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

 


  三月的風。

  還殘留些許冬日的寒意,在越漸失溫的夜裡越發冰冷,再望著路上的行人都仍穿著著大衣,真是一點也不讓人感覺冬日正在離去。

  離開了醫院後,兩個女生就順著原路走到了公車站。一路上兩個人都沒有開口說話,彼此間除了隔著陣陣冷風外,就只剩一層厚重的沉默。

  這是非常反常的事,雖然語娟很安靜,但由於紫琳一向會先開個話題,彼此還是聊得上話,反正聊天是她最擅長的事之一。但面對離開後就異常安靜的語娟,紫琳還真的第一次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那所謂的異常,就是平常總不習慣領路的語娟今天首次走在她的面前,雖然彼此只差了幾公分的距離,不是明顯的一前一後,但她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在留意語娟的步伐。

  斜望著眼前女生嬌弱的背影,那第二個異常便是她無力的步伐,每一步都彷彿缺少了意識操控,好像她的思緒已無力管眼前是往哪個的方向。所以要不是公車站直走就到,紫琳想語娟很有可能會忘記轉彎,就這麼直直走下去。 

  直到現在,兩人來到了站牌,面對公車遲遲沒來的沉默氣氛,紫琳覺得已經到不能不說點什麼的地步了,因為語娟雖然平常很沉默,但從沒這麼令人感到難以接近。

  所以決定好後,紫琳就湊近語娟,臉上隨之露出滿滿的擔憂:「語娟,妳還好……」

  然而語音未落,紫琳卻在看見與她臉上的表情,驚愣得一句話也說不出。

  那是……眼淚?

  兩道清澄的眼淚溢出她失神的眼角,隨之靜靜地滑過了她蒼白的臉頰。這一幕,無論是誰看了,一定都會感覺一顆心沉甸甸的,並且為這個女生感到心疼。

  「語娟……」紫琳忍不住再度輕喚了她一聲,語氣裡除了方才的擔心,更有滿滿的疼惜。

  聽見這道擔憂的聲音,語娟頓時也才發現紫琳正在看著她,她趕忙回過神,慌忙地拭去自己眼角殘留的淚:「抱、抱歉紫琳,我剛剛沒聽見,怎麼了嗎?」

  這時,紫琳原本擔憂的臉上,嘴角的地方微微上揚,眼底也增添了不少溫暖的光芒。

  眼前高了她幾公分的少女,她的皮膚因接觸到冰冷的空氣,血管收縮,古銅色的肌膚顯得有些蒼白,然而那雙眼角上吊的美麗眼睛,除了以往的明亮與自信,還溢滿了真誠與溫暖。

  冷風中,紫琳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隨之以無比溫柔的語氣,輕輕地說:

  「想哭就哭吧,不要憋在心裡。」

  這道溫暖而好聽的聲音,彷彿帶有暖心的溫度,立時溫暖了周圍殘酷的寒意。

  聽著這句安慰的話,看著自己最好的朋友,語娟只是吸了吸鼻子,然而她明明很想回答她沒事,不用為她擔心,我很好……可是,這些話卻好像哽在了喉嚨裡,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只有乾涸的淚水不斷在眼裡湧起,溢出眼眶,怎麼止也止不住。

  「嗚……」

  看著語娟從無聲眼淚,漸漸變為有聲的抽噎與啜泣聲,紫琳也不顧旁邊等待公車的人的眼光,直接伸手抱住了語娟,想藉此給她一個肩膀、一個溫暖。

  「不要難過了,沒關係的。」她抱著她,聲音清晰而溫暖,「不是妳的錯,所以不要自責了,也不要在意依玲的話。」

  公車緩緩駛來,雖然周圍不少的路人都上了公車,但卻也迎來了一堆公車上的人的注目禮。不過紫琳一點也不在意那些異樣眼光,僅略抬起臉眼看看公車牌,確定不是她們要搭的車,就沒再看周圍的路人任何一眼。

