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

 

  靜謐的空間。

  漆黑無聲。

  女生赤裸的腳底伏貼著地面,金屬般的冰冷溫度從地面滲透過她的肌膚,冷得彷彿要凍住她全身的血液,幾乎快麻木了她的知覺。

  獨自摸黑走在這片彷彿沒有盡頭的空間中,女生的步子極為小心,深怕前方會突然有個大洞似的。而且,女生發現,雖然四周是一片漆黑,但她卻看得見自己的手、自己的身體。她穿著一件純白飄逸的長裙,裙襬隨著她細碎的步伐微微擺動著。

  也不知走了多久,前方忽然有一個微弱的光點落入她的視線。順著那個光點走去,她發現周圍有越來越多的微光在閃爍著,如夜空裡閃爍的星星那般,讓看的人不禁微微出神。

  『語娟……』

  一道微弱而溫柔的低喚悄悄傳入了她的耳畔。她不知道聲音從哪來,像是從四面八方同時傳來,最後匯成餘音繚繞的低聲細語。

  『語娟……』

  悠悠然的聲音再次於四周響了起來,聽起來是個溫柔的女孩子。這次,女生忍不住喊了一聲,聲音裡頗多膽怯:「是、是誰在叫我?」

  『我在這裡……』

  然而,她環視了周圍,還是半個人影也沒看見。

  直到她的視線從周圍收回,直迎前方,向上一看,才發現有一名長髮飄逸的白衣女孩。她穿著和自己相同的白色長裙,肌膚比印象裡的歐洲公主還要雪白,也還要透亮,她的周身在黑暗中散發著淡淡的光芒,身影彷彿一道不存在虛影,在黑暗中若隱若現。

  而且白衣女孩的體態非常輕盈,待她從空中緩緩落到了地面,女生這時才看清了她的五官……

  那是一張任誰看了都會不禁屏息的美麗臉蛋。

  黑瞳裡的眸光宛如此刻佈滿周圍的星點,閃爍著奇異的光芒。

  她脣角的弧度優美柔和,猶如鑲上了某種特定的暖心溫度。

  女生一愣,不自覺地緩緩吐出了兩個字:「天使……」

  『呵呵……妳覺得我是天使嗎……』

  回過神,女生思忖了會,指著她的背後緩緩說道:「可是……妳的背上有一對純白的翅膀。」

  白衣女孩再次笑了:『妳看得到?』 

  「嗯。」她點點頭,笑了:「那對翅膀很漂亮。」

  『是嗎,很多人都看不見這對翅膀呢,我想妳一定是個令人溫暖而幸福的女孩……』

  「不,我不是……」

  『怎麼會呢?』

  女生的瞳眸瞬間失去了光澤,變得黯淡:「有一個人因為我……」

  『那個人怎麼了嗎?』白衣女孩問。

  「他……」

  「天祈因為我的關係……」女生依舊字不成句。

  『因為?』

  她感覺胸口好像有某種物質正在堆積,無數粒的細小沙子以一層又一層的方式層層堆疊,逐漸積滿她的胸口。

  她不懂,明明本該是輕得可隨風逝去的沙子,為什麼卻在塵埃落定後,彷彿增加了數萬倍重量,沉重得令她連話都難以說出來。

  『妳怎麼哭了呢?』

  眼淚溢出眼眶,看著兩道清澄的淚水正無聲的滑下她的臉頰,白衣女孩輕輕問道。

  但女生並沒有回答,她的視線找不到應有的焦距,只有淚水不斷從眼眶溢出,像壞掉的水龍頭,怎麼止都止不住。此刻,淚水幾乎完全佈滿了女生的臉,她哭得不能自己。

  『妳覺得那是妳的錯嗎?』站在一旁,白衣女孩依舊揚起溫柔的笑顏輕輕問道。

  但女生依舊沒有回答。她摀著半張臉,緩緩蹲下身,低聲啜泣的她身蜷曲成一塊,好像完全沒聽見白衣女孩的聲音。

  見她這樣子,白衣女孩輕輕嘆了一口,隨後走近了幾步,彎下身,蹲在了女生旁邊,也在那一刻,女生埋在雙腿裡的臉緩緩抬了起來。

  淚絲垂掛在她臉上好似晶瑩的珍珠。

  啜泣聲流逝在虛無的黑暗裡──

  這一瞬,四周漫天光點彷彿比天上星辰還要熠熠生輝,越來越多的光芒在黑暗中綻放,毫無節制。

  萬籟俱寂。

  如同吸走了全世界的聲音,無數光點在趨於寂靜的空間裡各自閃耀。

  與之輝映的是某顆即將殞落的淚珠,因女生睫毛的顫動、唇邊弧度的增減,瞬時失去了依附,往下滴落,險些擦過女生大腿外側的肌膚,最終在一片只盈滿光的飄渺黑暗中,破碎,因而讓地表泛起如漣漪般的顫動──

 

  「如果可以,我願意用我一輩子的幸福、甚至生命為代價,換取天祈能再次看見這個世界的機會。」

  碎裂聲──如波紋那般。女生沉痛卻不失誠懇的聲音,推翻原先存在的一切靜寂。

  然而,聽著女生哽咽的話語,白衣女孩臉上卻沒有任何表情,她以輕柔的語調嘆道:『妳太天真了……』而後隨後在她臉上揚起的微笑,雖然溫柔卻也不是那麼的溫柔,看似悲傷卻也未必那麼悲傷。

  低頭啜泣的女生沒有看見,那是一抹含有無奈的恬淡笑容,她只是再度低聲喊道:「我只要天祈能夠醒來就好──!」

  這一次,低喊響徹了整片虛無的黑暗,直到餘音消散,剩一片詭譎的死寂。

  女生抬起眼,兀然發現白衣女孩早已消失,而周圍原本閃爍著光芒的星點,也全都消失不見了。

  她隨之猛然站起身,一驚,自己的腳底下也已什麼都沒有了!

