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在經過他的教室時,會刻意放慢腳步,偷偷朝教室內瞄一眼。

  在大型的班際活動上,也總是心不在焉,時而不時張望四周。

  因為想念,因為不想錯過,所以,任何能見那個人的機會都要珍惜。 

  然而,儘管看見了自己朝思暮想的那個身影,卻也只敢在一旁默默凝望他,等待他發現自己的存在。因為她比誰都清楚,自己不會是萬中選一的幸運女孩,而是一個只會逃避的軟弱女孩。

 

  ──是個就連一丁點勇氣都沒有的軟弱女孩。

  

 

 

11

  

  昏暗的包廂裡,螢幕上正播放著最新的MV,字幕一字接一字的跑,可是,卻不見任何歌聲,只有淹沒在吵雜人聲的配樂。

  「各位!」不知何時,天祈已站到了門邊,他舉著手,要在場的人注意他,「已經到了,大家準備好喔!」

  聽聞天祈的話,包廂頓時安靜了下來,每個人都汲汲營營選了個位子站,前面的人拿奶油、後方的人持拉砲,他們都露出一副蓄勢待發的模樣,像一群準備迎戰的士兵。

  只見天祈持著手機,與電話那頭的櫃台人員通話,每個人的神情也就越來越緊張。

  「已經上電梯,大家預備。」身為總司令,天祈這時也嚴肅了起來,他放下手機,右手拿著「武器」鮮奶油,左手穩穩握著把手。

  就在靜默持續了整整五秒後,門外傳來了兩聲厚實的敲門聲。

  那一刻,眼神成了彼此溝通最好的工具,天祈向每個人露出一副「等會不給我叫出聲的人,就給我整整四小時拿麥克風吧」的威嚇表情。

  所以推開門的那剎,每有人都很有默契的大喊了一聲:「依玲,生日快樂!」

  站在門口的天祈,更是直接將手中的鮮奶油砸向她的臉。

  豈料──

  敵人竟會施展定身術!

  每個人都赫然睜大了眼,如石頭般一動也不動,完全無法動彈!

  一片鴉雀無聲中,裝奶油的紙盤從那人的臉上落地了,當下所有人都愣住了,天祈更是張著嘴巴,一句話也說不來。

  「請問這是……」端餐點的服務生小姐揚了起一抹僵硬無比的微笑,額上的青筋明顯得不能再明顯了。

  「錯人了……」

  「哪個混帳剛剛點了餐也不說!」

  「好像是我……」

  此刻,在場的人臉上無一不是滿臉黑線。

  總司令……應該說「主使者」天祇,更是滿臉尷尬,他立刻行90度鞠躬禮,向服務生謝罪。

  「你們在……幹嘛?」依玲從那服務生身後走了進來,看見這幕場面,她斜睨了眼天祈,臉上只有汗顏。

  「生、生日快樂!」

  下一秒,彩帶滿天,人聲和拉砲聲一齊隱沒,在場每個人立刻又露出了燦爛的笑容。

  只是,早已沒驚喜可言。

  這場仗可說是徹底的「戰敗」了。

  

 

    ※ ※ ※   

 

 

