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9

 

  悄悄地,空氣再也沒有夏日的和煦。

  夏轉秋,秋轉冬,溫度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漸漸沒入了冬日的寒涼。不再有人抱怨太陽太大,或是在體育課前猛擦防曬油,也沒人再抱怨男生的汗臭味。

  失去了陽光,失去了蟬鳴,慢慢地,迎來了冬日的冷冽。

 

  生日會後的下禮拜一。

  中午,語娟把那支錄音筆還給了沈浩。

  接過那支錄音筆,沈浩微笑問:「結果如何呢?」

  一時之間,語娟也不知如何回答,於是沈浩又再問了另一個問題:「妳今天和他說過話了嗎?」

  她點了點頭,思忖道:「雖然他沒有告訴我詳細情況,但我覺得應該沒事了。」

  「這麼肯定?」

  一時,語娟淡淡地笑了,然後說:「因為他從來不是假裝樂觀,而是真的很樂觀。」

  聽見這個回答,沈浩不禁失笑,接著便站了起來,準備要去拿便當。沒想到語娟這時卻緊張地出聲,讓沈浩不禁也停在了原地。

  「那個……這次的事,真的很謝謝你。」她感激地說。

  「妳之前幫我做了那麼事,根本不必謝我,反而是我謝妳才對。」他笑道,然後看見語娟身後目露兇光的紫琳,便瀟灑地走出了教室。

  待沈浩走出教室,紫琳立時急忙地走到語娟旁邊,緊張地問:「你們說什麼,為甚麼他在笑?是不是他又要妳做甚麼事了?」

  「沒事啦,沒有說甚麼。」語娟笑了笑,不懂為甚麼紫琳那麼怕沈浩的笑容。

 

  在那件事過後,彷彿甚麼事都沒有發生似的,天祈不是和一群男生嘻嘻哈哈,就是去煩彥丞。

  那一天,當她說完那些話時,天祈只是說了一句「謝謝妳」就匆忙地往家裡跑。然而,雖然只是一句謝謝,語娟還是從他的眼神和語氣判斷出他應該有聽懂她的話。

  不再笑的燦爛的臉,不再上揚的語氣。慢慢反應過來的男生,只是望著女生沉聲低道,就用飛快的速度衝回家了。

  倒是──

  出了大廈後,一看見紫琳和彥丞,才知道不只天祈和沈浩,就連依玲也全都聽到了。語娟當下感到一陣疲憊,因為她根本記不太清楚自己說了甚麼,也已經累的不想探究他們究竟聽到了甚麼。

  但──

  也不是甚麼都沒有改變。

  因為在這一天,天祈和依玲分手的消息傳遍了整個年級。

  也不知是誰開始說的,班上不相信的同學都跑去問了他們倆,但得到的說詞都是:「嗯,分了。」

  但再繼續問為甚麼分啦,天祈只是一直笑,笑一笑就溜走了。依玲則是一直都和自己的姊妹在一起,不熟的人根本不敢接近她們,熟的人去問,得到的也只是那群女生的白眼,磁場強大到讓人不敢接近。

