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來不及的話(7)

 

 

  夜幕臨著大地,兩人的腳邊都臨著五層樓的高度,身後是一輪豔麗的紅月和一片荒蕪的黑夜。 

  如同那一夜,紅暈渲染了整片大海,她拚命掙扎,踢開了緊抓著她的父母,從海中死裡逃生。

  那夜,浮上海面上後所見的第一個景象,成了她一輩子都忘不了的淒美月色,從那時起,她發誓總有一天一定要報仇。

  苟且偷生的那幾年,她到過各個不同的家庭,嘗盡了冷暖。可是,無論遇到多麼痛苦的事,她都咬牙撐了過去,不只是為了復仇,而是因為她相信,只要她還活著就有機會再見到那個男孩。

  這樣的思念遠比復仇還要強烈,他宛如是她破碎人生裡唯一的光芒,是她活下去的動力。

  然而,當她有幸被有錢人家收養,並且進入了那個男孩就讀的學校,好不容易再一次與他再度相遇,但他──

  卻完全不記得她了……

  當他無情走過自己身旁,她覺得自己真是可笑,居然天真地以為他那時是有苦衷才不能來找她,不知道,他其實根本從沒把她放在心上……

  她真是……太天真了……

  從那一刻起,她對他,就只剩下恨意。

  「曾經,我可以只為了見妳一面,義無反顧地往下跳。」少年輕撫著少女淚流滿面的臉龐,眼底盡是溫柔,「但卻反而害自己忘了妳。」

  「所以,如今我不會再往下跳了。」他凝望她,溫柔的聲音如一陣春風,輕柔地滑過眾人的耳畔,泛起陣陣漣漪,「因為妳已經站在我面前了。」

  玄芷萱的臉上沒有半點表情,只是靜靜看著他流淚。

  沒想到,那些深情的話語卻意外感動到了身為觀眾的憫希,讓她忍不住脫口而出:「太、太浪漫了……」同時破壞了此刻浪漫的氣氛。

  楓晨忍不住調侃:「妳以為現在是在看電影嗎?不會看情況再出聲啊。」

  憫希轉頭瞪了他一眼,「怎樣啦,我說的是實話啊,要是有男生對我說這些話,我一定馬上跟他交往!」

  「就算那個人長得很抱歉也可以嗎?」

  「呃……當、當然!怎麼可以光憑外表就評斷一個人!」

  一旁的媛心聽不下去,無奈斥道:「你們兩個怎麼這種時候還能鬥嘴啊!」

  就連亞依也不禁感到無奈,轉而看向了翔羽臉上那抹僵硬的笑容,明明這麼浪漫的氣氛,卻被這麼搞砸了……  

  但最令人突兀的,卻並非此時歡樂的氣氛,而是玄芷萱忽然用力拍開了翔羽的手!

  翔羽愕然,被硬生生拍開的手還停留在空中,忘了收回。

  氣氛一下子又變得凝重,每個人都不再出聲,只是靜待少女的下個動作。

  只見玄芷萱撇過頭,再度冷冷一笑:「為甚麼要對我說這些?」

  「我恨你,至始至終都是,我恨你!非常非常恨你,恨不得你現在就去死!」她低聲喊道,語氣激動。

  「彤薰……」他輕喚著她的名字,不禁再度伸出手,欲觸碰她。

  「……不要碰我!」她再次拍開他的手,身子頻頻往後退,「不要靠近我,如果你再過來,信不信我把你從這裡推下去!」

  聽見這句威脅,亞依再度緊張了起來,只是翔羽非但沒有卻步,反而還直接走到了她面前,想將她擁入懷中。

  「你、你……」她拚命掙扎,「放開我、放開!」

  翔羽絲毫不在乎她的拳打腳踢,只是抓著她亂揮的手,厲聲問道:「到底要怎麼做妳才肯相信我!」

  「我一輩子都不會相信你──一輩子!」她失聲大喊,雙手仍不忘掙扎,可眼淚卻也越流越多……

  「為甚麼?」他悲傷地問,動作不如方才那麼強硬。

  玄芷萱使盡全身的力氣推開他,雙腳同時踉蹌地往後退,沒想到卻反而害自己扭到了腳。

  見她一腳無力,翔羽立刻攬腰抱住她。

  「我說不要碰我!」她低吼,奮力甩開他的手,卻反而讓自己陷入了更危險的境地。

  由於施力而產生的反作用力,讓她的身體此刻正往五層樓高的半空中倒去!

  剎時間,玄芷萱瞪大了眼,翔羽幾乎是想也不想,直接抱住了她。她的眼裡此時只剩驚愕,因為兩人現在都懸掛在了半空中,等待往下墜。

  見那兩個人即將墜落,亞依再也顧不了那麼多,立刻邁步向他們跑去。

  「亞依!」憫希驚愕地大喊,因為不只是玄芷萱和翔羽,就連亞依都跟著跳下去了!

