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裡的藍—05

 

  天空有些灰濛,彷彿再過不久就將下起細雨。

  熙熙攘攘的熱鬧街道上,聚集了不少時下的年輕人,就在這條街道的中央,架設了一座宣傳舞台。

  舞台後方掛了一條大布條,布條上印著一位美麗的女子,旁邊寫著「水藍星空」幾個大字,還畫有一條透澈的項鍊,水藍色的月光石散發出柔和的光芒,看過去彷彿美麗的令人驚歎。

  讓人絲毫沒有注意到底下「世環集團」這幾個小字。


  此時,一名主持人正走上舞台,他看了看台下的觀眾,不禁在心中暗嘆一口氣。

  「各位帥哥、美女們看這裡!」主持人露出一個大大的笑容,「假如你將要送心愛的另一半某樣生日禮物、聖誕禮物更或者是情人節禮物,你會苦惱的不知道呢?」

  「我想,今年你們就都不用擔心了!因為我將介紹你們一樣最值重給心愛的人的禮物!」

  隨著主持人幽默和誇張的介紹,讓街上不少年輕下都聚集了過來,特別是一對對情竇初開的情侶們。

  忽然間,飄出一道柔和的音樂。

  眾人皆屏息以待,而心中滿是期待。

  從舞台下,一位和布條上長得一模一樣的美麗女子正緩緩步上舞台。

  她的長髮飄逸得如精靈般輕盈,身著一套雪白潔淨的短禮服,而頸處正有一枚月光石發亮著。

  此時台下幾乎聚集了街上所有的年輕人,滿滿的快門聲和閃光燈卻仍讓藍晴看起來更加耀眼。

  無聲無息的離開國內六年,睽違多時,如今首次現身在眾人面前。

 

  「大家好,我是元藍晴。」她露出一個恬淡微笑。

  這時,所有人才像是回過神般,開始鼓掌。

  因為他們不敢相信藍晴正活生生站在面前,要不是她那道成熟的嗓音,可能會覺得這只是一個虛幻的夢。

  而在路邊,一輛黑色的保時捷正緩緩停駛在角落。

  「大家是否有過悸動這種心情呢?是否曾經有過一次美麗的邂逅?」藍晴拿著麥克風輕輕說著。

  角落裡,保時捷內正走出一位男子。

  「我曾經和一個人有一段很美麗的邂逅。」

  男子看向面前的舞台。

  「只是,邂逅永遠是美麗的,但也是虛幻的讓人覺得美麗。」她水藍色的眸子好似有種感情在流動。

  但那不過只有幾秒。

  「不過,今天我要說得並不是我的故事,而是在這條項鍊背後的故事。」

  不知何時,兩旁放著的大型音響正放出柔和、幸福的旋律。

  周圍的人也變得安靜,只剩來往的車輛聲,藍晴輕輕的微笑,很淡卻也美麗,而角落處的男子則靜靜凝望她。

  「那天是女孩第一次見到男孩,一座美輪美奐的後花園中,百花齊放、鳥鳴婉轉,而天空則是湛藍如水。」

  「而女孩永遠記得,那日的天空下他和她的笑容。」藍晴像是敘述一般,靜靜的說著,但這一句卻偏偏像根細小的針刺入她的心。

 