  紫琳任語娟在她肩上大哭,耳邊縈有她斷斷續續的啜泣聲。

  「妳沒有錯。」紫琳再度開口,然而她的安慰裡卻除了有方才的溫柔外,還多了另一層的堅定。

  ………
  ……

  「不要再說對不起了。」聽不出憤怒的聲音滲入了些哽咽,她堅忍地開口,「妳沒有錯。」

  ……


  
  明明是同樣的一句話,卻在換了不同的時間地點,有了截然不同的意思。

  那天在公園,她流著淚,壓抑著內心的悲痛與憤怒對語娟說道。可是,如今換成了語娟忍著流淚,她卻還是只能說這句話。

  雖然她剛剛已經想好了一堆可以安慰語娟話,但卻在聽見那幾個音節逸出她的口中後,明白了她的心意,因而換掉了自己原本想好的台詞。哪怕那幾個字很快就隱沒在啜泣之中,只剩呢喃般的自語,她依舊聽得明白。

  因為自己的不懂事與幼稚,她在語娟最難過的時候,不但不和她見面,連話也不和她說。只是紫琳原以為,只要讓語娟見到天祈,語娟就不會再那麼歉疚,甚至心想幸運的話,搞不好還能讓語娟和天祈在一起,也好彌補自己對語娟的歉疚,才會硬拉著語娟到醫院。但紫琳萬萬沒想到,卻反而使語娟陷入更加沉痛的悲傷中。

  所以說,一切都是她的錯。

  如果她沒硬拉著語娟來醫院的話……

  如果她沒有和依玲說那些話……

  如果那天她沒有和彥丞吵架……

  一切就都不會發生了吧? 

  語娟也就不會在那天遇見天祈,車禍也不會發生了,更不會像如今這麼樣子,一個人獨自承受這麼多的自責與悲傷。 

  「該說對不起的,是我才對。」她淡笑,笑容苦澀而悲傷,「我才是真正該說對不起的人。」

  「所以不要再自責難過了,錯的從來就不是妳,不要每次都把責任都一股腦攬在自己身上。」 

  風冷冷地吹,但當這些安慰一句句傳入她耳裡,卻彷彿使得語娟的淚腺更發達了。強忍著哭聲,她的肩膀不斷顫抖,身子也忍不住一陣陣顫動。

  這個冬天,很冷,比以前度過的任何一個冬天都還要冷,也還要漫長。   

  沒有人知道,在這個寒冷而漫長冬天裡,女孩究竟獨自流了多少的眼淚,又強忍下了多少的眼淚。

  事發後的幾天,每當一個人躲在溫暖的棉被裡,腦海中總不免想起當日車禍的畫面,那些畫面就像揮之不去的夢魘,總在每個夜深人靜時不斷重播與倒帶,或是在半夜時讓她從睡夢中忽然驚醒,然後隨之而來的,便是一滴接一滴止不住的熱淚。

  所以寒假剛開始的那幾天,她每天早上都得花不少時間熱敷自己紅腫的雙眼,以免被父母察覺她的異樣。雖然後來她已不再每夜大哭,但有時想起來還是忍住偷偷流下幾滴淚。

  紫琳不會明白,此刻潰堤的悲傷與眼淚,不僅僅只因方才的事情,而是過去幾週來,她壓抑在心中忍住不出的淚水。

  她明知自己不該肆無忌憚的哭,因為再怎麼哭也於事無補,發生的事情也不會改變,哪怕可悲的是,哭是她唯一可以做的事。然而方才親眼所見之事,卻讓她再也壓抑不住內心巨大的悲慟。

  她之所以難過,不是因為天祈忘了他曾對她說過喜歡;她真正難過的是,他忘了那些曾對他說過喜歡的人。

  她之所以難過,不是因為天祈可能再也記不得她;她真正難過的是,他可能再也記不得那些愛他的人。

  她之所以難過,不是因為天祈忘了她;她真正難過的──

  是他連自己都忘了。

  那場車禍奪去的不是誰的生命,而是一個人真實活過的證據。

  而她一句殘忍的話,傷害的也不只是一個人,就連周圍所有深愛他的人也因此也受到了傷害。


  ………
  ……

  「你說謊。」語娟依舊搖著頭,抬頭迎視他,「我知道你不可能喜歡我的。」頓時,她聲音裡的果斷與冷靜,著實讓天祈一愣。

  …… 
 
  「不是不相信。是就算你真的喜歡上了我,也是在和依玲成為男女朋友後,不可能在國小就喜歡上我了。」語落,她抬起眼,一雙認真的眼神立刻撞入她的視線,雨水沿著濕漉漉的髮絲滑過他的臉,這刻,語娟愣然,因為此刻他臉上的表情,有她從未見過的……
 
