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

 


  「既然如此,你為何不一開始就這樣告訴我,硬扯是關心我這個朋友?這樣我也比較爽快的說啊。」

  聽見紫琳的質疑,沈浩順時變回原本招牌的完美微笑:「因為妳一定會再問另一個為什麼的,但我就是不想再回答那另一個為什麼。」

  「什麼另一個為什麼?」

  「看來妳比我想得要笨。」他嘆道,心想,看來經過半年,艾紫琳仍沒變得比較聰明,但就是這點才讓沈浩總能抓到她的把柄,所以說……沈浩反而覺得這事件可喜的事。

  「誰聽得懂你在說什麼啊!」紫琳忍不住抱怨,「我保證其他人聽見這句話,反應也是和我一樣。」

  「反正妳之後就會想到另一個為什麼的,所以妳就趕快說吧,在十分鐘就下課了,妳不是說妳不希望被班上同學看到跟我很熟嗎?」

  「好啦。」紫琳不耐煩地說,但眼神卻瞬時黯淡了下來。

  見她的目光垂落在走廊地面上,應該是陷入了不知從何說起的窘境,沈浩便率先開口問了:「妳很忌妒她嗎?」 

  紫琳並沒有馬上回答,只是抬起目光望向再度倚靠柱子的沈浩,淡然一笑:「這就是你想知道的?」

  「不是,只是比較好讓妳切入重點。我真正想知道的是,妳說妳無法恨尹語娟,為什麼?」沈浩直視了不遠處的地方,那一抹仰頭練習托球的勤奮身影。

  順著他的視線,紫琳的身子也不禁轉了一些角度,她也清楚的看見了站在陽光下認真練習的語娟。

  ──妳很忌妒她,對吧?

  方才依玲的問題彷彿言猶在耳,雖然紫琳當時沒有回答她,但答案……根本不用多想。

  半晌,她靜靜地說:「記得……有次國小的段考前夕,語娟在學校昏倒了。」她的目光依舊停在語娟身上,神情平靜,「那時正好是打掃時間,剛從外掃區的我,還不到教室就看見教室外聚集了一群班上的同學,還有急急忙忙從教室跑出來的班導。」

  沈浩則是安靜地聽著,沒有說話。

  「當時語娟很快就被送到了保健室,並馬上叫了救護車,事後從班導那得知,語娟是因為發燒才體力透支昏倒的。那時天氣轉涼,語娟又一直不去看病,甚至還抱病來上學,才會嚴重到昏到。事後我問語娟為什麼生病了還要來上課?她說她不想讓爸媽擔心。」

  至今紫琳仍深深記得語娟國小那次驚動全班的昏倒事件。

  原以為那張蒼白的臉是因為天氣冷,何況她本身的膚色就比一般同學要來得白皙,但卻在她昏倒在地的那刻,穿過外圍聚集的人潮,發現她原先蒼白的面龐已通紅發燙。也才驚覺原先的蒼白根本是連血色都沒有了,哪怕當時自己雖然有幾分擔心,卻還是在她脫口說出沒事兩字時,放了心,忽略了她的異樣。

  「語娟家是開早餐店的,每個禮拜六、禮拜天語娟都會去她爸媽的店裡幫忙。語娟說那時她媽媽因為生病,所以不能到早餐店工作,而且臨時又請不到人,就算有,工讀生也不願那麼早來。所以她不忍爸爸那麼辛苦,因為她爸爸晚上還要開計程車,才會連續三天每天都清晨四點就起床到店裡幫忙,等到快七點時才趕來學校。」

  「只是她原以為自己能撐過段考再去看醫生,因為本來只是輕微的感冒,沒想到因為沒有充足睡眠,剛好天氣又轉涼,才會演變為發燒。」 

  「語娟的家境雖然沒有很好,但也沒有差到必須申請低收入戶的地步。她說是她爸以前玩股票賠太多,跟銀行借太多錢,最後負載連連,才變成現在這個樣子。除了每月要繳的房貸外,還得還債。所以說雖然她家的早餐店每月都賺得不少,但由於龐大的債款,常常入不敷出,甚至得跟親友們借錢。」 

  「不過啊,」紫琳原先平靜的表情,浮出了一絲笑容,「雖然語娟在考前病倒了,但考試當天她還是來學校考試了,而且還考了全班第三名喔!那次可說是語娟有始以來考得最好的一次。」