  他永遠記得那一刻,她臉上那抹燦爛比花還要美麗的笑容……

  她也永遠記得那一刻,他深情、溫柔的長吻……


  「以及豔陽下晶瑩、閃耀如鑽石般的水珠,彩虹則隱約出現在那道水柱旁。」

  「男孩那時問女孩:『妳喜歡藍天嗎?』,女孩點頭但表情出現了不確定,她回答:『喜歡,但……我更喜歡夜空。』」

  「男孩聽到她這麼說,不禁笑了笑,然後寵溺的摸了摸她凌亂的短髮。」

  「接著男孩從口袋裡掏出一個藍色的寶石,將它遞給了女孩,要她透過這顆寶石看天空。」

  「專注於看寶石上的女孩,完全沒發現男孩正偷偷拿起水管,朝她面前噴灑出一道圓弧的水柱,水柱的水珠四溢,但卻被陽光照耀的耀眼。」

  「而透過藍寶石看向天空的女孩,也從寶石中看見了面前四溢的水珠。」

  「從透明的藍寶石中,天空變得如水藍色般漂亮,而水珠也耀眼的像是一顆顆閃耀的星星,女孩驚叫:『是水藍色的星空耶!』」

  藍晴裝出驚訝的語氣,表情滿是笑容。

  「男孩看見她驚訝的表情,以及她那時的快樂,想說真希望能永遠如此幸福、快樂。」

  藍晴開始移動腳步,慢慢從舞台上步入人群中,灰濛的天空好似變得更加灰暗。

  「而他們就在那時約定,以後不論分得多遠,只要能有相遇的一天,那麼就會一直、一直……相信對方。」

  步入人群的藍晴,有目標但緩慢走著,讓旁人不自主走到兩旁,讓出一條路。

 

  「相信會永遠在一起。」

  「所以設計者將那時的約定以項鍊的方式設計出來,讓自己永遠記得這個約定,也永遠記得這段美麗的回憶。」

  「也因此,設計者選用水藍色的月光石,同時月光石代表的意義,正是『和最愛的人相遇』,而旁邊鑲著的鑽石則代表夜空的星星,她希望能透過這個設計,讓同和她一樣有約定的情侶有個定情物。」

  慢慢的,藍晴停在一名女子面前。

  女子綁著一束馬尾,且戴著帽子和墨鏡,她像是害羞而不敢抬頭。

  「而設計這條項鍊的設計者,從未公開出現在雜誌或報紙上,頂多只是文章報導。」

  「如今,她正站在大家的面前,她現年才二十二歲,卻有著極大天分的『Emily』。」藍晴一看見她抬頭,便馬上展露出一個笑容。

  蜜兒看見她的笑容,原本緊張的心情全都不見了。

  本來她只是想偷偷來看藍晴會如何宣傳的設計,沒想到居然會這樣子,當藍晴走下來的那時,她就開始害怕自己會成為眾人的目光。

  看見蜜兒愣住的藍晴,向前輕輕的握住了她的手,要她回神。

  「Emily……這就是『水藍星空』背後的涵義吧。」藍晴將麥克風拿給了她,看來是要她有個回答。

  天空的烏雲變得越來越多,空氣也變得乾燥。

  她呆了良久,眾人也呆望了她許久,因為這種小說情節,竟真實的上演。

  最後蜜兒揚起了微笑,「是的。」

  「那時……」她深吸了一口氣,「我不過是個單純天真的女孩,不懂甚麼是愛情,甚麼又是遊戲。」
  
  「但這段回憶卻隨著時間越來越深刻,長大後才發現,原來那時的感情就是種愛,是種不添任何調味料的愛情,可是卻甘甜的難忘。」

  「其實我小時候是個孤兒,後來被男孩的父母領養,最後一起在美國定居,我很謝謝他們……並不是因為他們很富有,讓我成為了千金,而是將我孤獨心有了幸福的陽光,更讓我有一個溫暖的家。」

