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

 


  語畢,語娟就立刻接過了紫琳手中的麥克風。

  因為從天祈急切的眼神和手勢,實在不難猜出他方才忘了偷偷調包籤條。所以現在要是抽了籤,一定會被大家發現剛才的巧合是造假的。

  聽見她的回答,天祈頓時輕吐了口氣,隨後揚起一抹淺淺的笑容。

  雨聲褪去。

  MV裡,當畫面底下出現作詞作曲者的名字,配樂就猶如流水洩洪般,瞬時灌滿了整間包廂。

  右下角單純而方正的白字,也在此時映入了每個人的眼底。


  好寂寞。


  男生的歌聲立刻傳入了每個人耳裡,不同於唱生日快樂是為帶唱而唱的歡樂聲調,平緩的聲音裡聽得出這年紀的男生會經歷的變聲期,有些沙啞,帶些青澀,然而裡頭所蘊含的感情,脈絡清晰又壓抑,才是真正吸引人細聽的最大因素。

 

  我願用真心交換你 偶爾分到你一點關心 

  就算你不能完全屬於我 我也願意照顧自己 


  有時愛就是那麼奇妙 怎麼也想不到 

  想不到我竟如此的為你執迷 

  也想不到我只要一刻不見你 就無法呼吸 
 

  看窗外霓虹燈在閃耀 情人在街道上擁抱 

  我的夜只能依靠不停想你 才會有心跳 

  
  好寂寞 每當想起你的時候 好像痛要將我吞沒 卻不能對你說。

  好寂寞 我會試著自己掙脫 就怕你會放不下我

  曾說過要讓你自由 就該學著放手

 

  「沒想到你真的會唱歌,而且唱得還可以聽。」間奏一落,彥丞就說著調侃的話,但平淡的語氣聽得出驚訝和不可置信。

  「比你唱得好聽吧!我國小被稱作情歌王子可不是假的。」天祈笑道。

  「對啊。連被稱為自戀小王子也不是稱假的。」一旁的琴貞很適時插了話。

  「給我點面子嘛。」聽見周圍傳來的笑聲,還來不及得意的天祈向琴貞埋怨低道。

  不過,那群人的笑聲,很快就消散無蹤了。

  女生的歌聲在間奏結束後,立時充斥了整個空間。

  不高亢。

  不嘹喨。

  不帶什麼高超的歌唱技巧。

  頃刻間,每一處都盪著女生溫潤婉轉的聲息,如同春天裡輕盈的微風,揉進了女孩子淡淡的柔情與哀傷,舒服而柔軟。

  人聲。笑聲。嬉鬧聲。

  一切一切的雜音,也都在字幕暈染了表示男女合唱的綠色時,瞬時隱沒在了平緩的歌聲中。

  包廂內已不再有閒聊說話的人聲,也不再有咬洋芋片或塑膠袋的雜聲,每個人都直直盯著MV,專注的聽著他們兩個人的歌聲滲透這整個空間。

  歌聲裡,那份看似清明感傷的感情,總在心底掀起了陣陣漣漪時,模糊,清晰,模糊,一次又一次陷入了模糊地帶,又似乎總在以為將看透的時刻,變得難以捉摸。這份不太濃烈的感情,就這麼在優美旋律的輕輕包裹下,在男生與女生舒緩的歌聲中,悄悄落進了再也觸不到的心湖深處。

  音樂停了。

  掌聲隨之熱烈響起。

  迅速建立起的熱烈氛圍立時打破了尷尬。

  注意到語娟的目光正落在自己身上,天祈頓時笑了起來,他拿起籤盒,圈住麥克風的手快速豎起三根指頭,迅速的比了「OK」的手勢。
   
  「超讚的,我聽見時真是嚇到了!」

  「安可!安可!下一首也交給你們好了!」

  「雖然跟原音比還是差了點,不過你和語娟真的是目前為止唱得最好的一對。」

  天祈露出一臉自傲:「什麼差了點,是比原音還讚吧?」

  語落,無需多言,立刻就換來了身旁的人非常有默契的一句吐槽:「自戀。」 

  「你們是有事先演練過是不是,說得也太整齊了吧?連表情都一樣。」天祈語帶不可思議。 

  紫琳這時也抱住了身邊的語娟,她語帶驕傲地說:「不愧是語娟,唱得超棒的!」

  一時收到這麼多讚嘆的目光,語娟的臉也很快微微紅了起來。

  「所以現在這首要抽籤嗎?還是就他們繼續唱下去」

  「要不就投票決定吧。」琴貞出聲提議。雖然琴貞待在這不過半小時的時間,但由於她一向熱情大方的個性,擁有大姐頭特質的她很快就和不少人混熟了,所以兀然出聲,大家也毫不在意,甚至就像同班同學那樣熱情回應。  

  「想要天祈和語娟繼續唱的舉手!」

  「這樣一定都會舉手的啊!」天祈反駁,只是早就為時已晚,男生反駁的聲音還沒來得及在空氣中氤氳消逝,大半的人就立刻舉起了手,「你們根本是不想被抽到吧!告訴你們,下一首就一定要抽籤了啦,還沒唱過歌的給我準備好!」

