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4-活下去(9)

 

  默契在兩個少女的對視中形成。

  媛心嘴角的弧度隱約有些上揚。

  下一秒,亞依立刻跑向不遠處滿是血漬的地板,兩手各自從地板上撿起了一把短槍,最後不顧一切地跑向影雪。

  她一舉跑過影雪身邊,直達那面掛畫。

  「許夢──牌!」媛心繼續向許夢呼喊。

  雖然許夢被影雪逼得根本無法看向掛畫,但從眼角餘光中看見亞依正拉起掛畫的一角,並將那一角綁住槍身,這一瞬間,她的眼底也閃現了一絲光芒。

  然而,僅僅是如此短暫的閃神,仍被影雪捕抓到了,並且給予致命的一擊──

  尖銳而細長的三爪就這麼刺入少女柔軟的腹部……

  媛心倒抽了一口氣,摀著驚呼不出,地板上映著兩道斜長的人影,她神情呆滯地看著三爪形狀的影子從其中一個影子緩緩分離出來。

  此刻,不只是媛心,就連亞依都彷彿感受到了絕望正在降臨。

  那把爪子正滴著一顆顆的,成串的,血。

  「妳是贏不過我的。」影雪輕笑幾聲,笑容冰冷而殘酷。

  宛若是三把利刃同時刺中了她,許夢躬著身子,蒼白的臉上滲出一層細密的汗珠,腹部不斷流出濃稠的血液。

  可是,當許夢將要伸手覆上腹部的傷口時,卻忽然冷哼了一聲:「……是嗎?」

  許夢的另一隻手此刻正持著一張塔羅牌,這一剎,她將全身僅存的力氣都集中在了這隻手上!

  她用力一劃──

  隨著牌身越過了影雪的頭頂,許夢這時也終於支撐不住,身體隨即向後傾倒。

  影雪的視線順著塔羅牌射出的方向往後一轉,這一刻,影雪沒有看見的,是回首的那一剎,許夢脣邊得意的微笑。

  掛畫的掛線立即被塔羅牌割斷。

  耗盡了全身所有的力量,不在乎傷口的劇痛,亞依開始拔腿狂奔,將短槍用力朝天投擲──

  滿心的悲憤全發洩在這一次投擲──

  掛畫被短槍引領,循著拋物線飛來。

  巨大的掛畫鋪展於上空,可謂鋪天蓋地,綁住其中一角的短槍隨即重重摔入地板,發出了震耳的巨響!

  下一刻──沉淪!

  影雪想逃出這塊巨大的陰影,但躺在地上的許夢卻死死抓著她的腳踝!

  她用力一踹,想踢開她,卻愕然驚覺掛畫已經覆蓋了大半面積,擋去了她所有的視線,她高挑的身形是唯一的突出。

  就是現在──

  就在影雪陷入完全黑暗的這一瞬間!

  影雪急忙用利爪撕出一個破洞,欲直接從洞口逃出,卻不知亞依早已舉起了短槍。

  槍口擦出炙熱的火花,她的眼神異常冰冷,子彈直直朝著那道凸出的人形射去。

  就是這一刻了!

  亞依將全部的希望都賭在了這一刻!

  槍聲沉寂下去,媛心屏著呼吸,眼前,影雪的身體狠狠震了一下……

  一片死寂中,影雪瞪大了眼,一手吃痛地捂著傷口,另一手的利爪則奮力割出了一道破洞。

  視野所能及的,是存在於落地窗外的那一片寧靜的黑夜。

  那輪滿月,是如此的皎潔……

  影雪怎麼都沒有想到,最後害死自己的,竟是影氏家族的象徵……

  子彈──

  射中了影雪胸口!

  可是──

  沉寂的槍聲又再度響亮了起來!

  再一發──腹部!

  又一發──左腿!

  再一發──額頭!

  又一發──手臂!

  亞依的左手臂滴淌著血珠,右手背也正流著血,她的雙手都沾滿了鮮血,唯有舉槍的手臂依舊伸得筆直。

  她持續射擊著,神情冷漠,彷若從她眼中所見的,並不是影雪早已被射死的景象,而是那份深不見底,痛惡欲絕的恨意。

  媛心緊緊抿著脣,此刻,那雙紅瞳所散發出的冰寒,令人心悸。

  直到短槍再沒有子彈,瘋狂的射擊才終於停止,而那具身體此時也已是千瘡百孔,血肉模糊。

  從山頭吹來的風,冷冽刺骨。

  輕輕拂過鼻息,是習以為常的鐵鏽味,亞依凌亂的髮絲都沾染了鮮血,紅瞳顯得空洞無神。

  她木然地看著媛心汲汲營營跑向掛畫鋪展的中央,看著許夢從方才撕出的洞口被拖出來,看著媛心流著眼淚,看著許夢一動也不動了……

  才發現……

  原來勝利的滋味──是這麼的苦。

  忽然,亞依的視線落向了距離好幾尺遠的地板。

  她六神無主地向前走,每一步都恍恍惚惚,沒有力量。

  媛心也注意到了亞依的舉動,正打算起身,卻被外頭的嘈雜聲吸引。

  她困惑地朝外頭一望,頓時呆住了。

  夜色中,一架直升機離這間房間只有幾尺的距離,幾乎是近到不能再近了!

  而自直升機延伸下去的,是一條長長的繩梯。看清了站在繩梯上的少年,媛心著實感到詫異。

  因為那人不是別人,正是仲宇飛!