  天空在此時打了一道響雷,接著飄下綿綿的細雨。

  「可是,幸福永遠不會長久,男孩生了一個重病,還被人陷害說是我做的,因此他們誤會我接近他們是為了利益,最後被送回了台灣。」

  「離開前,原以為男孩也不會相信我,沒想到他卻依然深信我,還跟我說對不起,跟我說現在的他因為生病所以沒辦法幫我澄清,但是……他承諾總有一天,一定、一定……」

  綿綿細雨,讓空氣變得潮濕,讓萬物變得模糊,蜜兒的眼眶泛紅。

  「一定會再相見的……然後我們在一起回到那時的後花園。」

  靜靜的,蜜兒細緻的臉龐有兩道清淚,但雨水卻讓人看不清楚。

  「只是,當我載回去時,他們已經搬家了,甚至連那時的房子都已不在,音訊全無。」

  「但是回憶是永不變得,有過的幸福也不會忘,因此我將這份幸福放在這條項鍊中,要每對情侶的承諾變得堅固。」

  烏雲壟罩這片天空,蜜兒啜泣著,並將麥克風拿回給藍晴。

  見到她悲傷的表情,藍晴也感傷的笑著。

  「假如……」拿到麥克風的藍晴輕聲問說著,輕柔的聲音從音響裡傳出,「假如妳有機會見到他?」

  蜜兒抬起頭,困惑的望著藍晴。

  「妳說如果……」只見藍晴將麥克風遞回給她。

  細雨持續下著,儘管在場的群眾都已全身濕透,但卻沒有一個肯離去,只是看著現在的場面。

  而模糊的視線中,舞台上正站著一名清秀的男子。

  褐色的短髮和碧綠的雙瞳,卻有黃種人的膚色,看起來應該是混血兒,而他現在正凝望著淚流滿面的蜜兒。

  細雨如霧般輕柔,這一刻蜜兒完全愣住,一種感動不斷在心裡盪漾。

  這個世界許多事情被認為不可能,但一旦發生了,你卻又不能不相信。

  蜜兒的身體不自主的向前走,周圍的人則是依然靜靜的看著她,儘管現在的雨變得多大,儘管她的腳步有多不穩,她的目標仍舊清楚。

  緩緩的,她握著麥克風踏上舞台的樓梯。

  字字句句既清晰得彷彿正回盪於耳邊。

 

  「我知道不是妳,所以不用說抱歉……」

  「城傑哥哥……我……」

  「回到台灣後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

  「我明天就要被趕回台灣了……」

  「相信我……總有一天我們一定還會遇見的……」

  「那、那一天是多久……」

  「蜜兒……不會很久的……只要還記得對方就好……」

  「遇見妳是我這生最幸福的事……」

  「不要!我不希望城傑哥哥就這死掉……所以總有一天……一定要來找我……」

  「蜜兒……笑一個好嗎……我喜歡看妳的笑的樣子……」

  「嗯……蜜兒,我一定當答應妳……」

  「對不起……」

 

  雨勢越變越大,冷風拂過她全身,吹走了她剛剛戴著的帽子,馬尾的髮圈也緩緩落下,一頭凌亂的長髮垂在她的身後。

  站在舞台的兩人互相對望。

 

  「謝謝妳蜜兒……我很高興妳是我的家人……」

  「謝謝……」

 

  蜜兒向前走了幾步,拉近他與她的距離。

  清楚看見他臉上的微笑,那是過了多久都還是一樣的溫柔。


  不知不覺,兩旁的音響緩緩放出一首歌,歌境優美、歌詞平凡。

 

  那條路走啊走啊走啊總要回家……

  兩隻手握著晃啊晃啊捨不得放……

  你不知道吧後來後來我都在想……

  跟你走吧……管它去哪呀……

 


  「為甚麼……你這麼久才出現?」蜜兒涕泗交下的靜靜流淚,語氣除了開心卻還帶些憤怒,「我用當時的英文名字Emily在珠寶界響起盛名,就希望你能來找我。」

  她的淚水彷彿催淚劑,在場不少情侶也被她的真情所感動,也都各自依偎著另一半靜靜的流淚,甚至也自己哭都沒有發覺。

  「可是我一直等……我在珠寶界的名聲越響亮,我就越怕你已經不在人世了……更怕你早已忘記我了……因為你一直沒有來找我,你知道嗎?」

  大雨持續,冷風侵襲她瘦弱的身子。

 

