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天誠篇


  就算是醫院所開出的那張認證,看似比法定兩字有更難以割捨的聯繫,但終究也不過是另一張白紙黑字。

  所謂感情與記憶的聯繫,哪是幾張輕薄的紙就能夠裝載與衡量的呢?

  因為真正能夠連結人與人之間情感的,本就不是那些複雜的基因密碼,而是那些閉上眼就彷彿能感覺到、看得見、經過無數時間堆砌而成的回憶與牽絆。他們存在人們的腦海深處,因為看似唾手可得而忽略了他們的重要性,甚至不小心搞丟了他們,也可能不會有所察覺。

  天誠還記得離開孤兒院那年,他剛滿四歲,懷著一顆期待但卻忐忑的心情,第一次踏進了那個家。

  那對夫妻給了他從未奢望過的一切──房間、玩具、還有愛。他們說有什麼想要的都可以跟他們說,發生了什麼事也都要告訴他們,因為他們是天誠的爸爸和媽媽,會永遠照顧天誠、愛天誠的爸爸媽媽,而當時的小天誠,也這麼深信著這份幸福會到永遠,直到──

  她奇蹟似的懷孕了。

  他們之所以會收養他,是因為他們努力了好幾年始終生不出孩子,連醫生都說不太可能,才會將他從孤兒院帶回來。

  也在那個時候,小天誠明白自己不過是個替代品。

  何況這世上本就不會有那麼好康的事,除了親骨肉外,還會不求回報的對一個人好,是他自己太天真,天真的以為自己獲得了幸福。

  只是小天誠原以為他不會忌妒那個奇蹟般的生命,因為這些幸福本來就該是屬於他的,但卻在日子一天天過去,就在連他自己也未察覺時,漸漸對那女人肚裡的孩子生起了忌妒與厭惡。  

  甚至自私的希望,他連睜開眼看見這個世界的機會都不要有。 

  九個多月的時間,在越漸靠近那個生命誕生的時間裡這樣的想法也越漸強烈。從一開始不知名的落寞感,到後來強烈的害怕與忌妒,一種出於孩子對父母親的占有慾徹底占據了他的心,但面對這樣強烈的渴望,他卻始終只敢在無人看見的地方才讓它恣意滋長。

  直到某天回家,面對空無一人、安靜的家,還有以往放學總能看見放有一盤點心的餐桌在那天卻是反常的什麼都沒放……

  如果說,世上真有神的存在,能夠聽見人們的祈禱,那麼他想,那天一定是他與神距離最靠近的一天。

  爸爸一整晚都沒有回來,從電話裡聽得出他疲憊而害怕的聲音,多少猜得出來情況不是很好。當時小天誠說他想去醫院,但爸爸說明天還要上課,這麼晚了就不要過來了。

  然而那天晚上一個人躺在床上的他,眼淚不知怎的,一直流。其實打從一開始,他們都知道這個奇蹟未必是個奇蹟,媽媽的身體不只不容易懷孕,也不適合生孩子,所以就算幸運懷孕了,流產的可能性非常大,可是她依舊堅持要將他生下來。

  他不是真的不希望那個小生命誕生在這個世界上,而是他真的很害怕,害怕在這個家裡失去了價值的他,有天會再度回到那個什麼也沒有的孤兒院,什麼都得與人分享,從不能獨佔任何東西。

  
  可是當自己自私的渴望真的成真時,小天誠才了解到這樣自私的渴望是需代價的。雖然他們不是自己真正的爸媽,但卻是目前為止世上對自己最好的人,可是他卻非但不懂得感謝他們,還自私的想剝奪他們渴望已久的幸福,甚至剝奪一個人看見這個世界的權利。

  沒錯,那樣的代價就是──兩個人渴望的幸福。

  「從今以後,你就是哥哥了。」

  所以當看見保溫箱裡那微弱卻奇妙的生命熟睡的臉龐,以及聽見一旁爸爸傳來的聲音,他竟不自覺紅了眼眶。

  然而感動的真正原因,並不是那個生命能夠平安誕生,而是就算他出現了,他也依舊能留在這個家。對他來說,這樣就已經足夠了,因為這本來就不是他的幸福,但他卻還是幸運的擁有了那麼一份珍貴的溫暖……