  「你們也太好笑了吧!還好先進去不是我,要不然我現在肯定滿身奶油!」依玲捧著肚子大笑,「好後悔沒拍下剛剛那幕經典的畫面,真的……哈哈,笑得我肚子好痛!」

  「妳夠了喔。」天祈瞪著她,威脅道,「現在還有一堆奶油,再笑,我就發號司令叫大家砸妳。」

  天祈原以為這麼說,依玲就會停止笑聲,沒想到卻反而因身旁的人傳來的不耐聲,讓她笑得更大聲了。

  「這麼糊塗的總司令,沒人想當你的部下啦!」正玩著手機的彥丞說。

  「對啊,你這總司令也做得有夠爛的!看那衣服也知道不是依玲啊!」

  天祈轉而怒視那群人:「你們這群傢伙現在是要背叛我嗎?」

  「天兵你很吵耶,都聽不到音樂了!」拿著麥克風正在唱歌的女生喊。

  「這是叛國罪!叛國罪!」

  「安靜點啦!」

  「不公平啦!我當壽星就被砸得滿身奶油,連衣服都報銷了!晚上睡覺還發現有螞蟻在我身上爬,整整當了兩天的捕蟻器耶!」

  「你到底什麼時候才會安靜下來啊!」

  「不公平!不……誰、是誰拿空的寶特瓶丟我?」  

  看著寶特瓶騰空而出,一擊命中了耍無賴的天祈,依玲笑得更大聲了。

  「我都說聽不到配樂了!你給我安靜點!」丟寶特瓶的人正是拿麥克風唱歌的人,歌聲頓時換成了對天祈的訓話,恐怖的聲量和表情也立刻就嚇得天祈閉嘴了。

  拿著丟向自己的寶特瓶,聽著女朋友停不下來的笑聲,天祈一臉無奈:「妳能持續笑這麼久也很厲害……」

  自大隊接力比賽結束後,隔天,天祈就開始偷偷策劃這場生日驚喜趴,他約了全班所有人,為的就是要給依玲一個難忘的生日。全班也很捧場,除了幾個禮拜天要補習的人,幾乎都來了。

  也許,很大的原因是,只要付蛋糕錢一百元就可免費唱KTV,其他的出支、包括包廂的費用都是天祈支付的,所以,如果說一場生日趴要花五千塊的話,那麼天祈就付了其中的三千塊。

  「這是我最喜歡的口味,謝啦!讓你破費了。」紫琳喝了口手中的星巴克,笑笑地說。

  「就為了這麼一杯星冰樂,我未來一週都沒錢了……」彥丞的目光從手機螢幕上抬起,眼神哀怨。

  雖然那時天祈很慷慨的說會付星巴克的錢,但彥丞事後還是認為,既然是自己賭輸了,就要自己承擔,最後還是自己請了紫琳一杯星巴克。

  「語娟妳還好吧?怎麼看妳臉色不太好。」紫琳將星巴克放到桌上後,一看見身旁的語娟,就皺起了眉頭。

  「沒事啦,也許是那個來,所以身體有點不舒服。」語娟的臉上很快露出了一抹微笑,要紫琳放心,「我去一下洗手間就好。」

  「不要勉強喔,不舒服一定要說喔。」紫琳再度擔心了起來。

  「沒事啦!我出去一下就回來。」

  零食與飲料擺滿桌的包廂內,昏暗的光線靜靜瀰漫,明亮的螢幕正播著某首快歌的MV,三支麥克風都非常盡責的吸收所有人的歌聲。

  一片歡唱聲中。

  語娟已悄悄走到門邊。

  打開門,門縫立刻洩進了雪亮的流光,穿著淡色系衣衫的單薄身影,在逆光中恍若透明。清冷而落寞的背影,此刻,竟透著一股說不上來的冷漠氣息。

  彷彿一道不曾存在的虛影,可,卻還是在轉瞬即逝的片刻,仍以最深刻的形式鑲入了某個男生的眼底。

  就算下秒畫面又回到了單調無光的角落,男生的目光卻仍凝佇在女生方才消失的那扇門上……

  久久不能回神。

  男生望著女生離開的出神模樣,在平緩的抒情配樂響起時,一點也不引人注目。或許是因房門和液晶螢幕在同一側牆,所以被認為是專注於MV裡悲傷的劇情,而讓那副出神樣顯得非常合理。

  然而,視線再怎麼不昏暗,眾人再怎麼沒注意到,坐在男生身邊最近的那個人,卻不得不在意。      

  當男生注意到語娟起身,視線隨著那抹單薄的身影移動到門那時,一往一來的往復落點中,她很快就確認了男生目光所選擇的定點。

  長長的睫毛以放慢好幾倍的速度緩緩垂下,瞳仁裡的微光也在明滅不定後最終完全失去了光點,而這,卻是她自己視線最後所選定的落點,彷彿以慢速播放般,深深扎痛了她的眼。

  其實,要不是每個人都專心於液晶螢幕上,只要是有眼睛都可得出來……

  那件在她心中最害怕的真相。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長篇 愛情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