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小時後,他們約在一家咖啡館見面。

  戴娜和滿分這時都跑出了本體,戴娜安靜地坐在桌上,滿分則在咖啡廳裡到處飛到處看,如今大概在看內場人員如何沖泡咖啡吧。

  褪去工人裝的吳逸辰,如今換上了素色上衣和牛仔褲,並且重新梳洗過。若不是他剛才渾身是汗,衣衫上都是髒汙,都忽略了他有一張意外秀氣的臉龐。

  「我和小菲是在小學五年認識的。」他娓娓說道,「那年她跟她媽搬來我們的公寓,我們正好同一班,所以上下學都會一起走,再加上我們都是家中獨子,沒有其他兄弟姊妹,每天放學都會玩在一起,久而久之就在一起了。」

  「她是單親家庭,我是隔代教養家庭,雖然我們家境都不好,但小菲和我不一樣,她很聰明,每次都是班上第一名,一路走來拿了很多獎學金。我呢,本來打算高中畢業就出去工作的,是小菲堅持要我唸書,我才選擇唸了夜校。」他自嘲笑了笑,「小菲會跟我分手也是情有可緣,我既沒錢,也沒學歷,還有養爺爺奶奶,她跟著我只會吃苦。」

  「我問學長姊,他們說你假日常常會去台北找她,而且還會幫她準備愛心便當?」洛芙笑問。

  「別看我一個男生,其實我很擅長做家務事,因為我家只有爺爺奶奶,他們年紀都大了,所以從小家事都我在做。小菲還曾經開玩笑說,以後我就做家庭主夫,她就在外面當女強人,男主外女主內那樣。」他的眸光忽然暗淡了下來,「我們知道彼此從小到大所有的事,比真正的家人還要親,我以為我們可以就這樣扶持彼此走下去……」

  「直到我送了她那條手鍊。」他話鋒一轉,「小菲從小就夢想能夠到世界各地旅行,當年考大學本想進英語系,卻偏偏上了志願裡面最不想唸的企管系,所以她就雙主修英語系。對小菲來說,那條手鍊幾乎讓她美夢成真了,讓她不必花費一毛錢,就能到各國旅行。」

  「原本我很為她高興,因為有了那條手鍊,可以省下一筆交通費,減少日常生活上的開銷,但她仍堅持要在台北租房子。明明能夠瞬間移動,要搬回桃園也是可以的,直到後來我發現,她連租屋處都常常整晚沒回去,她說她在國外有認識的朋友,所以晚上都睡朋友那。」

  「但我知道,她是睡在其他男人那。」

  「意思是……學姊背著你偷情?」洛芙愣了一愣。

  「只是有這種感覺,她愛上了其他人。」他露出難耐的笑容,語氣清清淡淡,除了苦澀聽不出多餘的情緒。

  「不過最大的原因……」他頓了一頓道,「是她變了。」

  他撐起下巴,凝望玻璃窗外的景物,隨著天色漸暗,路上的人車多了起來,五顏六色的霓虹燈頓時點亮了整條街。

  「最大的改變不是她愛上了別人,而是她開始厭惡了以前的生活,厭惡了台灣潮濕的天氣和油膩的食物,也厭惡了我做的便當。她開始會買名牌,崇尚高級,不再是那個只會為了一件衣服就會考慮了半天的女孩。她的價值觀改變,也讓我們兩個常常起爭執,所以不管她有沒有愛上別人,我們都會分手。」

  「這是聖物的反噬。」靜默不語的戴娜忽然開口,「聖物會吸收人的慾望,最後反噬到擁有者本身。」

  「這些都要花錢吧?」白宸問。

  「小菲在國外有開課教外國人做中國菜,一堂課下來可以賺不少,再來就是兼職做代購,到國外幫人買東西,賺取代購費這樣,畢竟她哪裡都可以去。」

  「所以你才說,希望從沒送給她那條手鍊?」洛芙臉上流露一絲哀傷。

  「是啊,如果我沒送她那條手鍊,也許我們還會在一起,她也還會是原來的她,不過未來這種事有有誰知道呢?畢竟我甚麼也沒有,小菲最後可能還是會跟我分手,所以還請你們──」他忽然壓低聲音,眼神銳利,「不要再打那條手鍊的主意了。」

  這句話來得太突然,洛芙和白宸都不禁愣住了。

  吳逸辰兩手一攤,道:「我會告訴你們這些事,不是要你們能為我做甚麼,而是希望你們能放棄那條手鍊。小菲曾經讓其他人戴過這條手鍊,也包括我,但除了小菲以外,其他人都無法使用這條手鍊,所以對你們而言,也只是一條普通的手鍊而已。」

  「聖物認定了她是主人,所以其他人才無法使用。」戴娜解釋,「就像我們認定你們是主人一樣,只有你們才能看見我們,並且使用我們的魔法。」

  當然戴娜這些話,吳逸辰都沒有聽見。他望著不語的白宸和洛芙,繼續說:「如果一開始就不存在也就罷了,但如今的她已經不能沒有那條的手鍊了,她可以沒有我,但不能沒有那條手鍊。她的未來都在那條手鍊上,我不能讓你們奪走她的未來。」

  「這點不用擔心。」戴娜再次道,「一旦淨化成功,她會忘記所有跟聖物有關的記憶,就連其他跟聖物有關的人,他們的記憶都會被重新取代。」

  但兩人仍沒有開口,氣氛陷入沉默。他的態度堅決,好似無論如何都不能撼動他的決心。

  半晌,洛芙率先揚起微笑,開口問:「就算她不愛你,你也無所謂?」

  「無所謂,因為我不會再出現在她面前了。」

  「你很愛很愛末菲學姊吧?」

  聞言,他臉上的線條柔和了下來,眼底盡是溫柔:「她是我唯一愛過的女人,除了她,我不會再愛上其他人。」

  望著他臉上溫柔的笑容,洛芙沒再說話,卻輕輕顫動了一下嘴脣,發出的話音近乎氣音。

  但身旁的白宸還是注意到了,她道出的是──

  「戴娜洛芙……」

  下一刻,一道紅色光芒瞬間從吳逸辰的胸口迸出。

  這是他們迄今為止,看過最美麗、也最深沉的一道光芒。

  紅酒色的光芒幾乎壟罩了整家咖啡館,但卻一點也不刺目,光澤既深沉又耀眼,低調卻又熱情,宛如在體內流動的滾燙血液。

  從十一歲相遇相識,相知相惜,最後懵懵懂懂地相愛相戀。

  從第一次牽手,第一次擁抱,第一次親吻,到後來無數次的親密接觸,無數次的坦誠相對,所有的第一次都獻給了對方。

  時間是一把刀,在最簡單單純的年紀,用最奢侈的年華,在一個男孩心裡刻劃出一生最銘心的情感,造就出最深沉璀璨的情感。

  最後慢悠悠地,慢悠悠地……飄進洛芙手腕上戴的手錶,最後消失得無影無蹤。

  短短幾秒的片刻,像是甚麼都沒發生過,唯獨男生臉上那抹深情的笑意依然存在他們的視野裡,隨著冷卻的咖啡逐漸褪去原有的溫度。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