  但也由於依玲單身了,不少男生都燃起希望,都說要追十三班一個超正的級花,開始籌備追求計畫,於是分手的消息就這麼傳遍了整個年級。

  剛開始,從彥丞那得到正確消息的紫琳,立刻抱住語娟,為語娟歡呼,囑咐她說要把握機會。但語娟只覺紫琳太激動了,而且天祈一下課就不知溜到哪去了,兩個人根本沒機會說話。

  但紫琳並不灰心,也不著急,總是一副自信滿滿模樣,讓彥丞忍不住吐槽:「談戀愛的又不是妳,妳是在興奮甚麼。」

  正從保溫瓶倒出茶的紫琳,喝了一口熱茶,嘆道:「你是男生,當然不懂囉。這就像看著女兒出嫁一樣,你不會懂啦。」

  看著優閒喝著茶的紫琳,彥丞語帶諷刺地冷冷說:「女人。」然後問:「八字都還沒一撇,妳就這麼肯定他們會在一起?」

  「當然囉,這是女人的直覺。」將水杯蓋回保溫瓶上,她望了眼正在坐在位子上認真寫作業的天祈說:「你看他的手。」

  「看到了,他的手正在抄我的作業。」彥丞點了點頭道,他一直覺得,他會和他當朋友,有作業抄是很誘人的理由。

  「不是啦!」她差點沒笑場,「我是說他手上戴著的白色護腕!」

  「那個護腕怎麼了嗎?」

  紫琳笑瞇瞇地說:「那是語娟送給他的生日禮物,你不覺得這代表天祈也喜歡語娟嗎?不然怎麼會戴著那個護腕呢。」

  無言了兩秒,他嘆道:「還以為是甚麼咧,搞不好他只是因為有人正好送給他,他就戴了。」

  「你又不是他,你怎麼知道是這樣?」紫琳反駁。

  「因為他以前體運課時都會戴護腕,只是失憶後,忘了自己有這個習慣就沒戴了。」他說,「男生戴護腕沒甚麼好不好。」

  似乎很不服氣他這麼說,她有些賭氣地說:「反正,他們一定會在一起。」

  只是遲早的問題。

  然而,就在紫琳肯定地說完這件事後的隔天,一個比他們分手還爆炸性的八卦再度傳開了。

  那時,體育課剛結束,正要走回教室的紫琳差點沒氣炸。

  「這絕對是葉依玲說的!」她以無比肯定的語氣說道,「那些流言根本都在中傷語娟,說甚麼是因為語娟才分手的,明明語娟甚麼也沒做啊,一定是她太任性了才會分的!」

  由於今天語娟是值日生,必須負責還球,所以不幸和她走在一起,成為出氣筒的彥丞無奈地說:「妳沒有證據證明那些一定是她說的吧?」

  「還需要證據嗎?很明顯就是她說的啊。」

  「上次的流言我都沒跟她計較了,居然還來第二次。」她難過地說:「而且這次的流言這麼誇張,連別班都知道,語娟一定也聽到了。」

  聽到這,彥丞也不禁擔心了。胡天祈你的桃花運也太好了吧,為甚麼偏偏是被葉依玲那種女王級的人物喜歡呢……唉。

  「有了!」忽地,紫琳興奮地說,「去拜託主任讓我們看一下監視器吧!」

  「監視器又不會錄音。」

  「我沒那麼笨。」紫琳白了他一眼,「我們之前不是有拍那張黑板畫嗎,只要去調閱監視器,就能證明上次的流言是葉依玲傳的,大家就會比較相信這次的流言也是她傳的。」

  猶豫了會,彥丞露出一臉麻煩的模樣:「主任會願意幫忙嗎?而且那是上學期發生的事了耶,還找得到監視器的畫面嗎?」

  「不試試看怎麼知道,我們今天放學就去找主任。」

  看她一臉的認真,彥丞還是忍不住問了一個問題:「妳說……我們?」

  「對啊,除了你和我,還有其他人嗎?」

  忽地,彥丞笑了,邊點頭,邊咬牙重複道:「是啊,我們。」

  

 

  另一邊,身為值日生的天祈和語娟,正提著滿滿一籃的籃球跟在康樂身後,準備要到體育器材室還球。

  器材室位於體育樓二樓,桌球室隔壁。

  途中,康樂和天祈聊著方才體育課比的鬥牛,談哪個男生打得好,哪個男生很保守,不怎麼敢出手,哪個男生又很魯莽,看到球就搶。這些,語娟都不怎麼了解,一路上都只默默提著籃子。