  宇飛毫無畏懼地從繩梯上一躍而下,越過了三層樓的高度,來到她們所處的這個房間。

  兩人互望彼此,少年深藍如海的眼眸深邃而寧靜,但少女清靈澄澈的雙眸卻醞釀著一股酸楚……

  「IJ已經在山腳下了,星、影的人馬都被逮捕了,再過不久他們就會到這裡了。」

  「你說的IJ是那個組織?」媛心感到一絲驚愕。

  環視了整個房間,宇飛皺了皺眉,答道:「就是妳想的那個,IJ在很久以前就在開始調查星、影集團了,而且早就計畫要趁影氏對星氏展開報復的這天將兩家一網打盡。」

  「你怎麼知道這些的?」媛心不解問。

  「是惜茵告訴我的,她把所有和IJ有關的資料都交給了我,要我隨時監控IJ的行動,為的就是要保護你們。」

  聽完,媛心的神情洩了些哀傷。

  「所以趁現在趕快離開吧。」

  「知道了。」媛心明白地答道。

  然而,宇飛的表情卻在下一秒流露了遲疑,「不過……」

  順著他飄移的目光,媛心無需轉頭就能猜出他的猶豫源自何處。

  一片濃稠的血地之中,布滿了三十多具黑衣人的屍體,掛畫上也有兩具女屍,但宇飛所指的,是距離他們倆幾公尺處的……

  楓晨。

  不知何時,亞依已經跪在了楓晨身邊,輕撫著他俊逸的臉龐,看似失了魂,但眼底卻盛滿了數不盡的柔情與哀慟。

  她撫摸那張宛如只是沉睡的面容,感覺有刺骨的冰冷在刮著她的指尖,彷若是要滴出血來的,痛。

  一次又一次,命運將我們緊緊纏繞,然後,狠心抽離。

  他為她做得太多,可是……

  她卻直到失去的那一刻,才明白,自己愛他愛得有多深……

  夜裡,她的聲音輕得不能再輕,如同呢喃:「對不起……」 

  媛心朝她走近幾步:「亞依妳聽到了嗎,得趕快離開。」

  「我不會離開的。」 

  「亞依……」媛心心痛地看著她。

  「我要陪著楓晨……」她露出一個慘淡的笑容,視線始終不離少年。

  望著亞依眉目間的恬靜,媛心握緊了拳頭,面色沉痛道:「就算妳待在這裡,死去的人也不會活過來的。」

  「我早就甚麼都不在乎了……現在我只想要陪在自己最愛的人的身邊,直到最後一刻……」她瞅著他蒼白的面龐,臉上流露出令人寒心的微笑。

  望著這幕畫面,媛心感到胸口一陣擰痛,就連宇飛也忍不住輕嘆。

  「楓晨不會希望妳這樣做的。」媛心走到她身邊,深深說。

  「無所謂了……現在的我甚麼都沒有了,就算繼續活著也只是過著被追捕的生活,又何必呢?」

  又何必……繼續孤單地活著呢?

  親手殺害了自己的父親,只是為了得到掌控一切的權利。

  不惜一切毀了整個家族,也只是不想再讓宿命束縛自己。

  可是,到頭來,殺了那麼多人,又有那麼多人犧牲,她卻連一個深愛的人都留不住,那麼,她所做的這一切又算甚麼呢?

  深吸一口氣,媛心哽咽說道:「亞依妳清醒一點,就算妳這麼做又能怎樣?IJ的人再過不久就會到這裡了,妳應該也很清楚那是個怎樣的組織才對。」

  「難道我連陪在自己深愛的人身邊,這樣的資格都沒有嗎?」亞依轉頭瞪視她,眼中帶淚,「放過我吧,也放過一百多年來的我們吧,只要我死了,自此之後便不會再有星知見或渡影家的血脈。」

  所以……

  就讓一切的悲傷──

  全在我們這一代結束吧……

  因為打一開始,她就決定要毀了兩個家族。

  「小依……」媛心伸出雙手,握住了亞依的肩膀,好將她的身子轉向自己,「小依,妳還有我啊?我不是說過我們是朋友嗎?」

  望著媛心眼中流轉的真摯感情,亞依不禁愣住了。

  她剛剛說的是……

  小依? 

  「亞依妳並沒有失去一切。」宇飛這時也走了過來,臉上掛著溫柔的笑意,「惜茵早在這之前,就幫妳和楓晨各創造了一個新的身分,讓妳可以不必以星亞依的身分活下去。」

  宇飛蹲下身,深深凝望著她,聲音溫柔如水:「而且,我們都會陪著妳。」

  空氣奇寒刺骨,亞依恍惚地看著眼前的兩人,又回頭看了眼沉睡不醒的少年,頓時感到有股說不出的痛楚在胸口蔓延。

  「所以一起活下去,好嗎?」

 

  一定要活下去……

 

  方才那張紙條上的日文,彷彿在她的心底浸染融化……那是滲入骨髓的暖意。

  可是卻很痛、很痛……

  真的很痛。

 

  這刻。

  晦暗無邊的夜色只剩下月的清輝。

  月,灑下萬絲柔光,彷彿是在憐憫,也是在歎息,感嘆這百年來的情愛糾葛。

  少女再也止不住眼底的淚液,一顆顆晶瑩的淚珠滾過她冰冷的臉龐,滾燙得猶如浴火般的痛,最終形成兩道清澄的淚。

  她頓時像個孩子,在媛心懷裡放聲痛哭……

 

  月圓……

  世界開始變得寂靜……

  變得冰冷……

  這一刻……

  心早已崩潰……

  止不住的滾燙淚水……

  浸濕了原本冷冰的臉龐……

 

  月圓……

  世界開始變得寂靜……

  變得冰冷……

  這一次……

  才完全明白……

  原來一切到頭來都是一場虛空……

 

  而自己卻到最後才全然知道……

 

 

  寂靜的夜。

  宛如皓魄般的清冷光芒,微弱卻很溫暖,一點一滴,綻放出盛大的悲鳴……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