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天使的話語 隱藏在記憶的長廊

  傳說百年前有個人前來尋找

  一把 遺落在時間交界處的鑰匙

 

  微風一陣 捎來一段遺忘已久的密語 

  迷宮裡

  那是誰的思念?

  溫柔地縈繞著整片古老的遺址 

  如漫長晝夜裡最明亮的一顆星星   

  給予迷失的旅人指引與溫暖

 

  直至夜幕隨光影變化逐漸拉下 

  不再見天邊日光之蹤跡

  迴盪晝日的聲息也悄然褪去 

  濃黑而無聲的夜下

  誰──張眼凝望?

  於虛無的吋日時空裡望眼尋找

  那某種早已迷失消散而流失掉的亙古溫度

 

  橫跨無數個星辰黑夜

  晝日與晝夜的交替輪轉

  又是誰──始終停在相同的定點不曾離去?

 

  

26

  

  依玲一定目睹了車禍的經過。

  感受到從背脊傳來的一陣涼意,忽然間,語娟覺得自己明白了很多事。

  依玲也知道她是個聰明人,從那張愣然而略顯驚怔的模樣,就可看出她已察覺出事有蹊翹,只差,整理出個確切的頭緒來罷了。

  不過倒也不會太久。

  此刻,語娟的身子早已挪正,凝望著胡母手中的花飾。

  「紫琳說妳很喜歡這個吊飾,剛好我也想要妳剛才抽到的手機套,要不要交換?」

  語娟一步步徐緩而行,她走到依玲前方,也走到胡母的左前方。

  「這是我掉的吊飾。天祈也知道。他一定是看見它掉到地上想撿起來還給我。」語娟將原先落在花飾上的視線,移到了自己的前方。她望著站在前方的運將說:「我想大叔剛剛所說的『突然冒出來』,就是因為天祈那時正好蹲下來撿這個吊飾。」

  「我當時急著回家,一看見是綠燈就直接跑過去了。那時天祈正好跟在我後面,其實他沒有闖紅燈,而是為了撿這個吊飾才沒注意到綠燈早已變成了紅燈,我想這也是為什麼大叔一開始會沒看見他,因為他那時正蹲在地上撿這個吊飾。」

  「對不起天祈媽媽,都怪我不小心掉了這個吊飾。」她再度望向胡母,聲音越來越顯自責。

  望著語娟,胡母愣了數秒,隨之才回神似的低頭按了按自己太陽穴,最後深深長嘆一口氣:「那個沒神經的孩子……」

  運將這時也長吁了口氣,但不同於胡母滿溢無奈與悲傷的嘆息,而是一種鬆了口氣似的感嘆:「小妹妹啊,妳憑一個吊飾就能看出端倪,很機靈啊。」

  聞言,語娟笑而不答。

  隨後,她頻頻望向胡母,她的眼神陰鬱而悲傷,深深扎痛了語娟的眼。而一旁依玲向她投來的目光,也讓她莫名感到一股愧疚。

  依玲的雙手小心翼翼的扶住胡母的身體,然而眼裡益發的冰冷卻正逼視著眼前的語娟,不過很快就又因忽而揚起的微笑而消逝得毫無蹤影:「語娟,這麼晚了,妳要不要先打個電話回家?」她問,但看見語娟臉上立時露出了難色,她卻像早有預料似的,又繼而說:「抱歉,我忘了妳沒有手機。」

  不願對上依玲的眼光,語娟只是含糊的應了一聲:「嗯。」

  「那麼我的手機先借妳吧。」依玲說完就從書包裡掏出自己的摺疊機,只是還沒遞給她,語娟便急忙回答:「不用了啦!我去樓下的公共電話亭打就好。」

  「幹嘛這麼麻煩?」依玲將手機遞向語娟面前,「我不會介意的,用吧。」

  「正好,我現在想去一下洗手間,妳要不要去,順便打電話,假如說妳不想在這直接打。」 

  看著眼下的手機,猶豫了下,才緩緩點了頭:「好。」

 

    ※ ※ ※   

 

  「不用特地叫爸爸來接我,你們明天還要開店,早點睡吧。而且現在已經寒假了,明天一早我再搭公車回家就好。」

  「放心啦,我又不是第一次來這裡。」拿著手機的語娟笑了笑,「嗯,我會小心的。」

  洗手間外。

  在向自己媽媽報備完後,掛掉電話,語娟就轉身走進洗手間裡,她抽了幾張廁所內的衛生紙,盡量把頭髮弄乾。但不知是不是衣服仍是濕的,語娟仍感到全身冰冷,甚至還感覺頭有些疼,昏沉沉的。而且,也許是突如其來的車禍所導致的緊張情緒,她現在只覺得全身無力,非常疲憊。

