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說不出口的,來不及說的,在無數個愛情中,有無數個沒有結果的愛情。

  那種時時刻刻都牽掛著某個人,只要一句話或一個眼神,就足以改變整個世界似的,那種微酸微甜卻帶有苦澀的感覺,我想──

  是每個人心中,最深的秘密吧……

 

  

 

06

  
  春來秋去,花開花謝。

  時光總是不著痕跡的,將我們一次又一次拉離了那個名為「曾經」的地方。

  那個連自己都差點忘了的……曾經。

  「可以借我十塊錢嗎?」男孩的雙手十合,目光懇切。

  然而看見那一臉的真誠,女孩的神情卻只有猶豫,於是男孩繼續更加誠懇的拜託,那雙明亮的眼睛眨啊眨的,意外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感覺,便讓容易心軟的女孩,只丟下了句一定要還,就從書包裡拿出了錢包。

  當女孩將銀亮的十元硬幣放上了他的掌心,男孩的表情立刻從原本的哀求轉為了欣喜與感激,他的臉堆滿了燦爛的笑容,並說自己一定會還的。

  如果──

  那句話的「一定」是有期限的話。

  之後的幾天女孩理所當然向男孩索回那十塊錢,然而男孩每次卻都只有笑咪咪的說會還的、會還的,直到最後甚至連話都不讓女孩說完,就一溜煙跑走了,也才讓女生終於確定了他不想還的打算。

  連續好幾天,兩人都在樓梯間上演了一場追逐戰的戲碼,抱著追到他就可以要他馬上還錢的天真想法,女生每節下課都追著男孩跑。

  然而,當時間久了,女孩卻也懶得追究,又或許是小孩子本來就是忘事的,你追我跑的下課時光不知何時已不再復返,女孩又回到了一個人在位子上安靜畫畫的日子,男孩也再度招集了原本玩在一起的同學,玩起了鬼抓人或紅綠燈。

  回歸到了自己原本的位置他們,誰也沒再提起這件事,那枚十塊也就成了兩人分班前最後的交集。

 

  升上三年級的男孩與女孩,沒有同班。

  升上了五年級的女孩,也只在開學那天,看了眼佈告欄上自己名字所對應到的新班級。

  分班,兩年後,再度分班,一次次的拉拉離離,無形中,時間早已在看不見的那端拉出了一大段連女孩自己都走不完的距離了。 

  以至當再度回首的那天,已是上小學六年級的時候了。

 

  畢業前一年,學校舉辦了一場班際躲避球賽,採淘汰制,女孩的班級雖然在女生組那邊一開始就落敗了,但男生組卻很幸運的一路打進了決賽。

  儘管前幾天連續下了好幾場大雨,仍絲毫不影響比賽當日天氣的晴朗,雨過天晴般的好心情從早上一直延續到下午,女孩和同學們興高采烈的來到場邊為男同學們加油。

  球場上烈日當空,雙方的跳球員都走到了場中央,可能是決賽的關係,男同學們的臉上出現了鮮少會有的緊張與凝重。 

  哨聲響起。

  兩個跳球員同時躍起。

  這一刻──

  球被拍入了自己班的場地。

  可是──

  女孩的目光卻彷彿穿透了所有。

  透過了那名跳球員,她看見了,那個在心中一直以來掛念的人……

  有些褪色的淡黃色運動上衣繡著清楚的學號,男孩的左手戴著一只白色護腕,小麥色的皮膚透出一股陽光的氣息,那雙眼睛清澈而明亮,一頭褐色短髮也因有陽光照耀而分外的柔和,暈出了一圈淡淡的光暈。

  男孩在球場上表現得非常活躍,握著躲避球,他以飛快的速度向前丟去,一看見敵方的人被自己打中,他的臉上便立刻揚起了一臉燦爛的笑容。   

  凝望著男孩,女孩眼底的感情頓時形如流水,一點點的,慢慢流入了那最深最深的心谷…… 

  那段四、五年級空白的兩年,經過了重新編班,女孩幾乎快忘了男孩在心裡的份量,以為一切都將成為記憶裡的溫暖片段,總有一天會淡忘,卻怎樣都想不到是會有被描繪清晰與加深的一天。 

  那個稚氣的、開朗的、善良的、七歲的男孩;

  這個陽光的、耀眼的、帥氣的、十二歲的男孩。

  無法分辨的感情在心中持續流竄,佇立在場外的女孩怎樣都無法移開停駐在他身上的視線,整場比賽下來,她的目光始終追隨那個引人注目的身影。

 

  如果這就是喜歡,那麼女孩希望可以就這麼一直的,一直的凝視那個孩子氣的笑容……

  

  …………
  ………………………………
  ……      

 

  「……第六棒──第七棒──第八棒──」

  「第八棒──第八棒!第八棒是誰怎麼還不快點出來!」

  聽見自己的棒次被大喊了三次,女生才猛然驚醒,連忙起身跑向康樂股長指定的地點。

  看見女生汲汲營營跑來後,康樂不耐煩的神情在語娟臉上停留了一秒,就繼續喊著接下來的棒次,但僅僅只是這麼輕輕掃過的目光,卻也足夠讓語娟的內心感到歉疚,中間低頭快步走來的過程,更是讓她臉上只有窘困。

