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

  


  由於天祈很浪漫的送禮起了頭,每個人也紛紛拿出了事先準備好的禮物。

  除了天祈以外的男生們合買了一台隨身聽和耳機,女生們則三三兩兩各自合買,總共五、六份的禮物就這麼擺滿了桌子。一時,包廂內唱歌的唱歌、吃蛋糕的吃蛋糕、拍照的拍照,所有的過程都在歡樂的氣氛下顯得更加熱絡。

  「那麼,剩下的時間就抽籤唱歌啦,而且還是男女對唱喔!」天祈高喊道,就端出了一盒籤,盒子裡放了兩種顏色的籤條。

  
  「原來你剛剛一直在撕紙就是在做籤呀。」

  「嘿啊,寫了二十五張,累死我了。」天祈邊說邊走往向點歌機前,再次毫不猶豫按下了卡歌鍵,如同點唱生日快樂歌那樣,這次他又再次點了五首男女對唱的情歌。 

  「卡什麼歌啦!這樣後面的歌就唱不到了耶!」拿著麥克風,原本唱得正高興的男生高聲抱怨道。

  「你已經連唱了八首了耶!換人了啦!」天祈遞給他一記白眼,「我先說喔,為了要確保每個人都有唱到,還沒唱過的優先!」

  語畢,他就把裝滿籤的盒子遞向了最靠近自己的彥丞。

  「幹嘛?」沉迷在手機遊戲裡的彥丞不情願的抬起視線,似乎很不爽天祈突然冒出來打斷他的遊戲。

  「抽一個吧。」

  看著天祈一如往常般堆笑的燦爛笑容,彥丞沒有多想,就從盒子裡隨便拿了張粉色的籤條。

  不一會,原本還在和語娟聊天的紫琳,就忽然感覺到背後有道不懷好意的目光射向她,正想轉頭,彥丞就已發出了幸災樂禍的笑聲:「八婆妳真是太幸運了,第一個就被抽中,不知道要跟妳唱的倒楣鬼……」

  笑聲忽然遏止。

  見他張著嘴巴,眼裡的黑眼珠從下往上移,紫琳頓時也露出了不明所以的困惑表情。

  看見紫琳正在看他,他抬眼,乾笑幾聲:「……是我。」

  男生們立時爆笑出聲,他們推了推彥丞的手肘,嘲笑的聲音讓他感到又可恨又無奈。

  「倒楣鬼?」紫琳看著他反諷地唸道。

  他狠狠將籤丟向桌面:「真的是有夠倒楣的啦!我絕對不唱!抽下一個。」

  誰知天祈早拿來了麥克風:「來都來了,唱一首嘛!」

  「我唱歌超級難聽的,不唱!而且是你硬拖我來的耶?本來我可是一點都不想來的。」彥丞瞪向他,絲毫不打算接過那支麥克風,因為那是跟他八輩子都打不著的東西。  

  「別這樣嘛,唱一下啦!」天祈試圖說服他。

  「你說唱我就唱,你以為我是什麼啊?」

  緘默了兩秒,他正色道:「小狗?」

  彥丞的雙肩瞬時無力垮下:「你的思考邏輯還真不是正常人能理解的……」  

  不過,事實證明了,小狗果然是聽話的動物。

  在天祈一番威嚇利誘下,彥丞面臨了足以影響三年的重大抉擇。

  不唱,那麼之後上課都得冒著會被天祈整的危險,像是不小心趴下睡死了,或是偷吃東西,他會異常熱心的舉手向老師報告。專心上課時,也會有小倆口甜蜜的小紙條要他幫忙傳,哪怕依玲就坐在天祈旁邊,天祈也會繞個大圈,以絕對要干擾某人的方式傳紙條。

  此外,上完體育課後,也會發現水壺裝的不是水,而是足以令人生不如死的辣椒水。

  又或者,以感冒之名向自己借衛生紙,導致被下了瀉藥時沒衛生紙可用。

  但,以上都是可預防的。

  不可預防的,彥丞早已不敢去想了。

  掙扎的接過麥克風,彥丞凶狠的目光瞬時形成一道駭人的殺氣,但卻在觸到那一臉燦爛的笑容時,化成了毫無用武之地的煙硝。天祈的笑臉彷若有視若無睹的神奇功力,足以保護他面臨所有威脅。

  不過,這項超能力也是有限的。

  「霂彥丞,你竟然直接拿寶特瓶K我臉!為什麼會有這麼多寶特瓶啊。」

  就是無法抵禦實體的攻擊。

  洩憤完的彥丞聳了聳肩。

  誰知,還沒來個爽快的大笑,也有一個寶特瓶朝他射來!

