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

 

 

  「語娟──妳們要喝嗎?這兩瓶是多的。」

  寶特瓶瓶身沁出一層透亮水珠。

  看見綠茶和紅茶相繼擺上桌,語娟才忽爾發現,天祈正站在她們面前。講台那的人正漸漸散場,只留下一個大紙箱孤單在那。

  「這麼幸運,謝謝。」紫琳率先向天祈笑道,隨後,語娟才趕忙向天祈露出笑容表示感謝。

  直到天祈走後,紫琳才開始追問。

  「語娟妳和天祈早就認識了?」

  紫琳會以這麼確定的語氣詢問,不是無道裡的。

  語娟除非必要,一向不擅長說話,開學到現在也只看見她和幾個女生說上幾句,況且,剛才體育課沒下場打球的同學多得是,為何偏偏送給語娟呢?除了早就認識,紫琳真的想不出還有什麼理由。  

  「嗯,小學一年級同班過。」

  「一年級?那不就和我們同個小學,不對,是這麼久了你們還記得對方?我一年級的同學都忘得差不多了。」紫琳面露訝異。

  「也許是因為在走廊上遇到對方會打招呼的關係。」

  「那麼你們倆還真有緣呢,現在又同班了。」紫琳邊說邊打開剛拿出來的保鮮盒,裡面有切好的芒果,也是她夏天最常帶來學校的水果。

  「嗯,是啊……」

  抿了抿脣,語娟想再說些什麼,但卻在彥丞出現後哽在了喉嚨裡。

  「小姐妳每天吃這個都不膩的啊。」彥丞意有所指的看向那盒芒果。

  「芒果很好吃啊,我看你是羨慕才這麼說的吧,想吃的話……」紫琳插起盒中一塊黃澄澄的芒果,「我一塊也不會分給你的。」

  看著紫琳插有芒果的叉子在面前晃來晃去,彥丞找了張椅子坐下,無奈道:「我也不屑吃好嗎,大小姐妳就慢慢享用吧。」

  「不用你說我也會慢慢享用。」紫琳說完就咬了一口芒果,脣邊頓時流出甜滋滋的得意。

  其實,比起和天祈的緣份,語娟覺得和紫琳與彥丞再度同班,才是真的有緣。

  他們三個人打從五年級就是同班同學,同班了兩年、未來還有國中三年可以一起度過,實在是畢典那天,滿懷離愁的他們所預料不到的。

 


  外頭。

  烈陽持續發散熾熱的光。

  香甜的芒果香四溢。

  身為觀眾的語娟在一旁靜靜看著紫琳和彥丞有一搭沒一搭的對答,調侃的內容也從原先的芒果,跳到了水果的價錢,彥丞說芒果冰都很貴,紫琳回答那是因為芒果本身就不便宜,如同國小,語娟的臉上掛有淡淡的笑意,一點都沒變。

  可是當她的目光不經意觸到桌上那瓶綠茶時,溫婉的微笑卻顯得有些僵硬了。  

  好幾道水珠滑落的軌跡留在瓶身,接著,又有更多的水珠沁出。

  沁出。

  滑落。

  沁出滑落……

  隨之低垂的目光瞬間黯淡了下來。


  其實……
  她也很意外天祈真的還記得她。

 


  所謂的打招呼,不過是僅止於剛分班完的三年級,之後的三年可說是毫無交集,有,也只在單純的大型集會或年級活動上碰巧看見了他隱沒在人潮中的身影。  

  然而在新生訓練的那天,當鐘聲從廣播器傳出,面對三年沒說過半句話的她,男生卻用再自然不過的語調對她說:「好久不見了,語娟。想不到我們又是同班同學了。」 

  四年過去,稚嫩的童音已被低沉溫潤的聲線所取代,可是,聽到這句話,女生卻仍有種恍若昨日的感覺,好像分班不過是前幾天才發生的事。只是當她認清了男生那頭留長的髮染成了深褐色,以及因瀏海修飾而更好看的五官,才意識到,時間的間隔並沒有消失,反而更加的鮮明。


  凝視著那瓶綠茶。

  受烈日波汲了些的教室,一顆顆水珠在雪亮的光線中安詳地閃耀著…… 


  …………
  ………………………………
  ……   

 

  
  彷彿是遙遠如夢的那個時空。

  在那個已遺忘了聲音與溫度,卻總在人們以為將要淡忘的時候,如一朵即將凋萎的花兒,用盡自己最後薄弱的生命再次綻放絢爛,只為留下最美的一瞬間。

  男生舉起了手,他的眼睛瞇成一直線,臉上揚起的是比太陽還要耀眼和煦的笑容,就這麼的,在女孩轉過頭的剎那,成為了永恆,放進了心底。

  「老師,語娟還沒有拿獎品!」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男孩稚氣的聲音女孩已想不起來了,畫面如同黑白默片,無聲,可是,永遠也忘不了。

  女孩怎麼樣也不想到,會有人注意到她安靜的存在。

  就在女老師道出她的名字後,她在眾目睽睽之下走到了台前,一抬頭就對上了老師溫柔的微笑,只是,她對這一切始終沒有任何感覺,最後一個被點到的她早就不在意獎品了,因為好的早被挑走了,那時講桌上只躺有幾隻孤零零的木頭鉛筆。

  也許是回憶太過遙遠,當時她的表情連自己都沒有任何印象,但能肯定的是,她的臉上並沒有和男孩一樣開朗的笑容,反倒對於男孩比自己快一步舉手而感到不可思議。

  然而。  

  至始至終,她都不曾感謝因有那句話而拿到的獎品,因為她真正想感謝的,是比起得到那幾隻木頭鉛筆,還要珍貴且溫暖的感受。

  就在認為自己被世界遺忘時,不斷焦急的大聲呼喊,卻發現沒有人聽見時,才忽然驚覺,有一道透明的玻璃圓蓋阻隔在她的四周,讓她怎樣用力朝外頭的人求救,也都是徒勞無功。

  但──

  男孩卻聽見了。

  他向前輕觸了外圍透明的玻璃。

  那一瞬間──

  嘩──

  玻璃外牆碎成了上成千上億片,那一聲巨響,也讓方才沒聽見呼喊的人,都紛紛注意到了女孩的存在。

 
  那刻,碎片宛如水晶,晶瑩漫天飛舞在她與男孩之間,每片碎片,每一面,都映著男孩如同夏日太陽般耀眼的笑容。

  好美。

  彷若周圍冰冷的空氣忽然被曬得暖洋洋的,又好像是才剛褪去寒冬的初春,這樣奇異的感受,無論經過多久都仍存在心底,不曾失溫。

  漸漸的,直到,碎片都摔落到了地面,女孩的瞳孔裡映出男孩清晰的稚氣模樣。壓抑心中的淚水,女孩想往前更靠近他一點,但卻赫然發現地上布滿了殘破的玻璃碎片。

  每踏出一步,都宛若聽見了心碎的聲音……

 

 

  因而讓女孩卻步了。
    

 

 

 

 

 

 

  《羽憶》/待續

 

 

    文章標籤

    羽憶 小說 愛情

    全站熱搜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