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


  天空藍得透明。

  兩千公尺的大隊接力賽,在五個班級都集合完畢後,隨即拉開了序幕。

  咻──

  響亮的槍聲驚動了整個天際。

  首當其衝的第一棒,槍聲未落,就已用力蹬向地面,化反作用力為助力,在各自的跑道上拼命往前衝。頃刻間,操場彷彿是一顆逐漸膨脹的氣球,等待鳴槍的默然片刻,很快就被此起彼落的加油聲所取代。

  一眨眼──

  接力棒已傳到了第二棒。

  目前場上清一色都是粉色運動衫,因為要等到前十棒的女生都跑完,才換男生上場。

  又是一眨眼的時間。

  每個班級此刻都已來到了第三棒,在一片看似混亂的接棒與搶跑道中,率先脫穎而出,引領在前的--

  是穿黃色背心的班級!

  原先站在司令台看似毫作用的主持人,也在這時看準了時機,起聲說道:「現在領先的是十三班,而緊追在後的分別是十一班和十五班,他們的距離都非常接近……」

  鮮豔而明亮的黃色背心鼓脹在所有人的視野中,領著每個人的視線奮力向前。  

  場內同樣穿著黃色背心的人,頓時也更熱情的加油了!

  就連平日一向文靜的語娟,也感覺自己的黃色背心有一股魔力,讓她的整顆心都隨班上同學們的呼喊聲而緊緊繫著比賽。

  在聲嘶力竭的加油聲中,她感到一股熱血的情緒在蔓延!

  因為他們僅僅只在上午的體育課和國二班比了一場友誼賽,連接棒的默契都可說還未成形,然而,跑輸了學長姐的他們,此刻卻能一馬當先,實在是太振奮人心了!