  「二十棒──二十棒──二十棒……」

  不過,她並不是唯一一個沒聽到康樂喊棒次的人。

  「二十棒──最後一棒是誰啦!還不快點出來!」但這次康樂可就是氣急敗壞了,眼看其他班的人都已經到場邊集合了,自己班的卻連是隊伍都還沒排好。

  語娟這時環視了周圍,因為她很清楚那位最後一棒不會是乖乖坐在地上等待比賽開始的人。

  「天祈那小子是給我混到哪裡去了啊?」看來康樂也想起來了,那雙愈發凶狠的眼神開始搜索著男生的影子。   

  「在那裡!」

  比這句話被說出前就更早一步望向走廊的語娟,看見天祈握著水瓶,和身旁男生有說有笑的走回來,看樣子他剛剛是去飲水機裝水了。

  「已經要開始比了?」看著已經排排站好了的兩排隊伍,剛回來的天祈怔了下。

  看見他一臉完全狀況外的模樣,康樂咬牙怒道:「你裝水是給我裝到太平洋去了嗎!不知道要比接力了!」

  「反正我是最後一棒,緊要關頭回來就好啦!」放好水瓶的天祈一臉咪笑的走到康樂旁邊。

  「誰知道你會不會裝一裝就掉進海裡回不來了。」康樂白了他一眼。

  「唉呀──你這話什麼意思,就算掉進海裡我也會游回來的,再怎麼說我也是王牌啊!」

  「你什麼時候成了王牌?」

  不是一個人,而是很多人的異口同聲。

  「你自戀的老毛病又犯了……」

  「記得要多吃藥啊。」

  「最好別在跑步時發作,以免讓別班的人看笑話。」

  「吃藥要配溫開水才有效喔。」

  天祈原先自傲的笑臉瞬時垮了下來,他苦笑道:「你們這是不相信我?虧我被你們選為最後一棒耶,要是我因此大受打擊,大減我跑步的速度怎麼辦?」    

  「你會受到打擊?」

  依玲倏然嚴肅的神情吸引了在場每個人的注意。

  下一刻,她放聲大笑:「這真是我聽過最好笑的笑話了!」

  看著身旁的人都隨依玲一同爆笑的模樣,天祈臉上的三條線掛得明顯,一種「竟然連自己的女朋友都不幫自己說話」的無奈感油然升起。

  「妳那神奇的表情轉換才好笑吧?」

  「哈哈……」稍微止住了笑聲的依玲,親暱的拉住天祈的手臂,然後甜甜一笑,「放心!要不就跟小六躲避球賽一樣,要是班上得到了第一名,我就親你一下?」

  「喔──」當那句引人遐想的問號一落下,每個人都向他們倆發出了曖昧不明的噓聲。 

  全班的目光頓時也聚集到了他們身上。

  
  「天祈你臉紅了喔!」

  足以渲染某片區域的歡樂氣氛,在操場旁的這麼一小塊地方擴散了開來。

  天祈急於辯解的聲音沒人不是清楚的:「你最好是看得出臉紅啦!」

  見到這幕景象,語娟身旁的紫琳忍不住暗嘆一聲,聽不出是褒還是貶:「這麼肉麻的話說出來,依玲竟然都不會不好意思呢。」

  原本笑開了的語娟則是慢慢收回了笑意,她淡漠的神情透著一股獨有的寧靜與清澄,與嘴角僅存的微笑弧度相襯得宜。

  「紫琳妳還記得國小的躲避球賽嗎?」就在連自己都毫無察覺的問題脫口後,她眼臉的角度偏了一些。     

  「妳是說我們得到冠軍的那個?」紫琳忍不住得意笑了,「當然記得啦,我們班男生超強的!」

  「妳還記得當時的冠亞軍賽是和哪一班比嗎?」

  略微思考了下,紫琳道:「忘了耶,再怎麼說都已經一年了。」 

  拉回偏掉的角度,語娟的視線再度定在了原先的位置,明明每一吋土地都受到相同份量的陽光灑照,為什麼還是能有特別耀眼的區塊存在?

  「是十七班。」

  聽見語娟輕輕道出的數字,紫琳的表情率先陷入了沉思,但很快又忽轉成了一個驚訝。

  「十七……這麼說當年是和依玲他們班比?」

  「嗯,是不是很巧?」她脣角的弧度深了些,很像笑的樣子。

  「真想不到,記得當時差一點就輸了,那班的男生也很強呢。」

  「七比六,差一分就平手了。」她淡道,將原本停佇在天祈身上的目光,移到了另一邊相反的方向。 


 
  隨著體育老師的前來催促,隊伍正好也在這個時候準備要往操場移動。

  湛藍無雲的晴朗之下,男生們在前,女生們尾隨在後。

  沐浴在陽光下的那個身影,也就又再次跳入了她的視界,這次,除非選擇背道而行,向前邁進的女生已無法再選擇視而不見,就算他們之間隔了多少的距離與障礙,那個太過明亮的存在,也不可能完全阻隔在她的視界之外。 

 

  我總在想,要是那時沒有打進決賽,要是沒有那場躲避球賽,是不是就不會是以那麼耀眼且捨不得移開目光的方式再次見到你?

  也就不會發現自己是那麼的喜歡你?

  喜歡得……

  就算只能夠在一旁默默注視著你,也覺得很滿足的那種喜歡……

  

   

 

 

 

 

 

  《羽憶》/待續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