  不,不只是珍貴,還是無價。

  然而,神似乎從來不會給一個人永遠的幸福。

  一直以來,他總以羨慕與忌妒的眼神看待自己的弟弟,甚至在他出生後也是如此。但世事難料,雖然他從小就沒有父母,但就因不曾真正擁有,也就不會有失去,可是,那個孩子卻得面對自己的母親因為自己的關係而不幸去世。

  他從沒想過自己會以「憐憫」的眼神看著他。他想,幸福最大的代價,就是那一份可能「失去」的風險,因為幸與不幸本就是一體兩面的東西,擁有越多的快樂,到後來就可能面對越多的悲傷。

  然而面對母親的死,以及父親對他忽轉的冷漠態度,天祈卻意外的堅強。雖然一開始每天都躲在房間哭,哪也不想去,但卻在回到幼稚園後,變得越來越開朗。雖然小孩子的天性就是愛玩,但在那之後他卻變得比以前還要外向活潑,交了非常多的朋友,也常常帶他們來家裡玩。

  後來爸爸再婚了,他接受了爸爸的提議,決定到國外唸書。雖然爸爸嘴上說是不喜歡台灣的教育制度,但他總覺得應該還有其他原因,只是他一直以來都是以感激的心態看待他,只要他說什麼,他就會盡力去做,所以也沒過問真正的原因,因為他相信爸爸這麼做是為他好。

  「好好喔~我也好想去美國!那裡有好大好大的迪士尼耶!」那天,天誠原以為告訴弟弟這件事,他會感到難過,因為天祈從小總是愛跟在他身後。沒想到說完後,天祈非但沒有感到不捨,還很為他開心,語氣甚至還非常羨慕!

  「你這麼小,去那邊肯定馬上會被綁架的。」十二歲的天誠摸摸了他的頭,笑說,「長大點再說吧。」

  到現在他都還記得,弟弟當時嘟著嘴巴不服氣的表情,還有說長大後一定也會跟著他到國外唸書賭氣的自滿語氣。

  離開台灣那天,全家人都到機場了,由於爸爸正好也要到美國的總公司,就帶著他一起上飛機了,而留在原地的天祈與采靜阿姨,則是笑著揮手目送他們離開。他從沒想過,這個家到最後竟會連家人最基本的每天見面都很困難,不只爸爸總是待在國外,連他都選擇在國外唸書,只能說世上從沒什麼是長久不變的。

  特別是像幸福這種人人都渴望的東西。

  那一天,當從視訊裡看見失憶、裹著繃帶的天祈,不斷說出那一句:「他才不是我哥哥!我的哥哥才沒這麼老!」天誠的額頭順時冒出了青筋……

  再怎麼說他也是個青春洋溢的大學生耶!這小子居然說他老!! 

  要不是他失憶,他肯定會和他算這筆帳! 

  然而隨之竄上心頭的那一陣心寒,卻讓他對那個曾經忌妒他的自己感到羞愧與歉疚……

  那天晚上他很久沒有失眠了,怎麼睡也睡不著,小時候的點點滴滴不斷盤繞在心頭,整夜都揮之不去。

  而這個家也在天祈失憶後,彷彿再度回到那段他親生媽媽離世的時候。可是,為什麼最痛苦的人,都是這個他曾經既羨慕又忌妒的弟弟呢?

  以為他能擁有自己最渴望的那種幸福,卻沒想到反而是經歷了一般人最難以想像的傷痛。 


  這刻,聽見天祈恍惚的呼喚,天誠頓時不禁感到有些鼻酸。

  他沒看眼前那個憔悴的弟弟,但手卻加重的力道,摸了摸隔著毛帽的頭頂,忍不住哽咽地說,但嘴角卻噙著一抹深刻的微笑:「你終於認我這個哥哥啦!」

  雖然沒有任何的血緣關係,甚至還曾經非常討厭與忌妒這個弟弟,可是現在的他卻非常感謝神,讓他能夠順利誕生在這個世界上。

  因為沒有這個弟弟,那個沒有親人的他不會懂,感情這種東西不是因為血緣才得以相知相惜,而是因為有那些曾在一起的美好回憶,才得以形成一條怎樣也切不斷的深刻連結。

  至少對他來說,這就是家人的定義。

 

 

 

   《羽憶》番外-天誠篇/完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