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

  

 

  「幫忙提一下嘛……」天祈雙手提著空了的回收桶,低聲咕噥。

  走在前頭的霂彥丞回頭過來,很不屑的瞪了他一眼:「你才是值日生吧?」

  豈料天祈也回以他一個孩子氣的不悅表情,看在彥丞眼裡就像個不明事理的小孩,和方才代人道歉的成熟形象簡直是完全不同的兩個人,不禁令他默默轉正了視線,神情既難耐又無力。

  在將瓶罐都放進回收桶後,紫琳便決議要男生提去回收場,說什麼這種粗活當然是男生做才適合,只是,不過是一桶裝滿空瓶罐的桶子,一個人提也就夠了,但親愛的天祈小朋友卻說:「現在走廊上一個人也沒有,一個人倒回收很無聊也很孤單耶!」

  於是就讓明明不是值日生的彥丞也犧牲了自己的午休時間,被拖去倒回收。

 

  走上四樓,彥丞欲直接轉身朝教室的方向走去,卻在察覺到身後一點腳步聲都沒有後,轉而疑惑的回頭望去。

  天祈正杵在樓梯口那,順著他的視線,彥丞很快就明白是停在空中花園的那端走廊。

  彥丞一把接過他手中的回收桶,讓天祈立刻收回視線。

  「你不是說我才是值日生嗎?」回過神,天祈想伸手拿回回收桶。

  但彥丞早算準了他會這樣做,接過桶子後就迅速轉身,連碰到的機會都不給。

  掉頭而去的他只是無謂的說了一句:「你快去安慰她吧。」

  天祈怔然。

  隨後才咧嘴而笑。

  他朝彥丞呼喊了一聲:「謝啦!」

  靜謐盎然的那條長長的走廊,含笑的感謝話語消融在空氣中,已經走了段距離的彥丞只舉起了一隻手,隨意的在空中揮了揮。

  沒有回頭,就只是一個無聲的回應。

  然而望著彥丞離去的背影,天祈卻覺得心中有種近似直覺的肯定聲音在告訴他── 

  

  他們應該會成為很好的朋友吧。

  

 

    ※ ※ ※

 

  滴答。

  秒針一格格往上爬。

  滴答。

  秒針一格格往下爬。

  又一分鐘了……

  靜謐祥和的教室裡,大部分的學生都已進入了夢鄉,少數則因悶熱的天氣而感到煩躁難眠。

  被選為風紀股長的紫琳站在講台上,有時看看底下同學們的動靜,有時看著窗外發呆。

  因關上了電燈而昏暗的教室,左排窗外的陽光好像隨時都會溢出來似的,持續高漲在蔚藍無雲的天空。

  明亮的光點輕觸墨綠色的黑板,中央凸起的地方,上頭的數字始終沒變過。

  應到人數:36人 

  實際人數:33人

  這時。

  有一個女生從位子上站了起來,紫琳定睛一看,才發現是語娟,她正細步走來,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深怕自己的腳步聲會吵到了其他人。

  「去廁所嗎?」紫琳似笑非笑的問。

  語娟眼神一沉,隨之才微微點頭。

  「穿公差背心去吧,才不會被主任抓。」紫琳從一旁的講桌上拿了件亮黃色的背心,上面標有顯而易見的班號。

  「謝謝。」

  接過背心,語娟的視線恰巧對上紫琳正在微笑的眼睛。

  「去看看依玲的狀況也好。」

  紫琳盛滿笑容的臉在語娟面前放大。

  「紫琳妳……」

  「放心好了。要是老師來了,我會說妳和依玲去保健室。」

  油然而生的感動自語娟的心中湧起,接過那件公差背心,她感激地向紫琳說了聲謝謝,便轉身朝門口走去,急忙走出了教室。

 

    ※ ※ ※ 

 

