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

 

  第二天,語娟沒來學校。

  紫琳擔憂地去問副班長,聽說是感冒了,請病假。

  「這是語娟上國中後第一次請病假耶。」紫琳偏頭說,「好不習慣。」

  「誰像妳一樣三天兩頭就請假。」彥丞諷刺道,「連打個躲避球賽太累都可以作為請假的理由。」

  「那都多久的事你還提,一次要連續比三場耶,又是大太陽,當然累啊!」

  見她說的振振有辭,彥丞也懶得再繼續說她了,只是無奈地嘆了口氣。

  「不過語娟沒來正好,這樣她就不會知道我們要做的事了。」她抱胸,點點頭道。

  「妳要做甚麼?」彥丞立刻開問,心中的OS是:「為什麼又是『我們』啊?他都還不知道要做甚麼耶。」

  她的臉上頓時揚起一抹邪笑,瞇起眼,不畏不懼地慢慢說:「找犯人審問。」

 

  於是,紫琳……不,「他們」就在放學後約了犯人。

  彥丞問為甚麼連他都要一起去?那些女孩子間的勾心鬥角,身為男生的他一點都不想干預,也不適合干預。然而紫琳說的理由,卻還是讓他甘心地陪她參與了──

  「你是證人啊,當然要陪我一起去,不然以她的個性才不會承認,反而會說我抹黑她。」

  真是個好理由,以至此時此刻,陪著她在教室門口前攔人的彥丞不斷在心中祈禱趕快結束,他還要趕補習班啊!

  見四個女生走出教室,經過了他們身邊,紫琳立時叫住了她們。而她們也停下了腳步,紛紛回頭望向她。

  紫琳向她們走了幾步,說:「只是想問問妳們知不知道最近有一個傳聞,說葉依玲和胡天祈會分手是因為語娟的關係。」

  彥丞則是倚靠著牆壁,在旁靜靜地看著紫琳,等待事情快要結束時就要直接衝出校門口,這樣搞不好就不會遲到了。

  「不知道。」其中一個紅髮女生率先回答。另一個高個子的女生則隨後補充:「我們對那種事才沒興趣。」

  「是嗎。」紫琳笑了笑,似乎並沒訝異她們會這麼說,繼續問:「那麼妳們知道最近是誰在傳這件事的嗎?」

  「我們怎麼會知道啊,都說不感興趣了。」高個女說。

  「可是妳們不是跟葉依玲蠻要好的嗎,怎麼會不關心這件事?」

  「就算我們知道,也沒必要告訴妳吧。」一個聲音稍顯低沉,唯一戴著眼鏡的女生說。

  在旁觀看的彥丞雖然只能看見紫琳的背影,但也猜的出她應該快到極限了。像這種必須要周旋的對答根本不是她做事的風格。

  「那麼,既然不感興趣,又為甚麼要畫黑板昭告天下呢?」紫琳說,隨之拿起手機,將螢幕面向她們,冷冷問:「這是妳們畫的吧?」

  看吧,果然已經不耐煩了,直接盤問。

  「這是甚麼啊?」紅髮女生瞇起眼看著那支手機,「根本就看不清楚畫甚麼。」

  「這是上學期中傷語娟的流言,只是這個黑板畫先被我們看到了,才沒被班上同學看見。」她解釋,視線不自覺落在其中一個女生身上,肯定地說:「這是妳畫的吧。」

  注意到她視線所指的人,紅髮女生立時說:「妳沒證據不要亂說。」

  「這搞不好是妳自己的畫的,自導自演,莫辰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啊!」

  被她的目光凝住的短髮女孩這時也開口了,微笑問:「為甚麼妳會覺得是我?」

  收起手機,紫琳再度拿出了一片光碟說:「不是我覺得,而是事實就是這樣。這張光碟裡有那天的監視器畫面,裡面那個畫黑板的人就是妳。」

  高個女反駁:「我才不相信,妳怎麼可能調閱得了學校的監視器畫面。」

  「如果妳們不相信,我可以現在就去找輔導老師,請她借筆電播給妳們看。」她刻意望著短髮女生,別有深意地問,「要嗎?」

  高個女不服氣地回:「好啊,看就看,一定是妳看錯了。」

  紫琳再度露出一抹笑:「好,那麼我們現在就一起去輔導室吧。」

  但就在她這麼說時,短髮女生驀然說:「不用了。」

  她向其他三個人笑了笑說:「我自己跟艾紫琳解釋就好了,我想這其中一定有甚麼誤會,妳們先走吧。」

  「沒關係的,妳不用跟我們客氣。」高個女充滿義氣地說。

  「不用啦,妳們等會還要補習,不用陪我。」短髮女孩從那女生群裡走了出來,面向紫琳說:「我們走吧,也許是妳看錯了。」

  紫琳同意地應了一聲,但那幾個女生似乎都不想離開,堅持一定要陪她。最後是紫琳自己拉著她走掉,才沒讓那幾個女生跟,不過──

  她轉身時仍不忘對彥丞使了個眼色。

  這讓彥丞不禁笑笑地指了指自己,再笑笑地指向她,表示:我要跟妳去?

