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天裡的藍-01

  第一章

 

  黑雲逐漸將湛藍無雲的天空壟罩,紅磚人行道的人都汲汲皇皇跑離,每個人都習慣性的遮住頭頂,有些是用手臂,有些是背包,但都在找尋最近的商家避雨。

  擦身而過的人,漸漸都消失在街道上,而雨則不斷的滴落,就像海水倒灌般的持續下著,彷彿是天空在啜泣。

 

  冷清的街道上,站著一對男女。

  女子緩緩的閉上自己清澈如藍天的眸子,稍稍抬起頭,臉上沒多任何的表情,任由冰冷的雨打在自己身上。

  男子凝視她半晌,眼底透出一絲絲不易發覺的疼惜。

  他嘽緩地將自己冰冷的唇靠近她粉嫩的雙唇。

  冰冷的唇瓣被溫熱覆上,男子輕輕抱著她瘦弱濕冷身體,輕輕吻著她冰冷卻濕潤的嘴唇,ㄧ切的ㄧ切都那麼輕柔,就怕她會感覺到一丁點疼痛。

  雨勢絲毫沒有減緩的趨勢,他們兩個似乎也沒有要分離,反而吻的越來越忘我。

  空氣中,除了潮濕的沁涼味道,還參雜了不少濃情的氣氛,且越來越濃。

  男子和女子在大雨中互擁相吻,看似模糊的身影仍舊清楚。

 

  「啪……」地上水窪賤起水花。

  這到聲音讓所有的濃郁情愫全部揮散一空,也才讓他們兩貪戀般的分開,睜開自己的雙眼。

  一把透明的雨傘開開的在水窪上,原本應該是乾的那一面,順時裝滿了雨水。

  不到一公尺的距離,有ㄧ名男子佇立在那兒。

  那名男子緩緩逼近他們,眼神冷冽,但腳步明顯有些不穩。

  「你們……」男子開口,語帶顫抖。

  女子往他那裏走近一兩步,兩人面對面站著,瞳孔裡映著彼此著俊逸、美麗的模樣,但卻一點點的笑容也沒有。

  「對不起……就像你看到的這樣。」女子平靜的開口,眼神中帶著滿滿的歉疚。

  「藍晴,妳這不是在騙我吧?」

  他的語氣滿溢出害怕,完全不敢將視線從她身上移開,深怕她會突然的消失。

  「我沒有騙你。」

  「為什麼?」

  藍晴抿著燙熱的嘴唇,接著開口:「我現在才發現,我的真愛並不是你,應該說打一開始,就從未真心對你過。」

  「妳這什麼意思?」奕景豎起眉毛,怒視她。

  「我想我喜歡你,單純只是好玩而已,我跟你其實並不適合,你是黑道,我是偶像,這樣的緋聞傳出去會如何?」

  「我跟你……是沒有未來的。」

  ㄧ輛車開過,頓時賤起不少的水花,幾秒的片刻,她冷酷的表情被車燈照的一清二楚。

  「所以妳……」他望向站在她身後的男人。

  察覺到他的視線落在了光身上,她勉強地扯出了一個微笑。

  「我……真正喜歡的是光。」

  瞬時間,他一愣。

  冷雨毫不留情地落在他們身上,一時之間,萬籟有聲,只剩那持續不斷的雨落聲。

  「妳是要提出分手瞜。」他問,語氣滿是蒼涼。

  「是的。」她毫不遲疑地說,沒有絲毫的考慮。

  奕景的眼神憤怒,目光如炬,但卻又有莫大的訝異,全都直直瞪視面前的藍晴。

  「妳……」

  「是在騙人的吧?我知道妳演技很好。」

  他走到她的面前,伸出雙手按住她輕薄的肩膀。

  「告訴我,這不是真的。」

  「告訴我!」

  奕景對她大聲咆哮著,完全蓋過大雨的聲音。

  而她仍是不為所動,且眼神堅定沒有遲疑。

  「是真的,這一切都是真的。」

  「我不相信!」

  「藍晴,我在問你ㄧ遍,這一切都是妳在演戲、在說謊吧!其實妳對我的心從未變過,快告訴我!」

  「快阿!」他用力的按著她的雙肩,表情氣憤填膺。

  「林奕景你鬧夠了沒有!」藍晴大力甩開他的手,語氣高亢且憤怒。

  
  「我說的都是真的!我從未喜歡過你,只是單純好奇玩玩而已!」

  「我真正喜歡的是光!他才是從小陪著我、照顧我、守護我的人!」

  藍晴的柳眉倒豎,杏眼圓睜,好像恨不得立刻消失在他面前。

  「不相信嗎!我就證明給你看!」

 

