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5

 

  升上國中後,體會到老師不再如影隨形,才發現國小導師管裡的事務範圍根本無所不包。凡舉生活用品到每科作業的遲缺交,從人際關係到午餐有沒有得吃,甚至連女生的小圈圈到謠言都會下令禁止討論。

  至少,語娟、紫琳和彥丞的國小班導師,就是在開學第一天這麼下令:「不准班上有小團體,也禁止在班上談論誰喜歡誰。」

  沒有小團體,所以全班總是很團結,雖偶時還是會有誰喜歡誰的傳言,但那都是因為有某男同學豪爽承認(前提是不能被老師知道),以至令全班人不得不在注意,因為那根本是眾所皆知的事,只差沒在課堂上大聲宣揚。

  但在那樣溫室般的班級裡成長,上了國中,面對總有幾個能帶動全班女生所組成的小團體,以及幼稚的男生也會沒事就找人湊成成班對的情況會如何呢?

  有人說,長在溫室裡的花朵若離開了溫室,很快就會枯萎了,因為受到太多的保護,以至離開溫室後就不懂得怎麼保護自己。

  但花是花,人是人,終究是不同的生命體。

  紫琳原以為擦掉黑板上的那些文字與圖案,沒人看見,也就沒人知道。卻忘了以訛傳訛的八卦比圖文還要有力量、也還要能天馬行空。

  主要的傳言是這樣的:「語娟和彥丞彼此喜歡,已經在交往了。」

  簡短有力,照最近兩人說話、相處的次數來看也比上學期頻繁,甚至還在開學的兩人一組的分組中同組,聽不少男生補充,語娟沒和女生一起搬書,而是和彥丞一起搬,所以這個傳言已在男女間毫無疑問,並在驚喜又恭喜的反應下成了事實。

  於是傳言太過熱烈,讓人忘了推敲。

  沒人想到,女生和男生的人數本來都是單數,就算天祈休學,也因有沈浩轉來而依舊單數,兩人一組的話,一定會有一組是男女共組,只是那以前都是依玲和天祈共組,所以當沒了這對情侶,就得有其他人頂替。而失去紫琳依靠、跟其他女生不熟的語娟,恰恰就成了那多出來的女生,而彥丞就是不忍她一個人孤單的坐在位子上等待男生可能不甘情願的前來邀約,所以在男生這邊還在分組時,就已暗自決定當那多出來的男生,和語娟同組。

  所以兩個負責任、成績又好的人同組,沒人懶惰、合作無間,在面對LED燈這種無聊又有些複雜的電路時,成為生科課全班最早完成作品、分數最高的一組。

  而附加的、仍在懷疑的傳言是這樣:「紫琳也喜歡彥丞,所以當發現語娟和彥丞已經在交往時,非常受傷,就和語娟絕交了。」

  帶點三角戀的話題傳言,男生沒什麼興趣,但女生可談得熱烈,且按目前的情況,紫琳也確實和語娟呈絕交狀態,中午不再一起吃午餐、分組也都不像以前都在同組、更別說能看見兩人說話的情況,所以可信度超高。唯一的疑點是,有人不覺得紫琳會喜歡彥丞,因為依紫琳的外在條件,實在不可能看上彥丞,倒說彥丞喜歡紫琳還差不多,不過當再度補充:「不然紫琳幹嘛和語娟絕交呢?」也從原本的不信,成了相信。


  但是,最令紫琳和彥丞感到訝異的是,卻並非上述的傳言到底有多熱烈。

  而是事發的其中一位主角,到現在都還沒驚覺自己早已成了班上討論的焦點話題。


  中午。

  剛和好的兩個女生又再度和從前一樣,坐在一塊吃午餐。

  紫琳以為經整整一個上午,男生在課堂上幼稚的曖昧宣揚,雖未指名道姓,但眼睛總鎖定兩個地方,以及發出意謂不明的噓聲,語娟多少會有所察覺。沒想到,語娟從頭到尾都沒半點覺察,大半的時間都只是低著頭,專注的看著課本,惹得那些男生最後也感到有些索然無味。

  紫琳原以為只是語娟本來就不是太有反應的人,認為她應該是知道,只是沒表現出來罷了,這樣男生才不會繼續起鬨,甚至還讚嘆語娟真是聰明!