  所以換句話說,他們的實力雖比不上學長姐,但和同年紀的學生相較起來,仍是非常強的。

  在一片高漲的氣氛中──

  第四棒──

  第五棒──

  第六棒──

  也全都是以領先的姿態持續拉遠與第二、三名的距離。

  目前要到第七棒了。

  身為第七棒,站在第一跑道的紫琳正準備助跑。

  輪廓分明的臉龐,清靈有神的眼睛,綁著高馬尾的紫琳在選手中格外出眾,陽光悠然灑落,更讓有著古銅色肌膚的她散發出一股健康而明亮的氣息。

  另一邊,第八棒的語娟也已站上了跑道。

  她深吸了一口氣,定了定心神,壓下方才沸騰的情緒,好讓自己處於備戰狀態,以隨時等待紫琳的身影出現在自己預設的視界中。

  然後──

  全力衝刺。  

  絕不能讓自己被其他人超越--回頭望著跑道的語娟,這麼對自己默唸道。

  然而,當看見身後終於有人踏入她的視線範圍時,她卻怔了下。

  頂著俐落短髮的矮小女生,穿著紫色的背心奮力奔來,映入語娟眼簾的,不是紫琳,而是原先第二名的班級。

  裁判這時也立刻要她將第一跑道的位子讓給紫色背心的女生,甚至連原先站在三、四跑道的兩個女生,也都越過她,排到更靠近第一跑道的位置。

  直到紫色、藍色、綠色的棒子都接棒了,語娟才終於看見了緊追在後的紫琳。

  「接──」當棒子交到語娟手中時,紫琳大喊了一聲。

  這是彼此賽前就說好的,要和國小接力賽一樣,當棒子交到另一人手上時要喊出一個聲音表示,以免沒交好不小心掉棒了。

  也許……

  接過金黃色的棒子,語娟也不再多想,使盡全力大步向前。

  「現在領先的是穿紫色背心的十一班,後頭緊接著的是十五班與十二班……」

  主持人報導的比況從廣播器中傳出,迴盪在整個操場,平平靜靜,沒什麼高低起伏,只強調某些字詞。

  在一片熱烈的加油聲浪中,每班的棒子現在都已傳給了男生,像是邁入比賽的另一個高潮,氣氛再度高漲了起來。

  然而,在場內的一塊區域,卻是烏雲籠罩,氣氛低迷。 


  「怎麼辦語娟──都是我剛剛沒接好!才會從第一名一下子掉到了第四名。」看著黃色背心的男生處於第四名的狀態,紫琳一抱住了語娟,語氣既難過又自責。

  語娟輕輕拍了拍紫琳的後背:「沒關係的,又不是故意沒接好。」

  「可、可是……」鬆開緊抱住她的手,紫琳的臉上依舊有滿滿的難過,「我覺得好對不起大家!跑得那麼辛苦卻因為我的關係……」

  「大家不會怪妳的。」

  「就是覺得很難過……」看著紫琳那副快哭的模樣,語娟頓時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其實她不是很會安慰人,平常都是紫琳給她鼓勵,現在情況反了過來,語娟一時手足無措了起來。

  幸好彥丞及時走了過來,才沒讓僵局持續。

  「不過就是掉棒,又不代表一定不會第一,妳不要烏鴉嘴行不行。」彥丞的語氣雖是不耐煩的,但可聽出是有幾分安慰。

  「對啊,別在自責了,比賽又還沒結束。」語娟連忙附和。

  當看見紫琳抿了抿脣,安靜了下來後,語娟和彥丞以為多少減輕了她心中的自責,可是當她再度抬眼看見了賽況,她又再度忍不住哽咽了起來。

  「可是就真的很自責,很不甘心……」

  「紫琳……」眼見真的有淚水在她的眼眶裡打轉,語娟也再次慌了起來。

  「彥、彥丞他會把落後的全補回來的,所以不要再難過了。」 

  這下換彥丞的表情起了變化。

  他的視線一下就從紫琳難過的臉上,轉移到了無措的語娟身上。

  頃刻間,那對無疑的目光望進了他的眼底:「對吧?彥丞你一定可以的。」

  陽光下,女生的臉部線條有幾分僵硬,扯出的微笑也有些突兀,可是,眼神中的冀望卻在與男生的對視中顯得自然而純粹。

  彥丞立刻就明白,那是一個無聲卻堅定的請求。

  「我當然會把落後的部分補回來啊!」他露出一副不以為意的表情。

  紫琳壓下了哽咽的聲音,低道:「你以為你是音速小子啊。」

  她直接吐槽了彥丞的話,就跟預期的一樣。

  「那要不然來賭賭看,要是第一就請我喝星巴克。」

  「星巴克很貴耶。」

  「怎樣,這樣還不相信?」

  「我是擔心你付不起──」

  「妳就別到時跑贏了,跟我說妳沒錢買。」

  「賭就賭,反正你也不可能跑贏的。」

  賭約。一搭一唱的對話。吐槽。一句充滿自信的承諾。

  從終點逆推而出,匯集了所有過程的那個源頭,僅是一雙毫無聲響的眼神,卻因兩人無需多言的默契,而讓某人臉上的憂鬱逐漸消融,繼而推向了一個充滿希望的結果。

  語娟在一旁靜靜笑著。

  「霂彥丞──你要是三秒內還沒站上跑道你就死定了!」

  也在星巴客的賭約定型後,三人就聽見了康樂充滿威脅的呼喊聲。

  彥丞這才注意到,跑道上選手們的背心都印著數字18,但紅、紫、藍、綠就是少了那麼一個黃色。

  即刻邁開步伐的彥丞,也就在康樂的怒目瞪視之下立刻奔向了跑道。

  隨之跟著走到場邊的紫琳也不免「好心」提醒了一聲:「要第一名喔,別忘了星巴克!」

  「好、好……」面露苦笑的應了幾聲,他轉頭,向紫琳投以一個「別給我得意忘形」的目光時,恰巧對上了語娟帶笑的眼睛。

  場邊。

  她凝住了他的視線,從嘴巴一張一合的閉合中,彥丞立刻就讀出了四個字。  

  不如一般女生清朗有力的呼喊聲,可是,卻如深埋土壤的樹根。

  因為看不見,而能深植人心……

 

  ──要加油喔。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