  面對於奕景的震驚與怒火,她全視而不見,ㄧ把拉起光的領口,就在他的唇上烙下深深吻痕。

  看見他們兩在雨中的長吻,奕景的怒氣全部轉為了絕望和悲傷。


  「哈……哈……」奕景淒涼的大笑,雙眼望著天,完全沒發現藍晴此時眼底的悲痛,「原來……ㄧ切都是我太自做多情了……」

  藍晴和光同時停下動作,看著奕景狼狽的模樣。

  「原來……到頭來我還是孤單一人……」他哽咽難言,眼中有止不住的淚水。

  藍晴的臉頰上也不自覺得出現ㄧ到清淚,但很快又隨著雨水而洗淨。

  奕景也停止了笑聲,冷冷的看她。

  「妳知道嗎?我曾經以為……妳會永遠沒陪在我身邊。」

  「現在想想……我那時的想法可天真阿!我早該發現妳心中的那個人不是我。」他諷刺的說道,內心中一陣陣酸楚湧現心頭。

  「你有更適合你的女孩。」藍晴這句話多了幾分的安慰。

  「對呀……」

  雨不停止的下,連藍晴身後的光都不自覺得落淚。

  「要女人我多的是,不缺妳一個。」  

  他往後退了幾步,拉遠和藍晴間的距離。

 

 

  「從今以後……」

  「我,林奕景和妳,元藍晴從此……」

 


  「不再有任何瓜葛!」

 

  他竭盡力氣望天的大吼,彷彿是要向全世界的人宣告他們兩分手的事實,並向老天爺發誓ㄧ樣。

  而藍晴仍舊是輕抿著濕潤的唇,但眼底卻好像溢滿了某種液體,硬忍著不流露出來。

  天空灰濛,雨聲不斷,

  光靜默地看著,藍晴悄悄地流淚,

  但挺拔、熟悉的背影早已消失於大雨中。


  留下的只有永無止境的孤單,在冬天的冷雨下顯得更加清晰且深刻。

 


  「啪!」

  藍晴無力的跪倒在水窪中,儘管水花毫不留情的濺到衣上,她也完全沒有在意。

  「嗚……嗚……」

  低下頭,濕潤的髮絲垂在臉龐,雙手摀著早就哭花的臉,低聲痛哭。

  淚水有如洪水倒灌般的不止,無論多麼想停止,但它仍舊不斷流出,好像沒有流完就不可能停止ㄧ般,有如現在的這場大雨。

  看著她如此悲痛及難過,身後的人卻也無能為力,緊揪著心,靜靜的看著她縮瑟的身影不斷發抖,以及連續的啜泣聲,還有不知是雨還是淚的水滴。

 

    ※ ※ ※

 

  六年後。


  機場外滿滿的人潮,到處都聽得到輪子滾動的聲音,以及嗅到歡聚、離別的氣息。

  但現在卻好像多了一絲絲的不尋常,除了歡笑、感傷外,興奮和尖叫聲徹底壓了過去,隨處可見有人拿著看板、相機、簽名板更或者是攝影機。

  ㄧ直到手扶梯,才清楚看見一名長相鮮麗的女子,就算戴著一副墨鏡也仍擋不住她身旁散發的亮眼氣息。

  而她,就是風靡全亞洲的偶像天后——「元藍晴」。

  憑藉自己過人的貌美及身材,擄獲眾多男生的目光,在舞蹈及歌唱方面也有良好的基礎底子,精湛的舞技及歌喉更不用說演戲,都在許多女偶像、演員之上。

  十四歲在台灣出道,短短的兩年便成了演藝圈最閃亮的新星。

  而她十八歲出國便發展,沒多少年就完成學業,並在畢業後的兩年之內獲得「亞洲天后」之稱號,人氣甚至高於自己母親第一名模的美稱。

 

  「哇!呀!」瞬間,全場為之瘋狂,震耳的尖叫聲響破全場。

  藍晴緩緩步入人群排成的走道,旁邊五、六名黑衣男子排成人牆擋住瘋狂的群眾。 

  她慢慢走到了機場門口,迎接而來的,不是藍天、不是白雲,而是ㄧ群興致勃勃的記者群。

  「藍晴小姐!請問妳這次回來台灣的原因是什麼?」

  「請問妳這次回台的感覺是什麼?」

  「據說除了為了事業外,還另外有原因,這是真的嗎?」

  一連串的問題出來,但她仍舊一臉平靜,露出淡淡的笑容。

  不久,聽他們都把問題說完了,才開口。

  「我這次回來是單純為了事業,要說有其他原因的話。」

  「就是,對我來說能回到自己的家是很棒的ㄧ件事,所以我才會回台灣。」

  「如果還有問題的話,我的經紀人都可以回答你們。」

  她不漏牙齒的微笑,接著兩名男子便為她從記者中開闢出一條路。

  面前早已停著一輛黑到發亮的賓士轎車。

  她不疾不徐地步入車內,然後消失在機場門口。

 