  然而事實卻恰恰相反。

  「妳說剛剛男生們上課在看我?」語娟懷疑說,但下秒立時笑了笑,「一定是紫琳妳看錯了啦,他們沒事幹嘛看我呢。」

  「就是當老師唸到彥丞的成績,男生要故意發出『喔~』的聲音的時候啊,妳沒感覺嗎?」

  「那不是彥丞考得很好嗎,所以要噓他的嗎?」

  「呃……」望著語娟那雙散發著單純氣息的不解神情,紫琳感覺自己臉上的表情開始變得有些僵硬……才不是彥丞考太好,而是因為妳和彥丞同分,男生們才故意發出噓聲的啊!

  什麼種在溫室裡的花朵離開溫室就一定會枯萎!在國小那樣平和的班級裡成長,升上國中還不是活得很好?甚至還有更強的免疫力咧!

  按了按太陽穴,紫琳深深嘆了口氣,然而當她的視線再度放上語娟臉上時,紫琳卻反而疑惑起語娟忽然變得沉重的眼神。她忍不住擔憂的問:「語娟,怎麼了嗎?怎麼不趕快吃便當?」

  聽見紫琳的關心,語娟一時只是抿了抿唇,隨之以猶豫的神情望向眼前的紫琳。

  面對語娟那樣心事重重的眼神,紫琳也忽而感到不安,難道,其實語娟是有發現的?

  不自覺吞了口口水,紫琳總覺語娟等會說出來的事會很嚴肅。

  人聲吵雜的教室裡。

  有以依玲為首的那群女生,也有少了孩子王天祈,但仍圍在一塊的男生群,而其他大多數的同學則是三三兩兩坐在一塊,唯有少數幾個是一個人坐在位子上吃午餐。

  但還是有不少人中午是不待在教室裡,而是到處閒逛的。

  位於窗邊位置的兩個女生,其中一個抬起眼、直視另一個女生,緩緩說:「我不會喜歡上彥丞的,絕對不會。」

  彷彿湮沒在了四周圍嘈雜的人聲裡,但又無比清晰,可是,卻在傳進另一個女生耳裡變得令人難以理解。

  「語娟妳說了什麼嗎?」紫琳微怔,眨了眨眼。

  「這段時間我想了很久……」語娟的目光不自覺垂下,「我覺得應該要告訴妳,因為我們是好朋友。」

  紫琳沒有說話,只是望著語娟,等她繼續說下去。

  「紫琳妳曾經問過我有沒有暗戀的男生,只是妳當時沒有強求我一定要說出來,而且話題馬上就跳到了彥丞,所以我就沒有說。」

  「因為我覺得語娟妳可能不喜歡談這種事。」紫琳笑了笑。

  「是嗎……」她淡道,然而眼底卻忽然變得陰鬱。

  其實這世上有很多令人難以察覺的問號。

  紫琳願意大方向語娟談吐關於愛情的心事,但卻對語娟談論這方面的心事極為小心,甚至從未死纏爛打的過問對方。

  就在女生之間開始流行這類的話題時,面對班上唯一的朋友,語娟說不出口,但對一個僅是噓寒問暖的同班女生卻能全盤托出,也同樣令人費解。

  其中的芥蒂是什麼?

  儘管在那樣溫室般的班級下成長,小女生們仍各懷心事,在信任與不信任之間取得平衡。

  語娟不知道的是,紫琳不完全是覺得她不喜歡談這類的事,而是潛意識的害怕勝過了表面的好奇,才不敢過問。


  「其實,」語娟淡道,「那個時候我是有喜歡的男生的。」

  「真的嗎,是誰?我認識嗎?」紫琳忽然興奮了起來,眼睛緊盯著語娟。

  只見語娟的嘴角隱約揚起一抹苦澀的微笑,在喧囂的中午時分裡,靜默無聲,彷彿間接形成了一種磁場。 

  這天中午,對語娟來說,就像埋藏心底的某個盒子被忽然挖了出來。其實這個盒子以前不是埋在土裡,也不是第一次在別人面對打開,以前曾打開過一下下,但沒想到卻被灑上了一瓶名為「失戀」的藥水,讓盒子再度被深埋到了內心深處,甚至還加了一把鎖,讓盒子就算被挖了出來也打不開。