  這杯咖啡忘了加糖……

  真不是我那麼傷感……

  世界太複雜……你說單純很難……

  我當然都明白……

 


  「蜜兒,對不起讓妳等這麼久。」他對著麥克風輕輕說著,也輕嘆一口氣帶著滿懷著歉疚,「我們家在妳離開的兩年後就因為治療我的病情又搬到國外了,房子也賣給了。」

  大雨漸漸變得細小,如棉絲輕輕落下,就好像他的聲音一般溫柔。

  「我有想過,但是我的父母在五年前去世了,而且還留下一大堆債款,那時的我根本已經自顧不瑕了,所以完全沒有辦法找妳。」

  「況且Emily的身世是謎,而且從未公開出現於報章雜誌,就算我好不容易到了台灣,但要見到妳又是一個難題。」

  細小的雨漸趨又變得微弱,厚厚的烏雲也慢慢開始散去,一道道雪白的陽光落下地面。

  「我真的很抱歉……但我願意用我往後的時間陪在妳身邊。」白光靜靜的包圍他的周圍,也靜靜的灑在她的周身。

  這畫面就如天使般的令人讚歎,令在場所有人都陶醉其中。

  「所以,請妳願諒我好嗎?」

  烏雲漸漸散去,亮光如千絲萬縷般落在每個身上。

  蜜兒此時的眼淚好像變得甜,心中萬般的喜悅根本無法形容,甚至高興到無法說出口。

  他走出那道光束,一直到蜜兒的面前才停下腳步,所有人也都安靜的看著他們,他的笑臉依舊,甚至越來越燦爛,而她的眼淚又彷彿止不住,任由它弄毀了她清秀的小臉。

  城傑緩緩伸出手,拭去她滾燙的淚水,並疼惜的凝望她。

  「謝謝妳……」麥克風裡,他輕輕的說道。

  而蜜兒在這刻已無法止住那份喜悅,她擁入他的懷裡痛哭著。

 

  可是啊只有你曾陪我在最初的地方……

  只有你才能了解我要的夢從來不大……

  我們沒有在一起至少還像情侶一樣……

  我痛的瘋的傷的在你面前哭得最慘……

 


  雪光的光束裡,女孩靜靜的在男孩的懷裡大哭著,絲毫沒有注意到台下眾人們的眼光,完全沉浸在兩人的世界。

  感動氣氛迴繞整個舞台,舞台下的情侶也相擁而笑,原來……

  這世上還是有真愛的。
  
 

  我知道你也不能帶我回到那個地方……

  你說你現在很好而且喜歡回憶很長……

  我們沒有在一起至少還像家人一樣……

  總是遠遠關心……遠遠分享……

 

 

  看見蜜兒臉上的幸福,藍晴也為他們的相逢而笑,自從聽到蜜兒的故事後,她便馬上請徵信的人去找城傑,原來城傑也一直在四處尋找密兒消息,好幾次闖進世環集團的公司,只是最終都被保全趕走,所以要找並不難,就因兩人都是那麼  想見對方一面。

  一直站在角落裡的男子看見這個畫面,也不禁勾起嘴角,只是他笑的原因並非是此時的感動,而是對著遠處的藍晴微笑。

  潮濕的空氣中,這刻彷彿更加深刻。

 

 


  「水藍星空」經過這次的宣傳後,不斷有報章雜誌來訪問蜜兒和城傑,也有不少情侶購買,就連蜜兒和城傑的故事也被打成小說在網路上流傳,讓許多網友感動不已,更讓眾多人想要買下「水藍星空」這個項鍊。

  最後甚至有導演想要將這段故事翻拍成電影,第一女主角當然是代言這次商品的元藍晴。

  因此它的銷售量遠遠高過世環集團所有珠寶公司商品,可號稱是商業界的奇蹟,因為區區一個宣傳會竟能有如此大的影響力,真是令人訝異。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