  還來不及回首搜索兇嫌,一道滿腔怒火的女聲就先刺痛了彥丞的耳膜:「音樂都開始多久了,要唱就唱,還是說你想唱女生的部份?」

  這也讓彥丞不用回頭就知道兇手是誰了。

  握著麥克風的紫琳皺起眉頭,眼神指向一字字填滿藍色的歌詞字幕。

  「妳以為我想跟妳唱嗎?」彥丞挑眉反問,但一接收到天祈掃來的目光,就又換了張陪笑的臉:「是……我唱。」 

  人聲。笑聲。嬉鬧聲。

  沒有噤聲的包廂中依舊充塞著男生女生吵雜的笑聲。 

  紫琳和彥丞的合唱透過麥克風,迴盪了整間包廂。

  女聲纖細害羞,男聲低沉沙啞,截然不同的音色搭在一起,有說不上來的突兀感,但聽得出他們都已盡了全部的歌唱天份。

  然而,是巧合?是偶然?究竟是上天好心施捨的機會,還是單純的愚弄,將兩種落差極大的歌聲湊在了一塊?

  答案──只有在一旁為他們倆為難的語娟知道。


  「放心吧,我都了的。」天祈笑著要她放一百個心,「我一定會暗中幫忙。」


  實在不難想像,要是彥丞發現那盒籤裡,每張藍色籤條都寫著一模一樣的三個字,粉色籤條也都是同個人名,會冒出多少青筋呢?

  早在到KTV前,天祈就事先準備好假籤,但為了掩人耳目,才在大家面前再做一盒正常的。

  所以說,何謂巧合?何謂偶然?絕非上天的憐憫與施捨,而是出於某個懷抱理想的少年,因為上天早應該料到那兩人的合唱……

  「你唱得不是假的爛,是真的很爛。」天祈評頭論足地說。

  「逼我唱的人沒資格批評!」


  然而。

  間奏時分。 
      
  另一桌同樣握著麥克風的女生,卻不同於男生的怒目咬牙,臉上反而有掩藏不住的幸福笑意。 

  「沒想到彥丞真的願意唱耶,雖然唱得很難聽啦……我原本還擔心彥丞那種固執的個性,絕不會唱的呢,真的好感謝老天讓彥丞抽中了我。」紫琳忍不住傻笑,聲音不大,只讓身旁語娟能夠聽見。

  「太好了,紫琳。」掩飾自己轉瞬而過的心虛,語娟也受紫琳笑容的感染,隨之笑了起來。

  因為,她也很感謝那位老天的幫忙。

  雖然結果未必能達到目的,但看著紫琳開心的表情,她不自覺開心了起來,就像胸口被填滿了某種說不上來的滿足感。


  「竟然你批評我唱得爛,那這首你自己唱啊,我倒要看看你能得多好?」一唱完,彥丞就一個甩手就將麥克風丟給天祈。

  而看見螢幕跳出下首MV的畫面,紫琳這時也興奮的看向了語娟:「語娟,妳在畢旅時有唱這首吧,唱得超好的,要不要唱?」

  細碎而清晰的雨聲傳出MV,語娟登時一愣。

  紫琳將麥克風遞到她眼下:「反正妳也還沒唱過。」

  但還沒來得及接過,其他人的聲音卻先傳進了語娟的耳裡:「還是抽籤比較好吧?再這麼說都做了籤。」

  「反正天祈剛才不是說沒唱的優先嗎?語娟唱歌超好聽的啦!國小還是學校合唱團的,讓語娟唱嘛!」紫琳望了望在場的人,露出一臉誠懇。

  這時,也有不少人看向了活動主持人那邊。

  正握著麥克風的天祈接收到眾人的目光,再看了看為難的語娟,很快地泛起了笑容:「反正我也不是抽籤啊,沒差啦,大家都要唱到才是我最終的目的!」

  只是看著語娟仍遲遲沒接過麥克風,天祈倒是心急了,他微笑問:「語娟,妳不唱嗎?」

  順著這道急促的聲音望去,語娟很清楚的看見他的眼珠頻頻往左下方飄,而他的一根指頭也悄悄指向了籤盒。

  
  不需幾秒,她很快就明白了天祈的意思,她立時微笑回答:「如果大家不介意,我就唱了。」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長篇小說 愛情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