  只是女生原以為自己再也打不開了,沒想到經一次劇烈的地震,因為泥土變得不再那麼緊密,而讓那個深埋的盒子有重獲光明的一天。

  那個盒子的下方有顆種子,那顆沒有陽光照耀的種子,奇蹟似的在一夜之間從泥土裡發芽、成長,最後推著那個盒子一起來到了地表。

  然而,出土的盒子外依然有個鎖,這讓女生非常失望。

  不過原本小小一株的芽,出土後的成長速度卻依舊很快。風吹雨打、艷陽高照,沒幾天那株小小的芽就長成了健壯的大樹,為盒子遮雨擋雨,一下子就來到了生命的盡頭。這讓女生感到非常不可思議,但是更令人難以費解的,是當女生剝開落在盒子上的枯葉時,她看見了一把用木頭打造而成的鑰匙。

  在歷經許多次的風風雨雨,接受許多慷慨太陽所給予的陽光。

  以「信任」為名的一把鑰匙。


  也在那個盒子終於再度打開的這天,紫琳忽然明白了一件事,為什麼那樣高傲的依玲會想要和她成為朋友。


  ──妳難道不會忌妒她明明沒妳漂亮、也沒妳大方,卻還是能受男生喜歡嗎?

 

  這就是原因嗎?

  因為我們所喜歡的男孩,都愛上了同一個女孩。  

 

 

 


  《羽憶》/待續  

_______________

 

 

  ღ∴°。°★

  這次主要是分享我寫作的秘密,其實這些話從寫《星》就一直積在心底了,本想在後記寫出來,但卻完全忘了(= =")。幸好有一個幸福提問了,又讓我再度想起來了(事實上我想起來很多次,但也忘了很多次(^"^))。

  我在寫《星》的時候有試著算算看我寫一篇到底花了多少的時間?在那之前我從未想過這個問題,只是由於當時在趕稿,感覺明明每晚都花至少兩個小時打小說,為什麼還寫這麼久字數還不到8000字?

  於是我開始計算我一小時寫多少個字,寫了幾個晚上後,發現平均一小時至多400個字,一個晚上則「最多」可以寫800字左右……也就是說,要連續十天,每天都寫兩個小時以上,才能打上篇尾的「待續」。

  再按這樣算下來,一篇至少要花20個小時寫,注意,是「至少」!因為某優常常會因為「辭窮」或需要上網「查背景知識」而花不少時間。這樣算下來,一篇就至少要23小時了。

  而且這還沒加上最後花在修稿上的時間,雖然大家會覺得某優有很多錯字(^^"),但每次修《星》時,一篇大概還是要花某優三小時左右的時間。所以這樣加一加,就要26個小時,好算一點就取24個小時才能寫完一篇8000字左右的小說。

  搞笑一點的說法,就是《星》總共有30篇主章,一篇24小時,那麼寫完《星》整部作品,必須整整一個月不眠不休、不吃(喝還OK)、也不能上大號才能一口氣寫完啦!

  所以當時算完後某優還蠻下一跳的,因為我從沒想過完結一篇的時間就要24小時,也許是以前還是個新手,真的寫得太開心了就沒去在意,反而常常覺得寫小說時間會過得很快。

  不過另一個會讓某優想算自己寫文的速率的原因,是正好看見倪采青blog裡有篇關於字數的文章,裡面有提到不少小說家寫文的速度。其中九把刀某優記得沒錯的話,好像是三小時兩千字,而且還說那樣的速度已經算是快的了。相較之下,某優想自己應該算比較趨向於慢產型的寫手吧。

  
  只是某優倒沒算現在的《羽》一篇花了我多少時間,也覺得沒必要,但能確定的是一定有比《星》少一點。主要是因為《羽》花在修稿和查資料的時間比較少,而《星》是我第一部寫完後會認真修改的作品,所以在那之前我都只檢查有沒有錯字就PO了,但《星》就很認真修改字句的通順程度。那時某優發現自己為了追求辭藻的華麗常常忽略了字句的通順,以至第二部時花了很多時間在修稿上,但《羽》就比較有經驗了,而且假如真的很不通順,《羽》常常就是那段重打了(^^")。

  除此之外,雖然很不想這麼說,但校園小說真的比懸疑小說好寫(^"^),經驗大都是取自周圍朋友或自己的經驗,很少需要查資料,但查資料對《星》來說卻是超級必要的事……

  不過這是目前的《羽》,等之後《羽》不再是校園小說時,我想需要用到的資料會是《星》的好幾十倍,而且也不再上網查,而是查相關書籍。但是哪方面的資料,某優就不能透露瞜,只能說因為資料真的很大量,所以早在兩、三年前就開始著手蒐集了。

 

   不知不覺又寫這麼多了,下次會再縮減一點的(>"<)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