  「為什麼不相信我說的呢?」他苦笑。

  ……

  
  從未見過的一種的落寞與失望。

  那是語娟從未在天祈臉上見過的表情。

  不是小孩子拿不到糖吃的,或努力讀書也拿不到好成績的失望。也不是輸了某場比賽,或原本滿心期待某部電影,看完後卻大失所望的那種失望。

  那樣的失望,好像一開始就不曾存有期待。

  也許有,因為再怎麼說都是得有期待才有失望,只是老早就消磨殆盡似的,只剩早已準備好的失望等著湧出胸口。

  不是不相信,只是她太懦弱。

  她曾以為自己絕不會是那個萬中選一的幸運女孩,因為他和她打從一開始就是不同世界的人。就算他看見了她,但一個身處在明亮處的人,又怎麼會願意踏過滿地尖銳而危險的碎玻璃,走到沒有光明的陰暗地呢? 

  所以當這份幸運降臨在身上時,她反而害怕起這份幸運背後的代價。

  甚至在看見他身上因自己而流下的鮮血後,還是只會一味逃避,只願在醫院附近或病房門口徘徊,怎麼也不敢面對他。懦弱的想,只要他沒事,總會有逼不得已得面對的時候,只要等待那天到來就好。

  因為她真的沒有勇氣面對他,更怕自己若見了他,反而會傷害到另一個人。

  至始至終,她都是一個只會逃避的軟弱女孩。

  可是在這一刻──    

  她恨透了這樣懦弱的自己!

  如果她可以更勇敢一點,也許她的心如今就不會這麼心痛了……

  痛得……好像全世界就只剩她破碎的哭聲……

  痛得……連思考都覺得困難,只懂得哭……

  

 

 

 

 

  《羽憶》/待續  

 

_______________

 

 

  ღ∴°。°★


  頭一次連更四篇,終於在今天劃下了句點。

  只是雖然是連更,但這幾篇很早以前就寫的差不多了,所以也只是檢查有沒有錯字就可以放上來了。不知為什麼,有點想念之前打完就直接放上來的連載方式,也許之後偶爾會像這樣不定期更新吧(^^),等停載期過了,再回到定更。

  不知道各位看完這四篇後的感覺如何?這是某優第一次採用大量的「說」來寫,對以往總用「演」來寫的某優是個挑戰,也才會這麼晚才PO上來。總覺大家會覺得無聊,所以前後修修改改了好幾次。

  而何謂的「說」?何謂「演」?這也是我在倪采青的書上看到的,簡單來說,「說」是以敘述的方式交代故事,相較於以人物對話來推動劇情的「演」來得省字數。但某優一向不喜歡述敘很多的小說,特別是翻譯小說,只是最近看了不少文藝小說,採用「說」的方式來交代劇情也很好看,所以自己也該試試,不然一定會爆字……

  也許大家對天祈的故事還有很多疑惑的地方,像是他為什麼又會變開朗?或是他的媽媽是怎麼過世的?這些某優在往後都會詳細的寫出來,只是現在字數真的不夠,所以只能帶過了。

  當然,還有大家最在意的依玲!關於她的過去之後也會花不少篇來寫。只能說,寫完依玲的故事,大家的疑惑也能解開了!就還請各位繼續等待。

  在此還祝各位寒假快樂!雖然天氣冷,還是要多出去走走,趁年輕有空多去玩玩。雖說有失一個創作者的態度,但對某優來說,寫小說和出去玩,我一定會選出去玩,因為我還是一個學生,得好好珍惜時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