  她正往下墜!  

  墜入這一片永不見光的黑暗裡!

  風從她耳邊呼嘯而過,面對上方的一片漆黑,她的手竟不自覺伸了出來,想握住什麼。閉上眼,淚水瞬時都脫離了她的眼,一顆顆晶瑩的淚珠紛紛遺落在了這片黑暗裡,形成一條長長、如同銀河般美麗的軌跡。

  『總有一天妳會明白的……』

  彷若是來自底下的黑暗深淵,女生感覺自己的身體正在空中載浮在沉,不再急速往下墜。

  而白衣女孩溫柔的聲息,也在女生耳邊輕柔地擴散了開來…… 

  如溫潤的水,最終飄盪在這片無垠的黑暗裡──

  『總有一天……』

  更恍若黑夜裡最溫暖的一道指引,讓女生不禁睜開了眼……

  ……

  ……………

  ………

  

  慘白的天花板。

  死白的牆壁。  

  睜開眼,映入眼簾的,是一片與虛無的黑截然不同的白。

  環視了周圍,睜著迷茫的眼,雖然周圍很是昏暗,但語娟還可辨出這裡是病房,而她正躺在病床上。直到眼角餘光觸見一名趴睡在她病床旁的婦人,她猛然一醒,連忙坐起身,但卻在欲伸手搖醒那名婦人時,停住了。

  她將滯在半空中的手收回,往臉上一貼,愕然於自己的臉竟佈滿了淚水! 

  雖然剛剛發生的事只是一場夢,但她卻真的哭了。可是她忘了自己為了什麼哭,只記得夢的最後,她正往下墜,其它的幾乎沒什麼印象,唯一只依稀記得還有一位美得如天使的女孩……

  朝病房外的窗戶一望,現在仍是晚上,語娟猜可能是半夜,不然不會這麼安靜,媽媽也不會趴在她的病床上就睡著了。

  不過,真的很安靜。

  她現在思路非常清晰,想起了不少在昏倒前發生的事。休業式結束後,她和紫琳及彥丞一起去看電影,後來紫琳和彥丞吵架了,再後來紫琳甚至也不想再和她說話了。之後她遇到了天祈和依玲,後來的後來,就是她淋著雨一直跑,而追她的天祈便因此發生了車禍。醫生說天祈目前是重度昏迷,很難醒過來。依玲說她非常討厭她,多希望發生車禍的是她,而不是天祈。

  最後,她就因自己一直忍著不舒服不說,發燒了,甚至還在依玲面前昏倒。

  感受到喉嚨一陣乾澀,她望向了一旁的小桌子,正好有一壺水和一個玻璃杯。她伸手提起了水壺,想倒一杯水,沒想到壺口與杯口一撞,竟在靜謐的病房裡撞出一聲清亮!

  提著水壺的語娟緊張地看向了趴在病床邊的媽媽,見她仍睡得很沉,才頓時鬆了一口氣,還好,沒有吵醒她。

  安全的把水倒入了水杯中,語娟小心翼翼的放下了水壺,拿過水杯,她很快就把水喝得一滴也不剩了。不過就在她放回水杯後,媽媽卻像睡醒了般,緩緩睜開了眼。

  看著媽媽睡眼惺忪的坐了起來,語娟不禁乾笑,剛剛發出了聲音她沒醒,卻在安靜的這刻醒來了,那她剛才根本不用那麼費心裝水,因為就算很安靜,她還是會醒過來啊!

  不過,最令語娟愣然的,是媽媽清醒那刻,看見她時露出的驚訝:「語娟妳、妳醒了……」

  「太好了。」尹母立刻站起身,摸摸她的額頭和她的手,而臉上無疑不是喜悅和感動,「太好了……」她再度說,瞬時將語娟擁入懷中。

  「我睡很久了嗎?」

  鬆開抱住她的手,尹母無奈說:「是啊,妳一直高燒不退,昏睡了整整一天了。妳怎麼會在這麼冷的天氣裡跑去淋雨呢?」

  「對不起。」語娟歉疚地說,接著急忙問:「那麼今天店裡,只有爸爸一個人嗎?」

  「放心,我有打給小蕙,還好她有來幫忙頂一下。我才有時間可以來醫院照顧妳。」

  「那麼住院費……很貴對不對?」

  望見女兒自責的神情,尹母微笑,伸手撥開她額頭上因冒汗而溼漉的髮:「沒關係,只要妳下次不要在這麼冷的淋雨就好。」

  看著媽媽露出的溫柔笑顏,語娟感覺胸口瞬時溢滿了一股久未有過的溫暖,撫慰了心底那份巨大的悲傷。

  她低啞地說:「我不會了……」

  視線裡。

  那份溫柔與包容如此地清晰。她知道,無論她做了什麼事,世上總有一個人,會寬容她,甚至不求回報的為她付出。

  即使星星消失──也永不會變。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長篇小說 愛情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