    ※ ※ ※

 

  「總裁,這是您要的資料。」

  「放那裏就好。」

 

  偌大的辦公室內,一名男子坐在落地窗前的椅子上,接過面前遞來文件。

  他瞧了一眼。

  「好,可以下去了。」

  隨著關門聲,他才離開椅子,走到一旁的沙發上。

  隨手拿起遙控器朝向面前的液晶螢幕隨意按著,看來是沒有什麼引起他興致的節目,一直到轉到電視新聞他才放下遙控器。

  「國際知名的藝人元藍晴回國,機場可真是多人,滿滿都是支持她的熱情粉絲,簡直把機場擠的水洩不通。」

  「看來她對大眾的魅力可真不容小覷。」

  聽著記者長篇大論的娓娓說道,電視上還介紹她從出道以來的經歷。

  男子冷眼看著電視上的藍晴,就算戴了一副擋住雙眼的墨鏡,但樣貌仍是動盪人心,成熟的女人味更增添了幾分妖媚。

  「回來了,是嗎。」男子慵懶的看著電視,但空氣卻異常的寒冷,明明沒有開冷氣。

 

    ※ ※ ※

 


  「叮、咚。」藍晴站在一幢樸素的房子前,提著行李等待面前的大門被拉開。

  不需幾秒,大門就被迅速打開,映入眼簾的是一名男子站在門口。

  「妳是……小晴嗎?」他有些遲疑的開口,看著面前的藍晴戴著一副墨鏡突然出現,真怕認錯了。

  藍晴這才拿下臉上的墨鏡,甩甩飄逸的長髮。

  「光,好久不見!」她笑逐顏開,「這次又要打擾你了。」

  「的確很久沒見了,妳要先進來了嗎?」

  「那我就不客氣了。」

 

  她步伐輕盈的步入玄關,光則無奈的幫她提行李。

  「妳真的不去住那個家嗎?」在後頭提行李的光問著。

  而走在前頭的藍晴這也才停了下來,雖看不到她的臉,但從背影中就讀到了她的心情。

  她搖著頭,頭髮也微微甩動。

  「不了,我們早就斷絕關係了。」

  「可是我家……」光環視了四周,他家簡直樸素的可以,實在看不出來他自己的父母事業是做得很大的企業。

  「沒關係,因為住你家也不用擔心狗仔。」

  光輕輕一笑,也不懂這句話是褒還是貶?

