持續唱三首……就算不累,喉嚨也一定會感到乾澀。

  「但我還是得唱……」媛心揚起一抹笑,「因為我相信他們一定能趕回來的。」

  「所以在此之前,請你幫我,我一定要拖延時間。」看著她堅定的神情,偉傑露出了一抹無奈的笑容,看來真的只能等亞依他們回來了。

  「我知道了。」他的雙手再度在琴鍵上飛舞,隨之而來的,是一陣美妙的琴聲。

  媛心再度揚起了一抹充滿自信的笑容,隨之環視臺下的觀眾,雖然明知他們不在這裡,但她百分之百相信他們會趕回來的……

  一定會的……

  「接下來,還要為大家帶來另一首──」

 

  「媛心她……居然還要唱……」隨著優美的歌聲再度縈繞會場,雖然聽不出一絲疲憊或乾澀,卻仍讓童憶蝶感到不可置信。

  身旁的韓司炎也感到疑惑,媛心平日極少觸碰音樂,但今天居然破天荒開金嗓唱歌,想必其中一定有甚麼隱情。

  「不過話說回來,亞依也還沒到……要是校花得主遲到,那是會失去資格的對吧?」雖說她曾經很討厭亞依,但要不是亞依,她也許永遠都不會察覺到司炎的心意。

  「嗯,這樣下去,亞依或許真的會失去資格也說不定。」韓司炎回應,但腦中卻兀然閃過了一個猜測。

  雪白的光束靜靜縈繞著媛心和偉傑,他們看似沉浸在音樂裡,但媛心卻不時會望向某個方向。

  難道,是在等亞依嗎,所以才一直拖延頒獎時間?

  「憶蝶,妳希望亞依贏得校花比賽嗎?」

  聽見這個問題,憶蝶有些不知所措。她抬頭看向他,他的表情一點都不像在開玩笑,好像很重視她的回答是對或錯。

  「你……為甚麼要問我這個問題?」

  「我是校草,所以我有先看過妳們的分數,妳是第二名,假如亞依直到最後都沒出現,那麼妳就會是這一屆的校花。」

 

  「因為她搶走了原本應該屬於我的東西。」

  「只要我能夠贏到校花的頭銜,就有可以讓司炎回頭看我的機會,也就有可以和他匹配的資格,但妳的出現讓一切都不一樣了!」

  「司炎應該是屬於我的,我這麼喜歡他,為他全心全意付出,一直以來都是!」

  「是妳──是妳奪走了!」

 

  灰暗的舞臺底下,忽然間──

  她笑了,看不出是在嘲諷自己,還是真的感到欣慰。

  「她是奪走了原本屬於我的東西,讓我一切的努力全都白費了……」她的眼底彷彿閃爍著光芒,「但是,我很感謝亞依。」

 

  「妳才是外表看似天使,內心卻不一的人。」

  「想要我的一切就靠自己的實力搶,就算我現在全都給妳,妳也未必能全然得到。」

 

  「要不是亞依,我們現在也不會在一起吧?」她輕輕挽住少年的胳膊,依偎在他的肩上,「況且這也是亞依她憑實力得到的呀……」

  不知是不是歌聲太柔美動聽,她感覺有些醉了,醉心於此刻的平靜與欣慰之情中。

  「既然妳這麼說了……」韓司炎閉上了雙眼,輕撫著她的長髮,「那我知道了。」

  半晌,他再度睜開雙眼,視線落定在臺上的媛心身上。

  偵探社……

  十年過去,沒想到還會有人再次申請,而且成員都是企業界有名的千金少爺,真是令人意想不到。

 

  「楓晨、亞依,你們找到炸彈了嗎?」對講機傳來了翔羽擔憂的聲音。

  亞依立刻應了一聲,「還沒。」

  「我也沒找到可疑的地方。」楓晨耙了耙凌亂的黑髮。

  「還沒呀,我還以為你一定可以很快找到的,沒想到這麼遜!」憫希幾乎是分秒不差地出聲,聲音裡少不了數落的意味。

  楓晨咬了咬牙,隱忍內心滋生的怒火,「那如果是妳,可以找得到嗎?」

  「是是是,我很清楚自己的能力,不用你提醒……真是,每次有做不到的事都跟我比,好讓自己不要那麼丟臉,實在是喔……」憫希故作無奈,長嘆了一聲。

  「甚麼總是跟妳比,那同時也是在貶低我自己耶?」楓晨也故作無奈地嘆了口氣。

  「影楓晨……你這甚麼意思!」

  「我相信妳沒那麼笨,應該聽得出來。」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彷彿忘了還有其他更重要的事情。

  「告訴你!下次再罵我……」

  「拜託一下,現在是甚麼情況?你們兩個還有時間鬥嘴。」聽不下去的是翔羽,他無奈斥道,同時澆熄了兩人之間的戰火。

  驚覺到出糗的兩人,這時也不敢再開口,以免再次引起不必要的紛爭。

  「對不起……」兩人就像是做錯事的大孩子,異口同聲說。

  「算了,我只是想告訴你和亞依,炸彈可能的位置。」翔羽此時正站在廢棄大樓外。他仰起臉,凝望其中一間教室,那間教室的一扇窗戶被打破了,特別醒目。

  靜蕩蕩的走廊上,亞依緩步而行,聽到翔羽的這句話,她頓時停下腳步,這時也才發覺楓晨和憫希的鬥嘴已經結束了。

  「你們到剛剛關我和憫希的二樓教室,那間教室有一扇窗戶是破的。」

  「知道了。」

  「了解。」

  楓晨和亞依同時應了一聲,隨即朝同個地方跑去。少年的動作迅速俐落,少女的長髮也絲毫沒有影響她的行動,敏捷如風。

  兩人穿過長長的走廊,在一間間空教室穿梭。

  「奇怪,可是我剛剛甚麼也沒看到啊,會有炸彈嗎?」憫希同翔羽站在樹蔭底下,表情困惑。

  只見翔羽眼裡有道深不可測的光芒,「如果剛剛仔細聽的話,會聽到時鐘的滴答聲。」

  憫希更加疑惑了,歪頭一問:「這跟炸彈有甚麼關係嗎?」

  他沒有馬上回答她的問題,只是低下頭,嘴角揚起一抹弧度,像在盤算甚麼。

  此時,一旁鬱鬱蔥蔥的樹叢隱約發出了細微的聲響。

  「楓晨,我有一個人計畫,你聽聽看。」語畢,他再度抬眸,定睛望著那一扇玻璃碎裂的窗戶。深藍色的髮絲隨風飄揚,他的嘴角正勾起一抹充滿邪氣的弧度。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