  所以她一點也沒有察覺,走在他們前面也要還球的兩個國三女生,在上樓梯後竟不小心手滑,以至籃子裡的排球不是從樓梯上滾下來就是彈下來,直接朝著他們砸來。

  當她反應過來時,已經有一顆球來到她的面前,準備往她臉上砸。但就算被砸到也應該不會多痛,並沒有特別去躲,因為她的一手還提著一籃的籃球,深怕連自己手中這籃都打翻了。

  可是──

  她卻感受到自己緊緊抓著的這籃籃球被用力地往右邊扯,害得她也不得不往右靠,甚至因為力道過猛,就算順著那道力量也拉不住那個籃子。

  如同方才那般「碰」地巨大聲響,在近處響起的聲響打破了整個空間的寧靜,籃子裡的籃球全都落出了籃子外。

  籃子碰碰碰地順著階梯往下滾,籃球也咚咚咚地紛紛往下彈。

  宛如每次搞笑劇情裡總以聲音表現主角撞到一堆東西,卻不演出來那樣。那些噪音都在表現此刻的混亂,不管是排球還是籃球,都一起到了下了樓梯,最後在一樓四散。

  也由於被那個力道拉過去,語娟閃掉了那顆躲避球,但卻不幸摔倒在樓梯上,不過,幸好沒滾下樓梯,只是跌在階梯之間。

  「語娟妳沒事吧?」

  聞見這道焦急的聲音,語娟抬起頭,看見天祈在高她一個階梯的地方蹲下來,緊張地說:「對不起啦,我本來以為把籃子拉過來妳就不會被打到,沒想到……」他望了眼一樓的慘況,不忍繼續說下去。

  但語娟始終愣愣地看著他。男生擋在陽光落下之處,光線在他身上形成一種光影對比,像極了某一幕在心中早已模糊的畫面。

  在那個敢穿百褶裙玩耍的年紀。

  在那個不知危險,在樓梯口跑來跑去的年紀。

  在那個還不知國小畢業後要接著讀國中,懵懵懂懂的年紀。

  有一句話,在她的童年裡烙下了無比深刻的痕跡,越是隨著時間流逝,就越是令人感到哀傷。

 

  『對不起啦,語娟……我下次不會再找妳來玩了。』

 

  此刻,望著那張擔心緊張的表情,女生的眉頭不自覺擰了擰,形成了一個哀傷狀的八字眉。

  小時候甚麼都不懂,對感情的事只有喜歡與討厭,除此之外便不會再有所區分。不懂甚麼是遺憾,不知道哪些話才是正確的。

  她到現在才忽然想起來,當時他們一群人在玩鬼抓人,而她是鬼,所以當她跌倒時每個人都只顧著往前跑,怕被她抓到。只有天祈緊張地跑到她面前,問她有沒有怎樣,並且很生氣罵了那些逃走的同學。

  其實,她很想告訴他,她很開心那天他邀她和他們一起玩。

  她一點也不在意跌倒,也不覺得跌倒是誰的錯,所以他不用露出那麼歉疚的表情。她很希望,他可以繼續邀她一起玩。

 

  聽到這麼巨大且連續的聲響,器材室的伯伯立刻跑了出來。看到這幕慘狀,他立刻用台語大喊:「啊娘為──奈啊捏──」

  讓在場的人都不禁噗哧一笑,並在事後津津樂道老伯當時的錯愕表情。

  不過,當下他們立刻都開始動身收球。語娟在向天祈說了沒事後,就跟著動身收拾。

  

 

  回到教室時,正好打上課鐘。

  但教室裡依舊吵吵鬧鬧,甚至還有不少人在合作社還沒回來。

  三人從教室後門進去後便往各自的座位走去。然而,語娟還未走座位,卻先與依玲的目光對上了。

  她坐在靠窗的位子,旁邊圍繞著幾個女生,似乎是在聊天,但依玲始終冷冷地把視線放在她身上。

  對上眼的那一剎那,語娟愣了愣,但很快就別過頭,往自己的座位走去。

  注意到依玲忽然變得安靜,周圍的女生似乎也注意到她在看甚麼了。

  一個染了紅髮的女生以厭惡的口氣說:「不過就是成績比較好,那種女生不值得妳放在心上。」

  另一個個子很高的女生則接著說:「對啊,搞不好天祈會發現還是和妳在一起比較好呢。」

  聽見朋友紛紛安慰她的聲音,依玲只是淡淡一笑,然後別有深意地說:「我沒事,不過我想請妳們幫我一個忙。」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沫晨優 的頭像
沫晨優

∴°☆.幸福的大門

沫晨優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