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對天才的復仇,開始(8) 

 

  教堂門口。

  停著一輛亮眼的紅色保時捷。

  前座的司機迅速從車內走出來,繞過車頭,為車內的少女打開車門。

  黑色馬靴率先踏入地面,少女擁有一雙美麗的褐色雙眼,五官如法國洋娃娃般精緻,全身上下散發出高貴而優雅的氣質。

  教堂內一片昏暗,只有些許的月光從窗外灑進。

  媛心緩緩步入教堂,古典的歐式雕刻讓人宛如置身歐洲。

  她走到一扇老舊的紅褐色木門前,猶豫了會才轉開門把,木門頓時發出咿咿啊啊的聲響。

  裡面堆放了許多雜物,她的視線落在了一位老婦人身上。

  老婦人正在搬一箱重物,看起來十分吃力。

  媛心靜靜望著這抹熟稔的背影。

  「是誰在那啊?」老婦人放下手中的重物,似乎是從玻璃窗的反射察覺到身後有人。

  老婦人捶了捶自己的背部,轉身望向門口,臉上隨即流露一絲驚詫:「妳、妳是樂嗎?」

  雖然光線昏暗,看不清老婦人的表情,但話語裡的吃驚與喜悅,仍讓媛心不自覺揚起了一抹無聲的笑容。

  「妳怎麼在這呀?」

  媛心沒有回答,只是用手輕輕壓住聲帶,搖了搖頭,表示她的無奈。

  「怎麼了,不能說話嗎?」

  她點點頭,慶幸老婦人能理解她的意思。

  「妳變得很成熟,跟妳母親一樣了。」老婦人露出一臉和藹的笑容。

  聽見這句讚美,媛心感覺左手腕的虎口處有些發疼,不由得以另一隻手輕輕按住。

  察覺到少女這個細微的動作,老婦人再度笑問:「妳有心事嗎?過來坐吧。」

  老婦人弄了一個空位,而她也沒有拒絕,在她身旁坐下。

  「還記得妳小時候時常來這裡彈鋼琴呢。」老婦人憶道,「妳母親那時真的幫了教堂和育幼院很多忙,都不知該怎麼感謝她了。」

  媛心靜靜聽著,從小,母親就常常帶她來這間教堂,也時常捐錢救濟這裡的孤兒。

  這裡也是當年擺放鋼琴的房間,地上擺放的痕跡仍舊明顯,但她知道一切都回不來了。早在六年前,一切對她而言就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每每踏入這裡都令她感到無比痛苦。

  「雖然不清楚妳為甚麼沒辦法說話,是不想說,還是不能說呢?我不知道,但妳今天既然回來了,有樣東西我一定要讓妳看看。」語畢,老婦人牽起她的手,拉著她走出房間。

  媛心沒有反抗,深怕反抗反而會弄傷她。

  她跟著老婦人一路來到教堂後方的一間矮房。

  望見這間矮房,媛心的內心著實感到困惑。在她的印象中,這裡就只是孩子們嬉戲玩耍的綠地,實在不記得有這間矮房,但由於無法說話,她也沒有多問,只是跟著老婦人一起走了進去。

  矮房不大,沒甚麼家具,但隨著房間中央的白色物品落進視線,她不由得愣住了。

  月光從落地窗外灑洩進來,一臺三角鋼琴佇立在矮房中央,月光打亮了它潔白的琴身,純白優雅,宛如是世上最純潔無瑕的事物,誰都無法玷汙它。

  「當年無論旁人怎麼勸妳,妳都說要賣了這臺鋼琴,妳說妳不想再看見這臺鋼琴,把它賣了正好。若不是當年育幼院缺乏經費,我一定不會同意妳賣掉的。」老婦人緩聲說,「我知道妳不是真的想賣掉這臺鋼琴,只是害怕看見這臺鋼琴會想起傷心的回憶,但我怎麼也沒有想到,妳把鋼琴賣了以後就再也沒回來了。」

  「儘管如此,我也一直希望能為妳買回這臺鋼琴,我知道她對妳的意義,再怎麼說這臺鋼琴都是妳母親唯一留給妳的東西啊。」

  「就在前幾天,有人捐了一臺鋼琴,只是原本的房間都擺了雜物,根本沒地方放,本來想拒絕的,因為教堂已經有一臺鋼琴了。沒想到,那人卻說他會請人來蓋一間琴房,說無論如何都要收下這臺鋼琴,更沒想到的是,這臺鋼琴竟然就是當年妳賣掉的那一臺呢!」

  「我想這一定是老天的安排,那個人捐了這臺鋼琴沒多久,妳就回來了。」語畢,老婦露出了一臉欣慰的笑容。

  此時此刻,媛心已經走到了那臺鋼琴前面。

  她忍不住輕撫潔白的琴身,直道撫摸到一條鮮明的刮痕,她的手立刻頓住了,就連呼吸也跟著一滯──這的確是母親的鋼琴。

  世上獨一無二,再也找不到第二臺的,記憶裡的鋼琴。

  多年以來,都只能存在夢中,沒想到……如今還能再度看見這臺鋼琴。

  她掀開琴蓋,情不自禁伸手觸碰琴鍵,稍稍用力,優美的琴音就這麼流進了她的耳畔,在她的內心泛起了一陣漣漪。

  沐浴在月光中的她,右手正在琴鍵上快速游移,每按下一個鍵,每聽見一個音,就彷彿陷得更深。就在連自己都還未意識到時,她的左手已經在琴鍵上飛舞了,宛如翩翩起舞的蝶,直到──被硬生生折斷了翅膀!