  最重要的是現在天祈還昏迷不醒,她實在無法定下心來,太多混亂的思緒糾結在腦子裡,太多沉重的壓力壓在她的肩膀上,更別說那份藏在心底沒表現出的悲傷與懊悔,都令她痛苦得喘不過氣。

  撫上自己額頭,語娟終而忍不住嘆了口氣,手的冰涼與額頭的燙熱在皮膚表面互相抗衡,果然是發燒了。

  從小到大她發燒的原因就只有兩種,不是感冒拖太久不去看醫生,就是因考試迫近太過緊張,而且常發生的還是後者。只要過度緊張,她就容易發燒,這是從小四以來就常發生的事,就算想讓自己不要那麼緊張,但每次在考試前夕聽到安親班老師對同學的訓話,她就是無法以平靜的心情看待考試。

  直到升上國中,一學期三次段考,考試多了,也習慣了,才慢慢不再因考試緊張而發燒。

  可是現在……

  唉……這個毛病還是沒變,雖然某方面是淋到冬雨,太冷的緣故。

  拿下貼在額頭的手,依玲這時正好從洗手間裡走了出來。待她洗完手、整理好頭髮,而且手也擦乾了,語娟這才拿出手機還她。

  「我打完了,謝謝。」隨著一道溫潤的聲音,和鏡中見到的謙卑動作,依玲頓了一秒,將視線從鏡子那轉來。她瞥了一眼手機後,就從語娟手裡拿回手機,說:「我以為妳是很聰明。」

  鏡子前。

  她的聲音清晰卻冰冷,甚至還帶了些諷刺,但語娟卻一點也不驚訝,她早就猜到依玲一定是有話要對她說,才會借她手機、和她一起來洗手間,好讓這些話不會被胡母或大叔聽見。

  「難道知道了車禍的過程就一定要說出來嗎?伯母已經那麼難過了,還說那些落井下石的話,告訴她不是司機的錯,而是天祈自己不小心被撞的。」 

  「我知道。」對上依玲那對憤恨的目光,語娟平靜地反問她,「可是,大叔不是也很無辜嗎,天祈家有足夠的錢可以支付醫藥費,但一個開計程車的家庭根本無法負擔龐大的醫藥費。而且就算我們現在不說,到時警方也會調附近的監視錄影器。」

  不自覺的,對上依玲那雙冰冷的目光,語娟緩聲而道:「我只是覺得大叔有孩子要養,不該牽累他的孩子。」

  而聽見她一點也不覺愧疚的回答,依玲冷笑一聲:「知道嗎?我現在更討厭妳了。」

  「要不是妳那個吊飾掉了,天祈也不會發生車禍,也不會到現在都還昏迷不醒。一切都是因為妳!如果沒有妳,天祈就不會發生意外。」咆哮聲迴盪了這個空間,喘了口氣後,她繼續氣憤填膺瞪著她大吼:「都是妳──是妳害天祈變成這樣的!」

  「打從第一眼看見妳,我就非常討厭妳,恨不得妳永遠都不要出來在天祈面前,我多麼希望今天發生車禍的人是妳!而不是天祈!」依玲越說越激動,眼角甚至泛出了淚光。

  愣愣的聽著依玲充滿憤恨的責罵,語娟一句話也說不出來。怒罵聲ㄧ次又ㄧ次重重捶打著耳膜,暈眩感如海潮般瞬時襲來,她面色蒼白如紙,感覺全身發冷,就連視線也漸漸變得不再清晰……

  「對不起……」她語帶無力,免強吐了幾個字。

  「對不起?」依玲諷刺地說,「妳就這麼愛道歉嗎?現在說對不起有什麼用!天祈都已經在躺在加護病房了!」

  「我知道……我知道都是我的錯,之後寒假我每天都會來醫院,一直到天祈醒來為止,就算開學了……」

  「不用了。」依玲打斷她的話,冷冷地說,「我會一直陪在天祈身邊,所以我不想每次來醫院都看見妳,更不想讓妳再接近天祈了。」見語娟沒回答,她繼而問:「聽懂了嗎?我不想看見妳。」

  然而語娟還是沒有回答,甚至不再用正眼看她,只露出一臉難受難耐的樣子,緩緩地點了下頭。

  鏡裡,語娟的身子有些恍惚。見著她的雙唇始終微張著吐氣,依玲頓時也不免感到心中有一陣擔憂忽現,就在連自己都還未察覺時……

  忽然間──

  語娟就如一具失了線的木偶,欲擁入地板冰冷的懷抱!

  依玲大驚,彎下身,急忙接住她往下跌的身體!

  因此跌坐的依玲,抱著她,瞬時急忙低喚著她的名字。見她都沒再睜開眼,且全身發燙,才又伸手撫上她額頭,那刻,依玲大驚,發現她居然正發著高燒!  

 

 

 

  也在女生閉上眼的這刻,有些許的淚水溢出了她的眼,最後無聲滑下了她蒼白的臉頰……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