  紫琳立時遞了一個白眼給他,從她的眼神看來,彥丞讀出:這不是當然的嗎,這樣子的一個回答。

 

  於是,心不甘情不願的彥丞就離開了倚靠許久的牆壁,默默地跟在她們倆身後。但還不到輔導室,短髮女生卻忽然停下腳步,轉身望向了紫琳說:「妳覺得就是我畫黑板的,是嗎?」

  「不是我覺得,是事實就是這樣。」

  「那麼就算畫黑板的真的是我,也不能證明我就是散布謠言的人吧?」

  被這麼一問,紫琳頓時也啞口,不知道該怎麼回答。

  「那妳又為甚麼要畫黑板?」跟在她們後方的彥丞問。

  看著彥丞慢慢走到她的面前,莫辰只是微笑問:「你今天不是要上理化嗎?不會遲到嗎?」

  「會啊。」彥丞黑著臉回應,然後轉頭看向身後的紫琳。見他一臉哀怨地看著自己,紫琳辯駁:「我、我又沒說你一定要陪。」

  是啊,是沒說,但妳的眼神卻是這麼告訴我的。

  「而且妳轉移話題了吧,為甚麼妳要畫黑板?」紫琳接著問,但莫辰依舊沒有回答,只是說:「那麼彥丞可以離開了吧,既然妳說不一定要陪。」

  「妳先回答我為甚麼要畫黑板,他就可以離開了。」她非常堅決地說。

  倒是彥丞非常不解,「為啥啊?」  

  無視彥丞的感受,她繼續對莫辰說:「不然一起去輔導室看完光碟,他就會走了。」

  「他還要上補習班,妳就不能讓他先走嗎?」莫辰難耐地說。

  「那麼妳就不能說為甚麼要畫黑板嗎?」她反問。

  「黑板不是我畫的,所以我無法回答這個問題。」莫辰終於扳起來來說。

  紫琳則依舊堅持己見地說:「那麼也恕我無法讓他走,因為他是證人。」

  而在一旁不敢發言的彥丞依舊只有OS:「現在是怎樣?都沒人在意他的感受是不是?」

  直到大約對峙了五秒,莫辰才終於移開了視線,無奈地說:「我承認,黑板是我畫的。」

  「但那並不是自願的,是依玲要我畫的,所以我才會畫的。」

  聞言,紫琳笑了,點點頭地說:「我知道。」

  「那麼彥丞可以走了吧?」

  紫琳猶豫了會,然後冷冷地說:「不行。」

  「為甚麼啊!」彥丞愣然,但立刻就被紫琳的冷眼狠狠掃過。雖然說她的脖子沒動,但她的眼珠卻映入他愣然的臉,讓他立刻噤聲。也在這一刻,他忽然好羨慕那個天兵的超能力,如果他不會看人臉色,現在已經到補習班了吧。

  「為甚麼不行?」這次是莫辰困惑地問,「我都已經承認是我畫的,也說原因了,妳為甚麼不讓彥丞走。」

  「因為我的話還沒說完。」她說,「我知道是妳畫的,知道妳會這麼說,但不代表我認為妳說的是實話。」

  「甚麼意思?」莫辰不解。

  「我要聽實話。」這次,依舊是十分堅定的語氣。

  其實她也不這麼固執,要不是這張光碟是沈浩給她的,她也不會這樣死纏爛打地問。

  昨天正要去輔導室時,沈浩就忽然出現了,好像早就料到他們會去調閱監視器,早就在學務處外面等他們。

  不只如此,沈浩也早就準備好他們想調閱的畫面。只是想得到光碟的唯一條件卻是不可以誣賴葉依玲,此外,最好還能打破砂鍋問到底。

  其實她一直都非常小心地不讓沈浩發現她要做的事,因為和葉依玲作對,就等於跟沈浩作對。沈浩是為了甚麼才轉來這所學校的,又是為何一心想湊合語娟和天祈,這個答案太明顯了。

  所以說,要是做了對葉依玲不利的事,別說明天的太陽了,她恐怕連今晚的月亮都看不到了。

  只是,當回家後看完了那張光碟,她卻有一點非常不能理解,所以打了一通給沈浩,「為甚麼我一定要問出原因啊?難道不是葉依玲指使她……呃,不……是為好朋友打抱不平,所以想要報復語娟才這麼做的。」

  因為除了為好朋友報復,她實在想不出莫辰這樣乖巧的女生為甚麼會做出這種事。

  很快的,電話那頭的人便悠悠回道:「我是很想告訴妳,但我覺得還是妳自己發現比較有趣。對了,提醒妳最好和霂彥丞一起審問她。」

  「為甚麼?」她立刻不解地問,但沈浩最後依舊沒告訴她原因,不過她還是照他囑咐的做了。

  沒甚麼特別的理由,只是領教過太多次沈浩的料事如神,照他說的做包準沒問題。

  而事實也證明了,一切都在沈浩的計畫之中,莫辰臉上越是顯露焦急,越是想讓彥丞趕快離開,她就越加肯定了一件事。

  此刻,莫辰有些委屈地說:「你們應該也知道依玲很討厭尹語娟不是嗎?她是我的好朋友,我真的不能拒絕。」

  也在這一刻,她又再度想起沈浩最後告訴她的那一句話──

  『妳覺得我的眼光有那麼差嗎?相信我看中的女孩,這樣妳才不會吃虧。』

  所以,憑著這麼一句話,她真的豁出去了──

  「妳說謊。」她定定地說,讓莫辰頓時擰了擰眉頭。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