  藍晴一說完就走進了客廳,並興奮的衝到客廳的沙發上,「咚」一聲的跌坐在上面。

  「哇!好舒服喔。」

  「光幫我倒杯飲料!」

  才幫她放完行李,正想走到客廳的光,就聽見從藍晴傳來的聲音,又一臉無奈的轉身往廚房。

  「不要加冰塊喔!」

  「知道了!」他應了一聲,正好從冰箱裡拿出一瓶果汁。

  「對了!」

  「幹嘛?」這次光的語氣開始有些不耐煩,手上的玻璃杯被握得緊緊的。

  「我肚子有餓了,順便弄點吃的!」

  他很僵硬的微笑,勉強讓自己的語氣聽起來平常:「好!」

  「喔,還有!」

  光笑得更僵硬了,一手握著果汁,一手握著玻璃杯。

  「我等一下想洗澡,先幫我放好熱水!」

  「不要忘了順便幫我從行李裡拿衣服出來!」
 
  「而且呀,要幫我放玫瑰香精,但只要一點點就好,不要太多。」

  「另外還有……飲料最好不要拿果汁,我不想喝!拿過來的時候幫我放吸管!」

  「接著還有先幫我把房間打掃一下,可以的話綿被換新。」

  她滔滔不絕的說,不知何時光已沒有在回應她的要求,而且還異常的安靜。

  「光,你在嗎?」藍晴對著廚房的方向大聲問,就怕他沒聽到。

  「在。」但不過幾秒馬上就有人回應,而那個人已站在客廳門口,臉上笑顏燦燦,手上拿著一杯黃澄澄的液體。

  「喂!我不是說我不要果汁嗎?」

  藍晴不滿的責罵,卻在下一秒,果汁已從頭頂流到了臉頰,身上也全是甜甜的果汁味道。

  「隱熙光!你居然直接把果汁倒在我身上!」

  她憤怒的站起來,瞪視著他俊帥的臉,以及空空的玻璃杯。

  而他則是滿意的大笑。

  「這樣不是很好嗎?等一下妳不正要去洗澡?」

  「太過分瞜!」藍晴對著他大叫,臉頰氣到發紅。

  光不理睬她的怒火,反而輕鬆的坐在沙發上。

  「我才覺得妳太過分了好不好?我是妳的僕人嗎?居然叫我弄東西、放洗澡,還要求一堆。」

  藍晴不服輸的緊握拳頭,站在他身後,散發殺氣。

  而光依然輕鬆的轉著電視節目,但不自覺的開始對周圍安靜到只有電視的聲音感到不安,且鼻息沁入香甜的果汁味。

  不知何時藍晴已坐在他旁邊,並且緩緩靠近他。

  她輕輕的抿著唇,雙眼目挑心招的望著他,帶著一絲柔情及諂媚。

  他將光推到沙發的ㄧ腳,這使兩人姿勢曖昧。

  「幫放洗澡水嘛……」她在他耳邊輕輕吹氣,「拜託……」

  「告訴妳,這招對我沒用。」光無言的說著,絲毫不因藍晴的舉動而動搖。

  雖說那真的很誘人,六年來她變得更加成熟,而且更帶有女人味。

  「厚!氣死我了!」藍晴奮力站起身,怒火再次燃燒,她以為這招對全世界的男人都是有用的。

  沒想到,仍然敵不過面前的男人。

  「算了!我要去洗澡了啦!!」大聲的發洩完,她就大力踏著腳步離開客廳。

 

    ※ ※ ※

 

  太多、太多的過去太過深刻,永遠也抹滅不了。

  那時天空蔚藍蔚藍,微風輕拂。

  站在頂樓的欄杆俯瞰,可見全市,大大小小的高樓大廈遮擋了遠處的風光,但唯有天空能無限的延伸。

  「真難得,你今天會站在這裡。」

  盼翎從樓梯中緩緩走來,第一眼就看見面前的奕景,他高瘦的背影靠著欄杆,身上批的制服外套也隨風搖曳。

  「盼翎……」聽到腳步聲,他也正好回頭。

  而她早已走到他旁邊,靠著欄杆。

  「總覺得這個情況好像似曾相似,只是角色互換了。」她淡然一笑,想起前陣子是她站在這兒,煩惱著空擎的事情。

  聽到盼翎這番話的奕景只是輕笑,依舊看著天空沒有看她。

  「你在想藍晴對不對?」
  
  奕景的神情彷彿變得黯然。

  「藍晴她阿,真的很喜歡你,只要是你的事她總會全力以赴。」

  「我知道。」奕景垂下頭。

  「那麼你……」

  「我想我是不想傷害她吧。」他輕輕歎口氣,但卻仍帶著深深的無奈。

  「為什麼?」

  「因為我,並不希望她受到任何危險,想想看……我是黑道大哥,有多少人想要這個位置,那麼她被抓去當人質的機會又有多大?」

  盼翎心中感覺一絲微酸,「可是你這樣躲避藍晴,才是真正傷害到她吧。」

  「我……」他突然變得啞口無言。

  「有時認為是對她最好的,也許是錯的。既然你們都那麼深愛對方,為何不去勇敢追尋你們的幸福呢?」

  盼翎伸出手臂,瞧了一眼上面的錶,「我差不多要回教室了,先走了。」

 


  有時認為是對她最好的,也許是錯的。

  既然你們都那麼深愛對方,為何不去勇敢追尋你們的幸福呢?

 

  他永遠記得那一刻,她臉上那抹燦爛比花還要美麗的笑容。

  她也永遠記得那一刻,他深情、溫柔的長吻。

  「奕景!」記得她奮力的抱住他,就如得到自己渴望已久的東西。

  而他則是輕輕的反抱住她。

  她鬆開雙手,墊起了腳根,抬頭看他。

  「告訴我,你會永遠愛我。」

  「會的,永遠。」

  「我也是。」軟若無骨的白嫩手臂,圈繞住他的頸,將他拉得更近。

  天空很晴朗,沒有任何的雲朵,夏末的太陽射在他們身上,為他們柔情的吻增添閃亮、幸福的氣息。

 


  但為什麼,那時的幸福會那麼的不堅固?

  一切彷彿來得太過突然,突然到不敢相信的地步。

  然而留下的只有冷雨,和數不盡的心痛。

 

 

 

 

 

 

 

  《雨天裡的藍》/待續

 

 

文章標籤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