 

  「宇飛……你……」玄芷萱不解地望著翔羽。

  在千鈞一髮之際,亞依及時抓住了翔羽的手,另一隻手則緊緊攀住了四樓的窗緣。

  「從現在開始,一切都還來得及。」他緊抓著她,咬著牙,吃力地回應。

  憫希頓時鬆了一口氣,朝他們大喊:「再撐一下,媛心和楓晨已經下去了!」

  亞依沒有回答,只是死命抓著窗緣,這也讓翔羽不禁擔憂起來。單單要撐起他一個男生就很困難了,何況還是兩個人?就算亞依從小受過訓練,一個女生也不可能擁有這麼大的力氣。

  「放手吧……」玄芷萱向翔羽輕聲說道,臉上的淚珠如羽毛般輕輕落下,但身體卻是如此沉重……

  翔羽並沒有回答,依舊緊緊抓著她。

  玄芷萱早料到他會如此固執,只是露出了一抹難耐的笑容,「就算你現在救了我,我還是會死的……」

  但他並沒有聽見。

  此刻,玄芷萱欲掙開被他緊握在手心的手。

  豈料,察覺到這個舉動的翔羽,居然早她一步鬆開了亞依的手!

  感受到忽然失去的重量,亞依驚愕,因為翔羽竟然直接抱著玄芷萱往下跳了!

  風從兩人的耳邊呼嘯而過,她被他緊緊抱著,熟悉的氣息縈繞著她的鼻息。

  這一刻,她感覺內心的仇恨彷彿隨著臉上滾燙的淚珠,一顆顆逝去了……

 

  我知道……

  我比誰都清楚……

  只是,我更清楚一件事……

 

 

  「亞依──」憫希驚詫地大喊。

  另一邊,緊緊攀住窗戶邊緣的亞依早已耗盡體力,一鬆手,整個人就要往下墜落。

  不過──她的意識還很清晰。

  腳一伸,她順利踩上二樓的窗緣,但她沒料到的是,踩上窗臺後的衝擊力幾乎要震碎她的腳骨頭。她立即痛得悶哼,還來不及站穩,身體又再度往下墜落,而且這次還是頭朝地!

  她的腦袋陷入一片空白。

  幾乎是在同個時刻,沙塵四起,飛揚的塵埃之中,只見一個身影單腳跪地,少女失速的重量完全落在了他的雙手。

  「趕上了……」楓晨的一腳因衝擊力跪入地面,劉海遮住了他的雙眼,但仍然可見他臉上漫不經心的笑容。

  少女隨風飄揚的長髮頓時又全部遮住了背部,她愣愣地看著少年的側臉,久久不能回神。

  「傻瓜!」

  聽見這道哽咽的女聲,亞依才猛然想起,翔羽剛剛直接抱著玄芷萱往下跳了!

  亞依向楓晨說了一句謝謝便趕忙起身,轉頭望向翔羽和玄芷萱。

  「你以為這樣做我就會原諒你了嗎?」玄芷萱此刻正坐在地上,罵著躺在地上的翔羽。

  「你、你以為……咳咳!」沒想到語音未落,她卻急忙捂住了嘴,一道鮮血流下她的嘴角。

  躺在地上的翔羽猛然一驚,忍著疼痛坐起身。

  「咳咳!」她咳出了一大灘鮮血,捂著嘴的那隻手也染上了血。

  「彤薰!」翔羽這下急了。

  「我說過了,就算你救了我,我……還會死的……」少女的聲音虛弱無力,身子欲向後倒。

  翔羽伸手抱住了她,讓她能夠靠著他的胸膛。

  他感覺到她的心跳越來越微弱,彷彿隨時都會停止……

  「因為……早在幾個小時前,我就喝下了毒藥……看來是要發作了……」翔羽緊緊握著她發冷的手,隨著她的呼吸越來越微弱,他就握得越緊。

  「為甚麼要這樣做!」翔羽怒喊,他不懂,真的不懂?

  玄芷萱露出慘澹的笑容,聲音輕如薄霧,有滿心的無力:「我累了……」

  「而且我知道……我們永遠不可能……」

  翔羽緊緊抱住她,臉上不由得淚下交頤。

  「妳太傻了……」少年哽咽的聲音讓旁人都不禁酸鼻起來。

 

  「我在想,我們能這樣到多久?至少也該有一些回憶吧……」

 

  少女伸出顫抖的手,輕撫他的臉龐,聲音氣若游絲:「我知道我很傻……你以前常常這樣說我……記得嗎?」

  翔羽忍不住悲聲痛哭,顫抖的雙手緊緊抱住她瘦弱的身子,彷彿是在抱住那最後一絲希望。

  「如果還有來生……再在一起也不遲啊?」她慘澹一笑,笑容虛弱無力,但卻在這一刻有種驚心動魄的美。

  翔羽努力擠出一個笑容,壓抑著眼淚,哽咽應了一聲:「嗯……」

  天邊,明月輕輕灑下柔和的光輝,為這片冰冷的夜空點上了一盞溫煦的燈火。

  「我愛你……」她低語,沉重的眼皮讓她逐漸失去意識,直至……

  「我知道……」

  沉睡的那一刻。

 

  我很清楚……

  在你身邊的女孩……永遠不會是我……

  因為你命中注定的女孩……已經出現了……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