  媛心愕然,只見自己的左手不受控制地顫抖。

 

  「妳的左手在車禍中傷到了神經,雖然在日常生活方面不會有甚麼問題,但若是打鍵盤或彈鋼琴這類比較需要動用手指的活動……特別是彈鋼琴還需要使力,恐怕……」

  「都不能彈琴了,還說自己是音樂神童,笑死人了?」

  「真是可憐啊,明明那麼有天賦,沒想到……唉……」

 

  頃刻間,那些辛酸殘酷的回憶一幕幕湧現,那些人的憐憫,那些人的嘲笑,對她來說,無非是在她的身上再度劃下了血淋淋的傷痕。

  讓她不如死了,都比被嘲笑要來得痛快。

  「彈得很棒喔!」驀地,老婦人拍了拍手,目光溫暖而慈祥,但卻反而讓她一愣。

  「怎麼了嗎?」老婦人面露疑惑,很快又揚起一臉慈祥的笑容,「一定是我突然說話嚇到妳了,抱歉抱歉,這次我會安靜,不會再突然開口說話了。」

  「怎麼了,不再繼續彈嗎?我很想聽妳彈琴呢。」

  看見老婦人臉上的期待,媛心坐了下來,雙手再次於黑白琴鍵上起舞。

  她的左手依舊在每次使力時忍不住顫抖,連連彈錯好幾個音,不然就是沒按到琴鍵。可是,無論彈得再怎麼差,眼前的人依舊一臉慈藹,對她左手所彈出的那些斷斷續續的音始終聞而不聽。

  這一刻,媛心望著她,張開了嘴──好聽嗎?

  「好聽。」老婦人笑答,笑容和煦,就連聲音……都是如此地溫暖與清晰。

  她的臉頰默默滑下了一顆滾燙的淚珠,晶瑩的淚珠滴落在琴鍵上,她的雙手依舊在上方飛舞著,可是──卻沒有按下琴鍵。

  此時的琴房一片沉寂,沒有任何琴聲。

  淚光模糊了視線,也模糊了眼前那張溫暖的笑臉,媛心坐在鋼琴前,彈奏著無聲的曲子。

  半晌,她的雙手才再度開始施力,琴聲也再度盈滿了整個空間。她的右手靈巧快速,左手依舊不斷顫抖,乾淨優美的樂聲裡布滿了零零落落的琴音。

  那些參差不齊的琴聲宛如此刻的月色,清幽而孤獨。

  月光中,鋼琴前,少女閉上眼,琴聲隨著她的雙手流瀉四方。

  直到一曲終了──

  她的雙手停在半空中,緩緩張開了雙眼。

  老婦人臉上的笑容依舊,溫暖而令人安心,但坐在鋼琴前的少女卻立刻捂住了臉,開始低聲啜泣,完全無法遏止淚水的放肆。

  「彈得很棒喔!」老婦人走到她身旁。

  媛心抬起了臉,那張精緻的臉蛋布滿了淚水。她看著老婦慈藹的笑顏,哽咽開口:「您的耳朵聽不到了吧?」

  一時,老婦人愣了下,隨後難耐地點了點頭。

  可是,儘管聽不見了,卻聽見了她內心最渴望的聲音。

  她不需要誰的讚美,或是誰的掌聲與喝采,因為她知道自己再也得不到了。哪怕那些人對她說出再多的讚美或鼓勵,她都明白那只是表面的好心與虛偽,真正的好與不好,從演奏過程中,眾人眼神的變化就能得知了。

  可是……

  她還是希望有個人,能夠從頭到尾露出微笑,靜靜聽完她的曲子。

  忍著淚水,她堅忍地道:「謝謝您。」

  讓她能夠再一次以雙手,盡情彈奏這臺鋼琴。

  也再一次,不再是孤單一人彈琴。

  從脣語中讀出她的話語,老婦人欣慰一笑,接著伸手握住了她的左手,「記得妳母親以前常跟我說,妳是她的驕傲,一輩子的驕傲,所以無論如何,她都會守護自己最愛的驕傲。」

  「所以妳不要再因母親的死而感到自責了,對妳母親來說,只要妳能繼續彈琴唱歌,就是她這輩子最大的心願,知道嗎?」

  感受到手心傳來的溫度,媛心感到胸口一熱,眼淚再度潰堤。

  自從知道自己再也無法彈琴,再也不能成為音樂神童「樂」,她就封閉了自己,可是命運之輪卻讓她不得不再次坐在鋼琴前,甚至一步步推著她來到此處,讓她找回了昔日的自己。

  那個總會在一曲終了,回頭笑問的小女孩──

 

  「好聽嗎?」

 

  其實根本無需回答,因為她比誰都要清楚,那個答案──就在自己心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