  好像考到第三名的人是她自己,站在她左後方的沈浩清楚的看見了她臉上那抹炫耀似的興奮神情,不禁令他頓時也莞爾一笑。

  「所以說,什麼都擁有的我,憑什麼去忌妒她?」她笑道,神情欣慰。

  隨著笑容漸漸變淡了些,她淡淡地說:「就算是成績,我也沒資格忌妒……」

  「語娟也許不是最聰明的學生,但絕對是最認真的學生。」她說,隨之轉頭望向了沈浩,「欸,你覺得語娟的成績好嗎?」

  「妳忘了我才剛轉來耶,怎麼知道她的成績好不好。」

  「就感覺嘛,你不是坐在語娟附近,再怎麼說也考了幾次小考,多多少少知道班上的實力吧?」

  一時,沈浩只是思考了會,想到語娟平日下課大都坐在位子上安靜的看書,而且上課的神情也總是很專注:「應該不差吧,我想。」

  「那你覺得有前五名嗎?」

  「既然妳這麼問,那就是沒有前五名,對吧?」這次沈浩回答得很快,沒想到卻讓紫琳立時竊笑出聲:「沒想到你的聰明也有失常的時候呢。」

  立刻意會到那是一抹嘲笑的笑容,沈浩也不再擺好臉色,沉聲說:「是妳的問題一開始就很難回答好不好。」

  「好啦!算我錯了。我知道你自尊心很強,而且我也不想和你吵。」她忍笑,繼而說,「語娟是有進前五名過,不過大概都是在五到七名間徘徊而已。雖然她很認真,但比起那些有補習的人,還是不夠。可是啊,語娟卻是班上前十名裡,唯一一個沒有補習的人喔!」

  「國小時語娟有上安親班,因為那時她弟弟還小,沒上安親班,所以家裡只要支付她一個人的安親費就好。但升上國中後,由於家裡很難同時資付兩個人的補習費,語娟便把補習的機會讓給弟弟。我有問她為什麼不乾脆自己教他功課就好,這樣自己不但可以補習,弟弟的成績也不會差嗎?可是她卻說自己再怎麼教,也不會比補習班來得有效率,何況假如她真的補習了,應該也沒什麼時間教弟弟功課。」

  「語娟是一個只會想到別人,不會想到的自己的人。儘管出生在那樣的家裡,我也從不曾聽她有任何怨言,可以說是一個逆來順受的人吧,她不會怨天尤人,總是只會更加認真的去做每一件事。雖然身為她的朋友,我有時會受不了她這種個性。但語娟表面看似優柔寡斷,其實也是個堅持己見的人,這點和彥丞可說是有點像,非常固執,常常不聽勸告,只做自己認為對的事情。不過久而久之我也漸漸習慣了,反而覺得這是她的優點。」

  「如果真要說語娟有什麼缺點,那就是太內向了。」紫琳嘆道,「常常不敢說出自己的想法,也很怕得罪人。但就因為這樣,語娟在每個人眼裡都是非常溫柔的人。」

  「所以說,這樣善良又認真的女孩子,我怎麼可能打從心底去討厭她呢?」她輕輕一笑,「無法討厭她,不是因為她是我的好朋友。因為就算我們不是朋友,我也不可能對她產生厭惡的感覺。」

 

  無法恨她,不是因為她是妳最好的朋友。

  因為就算不是朋友,也不可能對她產生厭惡的感覺。

  認識她兩年多的時間,外人不會曉得,她是一個怎樣令人心疼卻認真的女孩子。 

  在一般的學生都可以睡到自然醒的周休二日與寒暑假,語娟卻必須比平日起得還早,好到爸媽的早餐店幫忙。

  就在大部分的人都已有手機的這個年紀,語娟卻是連遊戲機、MP3這些低價的3C產品都從來沒買過。

  相較之下,她的衣櫃裡有各大知名品牌的衣服包包。

  書架上也有各式不同的書籍,從自修評量到哲理書、從漫畫小說到美術書與繪本。

  相本裡也放滿了到各地旅行遊玩的美好回憶,相本數量與裡頭的照片,就算花一整個下午看都還綽綽有餘。

  家境富裕的她,一點都不需擔心家裡的經濟狀況,更不用顧忌沉重的房貸而什麼也不敢買,父母也不會因為每天都要開店而無法全家出遊。相反的,她幾乎每年都可以和家人到不同的國家旅遊,體驗各個國家的風情與文化。

 

  所以說,她一點都不忌妒語娟所擁有的。

  因為她的存在,反而讓她發現──

  她所擁有的,實在太多了。

 

   清藍天空下。

  清風拂來。

  冬末初春的微風,微冷,卻仍有一絲暖意──

  
  女生仰頭托著球,她的嘴微張,喘著氣,但腰始終挺得直直的。

  那刻,春日陽光拋下輕柔光芒,在操場上輕輕烙下了一小塊陰影。陰影一直在移動,女生隨自己所拋出的球移動,她的運動服背後因汗水浸得有些濕。

  球掉了,數不出是第幾次了,彎腰撿球的舉動。

 

  善良。認真。文靜。

  三個簡單的形容詞便已能貼切去描述這個勤奮的女孩子。

  溫柔。單純。細心。

  則是國小畢業前夕,不少人特地去文具店買畢冊,畢冊紙上很多人填下的第一名。


  班上最溫柔的人,源自於她那種將心比心的體貼,讓旁人無不感到溫暖。

  班上最單純的人,起因於她的生長環境,就算只是一顆糖果也會感到非常滿足。

  班上最細心的人,由於太過文靜害羞,總不好意思麻煩別人,所以總讓自己的出錯率降低再降低,才不會給別人添麻煩。


  然而,愛情和友情如何衡量?

  哪怕自己喜歡的人喜歡的是語娟,也不代表她就不再是她,或她也再也不是自己了。

  
  語娟是怎樣的女孩子她明明最清楚,何況,錯不在語娟,她沒有錯,也用不著對說對不起──

  

  因為真正有錯的人,根本是她自己。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愛情 長篇小說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