  嘩啦啦……

  水龍頭流出的水,急急拍打著洗手臺,透明的水柱晶瑩透亮,光芒好似水晶被燈光打亮般的那樣耀眼。

  此刻,男生正站在距離女生幾步遠的地方。

  滴答──

  『對不起……』

  一顆顆圓滾的淚珠混入了自來水中,最後一同滑進了排水口,站在洗手臺前的女生止不住啜泣,起伏不定的肩膀單薄而脆弱,厚重的瀏海完全遮住了對雙原本充滿自信的眼睛,就連平日洋溢活力的聲音也虛弱得只有自己能聽見。

  雖然依玲早就察覺到天祈正站在自己的旁邊,但她仍沒有做出任何回應,只是低頭哭泣。  

  「依玲,我知道妳很生氣我做出這樣舉動。」男生走近她,滿臉歉疚,「我很抱歉。」

  聽見這句話,女生感覺自己的底心好像有什麼東西被硬生生撬開了一個缺口,她的哭聲幾乎可以和水龍頭的水聲互作比較。

  「對、對不起……都、都是我都是我……」

  依玲緊緊咬著下脣,想止住哭聲,卻只能哽咽低道,斷斷續續的抽泣聲讓她連說出一句完整的話都顯得困難。

  「要不是我你也不會、會這樣……你也不會……」

  「沒關係的。」男生微笑著。

  然而,當輕柔的安慰傳入女生的耳畔,卻反而使她的淚水更加控制不住,也更加猖狂,這種滿心的自責,深深刺痛了她的心,因為這絕不是她想要的結果,她根本沒想到會這樣。

  那一剎,女生直接轉身抱住了男生,在他的懷裡放聲大哭。

  他的領口很快就被淚水沾濕了一大片,雖有一絲愣然在男生臉上一閃而過,但他很快就回抱住了女生。

  此刻男生的臉上只有憐愛和疼惜交織成的不捨,在透明的陽光之下,給人溫柔而安心的感覺。

  「是我的錯,我明明知道妳經歷了那些事,卻還要妳道歉。」

  男生漸漸用力,將女生深深抱入懷裡。

  天很藍。

  風很柔。

  陽光包圍著他們倆的周身,畫面唯美浪漫。

  天很藍。

  風很柔。

  然而刺目的陽光卻好似有冰冷在漫流,鮮明的色彩忽然變得有些模糊。

  天很藍。

  風很柔。

  另一端的視角上,亮黃色的公差背心因微風而微微飄揚,幾縷柔順的黑髮,輕輕撫過她白皙的臉頰。

  語娟深吐了一口氣,揚起了一抹很淡、很淡,彷彿過眼雲煙的微笑……

 

  「不要哭了,笑一個好不好?」男生挽起女生一邊的鬢髮,在她耳邊低語,帶笑的聲音裡除了有懇求,還飽含更多令人心安的溫柔。

  

  ──早該放棄的,早該忘記的,早就應該放手了。

  ──何必等到最後一刻,才捨得呢?  

 

  轉身。

  天依舊蔚藍。

  女生的啜泣聲終而止歇,她摀著自己的口鼻,可是卻仍無法止住淚水的流淌……  

  風依然輕柔。

  掛著那一抹微笑,語娟頭也不回的往前走,沒再多看他們一眼,更沒讓自己的腳步有發出任何足以破壞此刻寧靜的聲響。

 

  ──若女孩只願男孩幸福,那麼,從這刻起……

  ──她不會再有任何的留戀。

 

  女生移離了覆在臉上的手,抬起眼臉,陽光下,那幾顆未乾的淚水彷彿是清晨無暇的露珠,她的笑顏宛如一朵含苞待放的花兒,清麗而惹人憐愛。 

  「……知道了。」   

  忍淚的笑答聲流瀉在盈滿夏日味道的空氣中,漫悠悠的,隨著一陣陣輕風而飄盪在整片蔚藍的天空中。

  接著,漸漸消散…… 

 

 

  ──因為曾經想守護的那個人,早有了屬於他的天使。

 

 

 

 

 

  《羽憶》/待續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