  「語娟,這首歌妳OK嗎?」無視天祈的要脅,琴貞只問起了語娟的意願。

  「嗯。」她點頭,微笑回應。

  然而,就在當她將視線轉向字幕上,轉了幾度的頸子卻忽然頓住了。

  感覺有道冰冷的目光瞬間狠狠掃過了她的臉,她一愣,木然的雙眼就恰巧對上了那雙彷彿在瞪視她的美眸。

  和那一次的感覺……

  一模一樣。

  ………
  ……

  那一瞬間──

  她的目光變得異常冰冷。

  那對原本該是流光煥發的眸子,在對上那朵溫婉的笑容後,立刻流露出一股難以理解的寒意,使語娟不禁怔住了。

  「謝謝,可是不必了。」

  …

  「語娟,該妳唱了。」紫琳的好心提醒鑽入她的耳廓,將她從思緒裡拉回。

  一回神,語娟就看見不只天祈,其他人也同樣用疑惑的眼神望著自己,才驚覺到男獨唱的部份已經結束了。

  她急忙看向螢幕,隨著字幕接下著唱,依玲則是不知何時已和琴貞聊起天來了。

  包廂很快又再度充斥著天祈和語娟的歌聲。

  只是少了第一次聽見的驚艷感,漸漸開始有嬉鬧的聲音,咬洋芋片的聲響雖不大,但也能和聊天一同歸類為噪音。

 

 


  「你來這就是為了玩手機的?」

  由於語娟正在唱歌,找不到人聊天的紫琳,只好麻煩了點,走到距離自己有好幾步之遠的彥丞那邊,好打發時間。

  「我本來就不想來的好不好,是天祈硬逼我來的,也不知道他在打什麼鬼主意,今天竟然特地在我樓下待命把我拉來。」彥丞頭也不抬的說,語氣像在述敘一件再平凡不過的事,好像當事人根本不是自己似的。

  湊過頭,紫琳看了下彥丞的手機螢幕,看來是闖關遊戲,穿劍士裝的角色手持長劍,一邊向前跑,一邊砍殺途中冒出來阻饒的怪物。

  她好奇問:「這好玩嗎,借我玩玩看好不好?」

  「比唱歌好玩。」他冷冷回答。

  語落,畫面就正好跳出了「game over」,可愛的卡通人物哭臉也佔了螢幕一角。

  他低聲咒罵了一聲後,便將手機遞給了紫琳:「給妳吧,我想去上一下洗手間。」   

  講解了下玩法,他自顧地走出包廂。而留下來與怪物對峙的紫琳,卻不到一分鐘,顯示血量的紅色條狀就瞬間空白了,畫面一角,再度出現了劍士的哭臉。

  看來……她真的是沒玩冒險遊戲的天份。

  於是,出於無聊與好奇,紫琳跳出了遊戲,隨意點進音樂播放器,看看裡面有什麼歌,一見都是沒見過的英文歌,她又再點進了相機,裡面除了有上課懶得抄的國文筆記,也有天空和操場等風景。

  然而,當瀏覽到最後一張照片時,她卻愣住了。  

 


  一旁,察覺到自己好姐妹的目光長時間都停留在同個方向,琴貞不禁淡道:「我覺得這世上真有命運存在,才會讓天祈和語娟那麼巧分在同一班。」
 
  她的臉上有不明所以的笑意。

  「難道我和天祈分在同一班就不是命運嗎?」依玲別過頭悶哼一聲。

  「因為妳是我的好姐妹,我才會一直裝作視而不見。」琴貞的語氣瞬時嚴肅了些,「妳有沒想過,要是有一天他發現了妳做的那些事,會有多生氣?搞不好還會因此變得非常討厭妳。」

  依玲默不作聲。

  「妳希望變成這樣嗎?」直視那張秀麗的側臉,琴貞語氣心長地說,「讓妳最喜歡的人討厭妳?恨妳?」  

  

 


  包廂內。

  音樂優美深刻。

  紫琳緩緩的抬起眼臉,二十幾人的空間內,她有些恍惚的視線卻在觸見右前方演唱的女生後,變得異常清明。 

  眨了眨眼,抿起嘴唇,想看清什麼,卻只覺看見了殘忍的真相。

 

 


  良久。

  依玲才出聲,她側過臉,嘴角泛起一抹淡淡的笑容:「妳是我的好姐妹吧?」

  琴貞默然,似乎沒想到依玲不但不打算回答那個問題,還倒過來反問她。

  斂下笑容,她的目光不禁又再度放回了沉醉在歌唱裡的語娟,眼神冷漠而淡定:「那麼,就幫我一直保密下去,就像以前一樣,什麼都不要說。」

 

 


 
  手機裡最後的那張照片。  

  有一個女生的側影,她站在擺有盆栽的洗手檯前,深色的百褶裙裙角微微飄起,粉色的制服上衣也裝了些風。

  長長的走廊。

  陽光燦爛耀眼。

  那是國小教室外的長廊。

  豐沛的陽光照耀了整張畫面,也透亮了女生雪白的肌膚,她低著頭,神情很是專注,似乎在洗什麼東西,沒發現有人在偷拍她,低垂的眼眸只裝有平靜的湖水。 

   
   

  「妳這是在自欺欺人。」愣了幾秒,琴貞開口,加重了說話的語氣,但還是維持著只有兩人才可以聽見的聲量。

  「無所謂。」她淡淡地說,聲音無畏無懼,「而且我不覺得結果會如妳說的那樣。只要誰也不說,沒人能改變現狀。」

  「只要……」她的眼神在一瞬間變得銳利,除了淡漠,還有一層深埋心中的妒火。

 

 

  紫琳感覺空氣在這時變得稀薄了起來。

  音樂聲。話說聲。歌唱聲。也都變得混沌了起來。

  唯一清晰的,是視界裡的女生,她的頭髮長了些,但肌膚依舊雪亮,雙眸一樣盛有寧靜的湖水,眼底,也同樣裝著一份專注。

  女生沉醉在音樂裡,絲毫沒有察覺周圍一點一滴改變的氛圍。 

 

 

 

 

 

 


  
  「只要尹語娟永遠不要向他告白。」


   

 

 

    

  《羽憶》/待續  

  ※內文引用歌詞:范偉琪、張良<好寂寞>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